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房间里, 没有一个人开口。
安静得只剩下男人沉重的呼吸声。
楚江然一步一晃地往前走着,他遥遥地望着远方,满是焦躁的黑眸里却透出了一种死寂般的空茫。
他握紧手中的长剑,无意识地低声呢喃着:“阿北他很危险……他还在等我。”
柳柒柒捂起眼睛,艰难地呼吸着。
没有了……
秦北师弟他……他已经……他已经……
柳柒柒喘息了一声,呼吸道里满是灼烧般的刺痛。
高大的男人以剑拄地, 另一只手虚虚地扶着墙壁,眼睛里爬满了红血丝。
“唔。”他忽然闷哼一声, 无法抑制地单手按上自己的腹部。
他的气息越来越混乱,腹部间的白色绷带上晕染开大片大片的血红色。
“掌门师叔!”时天易失声喊道,他抓起楚江然的手臂,“师叔, 您不能乱动。”
楚江然并不理会他,他死死地按压着自己渗血的伤口,不管不顾地往门口行去。
“您需要休息。”时天易焦虑地劝说着。
楚江然甩开时天易的手,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滚开。”
“……”时天易停了片刻,他神情悲戚地叹了一口气, 沙哑着声音说道,“师叔, 秦北师弟已经……”
楚江然顿住脚步, 疑惑地看向时天易。
柳柒柒屏起呼吸,惶恐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师弟他……”时天易缓了口气,闭着眼睛继续说道,“他已经没事了。”
空气里有一瞬间窒息的沉默。
柳柒柒微微松了半口气, 脑子里的某根神经却绷得更紧了。
楚江然脸上的神情没有放松半分,他疑声问道:“没事了么?”
“是的,师弟已经没事了。”吴柳僵硬地附和了一句,“师叔您放心,好好养伤。”
楚江然转头盯向柳柒柒:“那他人呢?”
柳柒柒怔了一下,她虚弱地移动着视线:“师弟他……大概……”
小姑娘强忍着声线里的颤抖,凝着语气轻声说道:“他大概在山脚钓鱼吧。”
柳柒柒死死地掐着自己的大腿,苍白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却仍然生硬地继续说着:“师叔你知道的,师弟特别喜欢……”她低低地喘了口气,才勉强发出了声音,“师弟特别喜欢那池子里的小鱼,他最近想多掉一点……”
清悦的女音越来越虚弱,到了句末的几个字词哑得几不可闻,只剩下若有似无的气流声。
“这样么?”楚江然的神情缓和了几分,自然地接了下去,“想做给我吃吗?”
“……”柳柒柒说不出话来,她闭上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楚师弟。”一直立在一边的执剑长老开了口,“你好好养伤罢。”
这位向来严肃的中年男子也忍不住沉沉地叹息了一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执剑长老说话后,楚江然明显松懈了下来,他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那就好、那就好。”
男人手中的古朴长剑忽然跌落于地上,发出了“碰”的一声。
随即,楚江然整个人直直往前倒去,昏迷不醒。
“师叔(弟)!”众人杂乱地惊呼着。
他们连忙手忙脚乱地把男人抬回床上,又找来青榆门的道友,再给楚江然诊断了一番。
所幸楚师叔的伤情并没有恶化,反而好转了一些。
所有人都长松了一口气。
众弟子在楚师叔的卧房里待了一会儿,确认师叔的状态已经稳定下来后,便陆陆续续离开了。
柳柒柒离开前,被执剑长老叫住了。
“柒柒。”中年男子低声喊道。
柳柒柒:“在,师父?”
