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僵硬着整张脸, 他微微瞄了眼地上的男男图画,又猛地移开了视线。
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楚江然之前确实说过他是个受,可秦北对此一直半信半疑。
他更倾向于他们是互攻。
而在第一幅画里,楚江然都被绑成那个样子了,秦北是真没想到“他”竟会……坐上去。
坐上去可还行?!
到底怎么想的?
而且,那么大个玩意……
槽!
看着就很疼啊!
太恐怖了!
“如何?”柳柒柒眯起眼睛, 古怪地笑了笑,“是不是很刺激?”
柳柒柒抬起眉眼, 细致地观察着眼前的人。秦楠这小妖精果然神情恍惚,脸色青白。
明显被她的黄图吓到了。
柳柒柒得意地挑起嘴角。
秦楠当然会吓到。
她可是多年浸淫于画道之中,画技远超常人,尤擅人物动作画。
比如秦楠正看着的这幅。
这是柳柒柒最得意的作品之一, 人物栩栩如生,神态自然而诱人。
最重要的是,高清□□。
重点部位描绘得清清楚楚。
热辣又刺激。
柳柒柒所有看过这画的小姐妹,全都眼冒狼光、面色娇羞,好一段时间不能直视她们清风朗月的楚师叔。
呵。
柳柒柒眯了眯眼睛。
她相信秦楠观她这图, 心绪波动肯定更大。
这和当面ntr也没差多少了。
反正如果是她瞧见了她男朋友和别的女人啪啪啪的照片,她一定先斩男再杀女。
柳柒柒邪恶地冷笑了两声, 她就看看秦楠这小妖精能不能忍下去了。
小姑娘满怀恶意地捡起地上的画册, 把某两个男子的相接之处,直直地怼到秦北眼皮底下。
秦北:“……”真他妈辣眼睛。
“他们这样可是有几十万次呢。”柳柒柒轻飘飘地说着。
?????
秦北倒吸一口凉气,艰难地移开视线,只觉得自己某处隐隐发疼, 心里慌得一批。
“秦姐姐,你别不说话嘛。”柳柒柒邪魅地笑着,她手指微动,将画集翻到了下一页,强迫秦北继续欣赏她的大作。
第三页依然是同样的场景,昏暗的书房里,背景朦胧一片。
楚江然身上的绑带散了一大半,与凌乱的衣物一起虚虚地半搭在身上。
青年则俯在他的某处,他背对着画面,看不清楚具体在做什么。
楚江然紧闭着双眼,向来沉稳的神情间露出几分难耐之意,他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插/在青年的发丝间。
???
这是在……?哦哦,是在那啥吗?
秦北挠了挠脸颊,反应不是很大。
这幅图没画他的脸,也没画他被/日。
他勉强还能看两眼。
“这样的楚师叔好看吧?”柳柒柒说着,指尖不停地又翻了一页。
“你……”秦北浑身发麻,他抬头看向某个变态的小姑娘,伸手推开这本可怕的图册,“咳咳咳,我不想看了。”
“呵。”柳柒柒轻轻地笑了一声,她单手搭上腰际的剑柄,危险地眯起眼睛,“你说什么?”
秦北:“……”
这叫什么事儿?!
秦北真没想到他有朝一日竟会被人强迫看小黄/图。
神他妈还是他自己的小黄/图。
秦北无奈地接过画集:“要不,我自己看?”
柳柒柒眨了眨眼睛,她思考了片刻,放下搭在剑柄上的手,点了点头:“也好。”
秦北强压下心中的异样感,快速翻看了起来。
柳柒柒瞪起眼睛,提醒道:“不能这么快,你要认真看。”
秦北:“……哦。”
这画册不厚不薄,大约有五十多页,以乳白色的仙绳细致地编订着。
第四页以后依然是各种各样的高能图片,同样的人物,不一样的姿势。
地点也不再局限于楚江然的书房,开始变化了起来。
秦北注意了一下,心头一跳。
这些场景还真是他之前选过的“春风一度”地点。
和顾衍那只骚狐狸不同,楚江然是一个较为保守的人。想要让他同意“春风一度”,首先要有一个封闭的房间,此外,还必须在亥时以后。
满足这两点以后,其他就好说了。可以在他的书房里,也可以在深夜无人的藏书阁,甚至可以在玄天剑门的主殿内。
秦北也没特意挑过,主要看楚江然亥时时人具体在哪。
而柳柒柒的这本画册则将这些地点一个不差地画了出来,没多也没少。
所以,柳柒柒这npc真全看过了?
秦北有点惊。
可,这要怎么看?
