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以后, 秦北便控制着自己的游戏人物强占了叶梓檬的卧室,日日与他的小师妹同住一处。
美好极了。
叶梓檬虽然没再给秦北开特殊剧情,可她对这件事似乎仍然耿耿于怀,连平常固定的“聊天”台词都新加了好几条。
新台词很有趣很内涵。
那天,秦北控制角色起床后,一如往日地在浴堂门口找到了小姑娘。
叶梓檬从雾气朦胧的浴堂中走出来, 她带着水汽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平日清亮的眼神有些昏暗。
秦北自然地给小姑娘送了今日份的礼物, 并点下了“聊天”选项。
叶梓檬一顿,她撇开视线,一言难尽地问道:“师姐,你休息时……能不能穿件寝衣?”
啥?
穿件寝衣?
秦北一口水差点喷出去。
他难道没穿吗?裸/睡?
这是什么高能对话?
秦北兴味地又点击了一次“聊天”。
小姑娘紧蹙着眉头, 耳尖却通红一片,她微声说着:“只穿亵衣也太……”
她的声音莫名有些沙哑,幽深的眼神暗得吓人。
秦北纳闷地挑起眉头。
亵衣是什么?内/衣吗?那还是穿了啊。
檬檬这是在害羞吗?
她们两个小姑娘有什么可害羞的?
秦北耸了耸肩,他并不知道要怎么更换睡衣。
《仙途》的游戏系统里只有更换战斗装备与特定外观的界面,并没有选择生活类服装的地方。
当然, 就算真有,秦北肯定会恶趣味地直接调成裸/睡, 而非多穿一件衣服——如果游戏允许的话。
不能改有什么好说的?
秦北摊摊手, 继续着自己的骚操作。
可怜的叶梓檬只能被迫保持了晚睡早起的良好作息,天天肾火旺盛,头发凋零。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秦北逐渐将碧云阁的门派贡献值刷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 他成功拜入阁主门下,成为了一名内阁弟子。
秦北一边修炼升级,一边饲养他家萌萌的小师妹,小日子可滋润了。
与此同时,他终于接到了叶梓檬身上的隐藏任务。
这隐藏任务和秦北最初想象的相去甚远。
不是引导叶梓檬好好做个小仙子,也不是解开她身上的谜团。
它竟然名叫“走火入魔”。
对,他家小可爱莫名其妙地走火入魔了。
《仙途》制作组人干事?!
当时,秦北正在打坐修炼,忽然就接到了阁主指派给他的紧急任务,让他去日暮峡谷中寻找一味药草,以炼制压制走火入魔的灵药,拯救叶梓檬。
叶梓檬?走火入魔?
怎么回事?
秦北一怔,查看了自己的任务界面,他的任务栏中多了一条新任务“走火入魔(一)收集药材”。
任务简介上详细地记载了这件事的起因与经过。说是叶梓檬误练了《静心诀》,与碧云阁的心法《飘渺仙录》产生了冲突,以致真气逆行、走火入魔。
秦北更疑惑了。
《静心诀》是上清宗的一个辅助心决,追求的是寡情淡欲、灭绝情爱的无情大道,而碧云阁则不然。
众所周知,碧云阁的小仙子们擅长舞曲。她们寄情于歌舞,以情动人,以情惑人,演绎着世间百态。
与上清宗截然不同,碧云阁甚至要求其弟子必须入世体悟爱恨情仇。
因为只有体会过,才能演绎,才能感人,才能真正超脱这一切。
这两个门派的心法秘籍当然会产生冲突。这连秦北一个游戏玩家都一清二楚,何况叶梓檬?
她怎么可能无端端地去学《静心诀》?
秦北真觉得这隐藏任务逻辑混乱,和檬檬的人设也有冲突。
尤其是当他把任务药材交给阁主后,碧云阁阁主竟告诉他,叶梓檬长期依靠《静心诀》压抑心中的情绪,内火难解。目前,她体内的碧云真气已完全紊乱,情况危急,让他好好开导一下小姑娘。
秦北无语了。
檬檬每天快快乐乐的,有什么好开导的?
