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然的注意力被秦北吸引了过去。
他顿了一下, 走到满脸绯红的年轻人身边,低头问他:“怎么了?”
见男人靠过来,秦北忍不住又往墙角里缩了缩,一双漂亮的眼睛越睁越大。
“秦秦?”楚江然一边疑问着,一边抚了抚秦北凌乱的碎发。
秦北周遭的空气里弥漫起男人特有的温热气息,这让他不由屏住了呼吸, 往一边侧了侧脸。
自从看过那些画后,秦北一看到楚江然, 脑子里便会立刻浮现出无数带颜色的高能画面。
比如此刻,他就克制不住地开始幻想楚江然把他按在这个墙角上,某处死死地与他紧密相连,不分彼此。
草。
秦北闭了闭眼睛, 拼命地想清空脑子里的画面,那些幻象却越来越深刻,甚至不受他控制地动了起来。
十分刺激。
刺激得让年轻人两眼发直,呼吸一点点发紧。
更可怕的是下一刻,他脑海里的高大男人突然扭曲成了一只矫健、威武的巨大黑狼, 并且,继续着它的动作。
卧槽????!!
秦北浑身一颤, 猛地剧烈摇头。
有毒!
柳柒柒有毒!
楚江然更有毒!
秦北抬眼瞪向某只恐怖的“巨狼”。
楚江然用手背贴了贴秦北发烫的脸侧, 十分不解地挑起眉头:“你在紧张?害羞?”
年轻人向来白皙清透的脸蛋上熏着醉人的红晕,褐色的眼眸里也漾起了深深浅浅的波纹。
他微微退后了半步,避开楚江然的指尖,红着脸怒斥:“你不是人!”
楚江然:“……”
秦北睁大眼睛:“你变态!”
“我变态?”楚江然抬了抬眼皮, 无语地反问道,“我哪里变态?”
楚江然实在有点啼笑皆非。
他变态?
思及此,他不由垂下眸子,看向手中的画作。
秦北亦随着他的视线望去。
画面中,某个年轻人不仅变态地用红色的绳索将男人绑成了诱人的姿势,还放/浪地坐在男人身上,眼里露着迷蒙的光彩。
“你说我变态?”楚江然咳了一声,若有所指地瞟向秦北。
秦北噎住了,脸上的绯色更重,他嘴巴张张合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秦北思考了半天,勉强指责了一句,“你那时候明明可以反抗的,你这不就是……”馋他的身体么!
楚江然纳闷地挑了挑眉头。
这种好事,他为什么要反抗?
男人挑了挑嘴角,不甚在意地捏了捏他家阿北红通通的脸颊。
阿北这个人自己偷偷摸摸地欣赏他们的小黄图,还敢说他变态?
何况他和他男朋友做一些快乐的事情,哪里变态了?
秦北抓起楚江然的手,阻止这人乱捏他的脸。
他皱着眉头,羞恼地冷哼着:“你这只禽兽,你都对我……”
秦北顿了一下,他扇了扇脸上的热气,才难以启齿地微声说道:“你都人兽我了。”说完这几个字,年轻人才重新扬起音量,“你还好意思说自己不变态?”
楚江然:“……?”
“你说什么?”向来沉稳的男人震撼地睁了睁眼,“……人兽?”
楚江然移了移视线,耳尖明显泛红。
阿北在说什么?
他当然不可能对他做这种事情。
毕竟他原型的体格远大于秦北,若真做那事,阿北肯定承受不了的。
如此想着,楚江然却眸光转暗,呼吸越发沉重。
他按捺着腹间的炽热感,克制地低头,轻轻碰了碰秦北的眼眸。
年轻人惊慌地闭上眼睛。
纤长的睫毛扫过楚江然的唇瓣,带来一种微微的痒意。
楚江眸光更暗了。
秦北抖了抖:“你、你离我远点。”
楚江然无奈:“……我没人兽你。”
所以,阿北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认知?
楚江然若有所思地看向某本画册。
他素来知道他这柳师侄有一些奇怪的执念,但真没想到她竟如此没羞没臊。
画册中细致地描绘着书房里的场景,楚江然看得心头微热,又暗暗不悦。
他大致能猜到这幅画描绘源自何时何地。
那天,柳师侄来求他让阿北进入内门,被他打发走后,不知为何去而复返。
他当时正处于意乱情迷的状态,一个没留神让柳柒柒撞见了一些不该看见的事情。
不过,楚江然确信他在阿北脱掉衣服之前,已经彻底地将人赶走了。
以柳柒柒那低微的修为,不可能避过他的感知领悟。按理说,她不应该看到过这一幕。
那这到底……?