执剑长老沉默了好久,才低声说道:“秦北的……撤了吧。”
柳柒柒猛地抬起了头。
********
玄天剑门的弟子离世后,门里会将他们碎裂的灵魂玉简装入锦盒之中,立上牌位,陈列于古老庄严的祠堂之中。
玄天剑门的祠堂有正堂、偏厅之分。
秦北只是一个外门弟子,没有资格进入正堂。
柳柒柒攥着自己的衣角,一步一顿地走进祠堂偏厅。
陈旧、窒闭的厅堂里,明明灭灭的烛火轻轻摇曳着,台子上摆满了外门弟子的灵位。
柳柒柒抿着嘴角,她抬起不断发抖的手伸向刻着“秦北”两个字的玄木灵牌,颤抖地取了下来。
“碰。”
柳柒柒没拿稳,锦盒与灵牌一同摔落于地面上。
盒盖摔开了,青白色的玉简碎片散落了一地。
柳柒柒呼吸一顿,怔怔地看向地面。
玉简中残留的灵魂印记在明灭的烛光里忽明忽暗,微微闪烁着。
空气里似乎隐隐传来了青年若有似无的轻笑声。
阿北?
小姑娘眼底的焦点涣散开来。
她魔怔似地抬起头:“阿北,你在吗?”
昏暗的祠堂里一片寂静。
地上的灵魂玉简逐渐暗淡下来,秦北的气息越来越淡,越来越淡。
仿佛下一刻,他留在这世界最后一点痕迹也要散去了。
柳柒柒无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她强睁着酸涩的眼睛,将散落的玉片一块块捡起来,重新装入锦盒里。
她的手背上滴落了一些滚烫的东西,烫得她几乎握不稳这些玉片。
半晌后,柳柒柒带着秦北的锦盒到了外门弟子的生活区域。
那里有一颗繁茂的千年桃树,就在秦北的卧房外。
那是几千年前秦北师弟刚进玄天剑门时种下的。
那时候,他们还只是普通的外门弟子,那时候,他们甚至还不认识楚江然。
柳柒柒小心翼翼地把锦盒埋在了桃花树下。
她微微仰起头,纷纷扬扬的粉色迷了她的眼。
她迷迷蒙蒙地回头望向秦北的房门。
恍惚间,她总觉下一刻那扇房门就会被人推开,某个俊美的年轻人将一如往日地抱着他家大黑狗子,懒洋洋地从房间里走出来。
他可能会恶劣在黑狗子头上别上漂亮的桃花朵儿。
也可能只是懒散地在树下小憩半晌。
“你在哭什么?”
她哭了吗?
柳柒柒茫然地碰了碰脸上冰凉的水渍。
“柳师侄?”沙哑的男声在柳柒柒身后响起。
柳柒柒疑惑地望向声源处。
高大的男人一动不动地站在纷纷扬扬的粉色花瓣之间。
他逆光而立,全身都陷在浓重的阴影里,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剪影。
“师叔?”柳柒柒无声地喊了一声。
男人一言不发地看向柳柒柒身前的小土堆。
……
柳柒柒记不清那之后具体发生了什么。
楚师叔是什么反应,他说过什么,他质问过什么,他咆哮过什么。
她都不记得了。
她只记得她一直在哭。
********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背负着所有的悲痛,继续活下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
关于秦北这个人的记忆在时间的腐蚀下渐渐淡去。
玄天剑门的人不再提起“秦北”两个字。
楚江然也从浑浑噩噩之中清醒了过来。
他越发地沉迷于追寻无边剑道。
每日每夜,柳柒柒总看见楚师叔一个人在习剑台上挥舞着寒冷的剑光。
他的剑意越来越纯粹,也越来越冷冽。
他的剑术造诣逐渐超越了先掌门。
他的修为远远甩开了同辈人,直指巅峰。
看到这样的楚江然,柳柒柒长叹了一口气。
她的楚秦,终是彻底地走向了死亡。
她有些遗憾,但更多的是庆幸。
柳柒柒是曾深深地痴迷于楚秦之间的感情,但无论是她还是已经逝去的秦北师弟,都希望楚师叔能好好地生活下去。
而不是永远陷在无妄的回忆之中。
这样就好。
让这一切都过去吧。
明天,会是春暖花开的一天。
柳柒柒本以为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他们都从沉重的回忆里走出来了。直到有回,她师父执剑长老让她送一些密卷给楚师叔。
那天,她拎着执剑长老的一小叠密卷,小心翼翼地飞往了玄天剑门主峰。
她停在楚师叔的书房门口,恭敬地叩击了三下,并一本正经地向师叔陈述了她的来意。
房间里悄无声息。
柳柒柒等了半天,里面一点反应都没有。
小姑娘不由深感疑惑,她能感知到楚师叔确实在书房里面,可他为什么不搭理她?
