大狐狸微微低下头。
他尾巴上的年轻人面色潮红, 眼眸里闪着迷离的水光。
一副刚被人狠狠怜爱过的样子。
顾衍略感新奇地挑起眉头,北北他这是梦到什么了?
什么姿势?几天几夜?
有多刺激?
年轻人这意乱情迷的模样让顾衍也心头一热,喉咙微微发紧。
顾衍十分后悔他昨晚没直接上了他家小妖精,让他的美梦成真。
想起昨天的事情,顾衍不由皱起了眉头。
昨天夜里,他忍无可忍地把他愚蠢的弟弟按在地上一顿暴揍。
揍得小狐狸秃成了一只残鸡, 顾衍才勉强放过了他,让手下把这秃狐扔去了碧云阁。
弄走顾止后, 顾衍便安心地回头看向他的宝贝弟妹,
青年人沉沉地睡着。
顾衍用自己毛绒绒的大尾巴将昏迷的年轻人卷进怀里。
还未将人盘入怀里,秦北突然抓起他尾巴上的绒毛,死活不放手。
顾衍也不能把人甩下来, 只好僵着尾巴让年轻人舒服地躺在上面。
幸而,他的绒毛浓密而柔软,再分配一条尾巴盖在北北身上。
他应该不会受凉。
顾衍慢吞吞地摇摆着大尾巴,年轻人逐渐放松了紧皱的眉头,沉沉地陷入了黑甜的梦境之中。
秦北似乎十分钟意他的绒毛, 即使迷迷糊糊地睡着,依然时不时磨蹭他的尾巴。
他这般舒适地睡了半宿后, 又开始不安稳起来。年轻人一直在两条狐狸尾巴之间翻腾, 他难耐地皱着眉头,浑身通红,甚至发出了些许细微的呻/吟声。
顾衍尾巴发痒,心里更痒。
大狐狸忍耐了大半天, 此刻见青年醒来,自然嗓音沙哑地问了一句:“你想要了?”
听到这话,秦北立刻瞪大眼睛,疯狂摇头:“不不不不不不不,我不想要。”
“真的?”顾衍十分怀疑。
“真的真的。”秦北连连点头。
“可是你……”大狐狸的眼神微微瞥向年轻人潮湿的裤子。
秦北:“……”
秦北下意识顺着狐狸的视线,看向了自己的裤子。
他身上的幻形术似乎被解开了,他纤细的大长腿重新变得紧致而结实。
可他却仍然穿着那套女性运动服。
小了一大截的衣服艰难地扒在他身上,勒得极紧。
十分突兀。
更加突兀的是,他裤子间的布料明显暗了一大片,潮湿又粘稠。
秦北窒息了。
日,他这是……?!
秦北更加窒息了,只想以头抢地尔。
…………
行吧。
他做了那么刺激的梦。
在梦里他被顾衍按着,反反复复地不停达到快乐的极致。
一遍又一遍。
他的身体会那啥,再正常不过了。
秦北尴尬地移开目光,掩饰性地拉动着上衣,试图盖住自己的裤子。
细致地完全盖好后,秦北却没有获得半点安慰,心绪更乱了。
他好像真的……只要入眠,便会梦到他在《仙途》中的游戏经历。
秦北抓了抓头发,一脸崩溃。
这他妈怎么行?
他难道真要每晚被不同的人日翻?!
那也太可怕了吧?!
秦北不由回忆起自己在《仙途》里的各种究极骚操作。
他将小师叔关在小黑屋里强推了一遍又一遍,他天天堵着工具人通过日他升级,他还被九煞殿主关在地牢里没日没夜地日出一堆debuff……
天啊。
真要把这些事情全梦一遍,他还能做个人吗?
他会被干成傻逼吧?!
秦北惊惧地缩起身子,猛烈摇头:“不不不!”
“北北?”顾衍纳闷地看了眼脸色恐怖的年轻人,叹了口气,“你……好吧,你不想就算了。”
顾衍对情/欲之事其实没没什么执念,相较于男男欢/爱,他更想和他的小宝贝心神相交、心意相通。
顾衍表态后,秦北不由松了半口气。
秦北静了静神,他收拾好乱七八糟的情绪,往周围瞧了瞧。
东方,晨雾弥漫,天光乍现。
暖橙色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大地。
他们四周荒凉无人,只有远处依稀有几座零星的小楼。
这是市郊么?
他们怎么到市郊了?
秦北的视线落在了大狐狸旁边的地面上。
广阔的草地上裂开了数道狭长的裂痕与巨坑,大片大片的绿草被焚烧成了黑灰。
这明显的战斗痕迹让秦北一怔。
顾衍与那“变态杀人狂”战斗了么?
秦北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恍惚之间,他脖子上隐隐地再次浮起了那种极致的疼痛感。
他是第一次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他也是第一次以为自己将见不到明天的阳光。
秦北深吸一口气,压了压心里突然涌起的惶恐与后怕,默默咒骂了两句。
那“变态跟踪狂”心理有病吧?!
他不愿意和他谈恋爱,他就要杀了他么?
