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泛着妖异红芒的瞳眸缩成了一条诡谲的竖线。
空气里无数灵气向他聚拢而去, 在他周身悬浮、鼓动。
顾止抬起头。
他心爱的小姑娘正依赖地靠在他哥哥的肩膀上,只露出了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
秦楠缓慢地眨了两下大眼睛,扬起脸,认真地冲他说道:“我真的不喜欢你。”
她顿了顿,神情古怪地扫了他一眼,十分纳闷地说着:“说实话, 我们也不熟吧?你何必……咳咳,追着我不放?”
顾止一怔:“我们不熟么?”
“是啊。”秦楠自然地点点头, 语气诚挚地规劝了一句,“眼界放宽一点,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更心仪的姑娘。”
顾止皱了皱眉头,脸上逐渐显出几分恍悟之色。
师姐她是……没听懂?
她看起来并未意识到, 他就是她的小师妹叶梓檬。
这样么?
如此思索着,顾止紧绷的心绪却没有松弛半分。
她不知道,那又如何?
这些都不重要了。
无论师姐认没认出他。
她确实背着他爱上了另一个人。
她违背了她的诺言。
她背弃了他们的爱情。
她即将离他而去。
…………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顾止沉沉地呼出一口浊气,觉得自己正身处于一场荒诞而诡谲的噩梦之中。
明明,他们下午才开开心心地约了晚餐, 一切都一如往昔。
而她此刻竟紧搂着另一个男人,以一种陌生、警惕的眼神注视着他。
顾止暗红色的眸子微微移动, 嘴角抿成了一条直线。
师姐真的和他哥在一起了么?
他们在一起多久了, 又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他们是心血来潮突然对上了眼,还是已经暗度陈仓了几千年?
在他为她守身如玉的那些年里,他的小姑娘是不是早就被他哥这个禽兽不如的狗东西,骗去了清白?
顾止呼吸一紧, 额际青筋隐现。
他哥那只骚狐狸,常年混迹于魔域合/欢宗,一看就是个情/欲旺盛、没脸没皮的主儿。
他根本不可能如他这般,尊重小姑娘的意愿,尊重世俗礼教,与她清白度日。
他们……
男人蓦地收紧了拳头,手臂上浮现出明显的青色脉络,并一下一下地轻微颤动。
顾止克制不住地开始想象起来。
也许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一天,他哥就曾紧紧地揽着他的小姑娘,将娇小的人儿整个圈在怀里。
他低着头,一寸一寸地舔/弄小姑娘的唇畔,扫过她的牙齿,挑/逗着她粉色的小舌头。
以他们合欢宗荡漾的秉性,顾衍甚至可能直接哄着他的小姑娘对他张开了身体。
而他的师姐,或许就像那个玄天剑门的小道士一样,明明羞得浑身通红,却依然死死地搂着顾衍,神情迷离地承受并容纳着他。
顾止困难地喘息着,只觉得胸肺之间全是火辣辣的闷痛。
梗得人难以呼吸。
顾止直直瞪向他哥和秦楠,压抑地问道:“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男人的声音低哑而沉重,幽冷得仿佛来自无底深渊。
如若秦楠当真背叛了他……
顾止敛下眸子,掩去了眼底幽暗的色泽,他冰冷地挑起了嘴角。
秦北被阴冷的视线扫过全身,忍不住整个人一抖。
他下意识地抓住了顾衍的手臂。
顾衍微微回过头,安抚性地攥紧了秦北的手。
秦北稍稍松了口气,他斟酌着回答道:“很久了吧。”
秦北有些纳闷。
这人问这个干嘛?
他莫非还想撬墙角?
秦北暗暗摸了摸下巴,特别想精准地说出一个巨大的年份数字,震退此人。
可惜他完全不知道他与他家工具人在一起了多长时间。
这谁能知道?
他甚至不清楚《仙途》一个游戏周期具体对应了多少年。
“有好几千年了吧?”秦北猜测着说道,他扯了扯顾衍的袖子,疑问地看向他。
顾衍脸上没有一丁点表情,脸色却莫名有些发白,他略显狼狈地避开顾止的视线。
好半晌后,他才木着脸,轻轻颔首:“嗯,有七八千年了。”
顾止神色一黑,咬牙切齿:“你这个禽兽!”
顾衍并没有反驳,他甚至认同地点了点头:“是。”
“你他妈……”顾止脸更黑了,他心脏一阵一阵得收缩,嘴巴里全是苦涩的味道。
而顾衍,他面上虽苍白如纸,但幽黑的眼底却隐隐闪烁着莹莹微光,在一片寂寥之中熠熠生辉。
他忍不住再次握了握秦北的手,沉闷的心间涌起了几分不真实的甜意与喜悦。
三分钟前。
顾衍在餐厅里咋一看到秦北与顾止时,慌得心跳都停止了。
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惶恐不安。
餐厅的角落里,娇小的女子与高大的男人相对而坐,两人言笑晏晏,气氛和谐。
秦北漫不经意地浅笑着,而他弟弟顾止眼角眉梢上尽是温和的柔光。
顾衍呼吸一顿,立刻撇开了视线,胸膛里却依然堵了一团气,不上不下,闷得发疼。
北北与顾止说开了?
顾衍猜测着。
他们终归是,走到了一起么?
顾衍很想感慨一句,却久久张不开嘴。
心里有一角忽然就空了起来,空得发慌,空得发疼。
这一场三人戏剧,他到底是该离场了么?
