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照顾好她?”男人面沉如水, 他抬起头,眉眼间染上了一层寒霜,“秦楠你什么意思?”
顾止突然冷下来的脸色让秦北微微一怔。
怎么回事?
他说错了什么吗?
好像没有吧?
秦北迟疑地说道:“我就这个意思?”
顾止深吸了一口气,他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强压下心底的阴暗情绪,才沉声问道:“那你呢?”
他?
年轻人更加迷惑。
这人什么意思?
他不重要吧。
秦北疑惑地揣摩着这人的意思, 他难道是怕他从中作梗,对檬檬藕断丝连?
如此想着, 秦北认真地向男人保证道:“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们的。”
顾止的脸色却更黑了。
他将手里的筷子摔在了瓷碟子上,发出了“碰”的响声。
秦北越发茫然:“……你怎么了?”
顾止忍耐地揉了揉发疼的额角,勉强按捺住心底浮躁的火气。
师姐她……竟然要和“叶梓檬”分手?
怎么可能?
她那么喜爱“叶梓檬”, 怎么可能要与他分手?
顾止不敢置信,又不得不相信。
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还是说,师姐移情别恋了?
她喜欢上了另一个人?
……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顾止便猛地收紧了拳头,极大的力道使他的指尖都泛起了青白色。
顾止忽然想起了他们刚刚的那通电话。
他在电话里听到了许多奇怪的声响。
师姐的声音时轻时重, 反应迟缓,似乎一直在压抑、忍耐着什么。
她艰难地回答着他的问题, 语气里的喘息声却越来越浓重。
顾止隐约之间, 仿佛听到了小姑娘细微的闷哼声,以及几声难耐的哭腔。
那一瞬间,顾止的心脏蓦地一缩,整个思绪都空白了。
她是在……?
他的小姑娘是在和别人那什么吗?
…………
男人差点直接捏爆了自己的手机。
他无措地站在原地, 随即慢慢地摇了摇头。
不会的。
不可能的。
他的小姑娘如此纯洁美好,她怎么可能做出此等事情?
她兴许只是在运动,只是在快步走路,又或者只是在跳舞。
应该是他想太多了。
但此时此刻,顾止却不太确定了。
秦楠当真另有所爱了吗?
顾止沉沉地呼吸着,半晌后,他低低地问道:“你不喜欢叶梓檬了么?”
男人冰冷地挑起嘴角,唇边的弧度明显透着讽刺的意味:“找到新欢了?”
娇美的女子没有说话,她幽幽地叹息着,白嫩的脸上浮现出忧郁与虚弱之色。
她安静地垂下了视线,秋水似的眼眸里透出了一种易碎的脆弱感。
见状,顾止紧绷的情绪莫名放松了几分。
她果然是有难言之隐吧?
顾止思考着。
也是。
师姐怎么可能放得下“叶梓檬”?
顾止很清楚秦楠到底有多爱“叶梓檬”。
她爱“叶梓檬”,胜过她的生命。
顾止对这份情谊从未有过任何怀疑。
不提别的,从师姐为他炼制龙骨红扇那件事情,便可见一斑。
顾止又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他记得那时候,师姐告诉他,她要去一个危险的地方收集一些材料,让他好好留在碧云阁内,等她回去。
叶梓檬听话地待在了碧云阁,并未执意跟着秦楠。
一来他家小姑娘向来热衷于冒险与探索活动,他以为这回也与往常无异。二来,他当时体内的真气混乱不堪,魔气涌动,他得趁着师姐不在,疏导好紊乱的碧云真气,以免她忧心。
结果他刚出关,便听说他家小姑娘身受重伤,正在阁楼里将养。
叶梓檬匆匆忙忙地找到他的小姑娘时,秦楠看起来已无大碍。
小姑娘穿着一身艳丽的大红色长裙,轻轻浅浅地冲他巧笑嫣然,眉眼间满是柔和的暖意。
可叶梓檬仍然在空气中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浓重的、经久不散的血腥味。
“檬檬,你出关啦?”秦楠语气轻快地说道。
“你去哪了?”叶梓檬深深地皱起眉头,他意图板着脸教育教育他的小姑娘,
片刻后,叶梓檬实在没绷下去,他心疼地垂下眸子,握起秦楠白皙的手臂,细细观察着她的状况。
叶梓檬触碰到秦楠的那一瞬间,女子的手臂间发出了一声“咯嘣”的细微声响。
“痛。”秦楠低呼了一声,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她难受地闭了闭眼睛,连额际都漫上了一层细细密密的薄汗。
叶梓檬立刻收回了手,她怔了好久,才望向师姐的手臂。
女子纤细修长的手臂仿佛与往日别无二致,可仔细看去,她的手臂软若无骨,有几个地方轻微地扭曲着。
叶梓檬的呼吸骤然停顿了:“你……”
小姑娘的整块臂骨明显有多处地方断裂、破碎,且仍未复原。
秦楠却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的伤势。
“我没事啊。”她随意地说着,动作自然地从自己的储物袋里翻出一炳骨质长扇。
“好看吗?”秦楠得意地展开红扇,望向叶梓檬。
这扇子的扇炳是以艳红色的骨片制作而成,扇面上绘着明亮的朝阳与晚霞。
妖异的绯色光华在扇子间轻轻流动,红得仿佛不停流逝的血液一般。
“好看吧。”秦楠又弯起了嘴角。
叶梓檬却退后了半步,一口气梗在喉咙里,不上不下。
他认得这扇子。
龙骨红扇。
没错。
龙骨。
她去取了龙骨?
