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脸色不太好的样子?”秦北关切地问道, “身体不舒服吗?”
钱蒙泰抖着身体,摇了摇头。
他忍不住抬起头,看了眼某位纯洁美好的碧云阁小仙子,又瞧了瞧冷峻正直的高大剑修。
钱蒙泰的神色越发木然。
看不出来。
真看不出来。
这些修仙人士,也太会玩了吧?
可怜他们魔域合/欢宗的宗主,竟被人骗心骗身又骗精。
钱蒙泰感慨了两声, 不由啧啧称奇了一番。
合欢宗自成立以来,哪任宗主不是风/骚地睡/遍仙魔两界的大美人?混成顾衍这个样子的, 实在闻所未闻,世间罕有。
惨啊。
太惨了。
“钱蒙泰?你在发什么愣?”秦北纳闷地喊了一声。
“我在。”中年男人勉强回过了神,他克制了好久,目光依然附着在楚秦两人交握的手上, 无法移开。
钱蒙泰犹豫了一下,他小心翼翼地确认道:“你们这是?”
楚江然一脸坦然,并不答话。
秦北僵了一会儿,也不敢开口否认。
“……好的。”钱蒙泰望着秦北的眼神越发诡异,诡异之中还混着点敬佩, 他慢慢地点点头,“我懂了。”
他懂了什么?
他为什么要懂?!
已然毫无风评的秦北欲哭无泪。
他要死了。
他的一世清白啊。
他一个可怜又卑微的纯洁小处男, 为什么会搞出这种同时睡/了无数人的骚物人设?
放过他吧。
《仙途》真的有毒。
太毒了。
秦北甚感心力憔悴。
钱蒙泰艰难地消化了好半天, 才清了清嗓门,意有所指地向秦北说道:“秦仙子你放心,我绝不会乱说话的。”
嗯?
秦北尚未反应过来,楚江然先神色一动。
他微微瞥了眼这魔域的中年男人, 眼神幽深了起来:“你自可以去告诉顾衍。”
楚江然这话一下子就让审讯室的气氛紧绷了起来。
钱蒙泰猛地一惊,什么意思?楚狗已经知道了他老大和顾衍的事情?!那他老大他们这是……?!等等、等等,让他捋一捋、捋一捋。
秦北也一惊,卧槽,他还想活命!
年轻人猛地瞪向钱蒙泰。
钱蒙泰捋得满头冷汗,小心脏在这混乱的危险关系中一颤一颤的,吓得半死。
所以……又不是他出轨,他到底在这里害怕什么?!
但是,真的好可怕啊。
钱蒙泰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强压下心底的不安与慌张之情。
等他勉强缓过劲来时,只见楚江然正微微侧着头,他撩着秦北的一撮碎发,漫不经心地放在手心间把玩。
年轻人则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脸色微微发白。
片刻后,楚江然轻笑了一声:“害怕么?”
年轻人的脸色更白了,他呆了好一会儿,才拽起楚江然的衣角,像只走投无路的小动物一样仰着头,小声问道:“你会保护我吗?”
“……”楚江然没说话。
室内的气氛却似乎舒缓了几分。
“万一顾衍他真要杀了我。”秦北屏着呼吸,微卷的睫毛在灯光下不断颤动,他迟疑又卑微地问着,“你能不能……能不能救救我?”
楚江然沉默了半晌后,自嘲地闭上了眼睛。
他克制不住地握紧秦北微凉的手掌,低声安抚道:“不用害怕。”
秦北明显松了口气,他无意识地弯了弯嘴角:“好。”
???
钱蒙泰已经看懵了。
这就翻过去了?
高。
实在是高啊。
钱蒙泰畏惧地退后了半步,他总觉得这两人的逻辑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
顾衍的话题过去后。
秦北缓了会儿情绪后,才重新看向审讯室里的三人。
钱蒙泰正心不在焉地坐在椅子上,小眼神一直在他身上扫来扫去。
周清悟一脸茫然地呆站在一边。
只有楚江然神情自然而镇定。
“咳咳。”秦北清了清嗓门,试图让审讯室里粉红色的诡异氛围回归正常。
他们是来说正事的!