不。
也许自始至终,他都不过是一个局外人。
他从一开始就不该进局,更不该出现在秦北面前。
他是他弟弟的男友。
是他的弟妹。
北北年龄小、修为低微,他被他的功法迷了心智,沉溺于情/欲,贪图享乐。
以至于做了错事。
这都是正常的。
可他不该放任这个错误持续下去。
即使他弟弟可能无法接受北北的真实性别,他也不该插足他们两人的感情。
他知道,他很清楚,但他控制不住。
那人天天躺在他身下,软软地呼喊着他的名字,与他耳鬓相磨、紧密相连。
那人一有空便紧紧地抓着他的袖子,湿漉漉的眼眸里全是他的倒映。
这让他如何控制?
然而再不舍,他也应当控制。
顾衍确实控制过,他曾尝试着,真正地、完全地斩断与秦北之间的联系。
那时候,为了避开秦北,他不得不离开了合/欢宗,不告诉任何人他的行踪。
他随性地游荡在广袤的大地上,很久很久没再听过秦北的消息。
一年又一年,时间如白驹过隙。
不听、不知、不见。
想念。
不想念。
顾衍不知道,他对此已经麻木得无知无觉了。
他偶尔也会想,他这辈子还有没有缘分再巧遇一次秦北。
可他从没未想过,他再见秦北会是在那种地方——龙湖秘境。
那天。
幽暗的龙湖秘境中,极端危险的气息遍布四野。
顾衍本只是偶然路过,随意地进去看看。
他却忽地感知到了秦北的气息,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血腥味。
顾衍神情一凛,顺着这一丝气息一路行去,只见浑浊幽深的湖水边,熟悉的年轻人毫无生息地倒在血泊之中。
青年的整个右臂完全碎裂成了一摊血肉,肩肘处仍在不断渗出血液。
猩红的液体沿着泥土地流淌着,一直流到了顾衍脚边。
顾衍整个思绪都空白了。
他抖抖索索地走到秦北跟前,抬手想探一探青年的鼻息,手伸到一半却又猛地缩了回去。
顾衍闭了闭眼,他直接用匕/首割开了自己的手腕,将妖血灌入秦北冰冷的唇中。
年轻人没有一点反应,妖血顺着他的唇畔又流了出来,滴落于泥土之间。
顾衍呼吸微顿。
他睁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扶起年轻人的头部,同时又在自己手腕上割下了深可见骨的一刀。
一刀又一刀。
年轻人终是有了一丝反应。
顾衍恍惚地放下了手里的匕/首。
他怔愣了片刻,紧紧地抱起地上冰凉的身躯。
紧得仿佛想将人纳入他的骨血之中。
顾衍从未如此惶恐,也从未如此愤怒。
他不想放手了。
如若顾止不懂得珍惜。
如若他不能好好护他周全。
那就应当由他接手。
那天,顾衍坚定地下了决心。
然则他和秦北的关系不过是恢复到了最初的样子。
他一厢情愿地护着他。
而他却一心一意地恋慕着他的小师妹。
顾衍有时也会感到绝望。
可他总是忍不住去奢望,忍不住去幻想,也许时间能改变这一切。
秦北终会回过头,走到他身边。
……
他等了几千年,什么都没等到。
今天看到顾止与秦楠共进晚餐。
顾衍全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不想放手。
凭什么是他放手?
连那人的性命,都是他救回来的。
某一瞬间,顾衍甚至阴暗地想抹去顾止的存在,想将秦北关入他的卧室之中,今生今世只许看他一人。
出人意料的,北北竟抛开了顾止,跑到了他的身边。
他说了什么?
他说,他喜欢他。
他说,他们在一起了很久很久。
顾衍屏住了呼吸。
连他的头发丝都知道北北是在信口开河,是在骗人。
顾衍却仍忍不住心生希冀。
就像是在无尽永夜中赶路的旅人,抓住了那唯一的一抹星芒。
顾衍握紧秦北的手,缓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秦北茫然地应了一声。
“你喜欢我?”男人的声音更低,眼睛里的光华却越发璀璨。
“顾衍你他妈。”顾止在一边冷笑了出声,他暗暗将手搭上了武器,“你还要脸么?”
顾衍没搭理他弟弟,只直直地又追问了一遍:“是真的吗?”
“……”秦北已经懵了。
什么情况?他只是想干掉他的一个追求者而已。
“你别怕。”顾衍将身后懵懵的小姑娘拉进自己怀里,“我会保护你的。”
顾衍微微看了眼自己的弟弟,揉了揉秦北的发丝:“只要你喜欢我,即使千夫所指……”
男人垂下眸子,淡淡地说道:“我亦会陪你一起,下地狱。”

作者有话要说:  太惨了,刚想好好更新就急性肠胃炎…………
事实证明,外卖就是个垃圾
感谢在2019-12-10 11:08:03~2019-12-12 23:57: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蛾酱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咕咕咕咕、-2、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21791701、没钱过双十一、cain、叶修修贼甜、竹君陌溯、山鬼谣、诶呦喂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鱼木 66瓶;荧九 52瓶;绯色 26瓶;lvaszx 22瓶;不说英语我们还是好朋 20瓶;无解弥、ewer、取名字什么是不可能的、阿弥陀佛西内 10瓶;那冬日、果实的虎子、sxy、青冥浩浩 5瓶;易翡 3瓶;小马、星愿 2瓶;哎呀呀、蓝忘机、燃点、锐君秋、叶修的小娇妻、22754493、玉色卿然、一只久宅深居的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