她竟然去取了龙骨?!
不要命了么?!
叶梓檬气得两眼发黑,浑身发抖。
“你在想什么?疯了吗?!”叶梓檬脸黑如锅底,一双深邃的桃花眼里充斥着无边无际的赤红烈焰。
秦楠眨了眨眼睛,她将红扇子塞进叶梓檬的手里,弯着嘴角说道:“送你。”
随着她的动作,女子明红色的小裙子上渗出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她却浑然不觉,只直直地望着他,期待地问道:“喜欢吗?”
“你别动。”叶梓檬低喝了一声,眉宇间的褶皱更重了几分。
他不喜欢。
他怎么可能喜欢?
“你别乱动。”叶梓檬扬起语调,急切地说道,“你又流血了!”
“喜欢吗?”秦楠执拗地又问了一次。
叶梓檬小心翼翼地搀扶起他的师姐。
他闭了闭眼睛,强压下心里的怒火,冷淡地摇头:“不喜欢,我不喜欢。”
“这样吗?”秦楠似乎有些失落。
叶梓檬缓了口气,认真地对自家小姑娘说道:“你别再做这些危险的事情了,我……”他移开了视线,压低声线,“我会害怕的,师姐。”
“好吧。”小姑娘乖巧地点了点头。
话是这么说,叶梓檬私下里却一遍一遍轻抚着他的小扇子。
他在扇炳处镌刻上他和秦楠的名讳,并小心翼翼地将龙骨扇放进了自己的丹田之中,用他所有的仙力孕养着它。
浓郁的甜意顺着龙骨红扇,流遍他全身,刻进他的心底。
顾止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他和秦楠之间的感情并不需要用这些东西巩固与证明。
可他的小姑娘又确实以这样的方式向他证明了,他于她而言,胜过整个生命。
这般情深不悔的师姐又怎么可能放弃他,转而爱上别人?
如此想着,顾止又恢复了一些精神。
他还记得那天晚上,师姐依然如故地爬上了他的大床。
叶梓檬沉重地叹息着,却没有多说什么。
对于这件事,他早就习惯了。
整一宿,他虚虚地环抱着他的小姑娘,生怕碰到小姑娘的伤口。
秦楠似乎难受得紧,一直睡不安稳,她迷迷糊糊地窝在他怀里,额间的温度越来越高。
叶梓檬摸了摸秦楠滚烫的额头,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他低声问道:“师姐?师姐你还好吗?”
秦楠闭着眼睛支吾了一会儿,模糊地说了声:“难受……”
叶梓檬坐了起身,他从床头的架子上摸了一把小刀,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他单手揽起虚弱的小姑娘,并将自己的手腕凑到姑娘唇边。
叶梓檬附在秦楠耳边,轻声哄道:“乖,张嘴。”
秦楠依然沉在昏迷之中,她无意识地蹭了蹭他,像只没睡醒的小猫一样。
片刻后,她像是闻到了某种诱人的气味一般,鼻翼动了动。
她半睁开眼睛,神情迷蒙地主动靠过去,舔了舔叶梓檬手腕上的血珠。
小姑娘一寸一寸细致地舔过红痕,舔干净后,她还咬着叶梓檬的伤口吸/吮了两下。
“唔。”叶梓檬闷哼了一声。他没有推开怀里的小姑娘,反而揉了揉她的长发,轻笑了一声,“你这个贪心鬼。”
女子的脸色明显红润了一些。
叶梓檬刚松了半口气,他忽然发现小姑娘的体温更高了。
秦楠又紧闭起眼睛,难受地不停闷哼着。她痛苦地环抱起自己的身体,无数汗珠顺着她的额际滑下,落入衣领之间。
她艰难地喘息着,看起来难受极了。
怎么回事?
叶梓檬有些急切。
这是……?
排斥反应?!
可师姐怎么会有排斥反应?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照理说不可能会排斥他的血液。
小姑娘在他怀里扭动了一会儿,她突然大力推开他,往床边呕出了一大口鲜血。
充满灵气与妖力的血液洒落于地面上。
血珠不停滚动着,逐渐泾渭分明地汇聚成了两滩血水。
叶梓檬随意地往下扫了一眼,猛地愣住了。
那是……顾衍的血?
