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愣了一下, 他神情诡异地沉默了片刻,最终慢吞吞地点了点头:“对啊,我喜欢男人。”
顾止浑身一震,一双桃花眼睁到了极限:“秦楠你……”
师姐她……
她喜欢男人?
这什么意思?
顾止茫然地盯着眼前一本正经的女子,感觉自己的思绪宛如一团乱麻,剪不断, 理还乱。
胸膛里仿佛堵了一块灼热的东西,又闷又麻, 难以释怀。
他深吸一口气,握了握拳头,再次低声确认道:“你不是只喜欢姑娘么?”
顾止这话问完后,小姑娘脸上明显露出了疑惑之色。
“你在说什么?”她若有似无地挺了挺自己傲人的大胸脯, 一脸自然地说道,“我一个姑娘,我当然喜欢男人了。”
“……”顾止又震了震。
“怎么了?”小姑娘十分纳闷地扬起眉宇,无辜地问了句,“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
哪里都不对。
如果师姐可以接受男人, 那他这么多年的坚持是为了什么?
他为什么要假扮姑娘?
他为什么要强忍几千年?
为什么要与她清清白白、相敬如宾?!
思及此,男人的呼吸逐渐变得浑浊而缓慢起来。
那时候, 小姑娘娇娇弱弱地躺在他床上, 靠在他怀里,一遍又一遍亲吻他的时候,他是不是就应该……
顾止的眼神倏地暗了下去,性感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
没事, 现在也不迟。
顾止直直地望向秦北,语气炽热地低低呢喃了一声:“师姐……”
富有磁性的男声低沉而沙哑,隐隐透出了一种危险的意味。
“嗯?”秦北没太听清楚,他往前倾了倾身体,“你说什么?”
顾止没有回答,他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高大的男人扬了扬头,漂亮的桃花眼里闪烁着明明灭灭的暗火,眼尾处泛起了醉人的绯色。
见状,秦北的表情越发微妙:“你怎么了?”
顾止大步略过餐桌,站到了秦北的身边。他低下头,握起小姑娘纤细的手腕,低声说道:“我们回去吧。”
“啥?”秦北迷茫极了,愣愣地抓着手里的筷子,一动也不动。
“回家。”顾止哑着嗓音,又重复了一遍。
这人在说什么?
秦北困惑地皱起眉头。
回家?
他跟这个“变态跟踪狂”回哪门子的家?
秦北纳闷地看向顾止。
男人一言不发地回望着他,迷离而深邃的桃花眼里似乎隐含着千言万语,莫名有种情深似海的味道。
秦北却更加疑惑。
这人也太奇怪了吧?
他听到他喜欢顾衍,为什么是这种反应?
难道不应该是震惊失落痛苦悲伤,最后自卑到自动滚蛋么?
秦北正纳闷着,忽然听到这人模模糊糊地唤了一声:“师姐。”
秦北不由睁了睁眼睛。
什么师姐?
不等秦北想明白,顾止微微加重了手间的力道,他将娇小的姑娘整个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地环抱了起来,沉沉地说道:“是我。”
……是谁?
男人幽黑的眼眸里流淌着某种深刻的情绪,他用下巴蹭了蹭小姑娘的发顶,沙哑的声线里染上了潮气:“楠楠,我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
秦北虎俱一震,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个变态为什么突然抱住了他?还这么肉麻?!
是真的肉麻。
秦北头皮发麻地动了动手臂,却被顾止更紧地按在了怀里。
男人一手环着秦北瘦弱的细肩,一手揽过他的腰际。
他眼角暧/昧的绯色越发浓重。
半晌后,顾止轻轻挑起嘴角,若有似无地贴着秦北的耳际,继续说道:“以后,我就能满足你的所有需求了。”
秦北:??????????他什么需求?
这人在开车吧?!
他绝对是在开车吧!
他能有什么需求?
他没有任何需求,谢谢。
千万别来满足他!
秦北畏惧地奋力挣扎起来,用尽全力推拒着某个“变态跟踪狂”。
“你放开我!”秦北瞪起眼睛,抬头喊道。
顾止怔了怔,他默默放开了怀里的小姑娘,关切地问道:“怎么了?”
见“变态跟踪狂”似乎没有强迫他的意思,秦北稍微松了口气。
他迟疑了片刻,为了两人的生命安全着想,秦北不得不一脸严肃地再次重申道:“我喜欢顾衍,你没听懂吗?”
男人一顿,皱紧了眉头:“顾衍?你们……”
顾止其实早知道他哥对他家小姑娘有一些说不定道不明的非分之想,可秦楠对顾衍向来冷漠至极,爱搭不理。
他便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
此刻,小姑娘却三番两次地强调她喜欢顾衍,顾止不免有种不真实的错乱感。
“你怎么突然对他感兴趣了?”顾止沉声问着。
秦北没有正面回答顾止的问题,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陈述道:“我们在一起了。”
顾止的瞳孔猛地一缩,他不敢置信地抬起了头,眼眸里逐渐染上了妖异的猩红色。
男人一字一顿地重复道:“你们在一起了?”
秦北:“对。”
他们在一起了?
那叶梓檬呢?
那他呢?
顾止的嘴唇微微动了动,却没有问出口。
心脏里仿佛火烧一般得疼痛,烫得他两眼发黑,思绪空无。
他那禽兽哥哥,当真背着他,勾/引了他家小姑娘?
