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微微抬起头, 他神情一顿,迷离的桃花眼里闪过些许微光。
“你……”他缓缓开口,低沉的声线沙哑而破碎,深沉的视线牢牢地附着于秦北身上。
眼前的女子眉如远山,目似秋水,美得一如往昔。
即使她只穿着一身简约单调的黑色运动服, 也掩不去她眉眼间的清丽与明艳。
而此刻,小姑娘正因疑惑而微微睁大了眼睛, 纳闷地问着:“哎,请问你是?”
清澈而熟悉的声音如此真切得在他耳边响起。
如此真实。
如此鲜活。
仿若触手可及一般。
不,不是仿若。
她就在他触手可及之地。
叶梓檬不由低低地喘息了,眼眶莫名地发涩。
他有多久没见到师姐了?
男人说不出话来, 他抬手压了压帽沿,将所有情绪掩藏于模糊不清的阴影之中。
师姐。
他的姑娘啊。
他们相知相守了漫长的岁月。
他从未曾想过,有一天他们竟会分离千年之久。
叶梓檬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某一天他的小姑娘忽然就消失了。
哪里都找不到。
仿佛这世界再不存在一个叫秦楠的人。
叶梓檬按捺着心底的惶惶不安,遍寻这万里江山。
却一无所获。
那段时间里, 他总是反反复复地做着一些不好的梦。
他时常梦到他的小姑娘无声无息地躺在他的怀里。
她沉沉地闭着眼睛,嘴角似乎还卷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可她的灵魂却碎裂成了千千万万片, 宛如漫天萤火漂浮在他身边。
梦幻的光点缓缓地飘散着、湮灭着。
他伸手想抓住什么, 却什么也抓不住。
只能无力地看着莹莹光点消散于遥远的天际。
叶梓檬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辗转反侧,夜不能眠。
修真者从不无缘无故地做梦。
他们的梦,要么展现着过去, 要么预示着未来。
叶梓檬不清楚他的这些梦意味着什么。
他从不敢去深究。
他怕。
他怕得要死。
他的小姑娘死了吗?
她会死吗?
一想到这些词句,叶梓檬总会无法遏制地慌张起来,深刻的恐惧与绝望充斥于他所有的思绪中。
如果她真死了,该怎么办?
叶梓檬不知道,他只感到无边无际的冷意一遍遍地流过他全身,浸入他骨髓最深处,冷得透彻心扉,彻骨而寒心。
他完全不敢想象,若是师姐当真永远离他而去,他会做出些什么。
会疯么?发狂么?
他不知道。
他亦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她竟如此深刻地融入了他的骨血之间,再难分割。
明明最初的时候,他只当她是一个可怕又麻烦的“监管人”,根本不想与她产生什么联系。
叶梓檬还清楚地记得,那时候他是为了学习《飘渺仙录》,被迫幻化成女子之姿进入碧云阁求艺。
他本人对这个奇葩的事情异常排斥,乃至于对整个碧云阁都十分排斥。
尤其是在他无意间吃了某个师姐几块桂花糕,借了哪个妹纸两条缎带忘了还而被大半姐妹们孤立后。
叶梓檬深深地震惊了,只觉人生了无生趣,生无可恋。
太难了。
他真的太难了。
女孩子都这么麻烦的吗?
放过他吧。
所以,当碧云阁阁主说要把他交托给一位师姐专门看管时,叶梓檬都快吓死了。
别了吧。
他真的和姑娘们处不来。
让他一个人安静地待着吧。
然而,阁主的意志不可违背。
叶梓檬无奈地被那个名叫秦楠的师姐给拎了回去。
没办法。
为了与这小师姐保持相对良好的关系,叶梓檬不得不绷起神经,卑微地讲究起各种细节,认真计算两人的交际往来,时时不忘按时回礼。
如此小半个月后,叶梓檬忽然发现他这个小师姐似乎也和他一样,搞不清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从不知道他拿了她多少条缎带,也闹不清楚他请她吃了多少顿甜品美食。
不,不是不知道,而是不介意。
也是。
何必介意呢?
那一瞬间,叶梓檬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无比舒心。
太好了。
她真的太好了。
那之后,叶梓檬越来越觉得,他这小师姐简直是女孩子里的一股清流。
她不会每天逼逼一堆家长里短的八卦传闻,也不会和他叨叨哪位师姐的“小毛病”,更不会上个厕所都要拉着他一道前往。
叶梓檬终于在碧云阁里找到了一个正常人,欣慰得都快哭了。
这是他梦想中的妹纸了!