行吧。
《仙途》官方都这么设定了,他只能接受了。
秦北按照任务的指示,去看望了“病危”的叶梓檬。
小姑娘正安静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乖巧地小口小口喝着仙药。
看起来与往日无异。
秦北控制游戏人物走进小姑娘的房间后,叶梓檬便抬起了头。
秦北愣了一下。
游戏画面中的女子静默无声,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双桃花眼间流转出妖异的暗红色。
明明是同样一张脸,此刻的叶梓檬却给人一种冷情且偏执的感觉。
秦北忍不住盯着叶梓檬看了好久。
真的。
五官上没有任何区别,只有眼珠子上添了一些红色的色块。
感觉却截然不同。
《仙途》制作组的美工和建模师也太强了吧?
怎么办到的?
见秦北进来,叶梓檬微微侧过头,眼底的红色越发深沉。
“师姐?”她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低沉得透出了几分男性的特质。
“师姐、师姐……”她走到秦北的跟前,一遍一遍,仿佛魔怔般得低诉着,“师姐,你看看我好不好?”
这什么展开?
秦北茫然地看着这段剧情。
什么意思?他不正看着她么?
叶梓檬低低地念叨了半晌,便消沉地垂下眼帘,不再说话。
秦北心里微紧,他很想对小姑娘说些什么。
即使不说什么,抱抱她也好。
可游戏系统并没有给他开选择题。
点击“聊天”选项,也不过是叶梓檬低喃着一些听不分明的只言片语。
秦北皱了皱眉头,他左思右想了一会儿,只能把背包里的“明日份”小裙子拿出来,送给叶梓檬。
小姑娘怔了一下,情绪更加低落了,看起来整个人都蔫了。
???
怎么回事?
秦北眼见着自己“走火入魔(二)开导叶梓檬”的任务进度条从5%又退回了0%,一脸懵逼。
为什么送礼物反而会扣他的进度条?
这任务到底要怎么做?
秦北纳闷了好久,后来他发现,他只要每个游戏周期都在檬檬旁边待一段时间,进度条便自动会往前挺进一点。
不必做多余的事情。
等秦北终于凑够100%的进程后,叶梓檬似乎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整个人重新活泼了起来。
小姑娘每天快乐地跟着秦北四处玩耍,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奇怪的是,秦北的“走火入魔”任务却并未结束。
秦北去向碧云阁阁主交任务时,美艳的成熟女子表情十分严肃,她告诉秦北,叶梓檬已深陷情网,痛苦不堪,现在情况十分危险。
?????
哈?这样的吗?
可是……
她深陷情网的对象难道不是指他吗?
秦北迷茫地挠了挠头。
他和叶梓檬的好感度已经达到了“两情相悦”的程度。
如果叶梓檬不是个花心大萝卜,那照理说,她深爱的对象肯定是指他。
所以说,她有啥好压抑的?
他们完全可以原地结婚,一年抱两,两年抱三。
他不会拒绝的。
秦北心里有一大堆疑问,他又没法突破游戏的界限去询问碧云阁阁主。
只能默默地看着剧情发展。
阁主亦面露疑惑之色,她细细地看着秦北,喃喃地自言自语:“我觉着确实是你啊……可没道理会这样吧?”
她嘀咕了一会儿,又吩咐秦北:“总之,你好好陪陪她。”
所幸,碧云阁阁主话是这么说的,叶梓檬本人却半点异常都没有,依然是他软软萌萌的贴心小师妹。
而“走火入魔”任务也只是刷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任务,比如带叶梓檬出去玩,或者送她一些礼物。
日子一天天过去。
在秦北都快忘了这个任务设定时,他又见到了“走火入魔”的叶梓檬。
这一次剧情也来得没头没尾,游戏中的前一天,秦北才刚和他的小师妹一起探索了一个新地图。
小姑娘像只漂亮的百灵鸟一样,一路上说个不停,给秦北枯燥单调的打怪活动带来了无限乐趣。
他们分开了没半天,现实里更是只过去了半个小时,阁主竟给他发了危急通知。
秦北十分疑惑。
要是别的游戏就算了,《仙途》的支线剧情向来做得极好。
这游戏虽然剧情破碎、凌乱,但每段剧情中的各个细节皆可以互相映照,有着严密的逻辑联系。
即使难免疏漏,出现矛盾,也不至于这般没头没尾。
这完全不符合《仙途》的一贯特色。
秦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兴许是他少触发了一些剧情,或者跳过、漏看了某些设定?