秦北让楚江然带他来见钱蒙泰,首先是想听听钱蒙泰对他自己这案子的想法,看有没有什么细节可以利用一下。此外,他要确认钱蒙泰的具体关押地点以及该处的地形结构。
如果他真没法通过正常的途径把钱蒙泰救出去,那只能强行援救了。
钱蒙泰毕竟是因为他才进来的,而孙易也确实不是个东西。
无论如何,秦北不可能放着钱蒙泰被抓进去。
如此想着,秦北斟酌地问道:“钱蒙泰,你对于你昨晚犯的事有……”
他话还没说完,中年男人立刻点点头,急切地接过话茬:“有有有,我有证据。”
“嗯?”秦北愣了一下,“什么证据?”
一边的周清悟啧了一声,眼露不屑之意。
楚江然也波澜不惊地扬了扬眉宇。
钱蒙泰可怜巴巴地低下头,继续说道:“证据在我的储物袋里,能劳烦周仙长将储物袋取来么?”
魔修被逮捕进来后,玄天剑门便会将他们的储物袋、武器等物品一律没收并封印起来,以防止他们逃跑。
钱蒙泰自然也不例外。
“周仙长?”钱蒙泰疑剩喊道。
周清悟冷漠地斜了钱蒙泰一眼,站在原地没动。
他早就听钱蒙泰嚷嚷过他有证据。
可周清悟压根没信,只当这是魔修妄图借机逃走的小伎俩,理都没有理。
钱蒙泰能有什么证据?
案发在他家里,孙易身上全是他留下的dna。
这还有什么可辩解的?
他们血炼坛行事向来下贱又变态,昨晚那事儿一看就是他们的作风。
周清悟今晨接到报警电话达到现场后,差点气到炸裂。
可怜的大明星奄奄一息地倒在床上。他浑身上下青青紫紫,没有一处是完好的,也不知道是这血炼魔修精力太过旺盛,还是可怜的孙易经历了不止一个人。
孙易无力地躺在床上,浑浊的眼底却充满了刻骨的耻辱与憎恨之意。
周清悟怜惜地给他稍微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人服用了最霸道的女子合欢散,药效还远没有消去,以凡人的体质,怕是还要半个月才能完全化解。
合欢散并没有解药,即使有,也不是孙易或者周清悟能轻易取到的。
周清悟更加心疼日这可怜的青年,他动作轻缓地将孙易扶了起来,以避免碰到他的痛处。
孙易脸色铁青,他紧紧地合拢双腿,裹着那床肮脏的被褥,他猛力甩开周清悟的手,怒吼道:“滚开,别碰我。”
说着,他头一歪,恶心地呕吐了起来。
“……”周清悟并没有把孙易恶劣的态度放在心上,他知道这人此时肯定身体难受、心绪难平,会迁怒他人也没什么奇怪的。
小警察态度良好地安抚道:“你忍耐一下,医生很快就到了,稍后也请配合我们提取证据。”
孙易却狠狠地皱起眉头:“你还站在这里发什么呆?赶快去把钱蒙泰那厮给我抓起来啊。”
“垃圾玩意!”孙易一边呕吐,一边咒骂道,“呸,一定要关他个十年八年。”
周清悟微微叹了口气,强制猥/亵可关不了那么多年的。
照周清悟看来,他们就该直接神形俱灭了整个血炼宗,还关什么关?
那群人渣,真的太不把他们玄天剑门放在眼里了。
a市可是他们目前的大本营。
钱蒙泰竟然在这里犯事儿,还动了一个男性明星。
这再不灭掉,他们玄天剑门的威严何在?
…………
周清悟看向某个嚷嚷着要提交证据的人,反问道:“孙易不是你动的?”