以楚师叔的性子,即使不方便见她也会直接让她退下,而不是任她在外面干等着。
柳柒柒担忧地推开房门,往书房里瞧去。
房间里昏昏沉沉,没有点燃任何烛火,只有星星点点的阳光从窗沿的缝隙间透进来,营造出一种昏黄色的压抑氛围。
高大的男人形单影只地坐在书桌边。
他微微低着头,正一刻不停地以研钵研磨着一些青玉色的粉末。
那……是什么?
柳柒柒茫然地伸长脖子看了看。
研钵里的玉粉流转着若有似无的光泽,散发出一丝令人极其熟悉的灵魂气息。
柳柒柒一愣。
是秦北师弟。
那难道是秦北灵魂玉简的粉末么?
楚江然并没有搭理柳柒柒这个不速之客,他沉沉地注视着散在玉粉间的灵魂气息,眸光里说不清楚是眷恋还是痴迷。
“阿北……”
他轻轻触碰了一下微弱的灵魂印记,无意识地低喃着。
片刻后,他似是突然回过了神,收回了覆在玉粉上的修长手指。
楚江然闭着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将研钵之中的细碎玉粉倒入一旁盛着灵水的瓷碗里。
灵水因加入了玉粉,而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琉璃光泽,非青非白,却又极为美丽。
男人端起瓷碗,一饮而尽。
“师叔?”柳柒柒惊呼一声,“你在做什么?!”
虽说他们修真者并不会因为吞服玉石而影响健康,但楚师叔这个行为……
楚江然放下手里的瓷碗,他捂着心口微微喘息着,魔怔似地反复念着:“阿北、阿北……”
柳柒柒呼吸一顿。
明明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她又开始难受了起来。
很难受,很难受。
柳柒柒甚至产生了一个念头。如果她从不曾吃过楚秦这个cp,她现在会不会好过一点?
如果最初的时候,秦北师弟没有救助过那只苍狼,他们会不会都会好过一点?
柳柒柒深吸一口气:“师叔你别这样,你冷静一点……秦北师弟他已经死了很多很多年了。”
小姑娘闭了闭眼睛,再一次说道:“真的,很多很多年了。”
男人的眸光剧烈地波动了一下:“你闭嘴!”