可这半个小时里,就没发生什么啊?
非要说的话,他确实触发了一段特殊剧情,也确实没怎么细看。
那是关于一个跟踪狂npc的特殊剧情。
秦北至今不知道这npc具体叫什么名字,他一般就以“变态跟踪狂”称呼他。
这个npc本身看起来倒是人模狗样的,他建模美型,等级奇高,属性界面上一堆问号。
十分像个隐士高人。
可行为却诡异又变态。
这人时常出没于西湖地图,每回见到秦北,总要主动上来搭话,并连绵不绝地逼逼个没完。
吵得秦北一个头两个大,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可惜“变态跟踪狂”的等级比秦北高太多,秦北实在没敢下黑手。
秦北记得他第一次见到这npc时,他才刚拜入碧云阁没多久,叶梓檬也还是个黑球球。
那天,他一踏入西湖集市,“变态跟踪狂”便无端端地主动凑到他身边,向他打招呼、自我介绍。
秦北怔了一下,以为这npc是要给他发布任务,便耐心地停在他旁边,听他把话讲完。
结果,男人逼逼了半个小时,任务半个没见。
秦北又等了一会儿,才迟疑地确认,这npc貌似就是来和他聊天的?
???
搞明白状况以后,秦北十分震惊。
这神特么的npc?
《仙途》制作组有毒吧?
他不再搭理这奇葩,转头开始在集市里挑挑捡捡各种材料物资,但男人竟慢悠悠地跟了他一路,嘴上一直没停。
《仙途》的人物对话并不是弹框式,一般以一排小字的形式浮现在游戏界面下方,并辅以语音,不会影响人物行动。
比方说,秦北控制人物走到某个npc旁边,耳机里就会出现那npc的声音。
如果npc还没说完,秦北就走了的话,耳机里的声音就会随着他的移动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消失。
秦北懒得听人讲话,走开就是了。
可这招对“变态跟踪狂”完全没用,他不仅喜欢逼逼,他还一直跟在秦北身后,甩都甩不开。
秦北耳机里的声音从头到尾没停过。
这npc也太奇葩了吧?
秦北被吵得两眼发直,几欲死亡。
虽说他讲的内容很有意思很有用,犹如一个行走的《仙途》百科大全书。
但太吵了好吗?
他是来打游戏的,不是来玩聊天模拟器的!
叶梓檬在他耳边叽叽喳喳,那是赏心悦耳的渺渺仙音,是情/趣,是游戏趣味之所在。
他一个大男人在他耳边逼逼什么?
疯了吗?
更可怕的是,自此以后,秦北每次去西湖集市,十有八九会遇上这npc,然后被念叨一路。
比他妈还烦人。
更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变态跟踪狂”竟开始尾随秦北前往别的地图。
天啊。
秦北懵了。
这家伙,他不仅要在西湖逼逼,他还想逼逼整个《仙途》么?!
秦北畏惧地躲了这人一段时间,情况才好转了一些。
“变态跟踪狂”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行为收敛了许多。
他依然时常尾随着秦北。
有时会给秦北送一些他需求的任务物品,有时会告诉他一些附近的风土人情。
他似乎知道秦北并不喜欢他,也不再追着秦北聊天。
更多的时候,他只是默默地跟在秦北身后,什么也不干。
秦北不晓得《仙途》制作组设计这么一个npc是什么心态。
让妹纸玩家爽一爽?
好吧。
这npc模型确实帅,比之他家“工具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他是一个男性玩家啊!
他真的不想被一个帅哥跟踪!
一点性趣都没有好吗?
真心求《仙途》剧组别给他乱塞后宫了,谢谢了。
秦北本就对这个npc十分不满,而这天,《仙途》竟给“变态跟踪狂”放了一段特殊剧情,还给秦北开了一道选择题。
波光粼粼的湖水边,男人身着一套精致繁复的黑色长衫,脸上的神情浅浅淡淡。
他明明生着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却奇妙地透着一种深刻的冷意。
秦北不记得他具体问了什么,反正他选择了“是的,很烦”这个选项。
选完以后,对方一如秦北所预料得那般,再也没出现过了。
若以galgame的游戏机制来看,他这个选项估计直接让这个角色的剧情线be了。
秦北对此十分满意。
那,这段特殊剧情难道和叶梓檬有什么关联?