楚江然仔细观察了一遍手中的黄图,忽然注意到了许多错误之处。
比如,阿北的大腿并没有这么纤细修长,他腿上是有一些起伏流畅的肌肉线条的。
再比如,阿北画中的某处也与实际不相符,他没有这么小巧。
这难道是她自己想象的?
但他们两人的姿势为什么如此一致?
楚江然正思索着,忽然被秦北大力推了一下。
年轻人又惊又怒地瞪着楚江然:“楚江然,你……你不要盯着我那里看啊,太变态了好么!”
说罢,秦北急冲冲地伸起胳膊,想从楚江然手中夺过画册。
“嗯。”楚江然敷衍地应了一声,他转了个身,举高画册避开秦北,并往后翻了一页,继续看去。
第三页中,他身上的红绳松开了大半,青年背对着画面半跪在他身前,不知在干什么。
楚江然怔了一下,紧蹙的眉头展开了几分。
他可以确定了,这些图确实柳柒柒这姑娘自己瞎想的。
楚江然虽记不清阿北那晚有没有给他那啥过,可即使有,也不会是这图上的样子。
他们欢好时,阿北从不会给他解开锁仙绳,他特别喜欢从头到尾地绑着他。
秦北每次瞧见他被绑着,都会特别激动,也特别热情。他也许觉得这样很刺激、很带感?
楚江然其实不是很懂他家男朋友的这种诡异嗜好。
但他喜欢,他自然会满足他。
男人一言不发地盯着画册,默默出神。
在一边呆愣了许久的柳柒柒猛地跳了起来。
小姑娘白嫩嫩的脸蛋一瞬间红成了猪肝色,她颤抖着音调,小声喊道:“别别别,师叔你别看了!”
天啊!
她心态要炸了!羞耻到全家爆炸了好吗!!
快把她的小黄图还给她!
柳柒柒倒吸一口气。
虽说她本人黄得像合/欢宗亲传弟子,人生的终极理想是找顾衍大佬传授她作画之神技。
每天也乐于将黄图与同好小姐妹们分享一二。
为了楚秦的未来,她也不介意用她的大作辣一辣小三的眼睛。
可现在……
神他妈被正主看到了!
这能一样么?!
这也太羞耻了吧?!
柳柒柒满眼绝望地大喊:“啊啊啊楚师叔你别看了啊,求您别看了!放过我吧!”
她真的要自杀了!
柳柒柒呼喊着,楚师叔却根本不搭理她。
他甚至翻开了其中特别热辣的某一页,一手环着某只小妖精,一手将画册递到她眼前。
男人低下头,贴着某只小妖精的耳朵,动了动嘴唇。
柳柒柒没有听到一点声音,但她常年刨糖挖糖,早就练成了阅读唇语的神技。
小姑娘认真观察了一下。
楚师叔似乎是在说……
晚上试试?
?????????
柳柒柒惊了。
他在说什么?他们要试什么?!
试画里他和秦北师弟的姿势吗?
不是,楚师叔也太骚了吧?!
单纯的柳柒柒不由瞪大了小眼睛。
楚师叔他……拿着和前男友啪啪啪的热辣黄/图,给他的现女友欣赏观看,还问她要不要试一试。
震惊,走/肾/黄/文都没有他这么牛批吧?
这要是不分手,她立刻倒立拉……
等等,不对。
柳柒柒忽然皱起了柳眉,迟疑地看着办公室墙边的两人。
秦楠这小妖精听到楚江然的耳语后,脸上确实出现了震惊与羞恼。奇怪的是,却无半点悲伤与嫉恨之意。
这不合常理。
柳柒柒正纳闷着,又见她楚师叔俯身在秦楠耳边,说了两个字。
那是……
柳柒柒愣住了。
那个口型似乎是——阿北?
阿北??????
阿北……是什么意思?
楚师叔为什么要在秦楠耳边喊阿北?
柳柒柒整个人瞬间呆若木鸡,无神的目光飘忽不定地摇摆着。
她看错了吧?
然后,她看着楚师叔在秦楠耳边又喊了一遍。
阿北。
!!!!!