又软又萌,性格又好。
自此,他日日与他的小师姐待在一起,懒得再搭理那帮麻烦的女孩子。
这么多年下来,偌大的碧云阁里,他也就和他的小师姐走得比较近。
…………
“嗨?”秦楠冲他摆了摆手。
叶梓檬恍惚了一下,他强压下心底纷杂的情绪,神色如常地重新抬起头。
“你好。”他控制着声线,沉稳地打了个招呼。
小姑娘困惑地看了他一眼,眉眼间浮现出几分明显的陌生之意。
“这桌是28号吗?”她转头向一边的服务生确认道,“订位人姓叶么?”
“是的,是叶小姐。”服务员肯定地点点头。
“那怎么回事?”她皱起眉头,再次看向座位上的高大男人。
叶梓檬沉默了一下。
往日师姐若与他一同用餐,她定会欢喜地紧挨着他,坐在他身边,并亲密地环上他的胳膊。
而此刻,他的小姑娘却神情冷淡,她脸上虽有些疑惑,但更多的却是漫不经心的漠然与轻慢。
显然,她其实并不在意他这个人究竟如何。
叶梓檬忍不住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他曾经就试过以真实面容追求他家小姑娘。
对,没错,他追求过。
他当然不愿意就这么与师姐凑合地过下去。
为什么要凑合?
他们一男一女,完美符合天理伦常,自当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他无数次幻想过,他将他的小姑娘紧紧地圈进怀里,与她一同探索一些美妙的事情。
可惜,天不遂人愿。
师姐一点也不喜欢男装的他。
叶梓檬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明明是以同样的性格、同样的方式与她相处,可她却对他冷脸以待。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叶梓檬十分迷茫。
比方说,他的小师姐向来爱听他说话,喜欢听他讲述各种各样的趣闻轶事、神鬼传说。
可当他换上男装与她接触时,他一旦说得长了,师姐便会露出不耐、厌烦之色。
对此,叶梓檬完全不明所以然。
有回他特意挑了一个挺有意思的远古神话故事,实验了一下。
他以“叶梓檬”的姿态细细地向秦楠讲了前一半,师姐听得津津有味,清澈的眸子微光流转。
她好奇地询问了许多细节,并明确地表示好想知道后续发展。
然后,叶梓檬换了一个身份,在某个时刻,仿若不经意地向秦楠讲起那故事的后续。
结果小姑娘刚听了几句,便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她无语地抬了抬眼皮,不等他讲完就直接飞走了。
叶梓檬迷惘了一段时间后,忽然明白了一件事。
他的小师姐也许从来都不喜欢听故事。
她只是喜欢他而已。
她喜欢他,所以想听他讲故事。
这个想法让男人心里漫起一阵甜蜜的暖意,与此同时,他又克制不住地感到苦涩。
她喜欢他。
可她却并不喜欢顾止。
甚至于,她厌恶顾止。
为什么呢?
他与“叶梓檬”有什么区别么?
“叶梓檬”又有什么好?
他明明比她更高大,比她更强壮,比她更适合她。
他能将师姐整个人圈在怀里,不留半点缝隙。
叶梓檬行么?
她那个小身板,除了嘤嘤嘤地装可怜,还能干什么?!
男人对此十分愤愤不平。
当然,那时候的顾止还未灰心,他一个大男人还能比不过一个小姑娘么?
他自信以他的实力与外貌,他定能成功横刀夺爱,第三者插足。
“叶梓檬”不过是碧云阁最微末的一个普通弟子而已。
有何可惧?
顾止开始尝试起无数方法,试图引起秦楠的注意,试图在她心里留下些许痕迹。
他与她一同探险。
他为她寻来她想要的所有东西。
他们在荒野山林间一起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然而,秦楠却依然待他冷冷淡淡,不假辞色。
她前往下一个地点,从不会告知他,他跟上了便跟上,他若没跟上,她也不会回头寻他。
这要是换了叶梓檬,别说前往另一个城镇了,他只要稍微慢了半步,师姐都会停下来,耐心地等他。
男人沉沉地叹了口气。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能这么大?
叶梓檬到底有哪里好?
男人困惑了好久,直到小师姐明确地向他表达了自己的心迹。
那天,他终于明白了。
叶梓檬没有哪里好。
顾止也没有哪里不好。
师姐她,只不过是喜欢姑娘而已。
???????????????
她一个姑娘,为什么会喜欢姑娘?!
叶梓檬整个人都懵了。
妈的,这叫什么事儿?!
他难不成得一直女装着,和他的小姑娘谈恋爱么?
这天下还有比他更悲惨的人么?
