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怔怔地站在一间古典雅致的女性闺房中。
卧房最里侧是一张雕花大床, 床周垂着层层叠叠的晕红床幔。
边上摆着一张檀木小桌与精致的梳妆台。
充满了中国古代传统建筑的味道。
清凉的微风卷着淡淡的水汽,吹拂着秦北的脸颊。
秦北疑惑地转头。
镂空的木质窗户外是一片美好的春日之景,碧湖水光潋滟、长波粼粼,浅绿色的垂柳在湖岸边轻轻摇曳。
空气里全是花香的味道。
这……是哪里?
他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秦北茫然了。
他不是被那个恐怖的“变态跟踪狂”割破了大动脉,而血喷不止么?
后来发生了什么?
他是不是晕过去了?
秦北细致地环顾四周的景致,眉头越皱越紧。
这个地方像极了《仙途》游戏里叶梓檬的个人卧室。
他难道是在做梦?
清醒梦?
可他也太清醒了。
比昨晚梦到九煞地牢时, 还要清醒。
窗边清脆的鸟鸣声,空气里淡淡的花香, 以及湖边小姑娘们的嬉笑玩闹,这些细节全都清晰可辨。
真实得让人发懵。
秦北正晃神着,一个穿着大红色衣裙的妹纸从外面跑了进来,她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 叽叽喳喳地叫唤着:“师姐师姐师姐师姐。”
秦北转眼望去。
叶梓檬明媚地浅笑着,清亮的眸子里似是闪着星光。
火红的裙子让小巧可爱的女子更添上几分艳丽与火热。
秦北一怔。
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小师妹本人。
她……比他想象中还要可爱得多。
天!
也太可爱了吧。
“师姐!”叶梓檬乖巧地靠过来,挽上了他的手臂,柔软的躯体若有似无地贴在他身上。
秦北呼吸一紧,心脏猛地跳动了两下, 发丝下的耳尖泛起了薄红。
女孩子身上淡雅的清香萦绕于他鼻尖,挥之不去, 诱人沉醉。
她还软软地喊了他一声:“楠楠。”
秦北慢吞吞地咽了咽口水, 眼神微微游移。
正在这时,他脑子里莫名其妙地闪过了一个“念头”。
【咦?有新的选项?亲吻?】
秦北愣了愣,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他甚至马上猜到了,他的下一个“念头”是什么。
【是不是亲吻后就能春风一度?】
【试试吧。】
秦北脸色大变。
试个鬼, 不准试!!
草,别啊!
秦北无法控制地抬起手,特别猥/琐地环住了小姑娘的细腰。
叶梓檬无辜地眨了眨大眼睛,疑惑地细声问道:“怎么啦,师姐?”
秦北很想骂娘,但他的大手却主动地按起小姑娘的后颈。
他低头贴上妹纸柔软的嘴唇。
叶梓檬呆了一下,她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两下,乖巧地闭上了眼睛。
秦北无力地挣扎着,毫无卵用。
半晌后,年轻人的眸光模糊开来,渐渐沉迷于妹纸的美好之中了。
清甜的味道弥漫于秦北的唇齿间。
秦北的呼吸声越来越混乱。
檬檬今天吃糖果了么?
好甜。
秦北不着边际地想着。
在被某些硬邦邦的大男人轮番强/吻之后,秦北终于体悟到接吻的美妙了。
好软。
好甜。
女孩子就是好啊。
比某个凶残的“变态跟踪狂”好多了。
许久后,秦北才松开了怀里的妹纸。
叶梓檬白皙的脸上熏染着浅浅的嫣红,眼眸里泛起了朦胧的水光。
秦北呼出了一口气,他挠了挠发烫的脸颊,想对叶梓檬说些什么。
檬檬确实是他最偏爱的类型。
可他们这头一次见面,他就强势地亲吻了人家小姑娘。
秦北心里实在有些发虚。
他清了清嗓门,然而,不等他开口,他脑子里又闪过一个“念头”。
【再来两次吧。】
?????????????
神他妈再来两次?!