他喘了口气,狠厉地抬起眉眼:“他没有死。”
“师叔……”柳柒柒仰起头,半捂着自己的眼睛。
“他没有死。”楚江然沉声又强调了一遍,不知道是想说服柳柒柒,亦或是想说服他自己。
“师叔你看开点。”柳柒柒缓缓叹了口气,“师弟如果还在世,也不希望你如此消沉。”
********
柳柒柒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意识到。
楚师叔从未走出来过。
他一直一直困在名为“过去”的牢笼里。
他坚信着秦北尚存于世。
他日复一日地寻找着秦北的踪迹。
柳柒柒一遍又一遍地告诉楚江然,秦北师弟死了,他真的死了。
他的身体被魔修埋葬在了九幽之下。
他的灵魂散在了无尽苍穹之间。
他永远都不可能回来了。
这世间再无秦北此人。
然而,楚师叔听不进她的一言半语。
他用尽整个生命坚持着他那无望的追寻。
某一日,楚江然开始长时间地下山历练,将玄天剑门的所有事务都托付给了执剑长老。
柳柒柒并不知道楚江然具体去干什么了。
她甚至有点记不清自己这段时间做过什么事情。
这个时间段总是特别特别模糊,似乎她闭了一个小关,山下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
凡尘俗世中的普通百姓停止了他们百年如一日的朝代更迭,进入了所谓的“科技时代”。
马路间再不见马的踪影,山野间驶过长长的蒸汽列车,连他们玄天剑门都亮起了稳定且明亮的电灯。
互联网技术席卷了全世界,智能手机改变了每一个人的生活状态。
这个世界正以一个柳柒柒从未幻想过的面貌展现在她眼前。
最初的时候,这一切与修真界并无多大关系。
修真者没有兴趣去掺和这些凡尘琐事。
他们一心向道,信仰道法自然,追求天人合一。
无论是手机、电脑,亦或是空调、汽车,都不过是身外俗物,不值一提。
然而随着科技发展,凡人的脚步逐渐扩张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他们爬上了最高的山峰,潜入了最深的海沟。
他们开发了西湖,深入了玄山山脉。
这些人严重影响了修真者的正常修炼生活。
最可怕的是,他们发明了一种武器——核/弹。
一小部分修为深厚的修真者确实不怕所谓的核爆,可谁又没个练气期的亲朋好友呢?
最终,修真界一致决定与俗世中的各个国家首脑达成友好互助的和谐共处关系。
并且未免与这个世界脱节,他们不得不深入市井之中,学习各种各样的新知识。
相较于其他门派,他们玄天剑门与政/府的联系更加密切一些。
他们与政/府接触后,建立了所谓的“异常生物管理中心”,对所有具有非凡能力的生物进行统一综合的管理,维护社会正常的秩序。
他们对外宣称是公/安/部下属的特殊派出机关,实际上没有任何上下级关系。
毕竟哪个凡人敢和修真者搞上下级?
他们没跪求收他们为徒已经很不错了。
说实话,柳柒柒搞不懂楚江然是怎么想的,他似乎特别在意这群凡人的正常生活秩序。
就很奇怪啊。
以前他别说插手凡人生活了,即使他们山脚的国家连续十几年战火连天、哀鸿遍野,他都懒得看一眼。
可现在……
柳柒柒简直无力吐槽。
一方面,他们要辛辛苦苦地收集所有修仙者、修魔者、妖族、鬼族、灵族的身份信息、家庭信息,进行户籍管理。
另一方面,他们还要捉拿一切违法《中国人民共和国刑法》的修真人士,将他们绳之以法,关入监狱。
快要忙成狗了好吗?
何必呢?
当然,其实除了柳柒柒。玄天剑门其他弟子并不排斥在“异常生物管理中心”工作。
玄天剑门一向倡导铲奸除恶、捍卫大道的思想观念。时天易等人更是嫉恶如仇,极为鄙视某些魔修下/贱、无耻的行为。
能让这些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完全契合他们的理念,甚至暗合他们的道心剑意,对修炼大有裨益。
他们每天快乐地抓人、教训人,过得可滋润了。
而柳柒柒每天愁眉苦脸地槽来槽去,完全是因为她作为他们这一代弟子中修为最为弱小的一只,她被无情的掌门扔到了档案室,每天就是一直一直整理案卷,更恐怖的是,每天还要一直一直加班整理案卷到凌晨。
她意见可大了。
她要闹了!
总而言之,除了工作繁重无聊外,柳柒柒对现下的生活接受良好。
唯一有点不自在的是,她每每回忆起这些年发生的巨大变化,总觉得不太真实。
不单单是意识里的那种不真实感,而是一种明确的、可以在现实里察觉到的虚幻和模糊感。
尤其是关于秦北的事情。
对。
就是关于秦北死而复生的事情。
这件事真的让柳柒柒惊奇不已,难以相信。
某一日,冥冥之中的天道竟确切地暗示他们,秦北转世重生了。
还通知他们,他在某地闭关修炼,不日即将重回此世。
这是柳柒柒第一次从天道里获得某个具体人类的信息,实在是又惊又疑又喜。
怎么回事?
