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被男人搂得有些呼吸困难。
“楚江然?”秦北疑惑地喊了一声, 他顿了一下,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
他为什么要在楚江然面前提顾衍?
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
秦北懊恼得想死,他刚咋一看到楚江然拿出恐怖残暴的人兽图画,惊慌得满脑子全是“楚江然又想惩罚他了他完了他要被日了他要被巨狼日了他该怎么办”。
所以,他想也没想地立刻跟顾衍撇清关系,以保护他幼小可怜的菊/花。
秦北迟疑地挠了挠脸颊。
可是, 楚江然刚刚似乎并没有生气,反而像是在询问他?
???询问他什么?
他难不成还能同意人/兽?
想什么呢?
他又不是疯了。
秦北茫然地抬起眼。
男人眉头紧锁, 炙热的呼吸间似乎强压着某种阴暗的情绪。
秦北万分后悔,他硬着头皮继续解释了两句:“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当时只是想……”提升修为而已。
年轻人忽然闭上了嘴巴。
不行,这么说也不好。
神他妈提升修为。
太渣了。
真的太渣了。
秦北话没说完, 楚江然却明显回忆起了什么。
男人晦暗不明的神情里染上了浓重的阴郁,幽深的眼眸诡异地泛起猩红的色泽,充斥着一种刻骨的戾气与恨意。
他紧握着秦北的手臂,力道大得仿佛想将年轻人的手腕掰断。
“痛。”秦北轻呼了一声。
楚江然嘲讽地挑起嘴角,空洞无神的眼里只剩下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他自虐般地低声问道:“你们, 舒服么?”
???
秦北惊了。
这是什么高能的变态问题?!
秦北满头大汗:“我……我哪知道?我不记得啊。”
听到这话,男人眼底的阴郁并未散去, 反而更暗了几分。
毕竟秦北总是会想起来的。
早晚而已。
他会想起, 他和另一个男人在床上耳鬓厮磨、紧密相交……
楚江然蓦地握紧拳头,他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连神经末梢都在隐隐发疼。
“呃,你没事吧?”秦北回握起楚江然的手, 他慢吞吞地眨了眨眼睛,提议道,“要不,你把我相关的灵魂碎片毁掉吧?可以吗?”
楚江然眼底的红色散去了几分,他睁了睁眼睛,瞳孔微微收缩:“你在说什么?毁了你的灵魂?”
秦北迟疑了一下:“不行吗?”
当然不行。
灵魂残缺之人,这一生再无缘仙途大道。
楚江然沉默了半晌,转而说道:“以后别见顾衍了。”
“嗯?”秦北抬了抬眼。
男人沉下声音:“你若想双/修,找我即可。”
双/修?
不不不,他并不想!一点都不想!
但表面上,秦北还是乖巧地点点头:“好。”
楚江然移开了视线,他轻咳两声,补充道:“你即使想采/补我,也是可以的。”
“好的好的,等等,你说啥?采/补你?”秦北震惊地瞪起眼睛,他茫然了好久,忍不住喃喃地问道,“那能涨多少修为?不会撑爆吗?”
说实话,楚江然也没见过他这种境界的人被采/补,他不太确定地挑了挑眉头:“不至于吧?”
秦北正想再说些什么,便听见办公室的朴素木门忽然被人“叩叩叩”地敲击了三下。
有个声音隔着房门问道:“楚队您在里面吗?”
“什么事?”楚江然明显有些不耐烦。
秦北瞧了楚江然一眼,转身把某本可怕的画册藏了起来,才将外面的人放了进来。
门外的人是周清悟,他抱着一大叠案卷材料走到楚江然跟前。
“是关于钱蒙泰的事,这些是本案的所有证据材料。”他低声汇报着工作。
周清悟严谨地把整个案情详细地陈述了一遍,并和楚江然讨论了一些疑点要点。
秦北一头雾水地听完后,总结了一下。
大概在昨晚凌晨时分,钱蒙泰将被害人孙易带到他的公寓,对他实施了极为恶劣的强/奸行为,给受害人造成了严重的身体和心理伤害。
这是孙易自述的情况,和其他物证大都能对得上。
唯一的问题是,周清悟他们调取到的监控视频显示,孙易是自愿跟着钱蒙泰回家的,案发现场也没有任何受害人激烈反抗的痕迹与证据。
周清悟严重怀疑钱蒙泰对孙易使用了某种控人心神的邪术,可他对此一窍不通,便来问问楚江然的意见。
两人就这个问题探讨了一番,并做好了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他们说完后,一边的秦北才慢吞吞地问了一句:“我能去探望一下钱蒙泰吗?”
楚江然和周清悟皆一怔。
“探望他干什么?”周清悟十分不解。
楚江然倒没有疑惑,他皱起眉头:“血炼坛那些人,不值得你费心至此。”
“啥?”秦北没听懂。
“一群败类,无可救药。”楚江然冷声评价道。
他如此说完后,秦北的神情却半点没变。
楚江然不由轻叹了一口气,他一直知道秦北对“教化魔修”有着极大的兴趣。
这很奇怪。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楚江然经常觉得自己看不懂秦北这个人。
阿北他平日里看起来十分不着调,每天什么正事都不干,一天到晚似乎就等着亥时与他共享欢愉。
可有的时候,他又表现出一种出人意料的高洁。
比如说,阿北曾在血炼坛讲解了三年的《道经》,感化了数不清的魔修,引人重回正途。
那一段时间,腐烂不堪的血炼坛到处都回荡着渺渺的大道余音,不绝于耳。
血炼坛内外霞光普照,正气缭绕,恍若最圣洁的仙境。
这样的情景别说魔域了,仙门重地都少有出现。
……
“我不可以去吗?”秦北扯了扯楚江然的衣角,漂亮的大眼睛定定地望着男人。
楚江然:“……可以。”
周清悟愣了一下,表示了异议:“楚队,这不好吧?”