秦北你做个人吧!
别这么变态、猥/琐行么?
秦北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想起来他最后好像还点了“请求与叶梓檬春风一度”?
????????
秦北瞬间一脸灰败。
请让他去死!
无论秦北心情如何崩溃,他的身体依然按照他打游戏时的所思所想所选,抱起了他的小师妹。
他再次吻住那片粉嫩的唇瓣。
秦北按着小姑娘的肩膀,反复舔/舐着她的嘴唇。
一遍又一遍地亲吻她。
叶梓檬不停喘息:“楠楠。”
她眼神浑浊一片,眼底满是暧/昧的欲/念。
叶梓檬突然撇开了视线,她诡异地往后缩起了身体,像是想掩饰什么一样,退后了半步。
“别了,楠楠。”叶梓檬隐忍地摇头。
秦北却不管那么多,他直接把人按在椅子上,音色沙哑地说道:“还想亲。”
叶梓檬瞳色变得更暗,她窒息了一下,更加细致地掩了掩自己的下/身,脸上全是疼痛的挣扎之色。
最终,她慢吞吞地闭上眼睛,微微启唇。
秦北身体力行地继续亲吻叶梓檬。
亲吻的间隙中,他低低地问了一句:“你可愿与我春风一度?”
叶梓檬神情迷蒙地环着秦北的肩膀:“嗯?”
过于频繁的接吻让秦北本人有些缺氧,思绪迷迷糊糊的。
恍惚之间,他感到自己把手探向了小姑娘的裙底。
!!!惊了。
他要干什么?!
这么劲爆吗?!
秦北不由屏住了呼吸,越发紧张。
他睁大眼睛,将一些注意力分到了自己猥/琐的大手上。
伸进去了!
摸、摸……
他,好像碰到了什么。
……有点硬?
嗯?
……那是什么?
叶梓檬似是突然惊醒了过来。
她猛地推开了秦北,连退好几步,直接撞到了床边,跌坐了下去。
她怪异地侧着身体,甚至抱起一个枕头,掩在了自己小腹上。
“檬檬?”秦北疑惑地喊了一声。
叶梓檬没有说话,她红着脸缓了好半天,才抬起头,小声说道:“我有点头晕……我、我……师姐你生气了吗?”
秦北当然不会生气。
他自己仿佛个变态的猥/琐男一样,小姑娘会拒绝他,非常正常。
她不想,他自然得尊重她的意愿。
与此同时,秦北脑子里开始涌现起,他打游戏时对《仙途》官方的疯狂怒骂。
【好感条都满了,婚也结了,傻逼制作组人干事?!】
秦北默默揉了揉鼻子,又看向小姑娘:“我不生气的。”
“师姐你真好,檬檬超爱你。”叶梓檬呼出一口气,甜甜地说道。
小姑娘说完后,却继续窝在床上一动不动。
半晌后,她小脸上的红晕才渐渐消退,但某种诡异的隐忍与痛苦之色似乎更重了。
她的脸色很糟糕,但叶梓檬依然坚强地抬起头看向秦北,叽叽喳喳地开始与他说起别的事情。
秦北顿了顿,也松了半口气,他坐到小桌边,耐心地听她唠叨。
秦北听了半天后,心里略微有些忧虑。
他接下来还干过什么吗?
他总不至于就这么待在叶梓檬的房间里发呆吧?
挂机了?
他这么想着,某种“念头”又出现了。
【檬檬的声音真好听。】
嗯,确实好听。
【哎?这个选项我还没点过么?】
哪个选项?
唔,这个时间点……难道是那个?
“一生一世一双人”?