怎么回事?
师姐身体里为什么会有顾衍的血?
叶梓檬迟疑地蹙了蹙眉头。
小姑娘把血吐出来后,情况明显好转了很多,她迷迷糊糊地清醒了过来。
“你感觉如何?还难受吗?”叶梓檬忙问道。
秦楠慢吞吞地揉了揉眼睛,她抬手搂住叶梓檬的细腰,慢吞吞地蹭了蹭他,小声说道:“想要。”
叶梓檬一怔,十分窒息:“师姐,你正常点。”
“我不正常吗?”小姑娘奇怪地歪了歪头,湿漉漉的眼睛里全是迷蒙的雾气,“檬檬不想要我吗?”
顾止深吸一口气,艰难地移开视线,敷衍地说道:“等你康复再说吧。”
“真的吗?”小姑娘双眼一亮,“我康复就行吗?”
当然是假的,叶梓檬如此想着,痛苦地长叹一口气。
秦楠康复后,立刻兴致勃勃地抓住叶梓檬,把他压在了一张椅子上。
小姑娘强势地低下头,细细地亲吻着他,一遍又一遍。
她舔/舐着他的唇瓣,触碰着他的牙齿,若有似无地轻轻扫过他的舌尖,带起麻麻的痒意。
叶梓檬眸光一暗,握起姑娘的手腕,他将人紧紧地按进自己的怀里,反客为主。
半晌后,叶梓檬气息混乱地放开了小姑娘。
秦楠低着头小声呼吸着,随即,她眼神迷离地扯了扯他的衣角,小声说道:“还想亲。”
叶梓檬呼吸一顿,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眸光更暗了几分。
“楠楠。”他沙哑地喊着小姑娘的名字,难耐地阖上双眼。
他想亲吻她。
他想对她做一些晋江文学城不允许的事情。
顾止想得要命。
肾满得像是要爆炸了。
可是不行。
想一想都要被审核一天锁五六次,他不行,他估计得一辈子肾满至死了。
不,他错了,他并没想,他真的什么都没有想。
他只能强压下一切想法,痛不欲生地和他家小姑娘,安安静静地盖上被子纯睡觉。
第二天,叶梓檬两眼发黑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他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他却疲惫得连洗澡的精力都没有了。
叶梓檬正想出去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气,便见他家黄色的小姑娘抱着一个大包裹回来了。
“师姐?”他疑惑地喊了一声。
秦楠将整个包裹搁在了桌子上,她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形状别致的物品,一脸乖巧地递给了他:“送你的。”
???????????????
叶梓檬震撼了。
“喜欢吗?”秦楠面露羞怯地问着,“他们说这个能给你快乐。”
给他快乐?!
神他妈给他快乐?????????
现在的小姑娘每天都在想什么?!
叶梓檬浑身一震,畏惧地疯狂摇头。
秦楠跃跃欲试地说道:“我们今晚试试吧?”
她还真想用?!
叶梓檬瞬间头皮发麻。
他们真不需要这些东西!
他比这玩意大多了。
用他行么?
********
顾止微微呼出一口气,停下了回忆。
他真的不相信,他们几千年的点点滴滴会如此脆弱不堪。
顾止抬起头,执拗地追问道:“我能知道原因吗?你们相伴数千年,你为什么突然……”
“嗯?没什么特别的原因。”秦北吃了一口饭,沉思着说道,“就,突然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吧。”
“怎么会?”顾止诧异地挑了挑眉头,神情却渐渐放松了下来。
“她太好了。”秦北幽幽地说着。
“没错。”顾止认同地点点头。
两人就这个话题又聊了几句。
聊天的结果令两人都十分满意,达成了共识。
秦北愉悦地又添了一碗饭。
顾止也舒缓了表情。
解决完问题后,秦北便一心一意地开始享受美食。
对面的男人似乎还在说着些什么。
秦北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偶尔点点头,附和一下对方的观点。
当他附和完以后,男人说得更欢了,一刻不停地从娱乐圈文化一直畅谈到了仙法的释放窍门。
秦北茫然地用勺子搅拌了一下自己的米饭,迟疑地眨了眨眼睛。
等等,这个声音?
这个背景音?
为什么很熟悉的样子?!
这种感觉是……
秦北眸光一凝。
对,这个感觉绝对就是那个“变态跟踪狂”npc。
秦北从没有特意注意过“变态跟踪狂”到底长什么样子。
但他对这种逼逼逼逼的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
毕竟,他一度被这声音吵得脑子爆炸。
秦北微微抬起眼,看向对面的男人。
是他吗?
