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整个人撞到了结实的墙壁上, 不由痛呼了一声。
他茫然地仰头看向楚江然。
高大的男人一手按着他的肩膀,一手支在他上方的墙壁上,将他整个人严严实实地锁在了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之中,无法移动分毫。
楚江然微微垂着头,晦暗的神情隐在大片大片的阴影之中,看不分明。
秦北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背部抵上了冰凉坚硬的墙壁,身前却满是男人炽热而滚烫的浑浊气息。
秦北迟疑地睁了睁眼睛。
这个人在骚什么?
突然壁咚他干什么?
这个姿势, 他难道是想那啥么?
秦北恍惚了一下,蓦地瞪大了双眼。
这怎么行?!
电话对面可是叶梓檬啊!
是他纯洁懵懂的小师妹,他们怎么可以……?!
“师姐?你怎么了?”脆生生的女声纳闷地问道。
“我……”秦北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听见男人在他耳边若有似无地笑了一声。
温热的气体洒在他的耳际, 带来一阵隐隐约约的痒意。
秦北捂起手机的话筒,他嘴唇动了动,无声地质问楚江然:“你想干什么?”
楚江然没有回答,他低下头,轻轻地咬了咬秦北细嫩白皙的小耳垂, 一寸寸地慢慢舔/舐着。
秦北眸光一缩,平稳的气息立刻混乱了起来。
“师姐?”叶梓檬又喊了一声。
秦北不适地偏了偏头, 他死死地抓着手机, 声音有些发紧:“我、我没事。”
楚江然又冰凉地笑了一声,他揽紧怀里的年轻人,抬手抚摸起秦北纤细的后颈。
“你……唔。”秦北压抑的喘息声越来越浓重,他抓起男人的手臂, 不可思议地瞪这人。
“没事就好。”电话那头的小姑娘似乎松了一口气。
秦北却不敢放松半分,他红着脸,冲楚江然张了张嘴:“你停下。”
“呵。”楚江然嘲讽地挑起了嘴角,他贴着年轻人的耳郭,沙哑着音调问了一声,“亲爱的?”
年轻人无助地摇着脑袋。
楚江然眼里的温度越发浅淡,他似乎并不打算直接在叶梓檬面前戳穿秦北的行径。
可他的动作却越来越放肆。
他低下头,继续舔/舐起年轻人的耳朵,一点点地描绘着他耳廓的外形,并沿着他的耳线一路向下吻去。
小处/男秦北哪经历过这等刺激,更别说对方似乎对他的敏/感之处了如指掌。
秦北难耐地仰起头,他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嘴,急促的喘息声却越发清晰可闻。
“师姐,我已经订好了餐厅了。”叶梓檬软软糯糯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就是a区b路的那家,我前几天去试过了,绝对符合你的口味。”
秦北止不住地喘息着,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听进去。
“师姐?”叶梓檬疑惑地喊了一声。
年轻人勉强开了口:“我、我在……”别咬啊!
别、别碰那里!
湿热的触感撩/拨着秦北敏/感的神经,酸爽的感觉挥之不去,连骨头似乎都在发痒。
年轻人难受地望向楚江然,脸上熏满了暧昧的绯红色。
“师姐你的声音……有点奇怪?”叶梓檬犹豫地问着,她似乎起了疑。
!!!
秦北慌乱地抓起楚江然的手臂,摇了摇头。
年轻人满含情/欲的眼神有些涣散,弥漫着迷离的水汽。他捂着手机的话筒,微声哀求着:“楚江然,别、别……”
细微的气流音在两人交织的呼吸间缓缓传递着。
男人垂了垂眼眸,毫不停歇地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他甚至贴着秦北的耳朵,淡漠地问了句:“怎么?不喜欢么?”
是这个问题吗!