秦北师弟他真的活过来了么?
可魂飞魄散的人又怎么能死而复生呢?
柳柒柒深感迷茫。
她疑惑地去询问了楚师叔。
楚江然似乎对天道传意毫不惊讶,他甚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常年隐着阴郁的眉眼间竟闪起了星星点点的亮光。
就像死寂的永夜中骤然亮起的璀璨光火。
特别好看。
特别特别好看。
柳柒柒突然就不想深问了。
无论如何,秦北师弟能活过来,对于师叔而言,莫过于上天最大的恩赐了吧?
柳柒柒感慨的同时,也不免有些纳闷。
楚师叔似乎对此早有预料。
为什么呢?
难道他已经到了能窥探天意的境界?
可所谓的天意又究竟是什么?
上苍应当是最为公平的,也是最为无情的。
柳柒柒从未见过老天垂怜过哪个人,唯秦北师弟一人而已。
柳柒柒还没搞明白这个问题,她又发现了另一个更诡谲的情况:所有人都开始逐渐遗忘“秦北灵魂玉简碎裂了”这件事。
他们只隐约记得自己听说了秦北死亡,至于什么时候、在哪里、听谁说的,他们一概不清楚。
而且,他们对自身这种记忆模糊的状态毫无警觉、探究之意。
柳柒柒很害怕,她怕她也忘了。
她开始尝试着在纸上记录下所有的事情,她试过以特殊仙术在自己的灵魂上反复铭刻这段记忆。
她甚至想过要堕入魔道,以消除天道对她的控制。
可她舍不得玄天剑门,舍不得她每一个师兄弟姐妹。
最后,柳柒柒确实和所有人一样,也忘了“秦北已魂飞魄散”的事情经过。
幸而她还知道这件事情,她从自己的手稿里,从灵魂的铭刻之中,还原了所有的信息。
********
得知秦北死而复生后,众人自然不甘寂寞,想要去探寻一番。
行动力极强的周清悟一马当先,直接去查询了秦北转世的具体信息。
在这个互联网技术高速发展的信息时代,想要查询一个人的信息太简单了。
很快,周清悟就在“玄天剑门”的微信群里公布了秦北目前的身/份/证信息、手机号码、家庭住址、人生经历等等。
柳柒柒本只是随意地看了两眼,可当她的视线扫过秦北的家庭住址时,柳柒柒整个人猛地呆住了。
a市b区临江大道碧湾小区8-8?
小姑娘只觉得自己脑子里一阵发晕,喘不上气。
她听过这个地址,早在数千年前,秦北师弟便一字不差地说过,他住在a市b区临江大道碧湾小区8-8。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柒柒记得很清楚,当时山下的百姓尚处于封建帝制之中,哪里有什么临江大道?
即使有临江大道,也不可能有出现所谓的a市b区、碧湾小区。
柳柒柒扔开手机,急冲冲地跑向楚江然的办公室。
“师叔!”柳柒柒急促地喘息着,“你看到了秦北师弟的地址吗?他、他……”
楚江然波澜不惊地继续书写文件,并不解释什么。
柳柒柒忽然安静了下来。
半晌后,她又不敢置信地低声问道:“我们是不是真的可以见到秦北师弟了?”
楚江然握笔的手一顿,声音莫名有些沙哑:“是。”
“什么时候?”柳柒柒忍不住收紧了拳头。
“快了。”
“为什么不是现在?”柳柒柒纳闷地问了一句。
“规则不允许。”楚江然摇了摇头,男人的眼神有些空无与飘渺,他低低地说道,“别急、别急,就快了。”
快了么?