秦楠可是他弟妹,他怎么下得了手?!
顾止单手掩起额际,呼吸声混乱而粗重,眉眼间的阴鸷越来越浓重。
他不由细细地回忆起过去的事情。
顾止想不起来具体是怎么回事,似乎从某一天起他哥忽然就对师姐特别关注了起来。
他时不时地向他询问秦楠的喜好与兴趣,偶尔若无其事地刺探他与师姐的关系进展,五句话里有两句都带着“秦楠”二字。
更让顾止耿耿于怀的是,他开始在师姐身上看到他哥的痕迹。
她呕出过他哥的血液。
她经常从合欢宗里带回来各种各样的道具。
甚至于她棉衣上的绒毛领子,都是他哥的软毛。
顾止也曾问过秦楠,她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秦楠却不慌不忙地直接告诉他,那些绒毛是她打败了一只超强的九尾天狐后,从它脖子上强行剃下来的。
秦楠能打败顾衍?
顾止完全不相信。
可当时,师姐明确地表现出她只喜欢可爱的姑娘,对所有男性兴致缺缺,而他哥不久后也迷恋上了另一个俊秀的男孩子,不再纠缠师姐。
顾止曾远远地在合欢宗里看过那男孩几次,似乎是玄天剑门里的一个小道士。
他哥和小道士的日子过得甜甜蜜蜜、如胶似漆。顾止好几回去找他哥,都见这两人粘在一起,不分昼夜地行那周公之礼。
顾止深感羡慕,也不再猜想他哥是否与他家小姑娘有所瓜葛。
没必要,不是么?
谁成想,他哥吃着碗里的还不够,竟然还把魔爪伸向了他的女孩。
呵……
顾止强压下心底的阴暗情绪,勉强维持住明面上的镇静。
他重新握起小姑娘的手腕,将人按进自己的胸膛之间,冰冰凉凉地对秦北说道:“你先跟我回家。”
秦北一怔,大力挣扎起来:“不,你放开我!”
顾止深吸了一口气,忍耐地闭上了眼睛,眼尾处却依然凝起了冷若冰霜的寒气,眸子暗沉得看不清色泽。
“你现在跟我回去,一切好说。”顾止语气冷淡地威胁道。
小姑娘却疯狂地摇起脑袋:“我不。”
随意他挣扎幅度的加大,秦北周身忽然聚起了几道白光,毫不留情地袭向顾止。
在顾止躲闪之时,秦北立刻抽身而出,迅猛地溜到了顾衍的身后,紧紧地攥起顾衍的大衣衣角。
“北北?”顾衍微微移了移视线,语气干涩地喊了一声。
他从刚才起,便一直呆板地站在原地,一言未发。
顾衍很想将秦北抢过来,将他紧紧地纳入怀中,再不分离。可仅剩不多的伦理观却让他尴尬地僵在原地,无颜面对他的弟弟。
而此刻,秦北竟自己过来了,他依赖地靠在他身后,若有似无地贴触碰着他的背部。
顾衍背脊上的肌肉立刻收缩了起来,有些紧张,又有些僵硬。
他吸了一口气,试图强压下因不伦之恋而升起的快感,心跳却无法克制地越跳越快。
他喜欢他么?
在他和顾止之间,秦北竟然选择了他?
北北抓着他不停求/欢时,顾衍都不曾如此紧张,如此喜悦。
这美好得仿佛一场不该存在的梦境。
……
顾止疑惑地转过头,便看见他的小姑娘亲昵地贴着另一个男人的背脊。
她微微侧身,小心翼翼地从男人身后露出半个头,警惕地望着他。
而他哥,竟然在僵硬一瞬间后,横跨了半步,将小姑娘整个挡在了身后。
草。
顾止脑子里最后一丝理智,顷刻间燃烧殆尽。
作者有话要说:  卡文卡得醉生梦死………
好啦,我之后没啥儿事了
感谢在2019-12-04 19:36:25~2019-12-10 11:08: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诶呦喂、纯洁的白色、寒色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诶呦喂、免打扰模式、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陆必行 2个;不像猫的猫、1、旒璃、修修是我的、阿大迷妹、梧桐苑语、小非鸽快开文、小冉、没钱过双十一、山鬼谣、漓璃风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唤雨 51瓶;炸虾球 49瓶;萧萧 43瓶;烦恼多多 33瓶;顾曲堂 30瓶;鹤之 28瓶;不羁是沙雕吖、沐夭、24311881、幽冥趴趴、抖m大人在此、angel92、夏明澜、岁辞道友 20瓶;浅世 19瓶;啦啦啦啦~ 17瓶;巴知春、旒璃 15瓶;君子不动、cain、鸡娃子、姆拉达都、潭浅陨深、诶呦喂、晏煦、开开心心可可爱爱、深山夕照、晴空箬苡 10瓶;沈峤. 8瓶;羽皇、蕲昱、璇玑、with him 7瓶;顾以唯 6瓶;无泪、记住我的好名字、檀木、27083776、稚渊 5瓶;妙哇、一口渣糖 4瓶;爱冰清忘羡花怜 3瓶;燃点、日常等更、一颗小太阳 2瓶;22754493、雨下、夜姗岚、木辛、潇潇暮雨、微娓而沿、pluto.、独孤、叶修的小娇妻、薰、大大我爱你(?>w、蓝忘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