秦北攥着他的衣袖,央求地不断低唤着楚江然的名字。
最终,他急促地喘息着,神情空白地呆了好久。
年轻人迷迷蒙蒙地仰着头,无意识地喊了一声:“小师叔……”
楚江然忽然停下了动作。
他拥抱起软软地靠在他怀里的年轻人,半天没有说话。
好半天后,秦北才眨了眨眼睛,呼吸声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手机的通话依然连通着,叶梓檬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声音有点冷:“师姐?”
楚江然看了秦北一眼,无声地说道:“答应她。”
秦北如获大赦地点点头。
可是,他为什么要他答应她?!
秦北虽然没懂楚江然什么意思,但这人肯让他正常地和叶梓檬说两句话,真的是谢天谢地了!
年轻人清了清嗓门,确定自己的声音毫无异样后,才重新拿起电话,对叶梓檬说道:“我没事。”秦北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说道,“我晚上有空,你刚刚说哪家餐厅来着?”
“师姐你……”清脆的女声有些犹疑,她停顿了一下,“算了,我们见面再说。”
说罢,她又复述一遍餐厅的名字与地址。
“好的,那先这样了,一会儿见。”秦北一点也不想去思考叶梓檬听出了多少东西,他赶紧挂断了电话,长松了一口气。
见秦北挂了电话,楚江然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在碧云阁玩得开心么?”
秦北一愣,小声地争辩了一下:“我没玩啊……呃,那个,你能先放开我吗?”
“放开?”楚江然慵懒地抬了抬眼皮,他似乎听到了一件极为可笑的事情,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等等等等,你真要?!”秦北惊恐地发现男人并没有松开他的意思,“卧槽,滚开啊。”
此时此刻,年轻人的衣服散开了大半,裤子不晓得被丢到了哪里去。
男人的某个部位正危险地贴着他的腿间。
秦北紧张得要死。
他真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有男人把那玩意贴着他。
太特么可怕了!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
快拿开!!!
他真的不是基佬啊!
楚江然不但没有放手,还将人更紧地拥在怀里,他低低地唤着:“阿北……”
……………………
…………………^_^
许久以后。
年轻人眼尾泛着迷人的绯色,湿漉漉的眸子朦胧而迷离。
他脸上、脖颈间布满了牙印、咬痕还有一些不明的青红色块。
楚江然细致地帮他理正衣服,问道:“舒服吗?”
秦北慢吞吞地点点头。
楚江然抬起眉眼:“其实你以前更喜欢……”
“闭嘴!”秦北猛地打断楚江然的话,疯狂摇头,“我不喜欢。”
“好吧。”楚江然耸了耸肩。
刚才在秦北的拼死挣扎之下,楚江然最终同意只和他互相帮助一下。
秦北幸运地守住了他最后的节操。
但是、但是互相帮助也很变态啊。
哪个正常的男性会和别人互相帮助?
秦北悲痛地留下了直男的眼泪。
他不干净了。
他竟然被一个男性抓着这样又那样了。
他要回去洗澡。
快让他遗忘这恐怖的一天。
楚江然帮秦北理好衣服后,默默欣赏了一下年轻人的脸颊和脖颈,他淡声说道:“时间差不多了,你去和她吃饭罢。”
秦北:“……我不想去。”
他现在这个样子,还出门吃什么饭?
秦北算是彻底懂了楚江然的用意。
这个人就是条疯狗。
他真的是有毛病,疯狂咬他脖子就算了,他竟然还用奇怪的墨水在他身上写了一个楚字。
有病吧?
草。
秦北搓了好久,一点都没搓掉。
“怎么?怕被发现?”楚江然危险地眯起眼睛。
“我……没啊。”秦北就特别怂。
最终,在楚江然凉嗖嗖的视线下,秦北无奈地套上一条围巾,准备去见见叶梓檬。
出门前,秦北找了面镜子观察了一下自己。
他不修边幅地穿着一套寡淡的运动服,脖子上缠着从楚江然那里打劫来的灰色围巾。
这些还过得去,最可怕的是,他今天下午出门前,随意地用剪刀把自己一头长发剪成了乱七八糟的零碎短发,像被狗啃了一样。
而现在他竟然要以这个狗样子,去见他理论上的女朋友。
秦北一脸生无可恋。
就算秦楠长得再标志,也经不住他这么糟蹋。
他绝对会被分手吧?