没有的,不存在的。
叶梓檬绝望过、挣扎过。
最后他不得不向现实屈服了。
他想,自己喜欢的人能喜欢自己,这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其他的其实都不重要。
女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多是不能与他的小姑娘做那事而已。
这没事,他可以忍。
他可以不与她交/欢,那不重要。
他只想与她相伴而行。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生活美好得让人沉醉于其间,又真实得让人万念俱灰。
叶梓檬每日悲喜交加、水深火热,他甚至打算自断命根,就这么和他家小姑娘清清白白地过一辈子得了。
可惜,他家小姑娘明显并不想如此。
她爱极了他的身体,特别喜欢探究他身体的秘密。
她总是热切地瞄着他平坦的身躯,似乎恨不得日日亲吻他、撩拨他,与他亲亲爱爱。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眸光转暗,心坎里痒得发闷发疼。
若是一直女装下去,这个难关他终归是避不过去的。
以幻形术糊弄过去,也不现实。
他家小姑娘在幻形之道上的造诣无人能及,真要行周公之事,顾止根本不敢保证自己不会露出某个大东西。
况且,他一点也不想被师姐放入某些奇怪的物品。
太可怕了。
万一真被一个小姑娘日哭,他的面子要往哪搁?
不行,太恐怖了。
这个事情必须解决。
高大的男人慢吞吞地摘下面罩,他抬起头,斟酌着似乎想说些什么。
秦北看清男人的长相后,明显一愣:“是你?”
他眯起眼睛,忍不住细细打量了一下位置上的男人。
这人长得与顾衍极为相似,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泛着迷离的光华。
明明是一幅明艳魅惑的长相,他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种深刻的冷意。
这别致的长相一下子就让秦北想起来了某些事情。
这不就是昨天叶梓檬给他发的那个男人么?
顾止神情一顿,点头承认道:“是我。”
说罢,他微微皱起眉头,若有似无地看了秦北两眼,似乎在犹疑着什么。
秦北亦警惕了起来。
所以……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这人是谁?和叶梓檬是什么关系?
檬檬人又在哪里?
这人莫非是……他情敌?
emmmm
秦北不由回想起,昨天檬檬是如何大力称赞此人的颜值,又是如何批评他的外貌。
艹。
这条狗哪里帅了?
非常一般吧?
别说他了,楚江然都能吊他一百条街吧?
秦北深感膈应,他神色冰冷地审视着顾止。
见状,男人神情一凛,脸上的犹疑瞬间消失殆尽,他默默改口道:“叶梓檬临时有个活动要参加,她……让我来和你说一声。”
啥?檬檬有活动?
秦北怀疑地眯起了眼睛。
这家伙说的真的假的?
这听起来怎么这么像情敌搅局?
别的暂且不提,秦北就一个疑问,叶梓檬为什么不自己告诉他?
不就发个微信的事么?
“是么?”秦北轻轻应了一声,“我问问檬檬。”
年轻人低头掏出手机,给叶梓檬发了条信息。
【秦河以北:檬檬,你晚上不能来了么?】
男人放在桌面上的黑色手机震了震。
顾止明显有些僵硬。
他微微看了秦北一眼,假装不经意地拿起手机,面无表情地快速打了几排字。
与此同时,秦北收到了小姑娘的回复。
他低头看了自己的手机一眼。
【小仙女:嗯qaq
小仙女:突然有工作呜呜呜呜呜qaq
小仙女:师姐好好吃饭哦!
小仙女:我们下次再约?
小仙女:比心.jpg】
秦北想了想,也神色浅淡地发了一个巨萌的么么哒表情包给他的小可爱。
【秦河以北:好,下次约
秦河以北:么么哒.jpg】
发完这两条信息后,秦北便收起了自己的手机。
既然檬檬来不了,他便没必要留在这里了。
秦北随意地朝餐桌边的男人挥了挥手:“那我先回去了。”
顾止一呆,他连忙站起身拦住他的小师姐:“等等。”
“怎么?”秦北纳闷地挑起眉头。
顾止思考了半天,勉强憋了一个说辞出来:“都这个时间点了,吃了再走吧。”
顿了一下,男人哑着声音又补了一句:“她已经点好菜了,不吃浪费了。”
“……这样吗?”秦北十分迟疑,他心里总觉得这事儿有哪里怪怪的?
不过,他确实饿了。
这家伙说得也在理。
他人都到饭店了,怎么能饿着离开呢?
那不是傻逼么?
如此想着,秦北也不再多想,拉开凳子坐到了男人对面。
男人暗暗松了口气,眉眼间的冷意都散去了几分。
他又抬手压了压帽檐,阴影下的眼眸沉沉地瞧着餐桌对面的女子。
秦北动作优雅地整理了一下餐具,漫不经意地问着:“你和檬檬什么关系?朋友?”