柳柒柒简直觉得自己做梦,她在做一个好长好长的美梦。
梦里他们来到了新的世界。
梦里秦北师弟没有死。
梦里她的楚秦天长地久。
柳柒柒不再深究出现在秦北身上的时光悖论。
无论如何,他能活过来就好。
虽然楚师叔说要等一段时间,可柳柒柒忍不住直接去寻了寻秦北师弟。
然而,总是无功而返。
大师兄他们也去过碧湾小区8-8。
可他们要么没找到人,要么被犹如天堑的强大阵法挡在外面。
无一人成功。
最后无处下手的众人纷纷通过手机号添加了秦北的微信号。
但微信也是一样,虽说加是加上了,但消息怎么也发不出去。
柳柒柒忽然深刻地理解到了,什么叫规则不允许。
她明明知道他就在这个世界上,可永远都见不到他。
难怪楚师叔从不去碧湾小区。
无法,柳柒柒便静下心来,默默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终于在三天前,楚师叔告诉她,秦北师弟要回来了。
!!!
他终于要回来了。
柳柒柒激动得难以呼吸。
那……她的楚秦是不是还有希望?
怎么可能没希望呢?
楚师叔等了秦北师弟那么那么多年。
那样的风风雨雨、生生死死都经历了,他们……他们……
妈的,明天就给她领结婚证啊啊啊啊啊,等她去把民政局搬过来!
********
柳柒柒正深沉地回忆着过去的往事,忽然被周清悟一巴掌拍了一下后脑勺。
“卧槽!”柳柒柒怒视着她的傻逼师兄,“你要死吗?”
“发什么愣呢?案卷整理完了?”周清悟抬了抬眼皮,把手里一大叠的新材料扔到柳柒柒的办公桌上,“这些也整理出来。”
“怎么这么多?!”柳柒柒惊呼了一声。
“这你要问魔修了。”周清悟摊了摊手,“谁知道他们怎么能犯这么多事儿?”
两人正对话间,办公室外的走廊里忽然回响起了众人连绵不断的问好声:“楚队好!”
“师叔回来了?!”柳柒柒连忙站了起来,准备出去和掌门打个招呼,并问一问她秦北师弟的近况。
小姑娘三步并作两步小跑出了办公室,远远地向楚江然挥了挥手:“楚师叔。”
她手挥到一半,猛地放下了。
柳柒柒脸色铁青,犹如吞了巨翔一样难看。
身穿黑色风衣的英俊男人走在走廊之间,利落的碎发在风中轻轻摇摆。
这很正常。
楚江然向来这幅模样,问题是他身后的那个人!
柳柒柒死死地盯向某个漂亮“女人”。
这女人也留着一头短发,可她这短发就远不如楚师叔利落美观了,发尾处有点过于平整。
就像是……被人两三剪刀随意剪出来的效果。
与放荡不羁的乱发不同,这女子五官精致而深邃,眉眼间的每一分弧度与色泽都完美得恰到好处,深刻地诠释了人们对美丽的所有理解。
她穿着简洁清爽的休闲运动装,紧身的黑色背心外套着一件宽松别致的运动外套,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英姿飒爽的俊俏感。
呵呵。
柳柒柒冷哼一声,凶恶的视线直接地移上那女子的胸部处。
修身的黑背心完美地勾勒出女子的胸线。
柳柒柒眸光一暗。
很好。
很大。
比她大。
是75d没有错了!
日!就是这个女人!
柳柒柒更加凶猛地盯着女人的胸部。
所以,这个小妖精是不是穿着楚师叔买的胸罩?!
啊啊啊。
柳柒柒在心底疯狂咆哮着。
这怎么可以?
楚师叔都没给秦北师弟买过亵/裤,她怎么可以?!
兴许是柳柒柒的眼神或许炽热,女子十分费解地挑起了柳眉:“哎?你对这个东西感兴趣么?”
说着,她指了指自己的大胸脯。
柳柒柒一怔。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她又不是百合,她对她的胸能有什么兴趣?!
她自己也有啊。
等等,这个人……有些眼熟?
柳柒柒皱起了眉头。
她又细细地看了看女子的五官。
这人好像是秦楠?
咦?