太惨了!
秦北悲苦地捂着自己的脸叹气。
年轻人自怨自艾了一会儿,忽然神情微顿。
其实……分手么?
秦北有些恍惚。
倘若叶梓檬真要和他分手,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他现在这个状况,本就不该耽误人家小姑娘。更别说,他还可能给她招来杀身之祸。
无论是楚江然、顾衍,抑或是陆彧,秦北都没有任何信心在他们手上护她周全。
这几位又是嗜杀如命的主。
秦北幽幽地叹了口气,心里莫名有些微微的遗憾与愧疚。
他软软萌萌的小可爱,没有了。
也许再也不会有了呢。
他这辈子估计只能和那群变态的大老爷子们搅在一起了。
太苦了。
人生太苦了。
他的妹纸,他的檬檬啊……
秦北还记得他第一回遇上叶梓檬,是接了碧云阁的师门任务“引导小师妹”。
这任务让他从新来的师妹里挑选一个,引导她融入门派生活。
当时,碧云阁的水榭楼台里站了一排娇柔美丽的女性npc,叶梓檬就在其中。
秦北一眼就相中了特立独行的叶梓檬。
对,特立独行。
那时候的叶梓檬和现在可大不一样。那时候她还不喜欢粉色的小裙子,更不喜欢可爱的包包头。
她穿着一套简洁的黑色劲装,头发梳得乱七八糟的,在一群粉白淡黄的莺莺燕燕之间,显得十分突兀。
秦北甚感好奇地调整了一下游戏视角,观察了一下这个奇怪的npc,小姑娘稚嫩的脸蛋灰扑扑的,特别像一个在土堆里翻滚过的假小子。
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角落处,与人群格格不入。
秦北没有任何犹豫地选择了叶梓檬。
那当然要选她。
这姑娘一看就是身具隐藏任务链的重要角色。
接下“引导小师妹”的任务后,秦北每天带着小檬檬出门打打怪、跳跳舞,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唯一让秦北有些疑惑的是,他一直没接到叶梓檬的隐藏任务,小姑娘也天天穿着她那套难看的黑色衣裤,在碧云阁里晃来晃去。
这着装的问题不只关系到秦北的隐藏任务,甚至还影响到了叶梓檬本身。
小姑娘每次释放技能,秦北都会在她头像下方看到一个黑漆漆的debuff标记。
【丑陋不堪:碧云阁专属技能效果-90%】
秦北第一次瞧见这debuff时,一口水差点喷了出去。
神他妈丑陋不堪。
丑陋不堪可还行。
但秦北又不得不承认,《仙途》系统的这个评价非常精准。
叶梓檬跳舞是真的丑。
碧云阁其他小仙子跳舞时,那是长发飘舞,落英缤纷,美得仿佛不真实的画卷。
而叶梓檬跳舞,则是一坨黑色的不明物体,在原地诡异地扭来扭去。
秦北无语了一段时间后,开始尝试着给叶梓檬送了一些漂亮的小裙子外观,送她缎带,送她小扇子。
可惜这没有任何效果,檬檬并没有把他的礼物装备上,依然如故地搞着她的黑色事业。
那叶梓檬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说实话,秦北也不太清楚。
似乎是某一天,小姑娘突然就毫无征兆地自己换上了小裙子。
至于她换衣服具体是达成了什么条件,或者触发了什么事件,秦北一点头绪都没有。
秦北记得这个事件是发生在他完成叶梓檬的引导任务之后。
是的,他引导任务都做完了,叶梓檬依然保持着她“丑陋不堪”的状态。
秦北也不知道他到底哪个步骤做错了。
不过,错了就错了吧。
游戏还是要继续下去。
秦北没再去管叶梓檬的事情。
他继续刷起他的门派贡献值,并又接了一个“引导小师妹”的师门任务。