病娇么?!
现实里遇到病娇也太恐怖了吧。
秦北正想着,他身下的尾巴卷动起来,似乎想把他撇到大狐狸的背上。
大尾巴微微倾斜,秦北跌跌撞撞地摔在大狐狸宽广的白毛里。
青年吓得紧紧揪起了狐狸脖子上的软毛,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青年喘息了两声,一直没敢放开手里的毛毛。
年轻人没说话,大狐狸也诡异地沉默着,它呆了半天后,扭过头问自己身上的小人:“北北你……想要这撮毛?”
秦北:“啊?”
这人在说什么?
顾衍再一次沉默下去,好半晌后它才无奈地晃了晃狐狸头:“等会儿剃给你。”
啥?
秦北纳闷了。
他要他的狐狸毛干什么?做绒绒球吗?
秦北搞不明白大狐狸向他献毛用意,他顿了一下,转而要求道:“你先放我下去,我想站在地上。”
顾衍眨了眨狐狸眼,他身形一缩变回了人形,并抱紧了从半空中落下的青年。
秦北跌进了顾衍怀里,鼻尖全是男人身上炽热的青草味。
这两天顾衍没少抱他,可这一回秦北突然心跳加快了起来,他只觉得脸颊烧得不行,暧/昧的热气弥漫于他们两个之间。
秦北无法克制地回忆起,他与顾衍在床笫之间是如何耳鬓厮磨、难解难分。
男人总是紧紧地贴在他身上,与他紧密相交,再没有半点距离。
秦北甚至知道,这个人在那个时刻,总会微微阖上眼睛,迷离的眼尾染着艷红。
青年顿了顿,烦恼地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他与顾衍相识不过三天而已。
秦北不知道其他人搞完一夜/情,会不会对一夜/情对象产生些许异样的情绪。
反正他确实无法释怀。
梦里那七天七夜的刺激实在给他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
那么漫长的时间里。
每一时每一分每一秒,顾衍都深深地埋在他的身体里,满满地充实着他。
他的生命里似乎只剩下这个男人。
甚至于这一刻,秦北竟莫名觉得有些空虚。
???!
秦北神情猛地一变。
不,他一点都不空虚。
妈的。
垃圾回忆。
立刻忘记。
顾衍戳了戳秦北的脸颊,奇道:“你在紧张么?”
“没有。”秦北绝不会承认的。
顾衍轻笑了一声,明艳的桃花眼里闪着浅浅的微光。
他低下头,缓缓问道:“真选了我?”
秦北的神智仍沉浸于极致快乐的春/梦里,他条件反射地抬起眼:“……什么?”
男人细致地抚摸起秦北被人咬破的嘴唇,眸色暗沉,他沉沉地说道:“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别再见他了。”
“别让他碰你。”顾衍继续说着,漆黑的眼眸沉静地注视着秦北,“你若是选了我,还与他纠缠不清……”
男人垂下眼眸,哑声说道:“我可能会疯。”
“哦。”秦北轻轻应了一声,并未将此放在心上。
他当然不可能再与那个“变态跟踪狂”有什么瓜葛。
如果可以,秦北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这个变态杀人狂。
太可怕了。
他命都差点没了。
还见什么见,开玩笑?!
就这些问题,两人愉快地达成了共识。
********
他们说开后,顾衍便依照秦北的意思,带着他飞回了秦北的家。
转瞬之间,两人落在了秦宅大门外。
秦北正想研究一下从哪个窗口翻进去比较合适,他家大门忽然被人从里推开了。
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扒着门框,从门里冒出一个小脑袋。
看清秦北后,秦崽崽眼里迅速地涌出水光。
他努力忍了忍眼泪,噔噔噔地小跑到秦北面前,小胳膊紧紧抱住了秦北的大腿。
“爸爸。”崽崽抬着脑袋,瞪着他爹爹。
“你过分!”他.抿着嘴角,用自己的小拳头一下一下地锤击着秦北的腿子,愤怒地呜咽,“你竟然夜不归宿,你是不是又想丢下崽崽了?呜呜呜呜,爸爸太过分了!”
?????
秦北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草了个地球。
为什么秦崽崽会在这里?!
这是……天要亡他大秦帝国吗?!
秦北胆战心惊地瞧向顾衍。
对方果然目光沉沉地盯着秦崽崽,神色晦暗不明。
!!!
日。
快,他该怎么解释?!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天,我竟然生日了
又老了一岁
又老了一岁
又老了一岁
哇的哭出声
感谢在2019-12-18 02:44:05~2019-12-20 03:21: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山鬼谣、油菜桃花、没钱过双十一、叶修修贼甜、雨下、梧桐苑语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何为土豪?吃土的豪 86瓶;坨泥丸 45瓶;凌渊 30瓶;时光吹走的风 16瓶;明喻喻喻喻 10瓶;刁敛梓、28691016、希腊莓果 5瓶;黎桉 4瓶;鹤之 3瓶;横渠 2瓶;咕咕咕、微娓而沿、星愿、荆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