柳柒柒曾有幸见过碧云阁的第一美人。
可秦楠往日都是盛装打扮,长发及腰,美艳得不可方物。
哪会这幅邋遢的样子?
柳柒柒正怀疑着,只见秦楠非常不要脸地整个人贴到她楚师叔的身边,轻轻扯了扯他衣角,靠在男人的肩膀处小声问道:“她是柳柒柒吗?”
“你记得?”楚江然顺势揽过秦楠,他扣起她的十指,将娇小的人儿环进自己的大衣里。
“有点印象。”秦楠点了点头。
楚江然幽深的眸子里闪烁着莹莹的迷人光泽,嘴角勾起一丝清朗温和的笑意。
他低下头,贴着秦楠的耳线,微声说了一句什么。
秦楠的脸侧泛起了薄红,她用力推了推男人的胸口,又试图甩了甩他的手。
啊啊啊啊啊!
这两人怎么回事?!
柳柒柒简直要心态爆炸了。
这对狗男女!辣眼睛!
辣眼睛!
她要代表月亮消灭他们!
柳柒柒恼得想死。
楚师叔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出轨呢?!
说实话,楚师叔如果是在那些灰暗的日子里,选择了秦楠。
柳柒柒没有半点话可说,她甚至会举双手双脚鼎力支持。
她相信即使是师弟本人,也会希望师叔能赶快从那样的绝望之中走出来。
可是现在秦北师弟马上要回来了。
他们距离幸福明明只有半步之遥。
他为什么要放弃?
他怎么能放弃?
到时秦北师弟该有多难过?
北北师弟的记忆大概还停留在几千年前的那一天。
他和楚师叔还是一对恩爱的道侣,即使吵架,楚师叔也只会没日没夜地强要他的身体。
他只记得楚师叔深爱着他,只记得楚师叔与他的无数次七天七夜。
如今却要突然接受楚师叔与另一个女人的恩爱之姿。
这也太惨了吧。
柳柒柒深吸一口气,颤抖着声线对某个渣男发出了质问:“师叔,你忘了秦北师弟吗?”
楚江然的脸色没有分毫变化,他无语地瞥了柳柒柒一眼。
他怀里的秦楠倒是神情一顿。
“你忘了你们之间的山盟海誓吗?”柳柒柒继续高声质问着。
楚江然抬了抬眼皮,没有说话。
“咳咳咳,什么山盟海誓?”秦楠慢吞吞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颊。
楚江然又看了一眼满脸悲切的柳柒柒,他捏了捏秦北的手心,若有所指地询问了一声:“秦秦,要告诉她么?”
“秦秦!你竟然喊她秦秦?!”柳柒柒快呕出一升血,“你都不心虚的吗?我呸,我真是看错人了。”
楚江然:“……我建议你回去吃点核桃补脑。”
“呵呵。”柳柒柒已经打算和这个大渣男撕破脸皮了,她冷笑道,“师叔你不知道吧?我可收集了很多很多你和秦北师弟激情欢爱的图画。”
楚江然怔了一下。
柳柒柒转过头,不怀好意地看向秦楠:“秦姐姐……你不想看看么?”
秦北满脸震惊:“你说啥玩意?!”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1-11 21:28:05~2019-11-13 23:57: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忌 3个;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 2个;晏煦、明日老萌新、没钱过双十一、兮、我颩您咧、秋意、阿大迷妹、大元缄兮、山鬼谣、叶修修贼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秋意 67瓶;锦鲤、喵北北 50瓶;雨下、唤雨、宫尹★本命猫、洋娃娃、茯苓、残烟、晏煦 10瓶;女娲粉 9瓶;幽冥趴趴 8瓶;一口渣糖 7瓶;陌下桑 6瓶;圆粒粒 3瓶;玥空千、看到请叫我滚去学物理 2瓶;梦雨樱花、长白以西、我颩您咧、!、兮、星愿、d(`?w??)b赞、在坑里、笙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