秦北神情微妙了起来。
果不出他所料。
在叶梓檬讲完一段小故事后,他的身体开口问道:“檬檬,你可愿与我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问得轻轻巧巧,仿佛若无其事一般,秦北本人却心头一紧,闷得难受。
叶梓檬怔了怔,她眨了眨微亮的双眸,无法克制地扬起了嘴角:“我当然愿意的。”
说罢,叶梓檬伸出两只小手,缠缠绵绵地握上秦北的手臂,她语气缱绻地唤着:“师姐。”
“我这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人。”叶梓檬压下声线,深沉而珍重地低声承诺,“若违此言,我必将五雷轰顶,灰飞烟灭。”
叶梓檬眸光盈盈地望向他。
秦北的身体亦点点头,将这段话重复了一遍:“我愿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若违此言,我必将五雷轰顶,灰飞烟灭。”
下一刻。
朗朗乾坤之间出现了一道玄妙的金光。
浩荡的金光降于秦北、叶梓檬两人身上。
环绕着、连接着他们。
恍惚之间,秦北似乎听到了大道余音,听到了天道对这个誓言的承认与宣告。
秦北与叶梓檬情意绵绵地对视着。
秦北本人却心头大乱。
他们这“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对话,还真是个毒誓?!
违背就会五雷轰顶?
这怎么行?
檬檬怎么能和他这么个大渣男锁死?
秦北悔得要死,也心疼得要死。
她多好一姑娘,一辈子毁在他手上,那也太可惜了。
他……
秦北抿了抿嘴角。
他是不是太消极了?
为了她的安全,如此一味地推开她,真的是对的么?
她真的能安全么?
他能保证陆彧、楚江然一辈子不知道他们的事情么?
不能。
秦北幽幽地呼出一口气。
他必须变强。
无论如何,他至少得护她周全。
不是么?
做好决定后,秦北心里又出现了另一个疑问。
所以,他为啥还没被天打雷劈?
他这都脚踩四条船了。
老天爷瞎了吗?
秦北纳闷地各种猜测着。
等他回神时,他周身的景物都宛如迷梦一般,渐渐模糊开来。
几分钟后,他出现在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地点中。
这里似乎是一间药房。
空气里弥漫着中草药苦涩的药味。
房间里一排排的木架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药草,这些仙草上隐隐闪烁着若隐若现的灵力光华。
秦北移动着视线,在药房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眼熟的高大男人。
那人正蹲在一个小炉台边,炖着一锅深褐色的药汤。
他似乎刚喝空了一碗,手上的白瓷碗里只剩下些许深色的药渍。
男人又舀了一大碗药汤,往嘴里送去。
顾衍?
秦北挑起了眉头。
他在喝什么?
秦北走到顾衍的身边,低声问道:“你受伤了?”
顾衍整个人一顿,他慌张地把药碗收了起来,并站起身严严实实地挡在药锅前。
他轻轻咳了两声,慢吞吞地说道:“嗯,我前几天……受寒了。”
他这个修为境界还能受寒?
秦北很是纳闷。
与此同时,他心底的“念头”又响了起来。
【啧,这npc竟然躲到了这个犄角旮旯。】
他这是在找顾衍?
找顾衍干嘛…………………?
秦北的神情顿时微妙了起来。
【不过这个药房场景也挺好。晚上好像会有固定的npc进来整理药材。】
【右边的架子后隐蔽又刺激,特别适合双/修。】
????????
适合什么?!
适合什么?!
我他妈……
秦北身不由己地抬手攥紧了顾衍的衣袖。
不不不不不!!!
秦北本人花容失色,大惊失色,疯狂失色。
他抬头看向顾衍:“想要。”
?????
不不不!我不想要啊!!!!!!!
秦北你他妈给劳资闭嘴!
神他妈想要?!
你这样会被/日的,你知道吗!!
秦北扯了扯顾衍的大袖子,又重复了一遍:“我想要。”
秦北死了。
顾衍也很死亡,他茫然地盯着他家小妖精,久久说不出话来。
“北北你……”顾衍欲言又止,他特别无助地回头看了眼还剩一大半的药锅,暗暗抚上自己的肾部。
男人这一脸犹豫的样子,让秦北不由长松了一口气。
他一口气还没吐完,绝望地看到他竟然直接扯开了自己的上衣,半遮半露地敞着胸/口。
天。
穿上!
穿上啊!!!
哪有受这么主动的?!