“嗯。”顾止点点头,他思索着补了一个特定的关系,“我是她的经纪人。”
听到这话,秦北却猛地眸光一凝。
经纪人!
神他妈经纪人!
果然是这家伙搞的鬼。
这人给檬檬临时安排了“重要的”工作,搅黄了他们的约会。
不仅如此,他本人还特意来这里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宣告他的主权?
槽。
这个情敌有点厉害啊。
秦北瞪圆了眼睛,愤愤地盯着这只奸诈狡猾的男人。
顾止无辜地朝秦北笑了笑。
三分钟后,服务员小姐姐端来了两盘精致的餐点。
顾止自然地拿起筷子,细致地为他的小姑娘布菜:“我记得你喜……我记得檬檬说你喜欢这个,你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秦北奇怪地瞥了眼顾止:“我自己来就好。”
这人什么意思?
他迟疑了一下,姑且把菜夹起来,尝了一口。
很好。
确实是他喜欢的味道。
所以,这个人……
秦北试图以最大的恶意揣测这个人的想法和意思。
他这话是想体现他和檬檬很熟吗?
是吧?
秦北略感不快。
他正想冷笑一声,狠狠地嘲回去,他忽然顿住了。
等等……
其实这样也不错?
如果叶梓檬能找到新的幸福,那不是再好不过了吗?
眼前这个男人虽不知品性究竟如何,但总比他这个卑微的无数情债压身的小处男要好吧?
如果这人能好好照顾叶梓檬。
保护她、爱护她。
他应该祝福他们。
这是最好的结局了。
秦北微微叹了口气,再次感到了些许遗憾。
那么,让他来确认一下,这人对檬檬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吧。
然而秦北一个大直男,他对这种绕线团的红娘业务实在不熟练,他想了半天,最后直接问了一句:“你和檬檬关系挺好?”
顾止怔了怔,他挑起眉头,不明所以地回了句:“还成?”
男人看了秦北一眼,沉吟着继续说道:“我和她是多年好友。她经常和我提到你,说是希望我们也成为好朋友。”
……啥玩意?
他俩做什么朋友?
秦北也茫然了:“那你觉得她如何?”
“她?”顾止默默地放下了筷子,神情有些微妙。半晌后,他一脸真诚地开始大力赞扬起叶梓檬。
男人语气平稳地评价:“她霸气强大。”
秦北:啥??
“为人仗义。”
秦北:啥玩意????
“能干可靠。”
秦北:??????????
顾止暗暗颔首,做了个精准的总结:“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人。”
秦北却听得整个人都懵了。
这人都逼逼了什么?
他对檬檬有什么误解吗?!
他神特么还想向檬檬托付终身?
檬檬绝逼会打爆他的狗头吧。
顾止见他的小姑娘满脸诡异,不由有几分紧张:“怎么了?你不认同么?”
“也不是,她是个好姑娘。”秦北抬了抬眼皮,“很可爱。”
听到这话,男人松了半口气,他微微看了秦北两眼,顺着秦北的意思,又开始赞美起叶梓檬的清纯可爱。
这引起了秦北的强烈共鸣,他忍不住连连点头:“是的,她是真的可爱。”
两人就叶梓檬是如何可爱,如何遭人喜欢,进行了深刻而热烈的谈论,将小姑娘从头赞扬到尾。
顾止:“她真好。”
秦北认可地感慨:“她真好。”
顾止轻轻地弯起了唇角,眉眼间的冷意尽数散去,一双桃花眼越发迷蒙深邃,很有几分情深意浓的味道。
秦北眨了眨眼睛,自然地问了下去:“你喜欢她吧?”
“嗯。”男人微微点着头,他点到一半突然诧异地抬起了头,“啊?”
秦北长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嘱咐道:“好好照顾她,交给你了。”
顾止反应了一下,嘴角扬起的弧度蓦地消失殆尽,他眯起眼,冷声问道:“你说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30 05:41:35~2019-12-03 03:36: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免打扰模式 5个;没钱过双十一、21791701、梧桐苑语、山鬼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清笛默 64瓶;江月渠 52瓶;寄云何去 50瓶;crystal云郢 22瓶;一觉到天亮 21瓶;向上的小小希 20瓶;荧九 19瓶;秋水之畔、烎霆丷 15瓶;满城丶风絮、咿呀咿呀哟、魂狐、微白、止步、啊、发发发发发发太、幽淼、酿津津、莱迦 10瓶;天使被狗咬 9瓶;白开水、ewer、31873217、花殇夜 5瓶;小祖宗、蘼芜花、莲莲的小狼狗 2瓶;pluto.、星愿、vix洋、蓝忘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