“你去把人带到审讯室。”楚江然淡声吩咐道。
周清悟微微瞥了眼某个红颜祸水后,才低下头:“是。”
十五分钟后,秦北便愉悦地跟着楚江然到了审讯室,见到了可怜巴巴的钱蒙泰。
这审讯室是一个没有窗户的密闭房间,里面摆着一张桌子和三把椅子。
暗色的墙壁上刻画着秦北看不懂的繁复暗纹,纹络间流转着一股明显的压迫力量,将整个审讯室包裹在其间。
此时此刻,钱蒙泰正畏畏缩缩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还惨兮兮地被手铐铐住了。
周清悟站在他身边,不断低声训斥着什么。
秦北和楚江然进来后,猥琐的中年大叔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他愣了一下,瞬间激动了起来,直接脱口喊道:“大人,你果然来救我了!”
嗯?!
秦北懵逼了。
这个人怎么回事?
他怎么认出他的?
而且,这个人为什么一上来就把他们的关系戳爆了,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幸而周清悟和楚江然并没有相信钱猛泰的垃圾话。
“闭嘴。”周清悟低喝道,他冷笑了一声,“别污蔑秦楠仙子了,就你也配?”
钱蒙泰顿了顿,找回了理智,他重新低下头,收敛几分。
中年男人暗暗长松了一口气,也不在意玄天剑门的傻逼到底说了什么。
秦北既然来了,那他肯定能出去了。
钱蒙泰对此毫无疑虑之意。
毕竟当年他曾无数次见过眼前的这位大佬,他神态自然地骑着玄天剑门的门主,在他们的地盘上潇洒而过。
骑都骑过了,放他出去这种小事,秦北自然是信手拈来、轻而易举了。
钱蒙泰每次一想到他们魔域合欢宗的小媳妇,竟然奴役着仙门最强大的修士,就不由兴奋得两眼放光,爽得不要不要的。
太刺激了。
楚江然肯定想不到他清雅正气的主人,日日都在顾衍身下承/欢寻乐吧?
钱蒙泰不怀好意地悄悄瞥了楚江然一眼,暗暗低笑了两声。
至于他怎么认出秦楠的?
他在合欢宗客居了大半年,能不认识“秦楠”么?
虽然合欢宗的人从未明说,钱蒙泰一开始也确实以为秦北和秦楠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
那时候,他可羡慕顾衍了,这人这一周愉悦地日完了漂亮的小仙女,下一周又有清雅英俊的修士送上门。
合欢决一日千里,直抵巅峰。
顾衍这日子也太滋润了吧?
钱蒙泰感慨着,直到某日他恰巧在路上撞见了顾衍与他的小仙女。
某个漂亮的小仙女紧紧地拽着顾衍的衣角,她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用一种钱蒙泰特别耳熟的语调,小声说着:“想要。”
钱蒙泰当时就懵了。
一周后,钱蒙泰在熟悉的药房里遇到了熟悉的顾衍。
这位合欢宗宗主正一边叹气,一边熟练地吞服着补肾良药。
就,熟练得让人心疼。
如此狼虎之人。
这要不是秦北,钱蒙泰立刻把他的头拿下来当球踢。
这么想着,钱蒙泰挂起虚伪的假笑,冲楚江然和他家老大笑道:“楚仙长,秦仙子,别来无……”
钱蒙泰话没说完,他猛地注意到了楚狗与秦北交握的双手。
两人十指相扣,好不亲密。
???????????
这两人?!
这两人怎么回事?!
钱蒙泰大惊失色。
不,等等,什么意思?
他新认的老大同时嫖了楚江然和顾衍?!
钱蒙泰目光呆滞,久久回不过神。
这是什么天秀的恐怖操作?
顾衍他知道吗?
他还不知道吧?
钱蒙泰稍微幻想了一下秦北翻车的盛况,瞬间头皮发麻,吓得小心脏直跳。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钱蒙泰窒息着,然后他又注意到了一个更可怕的事情。
所以,秦北在榨干了合欢宗宗主的情况下,还同时使用着楚江然吗?
这……惊了。
“别来无恙。”秦楠友善地冲钱蒙泰笑了笑。
钱蒙泰惊得浑身一颤,虽然这和他没什么关系,但他就是觉得自己的肾在隐隐作痛。
作者有话要说:  太可怕了,十六万字了,柠檬哥还没有剧情,太惨了哈哈哈哈哈哈,该放它出来了
昨天我有个小伙伴:我给你写了个海棠同人,但是就……
我:???
她:官逼同死,rou文都骚不过你的清水
我:不至于吧?????
她:至不至于你心里没点数吗
然后,我后天就要去考试了,明天没有更新的,后天也没有,下次更新应该在周一。
感谢在2019-11-20 19:18:25~2019-11-22 18:30: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山鬼谣、勾勾、吴方见、玥空千、没钱过双十一、玖玖、从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万棋林 52瓶;桃之夭夭 50瓶;诸子墨 25瓶;修改昵称 20瓶;糜雅 14瓶;锦官、江月楼、顾以唯、咖啡快乐水、最重要的人、prayer、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心如浮云、易帅9 10瓶;阿君 8瓶;荧九 7瓶;宫尹★本命猫、嫣、aycaly、深深几许 5瓶;君羽 3瓶;粉红哥斯拉 2瓶;d(`?w??)b赞、景程、在坑里、紫花地丁、fhgkz、小米蕉、默客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