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事情就很可怕啊。
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 秦北完全不能想象自己下面没了的情景。
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太过恐怖,秦北甚至没勇气拉开裤子看一下,或者偷偷摸一摸。
他就怕他伸手一握,自己下面空空如也,某物荡然无存。
而且这还不是最致命的。
秦北更怕自己下面多了一些别的玩意。
想到这里,年轻人不由畏惧地抖了抖, 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要是他真多了一个口子……
他立刻原地自杀。
让他死,快让他死。
秦北惶恐地拽着自己的裤子。
他一脸纠结之色, 修长的指尖几次三番地探向自己的腹部,却总是在半路突然撤回,就仿佛他胯/间有什么洪水猛兽。
一边的男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秦北没好气地抬起了眼皮,斜了楚江然一眼:“你笑什么笑?有点同情心好吗?”
楚江然勉强敛去了唇边的弧度, 安慰秦北:“这只是些障眼法,你不必如此介怀。”
神他妈只是障眼法?
这个人在说什么?
秦北捂起了脸,他这大胸脯可触可碰,上面的感官系统半点没少。
哪里像假的了?
青年叹了口气,也不争辩, 只是幽幽地问道:“我什么时候能变回去?”
楚江然思考了片刻,不太确定地说道:“等你学会仙力运行?”
……那不科学的玩意他真的能学会吗?
秦北就很绝望。
楚江然轻轻挑了挑眉头。他沉吟了一番, 陈述道:“你的修炼天赋向来无人能及, 不过是运行仙力而已,无需忧虑。”
秦北却一点都没被安慰到,他之前是在打游戏,升级修炼全靠杀怪和挂机, 他当然无人能及了。
可现在不一样了。
“来,我教你。”楚江然自然地牵起秦北的手腕,拉着他到书桌边坐好。
秦北坐下后,慢吞吞地扭了扭身体,脸上露出了一丝忍耐之色。
楚江然:“……你不去解决一下吗?”
秦北猛地摇了摇头:“我憋一会儿。”
说罢,他又慢吞吞地扭了扭身体。
“快开始吧。”年轻人催促了一声。
他抬起头,瞪大眼睛乖巧地注视着楚江然。
楚江然顿了一下,微微移开了视线,才开了口。
“闭上眼睛,意念沉于气海,试着引导仙力流入经脉。”富有磁性的男声低低地陈述着。
秦北呆了一会儿,只能先闭上了双眼。
“如何?”楚江然问道。
秦北弱弱地小声说道:“没懂,我眼前一片黑。”
楚江然可疑地沉默了好半天。
“你……”楚江然斟酌着换了个说辞,“意识集中于丹田处,想象一下浩瀚云海?”
秦北皱着脸试了试。
半晌后,他欣喜地扬起声线:“啊,我看到了。”
秦北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到的,他明明紧闭着双眼,却清晰地看见了一片广阔无垠的碧蓝沧海。
大海的正中间有一处精致典雅的紫府灵台。
一个小小的青年正盘腿环坐于灵台正中间,双眼紧闭,双手搭在膝上,似乎在打坐修炼。
这小人的身形外貌与秦北本人分毫不差,完全是一个缩小版的秦北。
秦北愣了一下。
这难道是他的元婴?
他竟然还有元婴的吗?
秦北盯着小人观察了许久,才往其他地方看了看。
紫府灵台外飘浮着许多细碎的光点,它们缓缓流淌、回转着,偶有几个飘进了灵台之中,轻盈地落在了“秦北”的肩上、发丝间,逐渐消失不见。
秦北不知道这些光点是什么,但他潜意识里突然涌出一个强烈的念头——那是他的灵魂碎片。
这个念头让秦北十分得莫名其妙。
灵魂碎片?
他的灵魂难道碎过?
不可能吧?
秦北想不明白,便不再深究,继续观察着眼前的奇景。
灵台外的莹莹光点散布得并不均匀。
紫府门口处明显聚集着一大片,照得大门熠熠生辉。
秦北好奇地转眼看去。
细碎的光点密集地聚拢着,其间似乎藏着一道若有若现的虚影。秦北眯起眼睛,仔细分辨了一下……好像是一头巨狼?