这回他挑了一个软软嫩嫩的粉色小萝莉,兴致盎然地培养了起来。
那段时间里,秦北根本没关注过叶梓檬。
结果某回他和他的小可爱出完一个长任务,一回碧云阁就撞上了叶梓檬换装的特殊剧□□件。
秦北的游戏画面自动聚焦在了叶梓檬身上。
小姑娘一反常态地将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小脸白净无瑕,头上扎着一对可爱的包包头,红色的缎带精细地穿梭于她的发丝之间,系成两个好看的小红结。
她换上了秦北挑的那套粉色小裙子。
温暖的阳光下,小姑娘粉白相间的裙摆层层叠叠地交替着,轻盈又梦幻。
她的神情却十分诡异,小脸上青红交加,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心理状态。
片刻后,叶梓檬似乎注意到了秦北的存在,双眼一亮。
她朝着秦北欢快地小跑了两步,又突然顿住了脚步。
小姑娘的神情僵了僵,她犹豫了一下,才一步一步地挪到了秦北跟前,招了招手:“师姐你回来了。”
叶梓檬不太自在地压了压自己的裙摆,神情特别复杂,她微微瞄了两眼秦北的屏幕,轻声问了一句:“我这样好看吗?”
说着,她还僵硬地在原地转了一个圈。
随着她的动作,小姑娘粉白相间的裙摆在风中轻轻摇曳,与空中飘落的花瓣交辉相应。
与此同时,《仙途》界面的正下方出现了三个选项。
【1、这衣服不适合你。
2、美。
3、檬檬真的太可爱了!】
秦北想也没想地选择了第三个。
这没啥什么考虑的。这题答案如果不是第三条,秦北立刻表演一个生吞键盘,并从此退出攻略游戏界。
“那,比她如何?”柔软清澈的女声在秦北的耳机里响了起来,叶梓檬追问道。
比谁?
秦北虽然不知道叶梓檬口中的“她”是谁,但这种问题他当然得选“你比她可爱多了”。
叶梓檬似乎有些高兴,又好像有点不高兴。
她长松了一口气,神色间却诡异地夹杂了几分忧郁与沉闷。
对于叶梓檬反常的神情,秦北有些疑惑,但也没放在心上。
他发现了一个更有趣的现象。
自这天以后,只要他送礼物给檬檬,她总会第一时间换上。
秦北一下子就对给叶梓檬送礼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好看的小裙子、可爱的兔耳头饰、精致的胡萝卜背包……
秦北兴味十足地收集着各种各样的外观,把小姑娘打扮成他喜欢的样子。
有回他还恶趣味地送过她一套性/感、暴/露的奇怪衣服。
叶梓檬收到礼物时,震撼地瞪大了眼睛,她呐呐地张了张嘴巴:“要、要我穿吗?”
秦北怔了一下,颇感意外,还有这样的对话?《仙途》这游戏也太细节了吧?
小姑娘在原地踯躅了半天,最后还是换上了这件破廉耻的衣服。
见状,秦北精神一振,兴致勃勃地围着叶梓檬转了好几圈,360度全方位无死角地观察了一下小姑娘。
看了一会儿后,秦北十分可惜地摇了摇头。
叶梓檬是个典型的飞机场,身上一点料都没有。
实在没啥好看的。
还不如他自己穿着好看。
…………
回忆到这里,秦北不由幽幽地又叹了一口气。
叶梓檬这个npc对于他而言,确实有几分特别。
她的装备是他送的。
她的外观是他买的。
她的功法是他教的。
他在这个npc身上一点点地染上自己的色彩。
就像养了一个乖巧的小女友一样。
特别带感。
秦北觉得他等会儿看到小姑娘真人,肯定会更加遗憾。
年轻人再次长叹一口气。
更可怕的是,他一会儿竟然还要主动向她提出分手。
天啊,他该怎么说?