秦北诡异地瞟了柳柒柒一眼,她……难道猥琐地跟了他一路,每天有事没事就偷窥他和楚江然那啥吗?!
这个人怎么回事?她是变态么?!
秦北一边想着,一边心不在焉地继续往后翻着。
画册的最后一部分更能体现出他的游戏经历。
从某一页开始,楚江然被捆绑的次数大幅度下降,反而是画里的秦北处于了弱势地位。
这一部分的图里,青年看起来疲惫至极,笔者特意浓墨重彩地在他身上描绘了密密麻麻的不堪痕迹。
哦草。
秦北咽了咽口水。
他一下子就对应起某段天天黑屏地艰难日子。
秦北虚弱地望向天花板,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倒不是心疼画里的自己,而是这一部分的画绝大部分是楚江然在上,他在下。
画里的他被高大的男人强按着,姿势极其不雅。
不仅如此,笔者还极尽所能地描摹着他的某个部位。
各种状态下的某个部位。
看得秦北心脏狂跳,羞耻度爆表。
“你……”秦北难以启齿地盯着柳柒柒。
小姑娘完全不知道自己撞上了正主,她正为自己成功捍卫楚秦而自豪着。
“继续啊。”柳柒柒催促道,“秦姐姐看不下去了吗?这可不行。”
秦北无语地低下头,翻开了最后一页。
他怔了一下。
最后一张画咋一看,秦北只瞧见了一匹苍黑色的伟岸巨狼。
这只狼大约有一人大,身体呈现出一种矫健的流线型。
秦北疑惑地再看了一眼,在苍狼身下看到了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人。
青年艰难地趴在床上,巨大的黑狼整只压在他身上,一只爪子按着他的肩膀,狼嘴危险地贴着青年纤细脆弱的后颈,它似乎在嗅着秦北的气息,又似乎在威胁什么。
秦北:??????????????
秦北的脑子一瞬间被无数问号与感叹号塞满了。
妈的。
人兽?
神他妈还有人兽?!
他就问楚江然还是人么?!
哦不,他不是。
他是只禽兽。
天啊,这太可怕了!
也就是说,他绿了楚江然后,不仅天天被他搞出“纵欲过度”的负面状态,甚至还遭到了巨狼袭击?!
秦北惊魂不定。
不不不,他明天就和顾衍分手!绝不再见面!
秦北刚暗下决心,又犹疑了起来。
他强行和顾衍分手的话,说不定会遭到巨狐袭击?
卧槽,那更可怕了好吗!
狼型楚江然只是一个人那么大,顾衍可是一座小山。qsq
那,同时稳住两边可行吗?
秦北认真地思考了片刻,眼神逐渐死亡。
同时稳住两边,他怕是会同时遭到巨狼x巨狐的袭击……
秦北惊疑不定地把手中的画册甩了出去。
画集跌在地板上,随着气流的作用页面翻动着,最终翻回了第二页。
正在这时,楚江然推门进来了。
他看了眼地上的画册,捡了起来。
柳柒柒脸色大变。
男人看了眼内容,猛地看向柳柒柒。
楚江然本以为柳柒柒所谓的激情图画,只是些文雅的隐晦画作。
哪里想过竟如此热辣。
楚江然垂眸瞧了眼书房里的两人,他皱起眉头,诧异地盯着柳柒柒:“你……真看过?”
他这话刚说完,柳柒柒还没说什么。秦北先狂退了五步。
他紧张地靠着墙角,脸红得像个小番茄。
作者有话要说:  啊,关于更新………就,作者是一个应届研三毕业生………
我也不知道我为啥要这时候开文,大概是压力太大,想写点东西疏解一下,结果搞得自己压力更大了
下周要国考了,下下周还有广东选调沪考京考等等
只能隔日更了,请大家见谅qaq
感谢在2019-11-16 03:57:14~2019-11-18 04:26: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与座阿求 2个;梅林用鳃呼吸、晏煦、-2、没钱过双十一、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haqp□□、别拦我我秦北、迦若、山鬼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荧九 70瓶;鱼木 66瓶;何淹 55瓶;啦啦啦啦~、寒色 40瓶;嘿,再见啦 35瓶;回首向来萧瑟处 30瓶;清乐 25瓶;木一一木 20瓶;一纸白砚墨无色 18瓶;魂狐、白露当贼爽、汝瑶、默默、流云卷风、枯枯枯袅、雨下 10瓶;幽静蓝海 9瓶;nik姬 7瓶;甜味剂 6瓶;宫尹★本命猫、32845038、墨绿色的确良酱 5瓶;与座阿求 4瓶;喵 3瓶;我颩您咧、墨凉 2瓶;在坑里、星愿、荆溪、你看起来好好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