矜持一点可以吗?!
秦北无力地抱住顾衍,抬头蹭了蹭他的下巴与脸颊:“你今天不行吗?”
“……行,我当然行。”顾衍沉重地颔首。
男人的眸色逐渐转深,眼尾染上了一抹艳色,他顺势环住秦北的腰际。
顾衍低头吻了吻青年的眼角,潮湿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北北你,这么喜欢这事儿么?”
处男北疯狂在心里摇头。
我不喜欢!!!
一点也不!
可他说不出话。
只能看着这位合/欢宗宗主技巧娴熟地开始对他干起一些恐怖的事情。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别碰那里啊!好变态的!
我可去你妈的快住手!
别、别啊啊啊。
………………………
顾衍吻了吻眼神发直的青年,挑着嘴角问道:“舒服吗?”
秦北迟钝地眨了眨眼睛。
唔。
“唔。”
舒服。
“舒服。”
秦北混混沌沌地靠在男人怀里。
男人更深地拥抱起他,秦北甚至在自己腿间感受到了某个物体。
顾衍按捺着身体里的火焰,哑声说道:“我们开始修炼吧?”
……修炼?
秦北猛地清醒了过来。
不不不,等等?
这傻逼梦为什么还不结束?!
来真的?!
…………………
………………^_^
秦北完全记不清自己被/干了多少次。
窗外日升月落,他脑子里却只剩一波又一波的灭顶快感。
爽得神经都麻木了。
秦北茫茫然地睁开眼睛,从可怕的梦境里脱离了出来。
他深吸了一口现实里的清新空气,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梦里疯狂的景象在他清醒过来的这一瞬间,仿佛蒙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薄纱。
模糊而悠远。
然而,某种致命的快感依然牢牢地盘旋于秦北脑海中,挥之不去,回味无穷。
他甚至仍能隐隐感受到顾衍凶猛的力道与粗壮的感觉。
是真的爽。
…………
秦北剧烈地摇了摇头。
妈的,垃圾事情,他要立刻忘记!
秦北又深吸好几口气,才压下心里浮动的情绪。
他缓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不太对劲。
此刻,他正侧躺在一条雪白的毛绒绒物体上,手里紧抓着这雪色物体的毛毛。
另有一条毛绒绒之物虚虚地盖在他身上。
秦北连忙松开了手掌,手心里残留着一撮被他拽掉的绒毛。
年轻人疑惑地抬头四处瞧了瞧。
他挑起了眉头。
他这是睡在……狐狸尾巴上么?
除了他身上身下的这两条大东西外,附近还有悬浮着数条白色大尾巴。
所有尾巴都无规则地摇摆着。
只有包裹秦北的这两条,正僵硬地规律摇晃着,摆动的频率像极了婴儿宝宝的摇床。
秦北向狐狸的身体望去。
银狐巨大的身躯甚至超过了一座小山,无数明明灭灭的星火飘荡在他身际,飘飘洒洒。
它似乎刚经历了一场恶战,身上全是硝烟与战火的味道。
毛发坑坑洼洼的,少了一撮又一撮。
背脊上还一道深可见骨的巨大豁口。
大狐狸抬起了狐狸头,它似乎察觉到自己尾巴上的小人清醒了,小心翼翼地将尾巴伸到自己的头边。
“……”秦北无言地瞪着巨大的妖狐。
白狐观察了一下秦北,眨了眨狐狸眼:“你做春/梦了?”
???!
秦北条件反射地浑身一紧。
不,他不想要!
真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16 04:20:16~2019-12-18 02:44: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要抱抱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千鹤 2个;局外人。、孤芳不自赏、梧桐苑语、没钱过双十一、山鬼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言思 47瓶;陌下桑 45瓶;不像猫的猫 43瓶;一条咸鱼游啊游、三杯两盏、花萝卜 20瓶;22364970 10瓶;局外人。、里里长白 5瓶;小乔要努力变强 4瓶;翻滚ing 3瓶;晓旻、荆溪、别拦我我秦北、三槐、叶修的小娇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