我们不适合?
你是个好人?
我爱上了别人?
日,这也太可怕了吧。
秦北的表情越发凝固。
与此同时,他心底无法克制地升起阵阵愧疚之意。
太渣了。
他真的太渣了。
叶梓檬虽然没和他“春风一度”,可他干的变态事情还少吗?
想起自己的某些操作,秦北的神情瞬间僵硬而死亡。
太可怕了。
秦北还记得,他有次忽然发现他可以在叶梓檬的床上点选“睡觉”……
《仙途》这游戏有睡眠的设定,点击自己卧室的床铺,系统即会给出“睡觉”的可选选项。
而选择“睡觉”后,游戏会直接跳到第二天早晨,游戏人物的精气神也会恢复到满值的状态。
在叶梓檬对他的好感度达到一定程度后,秦北便发现他竟然可以睡叶梓檬的床了。
他一下子就来了神,企图搞一波大事情。
秦北兴味地蹲在叶梓檬的房门口,等着小姑娘回房躺下后,才猥/琐地走到她床边,点击了“睡觉”。
成功了。
他的游戏人物爬/上/了床,挤到了叶梓檬身边也躺了下去。
叶梓檬的床并不大,两个人要紧紧地贴在一起,才能刚好睡下。
令秦北极为失望的是,他的游戏人物睡下后,没有发生任何特殊剧情。
游戏画面一黑一亮,直接跳到了第二天清晨。
等他画面重新亮起来时,叶梓檬已经不在床上了,特别没意思。
秦北不死心地继续睡着叶梓檬的床。
可惜一直没触发特殊剧情。
不过秦北倒是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
比如说,小姑娘的起床时间。
对。
如果他没和叶梓檬一起睡,这小姑娘经常睡到日上三竿都不起床,而他们一起睡时,叶梓檬却总是天没亮就不在床上了。
绝不出现在秦北“第二天清晨”的画面里。
秦北特别纳闷,他特意追踪了一下这npc的踪迹,发现叶梓檬起来后,并不是去修炼或者学习,而是去洗了个澡,然后一直蹲在西湖边吹冷风。
这是什么奇葩的设定?
秦北实在搞不明白。
如果叶梓檬是个汉纸,他合理怀疑这个人是对他的大胸脯产生了兴趣,可她是个妹纸啊。
妹纸……也需要洗澡去火吗?
秦北不太了解,好像不需要吧?
还是说两个人挤一起睡不好?
秦北想不明白,但这不影响他继续搞他的骚操作。
终于,在他连续七天霸占叶梓檬的床铺后,他成功搞出了一小段特殊剧情。
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秦北掏出一包瓜子,兴致勃勃地观赏剧情。
游戏画面里,小姑娘显得有些憔悴,她眼下满是乌黑之色,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
叶梓檬难以言喻地盯着秦北的屏幕,喃喃地说着:“师姐,我们住在一起……是不是不太好?”
秦北不记得其他选项是什么了,他直接选了某个特别符合他心意的句子:【两个姑娘睡在一起,有什么不好的?】
叶梓檬明显被噎了一下,她神情复杂,有点隐忍,又有点痛苦:“你……说得也有道理。”
当然有道理了。
当时的秦北毫不廉耻地点了点头。
********
日!
他都干了些什么!
秦北突然暴躁地狂抓着自己的头发。
太可怕了!
这特么要是被叶梓檬知道他是个男的。
她肯定会打爆他的狗头吧?!
作者有话要说:  嗯……记得断网?
感谢在2019-11-26 05:14:03~2019-11-27 15:18: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记住我的好名字、山鬼谣、没钱过双十一、阿大迷妹、洛尘七、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诶呦喂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荧九 80瓶;系统繁忙、残烟 20瓶;止步 17瓶;news 16瓶;黄月郎 10瓶;云倾 5瓶;今朝有酒今朝醉 3瓶;锦葵 2瓶;vix洋、微娓而沿、莲莲的小狼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