不能吧?
秦北想不透。
可当晚,叶梓檬确实走火入魔了。
秦北离开西湖集市,回到碧云阁后,便顺道去看了看他家檬檬小可爱。
叶梓檬正在她的卧室里。
秦北走进房间时,她整个人都陷在浓重的阴影里面。
整个房间莫名地充斥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感。
《仙途》的游戏镜头转移到叶梓檬身上,进入了特殊剧情模式。
叶梓檬微微垂着头,墨色的眼里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光泽。
她喃喃地问道:“师姐,他不好吗?”
谁?
秦北挑了挑眉头。
小姑娘低声念叨着:“你为什么不看看他?”
她反复低声质问着,眼里的色泽却越来越空旷。
秦北总觉得她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叶梓檬没有哭,她只是不断低问着。
声音越来越轻。
最后,她忽然抓紧秦北的袖子。
她抬起头,直勾勾地注视着秦北的屏幕,仿佛透过了屏幕,注视着秦北本人:“你为什么不看看我?”
秦北张了张嘴巴,又茫然地闭上了。
自始至终,《仙途》没让秦北做选择题。
不过就算真让秦北选,他也选不出什么。
他根本没懂叶梓檬的情感线。
她在质问什么?
她在伤感什么?
他明明就在这里,不是么?
他们都“至死不渝”了,到底还有什么可悲伤的?
秦北甚至开始怀疑,在《仙途》设定里,走火入魔就是个混乱debuff,并不需要什么事实基础。
只要走火入魔了,人就会悲观、伤感、痛苦。
幸而这似乎只是一段小插曲,第二天叶梓檬依然是那个快乐的小姑娘,也再没有走火入魔了。
尤其是在秦北向她表白,询问她是否愿意与他余生共度,白首不相离后,小姑娘的人设完全稳定下来了。
一切都仿佛走上了正轨。
与此同时,不知道什么时候,秦北任务栏里的“走火入魔”任务消失了。
已经完成了?
他怎么好像没收到任务奖励?
秦北很是纳闷。
不过,相较于这个奇奇怪怪的隐藏任务,秦北更关注“春风一度”的问题。
当然,这回可不是他恶趣味。
他急着和叶梓檬“春风一度”,主要是想试试《仙途》的育儿系统。
叶梓檬作为一个悟性995,外貌998的极品npc,完全有资格成为他孩子的妈了。
秦北相信以他俩的基础属性,生出来的宝宝一定是极致的金色品质。
结果,叶梓檬拒绝了他。
在他们的好感关系达到“至死不渝”的情况下,叶梓檬竟然依然拒绝了他“春风一度”的请求。
秦北对着叶梓檬点了多少次“春风一度”,叶梓檬就拒绝了他多少次。
惊了,都这个好感了,还不让啪啪啪,是想上天吗?!
秦北纳闷极了。
当然,他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更不是一个甘心于纯睡觉的人。
秦北左思右想,实在想不通叶梓檬拒绝他的原因。
难道是道侣关系还不够?
秦北如此猜测着,需要结婚?
这也有可能。
《仙途》中所构造的修/真/世界,确实是一个被传统封建文化覆盖的世界。
制作组给女性npc设置“结婚后才能春风一度”的观念,合情合理。
问题是,他从没在哪个npc的对话框中看到过有关结婚的选项。
《仙途》能结婚吗?
可以生崽,那肯定能结婚吧?
那是缺少关键道具?