“……是我干的。”钱蒙泰抬了抬眼皮,并没有否认。
“那还有什么必要交证据?”周清悟嗤笑了一声。
“当然有必要。”钱蒙泰低声解释道,“孙易是自愿和我发生关系的,我有证据可以证明。”
“咦?这样的么?”秦北眨了眨眼睛。
楚江然也若有所思地扶起了下巴。
周清悟却更加不信:“怎么可能?你肯定对他使用了邪术。”
听到这里,秦北奇怪地拉了拉楚江然的手,纳闷问说道:“你们可以拒收证据的吗?看看也没什么吧?”
“周清悟。”楚江然沉下声线,“去把他的储物袋拿来。”
“楚队?”周清悟茫然地张了张嘴巴。他真认为没必要管钱蒙泰,可这确实不符合那群凡人设立的规则。
小警察抿了抿嘴角,鄙夷地瞪了人渣钱蒙泰一眼,才转身出了房门。
没一会儿,周清悟又回来了,他将钱蒙泰的储物袋随意地扔在了桌子上,并掏出长剑,若有似无地堵在了门口。
钱蒙泰赶紧拿起他精致的青色储物袋,从里面摸出了一只录音笔和一个小巧的u盘,他强调道:“这绝对是普通的存储设备,我没有附加任何法术,你们可以随意检查。”
说罢,他调试了一下录音笔。
录音笔开始播放起他和孙易的一段对话。
秦北认真听了一下,大致是他俩协商了一个私下交易,钱蒙泰答应进一步将孙易引荐给顾衍,并将其安排进顾衍的剧组里,条件是孙易陪他“玩”几个月。
录音播放结束后,钱蒙泰还一本正经地补充道:“我和他签了包/养协议。”
他又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份不薄不厚的文件。
钱蒙泰翻到最后一页:“你们看,这里有孙易本人的亲笔签名。”
钱蒙泰很清楚这份包养协议违背公序良俗,是没有法律效力的。但他当时摸出这份格式文件让孙易签名,也只是想从侧面证明一下孙易的自愿性。
周清悟听得一脸震惊,三观都快炸裂了。
他们俩这都什么跟什么?
周清悟心里对孙易的同情一下子就散去了大半。不过他仍然质疑地问了一句:“如果孙易和你谈妥了,那他今天上午为什么要报警?”
“那当然是因为……”钱蒙泰不慌不忙地说着,他嘿嘿嘿地笑了起来,“我爽完以后,就明确地告知他,所谓的助他进剧组全是骗他的,哈哈哈哈,你不知道他当时那扭曲的表情,简直太好玩了。”
周清悟、楚江然以及秦北三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你有病么?”周清悟不可思议地瞪着钱蒙泰,“这哪里好玩了?你都做出承诺了,为什么要出尔反尔?!”
钱蒙泰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什么出尔反尔的?他本来就做不到啊。
顾衍的电影他是都投了钱,有几部他还是大头投资方。
所以孙易完全没有怀疑过他的能力。
但实际上钱蒙泰哪敢在顾衍面前指手画脚?更别说往顾衍组里塞秦北的敌人了。
不要命了吗?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老大让他恶心孙易。
那他自然得认认真真地完成了。
周清悟深吸一口气:“你这岂不是……骗/奸?”
“对啊。”钱蒙泰特别得意地点点头。
说完他又立刻摇了摇头,十分不赞同地望向周清悟:“什么骗/奸?你不要自己构造一个罪名词汇,没有的事儿。”
钱蒙泰为了不像他的师兄弟姐妹一样,悲惨地蹲在监狱里,接受劳/改犯的生活,他可是将整部刑法倒背如流,甚至研究了无数司法判决案例。
所以,他一个魔修神他妈为什么要背诵刑法?!
太惨了。
但这大概也是他至今还能在外面浪荡的重要原因——他确实从没有犯罪。
就比如此刻,钱蒙泰很清楚,他这种事先许诺钱财或利益,诱骗他人身体的,肯定不属于犯罪行为。
骗了也是白骗,谁叫孙易贪心?谁叫孙易傻?