草?!
柳柒柒惊恐地捂起脸,这什么意思?
难道说,这个人是秦北师弟?
……秦楠是秦北师弟?
柳柒柒崩溃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这好像,确实很合理?
这完美地解释了楚师叔今日的所有怪异之处,让一切都合理了起来。
……
合理个鬼哦!
柳柒柒绝望又弱小地抱住了自己。
所以她刚刚干了什么?!
她把北北师弟当成恶心的小妖精,试图消灭之。
她还把自己细致描画的北北某处,怼到他本人的眼皮底下去了?
强迫他看了好久?
妈呀!!!!
让她死。
让她死。
什么也别说了,让她死。
连眼前的楚秦神糖都不能抚慰她精神上的巨大创伤……
柳柒柒卑微地缩起身体,正打算自闭了一百年时,她的视线无意间滑到了“秦楠”那傲人的胸口,然后,她忍不住偷偷地把视线往下移了移。
秦北师弟这幻形之术看起来毫无破绽。
不知道他具体是怎么变的,那个还有吗?会不会多了那个?
是扶她?还是双性?
唔。
荤素不忌的柳柒柒表示,她、她都可以!
妈耶,她家正主实在太会玩了吧?
柳柒柒眸子里一点点地放出了如狼的光华。
她有新的创作灵感了。
她有好多好多绝妙的新灵感了。
快让她去画画,她要画画!现在、立刻、马上!
柳柒柒捂起鼻子,快步走到办公室门口:“你们两聊,你们慢慢聊,我不打扰了。”
小姑娘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几秒钟后,她又回来细心地为两人锁上了房门。
“呃?”咋见这一切,秦北很是费解,“柳柒柒怎么回事?这就走了?”
楚江然并未露出半点意外之意,他也没有回答秦北的问题。
房间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密闭的空间里莫名有种沉闷的燥热感,暧昧的气息在空气里流动。
楚江然站在秦北旁边,一言不发地欣赏着黄图。
两人的距离明明不近,楚江然也没说什么。
秦北却紧张得不行,他窒息地开口:“你别看了,这真的好变态啊。”
这叫什么事?
这个人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当着他的面,欣赏他和他的激情动作图片。
他都不羞耻么?
反正他耻得快想自杀了。
开车开了几千年的老司机楚江然,他神态自然地看到了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上一只巨大的苍狼跃然纸上,体型巨大的玄黑色苍狼占据了大半张宣纸,它卧在一张大床上,身下趴着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
楚江然的呼吸声蓦地粗重了下来。
“这也太……”他皱了皱眉头,眸子里的暗火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男人闭上眼睛缓了好久,体内的灼热之感竟不减反增。半晌后,他侧身环住秦北的肩背,试探地询问了一声:“阿北,可以吗?”
秦北悚然一惊。
?????
可以什么?可以什么?他什么意思?!
他今天又没绿他,这个人为什么会产生这么恐怖的想法?!
秦北吓死了,他赶紧抖着嗓门自白道:“我、我不喜欢顾衍的!”
楚江然一顿,收紧了手臂间的力道,幽深的眸子黑了几分。
秦北见对方没有松开他的意思,硬着头皮小声说道:“从没有喜欢过,真的。”
“是么?”
男人炽热的气息弥漫于秦北的耳际。
作者有话要说:  噗,今天小伙伴问我啥时候更新
她:我要赶在晋江锁之前看
我:???你可以直接问我要原稿啊
她:直接问你要,哪里有在晋江锁之前就看到刺激
我:????????
所以说,677她一个画图工具人,就没必要在意她好不好了吧……纳闷
感谢在2019-11-18 04:26:33~2019-11-20 19:18: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黄月郎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陌下桑 10个;坨泥丸、甜甜、苏幕遮、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 2个;山鬼谣、迦若、记住我的好名字、没钱过双十一、29556209、秋意、逐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铃铃铃 30瓶;okina、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残烟 20瓶;逐星 19瓶;十五的月亮十七圆 18瓶;小鱼干、呱呱呱,快乐青蛙、迪卢木多夫人、默默、25519558、阿水吖 10瓶;相川鹤子 6瓶;观光眷恋、兮、aycaly 5瓶;love嘉嘉、浮云夜知秋 3瓶;青尢蓝尢大boss、vix洋、粉红哥斯拉 2瓶;夜姗岚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