秦北回忆着其他游戏中的求婚道具,购置了一系列可能的物品。
大红裙子、同心结、烟花套组等等等等。
他还特意搞了个金色品质的红扇图纸,到90级的高难度副本里扫荡了无数次,制成了一对龙骨红扇,作为他求婚最重要的一环。
秦北美滋滋地安排好了一切。
……
某个温暖的夜晚,秦北给自己的游戏人物换上艳丽的大红裙子,并将同款小裙子赠予叶梓檬。
等小姑娘换好外观后,秦北把小姑娘带到西湖岸边。
他试着将鼠标移动到叶梓檬身上,系统对话框里果然出现了新的一项——“你可愿嫁于我”。
秦北欣喜地暗暗颔首。
年轻人没有急着求婚,而是先调整了一下游戏画面的视角,并按下了录屏键。
《仙途》不发cg,他就自己录。
“师姐?我们要干什么吗?”红衣的小姑娘站在他旁边,纳闷地挑了挑眉头。
秦北使用了背包里的烟火。
下一瞬间。
绚丽的花火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绽放。
一个接一个,五彩的火光点燃了整片寂夜。
美丽的光线沿着天幕向下垂落着,仿佛要跌进那渺渺湖面之中。
“哇,好看好看。”叶梓檬似乎很开心,眼睛都弯成了一道弧线,“我最喜欢师姐了。”
闻言,秦北转动着视角,对着小姑娘点下了那个选项。
【你可愿嫁于我?】
叶梓檬猛地抬起头。
她茫然地问道:“我吗?”
她在说什么?当然是她了。
秦北忍不住笑了一声。
漂亮的小姑娘一身红衣,她站在绚丽的花火之间,微微仰着头。
叶梓檬的眼睛亮得仿佛着漫天星光,却又莫名藏着几分刻骨的绝望。
隐约之间,秦北总觉得她眼底有什么在寂灭、在消失。
叶梓檬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好。”
*******
秦北开开心心地搞完这一切,然后他震惊地发现。
叶梓檬还是不给日。
她依然如故地拒绝了他“春风一度”的请求。
秦北:?????????????
《仙途》这狗游戏疯了吗?
他们都结婚了,还不给啪啪啪是什么意思?
秦北气到爆炸,甚至想打电话去辱骂《仙途》制作组。
这没道理啊。
bug么?
秦北琢磨着,又四处检查了一下,看他们结婚后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或者开放新的系统模式。
还真有变化。
叶梓檬的对话框里多了一条“亲吻她”。
秦北怔了怔。
《仙途》这一个仙侠类战斗向游戏,竟然把人物互动细化到了接吻么?
这么神奇的吗?
有画面吗?
接吻总不能也黑屏吧?
出了新选项,秦北自然要试一试。
他点下了“亲吻她”。
这回游戏界面没有黑掉。
秦北来了精神,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屏幕。
“师姐?”叶梓檬疑惑地唤着他。
紧接着,他的游戏画面忽然向前倾了几分,叶梓檬的大脸几乎要贴上了他的屏幕。
???????这什么鬼。
秦北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
请给他第三人称视角好吗?
叶梓檬瞪大了眼睛。
“唔。”她发出了轻微的声响,眼角泛起一丝艳丽的绯色。
秦北无语地盯着小姑娘的大半张巨脸。
毫无美感啊!
半晌后,她的大脸才移开了。
叶梓檬低低地喘息着,眼神里骤然燃烧起一簇炽热的暗火。
秦北心思一动,又点了一次“亲吻她”。
《仙途》的这种设置让秦北有了一个诡异的猜想。
……会不会是要把小姑娘亲吻到某种“欲/望满值”的状态,她们才能进行春风一度?
秦北十分迟疑,这一般是h/game的设定,《仙途》没这么变态吧?
不过,《仙途》就是个变态游戏吧?
总之,试试也没啥。
等到两个小姑娘的第二次接吻结束,秦北再一次点击了“亲吻她”。
他的屏幕欺身向前。
叶梓檬一怔,呼吸越发混乱,她似乎想偏过头,可她还没偏过去,便被秦北按到了椅子上。
秦北的游戏屏幕自上而下怼到了叶梓檬脸上。
叶梓檬的喘息声更加明显,她幽黑的眼神里一片浑浊。
漂亮的嘴唇微微发红。
她按着秦北的肩膀,隐忍地闭上眼睛,低声说道:“楠楠,别闹了。”
叶梓檬越是这样,秦北就越兴奋,他恶劣地继续点下“亲吻她”。
这一回她们结束后,秦北不等叶梓檬开口说话,直接点下了某个选项。
【你可愿与我春风一度?】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7 15:18:47~2019-11-27 23:54: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小小的萌黑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甜甜 2个;竹君陌溯、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山鬼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u 20瓶;喵 18瓶;一只快活的柠檬精 7瓶;白开水 5瓶;、子衿、莲莲的小狼狗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