钱蒙泰毫无廉耻地指着他的u盘,举出他最重要的证据:“这里面有昨夜的全过程视频,孙易全程都很配合,我绝没有侵犯他的性自由。”
“……”三人被这个诡异的魔修震撼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全过程吗?”秦北咽了咽口水,眼神附着在u盘上,久久移不开。
楚江然沉默了半天,吩咐周清悟:“你去核实一下他的证据。”
周清悟:“……是。”
楚江然站起身,淡淡地陈述道:“若是没有问题,我们自会还你一个公道。”
“好了。”说罢,楚江然转头看向秦北,“我们回去吧?”
“啊。”秦北有些恍惚和茫然,“好的。”
秦北迟疑地挠了挠头。
这是什么展开?
他本来还筹算着给钱蒙泰找个牛逼的辩护人捞一捞。如果实在不好办,他甚至想过助钱蒙泰激情越狱,逃往国外。
他是真没想到钱蒙泰这人……神特么自己就解决了这事儿。
所以,他来这儿到底是有啥用?
他貌似什么都没做的样子?
秦北莫名地开始怀疑起自我,他一个地地道道的现代人都没有钱蒙泰这么六六六。
真的太强了。
******
解决完钱蒙泰的事情后,秦北必行的目的便完美达成了。
不过为了不让别人起疑,秦北没有立刻辞行,而乖乖地跟着楚江然去了他的办公室。
楚江然的办公室呈现出一种简约、严谨的风格,除了必要的东西,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物。
楚江然坐在办公桌前,一本正经地开始查看案卷。
秦北想了一下,贴着男人坐在了他旁边。
他勉强陪着楚江然看了几个血腥的案子,便单手支着脑袋,昏昏欲睡。
年轻人朦朦胧胧地即将进入梦乡。
楚江然却似乎很欢喜,他每看完一叠文件,总要握起身边人的小手捏一捏。
清朗的眉眼间少见地染上了几分暖意。
正在这时,秦北扔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屏幕上闪烁着叶梓檬三个大字。
秦北一下子就吓醒了。
他颤颤巍巍地望向楚江然。
男人挑了挑眉头,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似乎还没有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不接吗?”楚江然不解地问了一声。
“接、啊。”秦北只能慢吞吞地拿起电话,视死如归地划了下接听键。
他只希望檬檬小可爱别说些奇怪的话。
她应该不会说什么。
秦北自我安慰着。
“喂?”悠扬悦耳的女声从话筒里传了出来,在寂静的办公室里显得特别清晰。
叶梓檬轻巧地说道:“亲爱的,晚上一起吃饭呀?”
秦北心脏猛地一跳,整个人都僵住了。
亲爱的?什么亲爱的?
檬檬为什么不喊他师姐了?
她怎么可以不喊他师姐?!
“师妹,晚好啊。”秦北压着音调,淡声回答着,他直直地盯着前方,根本不看楚江然的脸色。
“师姐现在哪里呢?”小姑娘甜甜蜜蜜的声音继续响着。
“我……”秦北正想说什么。
他突然被一股巨力按压在了墙上。
???????qaq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22 18:30:02~2019-11-26 05:14: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北衣侠 2个;昵头、苏幕遮、怀宴感到很秃然、彼岸花开、旒璃、蒐、山鬼谣、没钱过双十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扶苏 50瓶;一个大美女 38瓶;彼岸花开 30瓶;江月楼 25瓶;1、煎饼真好吃 20瓶;嫣 12瓶;陌下桑、夜珞、喵、一纸白砚墨无色、木槿、洛尘七 10瓶;桃夭、一只成精的土拨鼠、雨下 6瓶;一个团子、山有乔松、流云卷风、翻过身的咸鱼啊 5瓶;爱冰清忘羡花怜、君羽 3瓶;蓝、反复横跳 2瓶;千景、更新每日份的快乐、在坑里、licyivy、莲莲的小狼狗、若洛冥华、长白以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