秦北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再看了一眼。
好吧,看不出来。
emmmmmmmmm
如果这人真是“变态跟踪狂”,那他和檬檬的事情,他得重新考虑考虑了。
如此考量着,秦北开口问道:“你和叶梓檬……”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男人便十分无语地打断了他:“我不喜欢叶梓檬。”
“嗯?”秦北怔了怔。
“我一直……”顾止沉着声音开了口,话却没有完整地说下去。
男人微微看了秦北一眼。他没有明说,但迷离的桃花眼里却明显情深而意浓。
???
什么?
等等。
秦北懵了半天,忽然反应了过来。
难怪他老觉得这人的行为与态度哪里怪怪的。
这家伙从头到尾都不是在觊觎他的檬檬。
而是在觊觎他!
槽。
觊觎他可还行?!
但这就说得通了。
这人确实使用了卑鄙的手段,搅黄了他和檬檬的约会。
但他来这里,不是想给他下马威,而是想攻略他。
所以他想留他吃饭,并耐心地给他加菜。
这也太可怕了吧。
秦北懵了。
他这一晃神的功夫,他怎么又多了一个讨债人?
不不不。
别了吧。
楚江然、顾衍以及陆彧他们三个,他确实心有所愧,他玩/弄了他们的身体、感情,让他们悲惨地沦为了宠物、工具人、生崽母体。
可眼前的这人,他是真的啥都没干。
放过他吧。
秦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他得拒绝他,快准狠地直接拒绝。
其实放在平常,秦北对待自己的追求者,一般多是几番考虑,试图把伤害降到最低。
可今时不同于往日。
还有一堆人等着他处理。
慢慢搞,他会死的。
这条友也会死的。
为了大家的性命着想,让他迅猛地解决掉这个“变态跟踪狂”吧。
也省得他以后被楚、陆、顾联手剿灭。
那么,如何才能快速地让这人彻底死心呢?
这“变态跟踪狂”被他几番拒绝,仍执迷不悟数千年之久。
普通的说法,估计没什么用。
秦北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此刻如果再强调他与叶梓檬情深似海,只会自相矛盾,难以让人信服。
他得换一个说辞。
秦北正默默思考着,忽然看到一群俊男美女浩浩荡荡地从餐厅门口处进了来。
领头的高大男人,他身穿一件时尚的藏蓝色大衣,并严严实实地戴着同色系的口罩。
他微微扬着头,明艳的桃花眼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迷离的光泽。
男人神态慵懒地走进旋转餐厅。
????????
秦北整个人一惊。
这个人为什么看起来有点像顾衍?
秦北眯了眯眼睛,略略有些犹疑。
是他么?
如此想着,秦北的目光又微微扫向顾衍身后的那几个人。
其中一个秀气的年轻人秦北看着特别眼熟,好像是合欢宗的某位长老?
另外几个人,秦北也多多少少有点印象。
……行吧。
大概率是顾衍了。
合欢长老亦步亦趋地跟在顾衍身后,他愉快地说着:“老大,这家店我真的推爆,别看它搞得像个情侣餐厅一样,菜品太绝了!太绝了!”
“嗯。”顾衍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
高大的男人随意地环视了一遍餐厅,若有所觉地望向了秦北与顾止所在之处。
他的脚步猛地一顿,表情突然空白了下去。
顾衍怔怔地看了眼高大的顾止,又瞧向他对面娇小的姑娘,他抿了抿嘴角,脸上的神情逐渐变得晦暗不明。
说不清楚是愤怒,亦或是绝望。
与此同时,顾止也立刻皱起了眉头,眉宇间浮现出了几分明显的嫌弃之意。
而秦北,他一开始慌得要死,后来他认真想了想,觉得自己和“变态跟踪狂”实则没有半毛钱关系,便又放松了下来。
秦北不□□稳地在凳子上扭了扭,他默默地打量了一下寂静无语的众人,忽然灵光一闪。
顾衍不正是最好的借口么?
秦北眼珠子转了转,他微微向前倾身,指着顾衍,神情浅淡地对“变态跟踪狂”说道:“那是我喜欢的人。”
顾止:?????????
顾止的表情也空白了下来。
半天后,他才茫然问道:“你喜欢顾衍?”
不等秦北回答,他表情诡异地换了个问题:“你喜欢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03 03:36:32~2019-12-04 19:36: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诶呦喂 4个;咿呀咿呀哟 3个;叶修修贼甜 2个;梧桐苑语、薰、修修是我的、山鬼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有趣的灵魂待开发 60瓶;鸨哥哥酱 40瓶;我也很绝望啊、羊毛 30瓶;不说英语我们还是好朋 20瓶;希腊莓果 11瓶;一纸白砚墨无色、不羁是沙雕吖、风幻千千、君子不动 10瓶;鱼粉不要香菜谢谢 5瓶;在太太菊花里 3瓶;星愿、梦雨樱花、白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