这模糊的虚影悠闲地卧在紫府门口,小小的光点们欢快地围着它不停地飘荡,眷恋地黏连在它巨大的身躯上。
巨狼的脖颈间绑着一段粗重的黑色铁链,铁链上环绕着无数暗红色的繁复符文,隐隐散发着压抑的暗光。
铁链的另一端一直延伸至紫府中的一根房柱上,同时这跟房柱上还缠着一段纤细的白线,若有似无地绕在“秦北”小人的手腕上。
秦北心思一动,灵台中正在打坐的小人突然睁眼站了起来,他走到那根契约柱边上,轻轻触碰了一下铁链的末端。
随着他的动作,暗红色的玄妙符文亮了亮,围着铁链一点点地旋转起来。
“阿北?”楚江然若有所觉地低唤了一声。
秦北怔了怔。
他听见了楚江然的声音,却不知道该如何睁开眼睛。
片刻后,他感到他的身体被楚江然紧紧地搂住了。男人牢牢地握起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他低下头,以额头与秦北的额心相触。
身材矮小的小姑娘困难地仰着头。
与此同时,秦北眼前的巨狼虚影明显凝实了几分,形态样貌清晰可见。苍黑色的毛发根根分明,看起来很扎手的样子。
一直俯卧着的巨狼抬起了头,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只是出神地凝望着灵台中的“秦北”。
就像望着一场遥远而易碎的梦境。
******
楚江然不言不语地盯着秦北的元婴看了十几分钟,才松开了秦北,并嘱咐他专心修炼,别乱碰锁链。
“哦。”秦北挠了挠脸颊,应了一声。
楚江然的神念离开后,巨狼的虚影又暗淡了下去,紫府灵台也重新恢复了安宁。
秦北按捺住心底的困惑,开始琢磨起“如何引导仙力运行”的问题。
那么首先,他的仙力在哪里呢?
秦北到处找了老半天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一望无际、深不见底的海水就是他的仙力。
他凝聚起意识,试着对自己的元婴发送了几条命令。
灵台中的“秦北”应声而动,他行至海边,手指往上一抬,一股碧蓝色的海水随着他的指向,凌空悬起,遥遥地挂于天际之上。
仔细看去,这海水确实不是水,而是一股缓缓流动的浓稠灵气。
苍蓝色的长河间夹杂着点点荧光,幽深而玄妙。
能控制灵气后,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起来。
秦北很轻易地让这股灵气流入了自己的经脉之中。
很好,很完美,快让他变回男性吧!
然而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下一刻,秦北又遭遇了一个新的问题。
他根本分不清各条经脉的具体位置。
他总不能一边对照着手机上的人体经脉示意图,一边运转仙力吧?
而且真实操起来,秦北立刻发现人体里远不止所谓的七经八脉,细小的岔路、分支不计其数。
绕得秦北头晕眼花。
秦北长叹一口气,哭丧着脸求助起身边的修仙大佬。
“你……连经脉都不懂吗?”楚江然的神情越发诡异,他突然回忆起自己当年教秦北剑法时的噩梦时光。
秦北卑微地低下了头。
刚低下头,青年又愤愤不平地重新抬起了头。
不懂就不懂。
这有什么?
正常的现代人有几个懂七经八脉的?
楚江然也没再多说什么,他给秦北找了一张密密麻麻的巨大经脉图,并细致地标注了一下幻形仙法的流转路线。
秦北苦起脸,像个小学生一样,拿起图纸默默背诵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青年艰难地强背了十几分钟,心中十分想要划水、摸鱼。
可他快憋不住了!
秦北又坚持记了几条后,才扭了扭头,瞧了眼楚江然。
男人坐在一边,正闲适地玩着手机。
秦北的视线无意识地掠过了对方的手机屏幕。
这人正在查看微信记录,手机界面的正上方明晃晃地显示着“玄天剑门”四个大字。
秦北眉头一挑,也摸出自己手机看了看。
“玄天剑门”群里十分干净,什么都没剩下。
几千条“xxx撤回了一条消息”罗列在一起,场面尤为壮观。
楚江然果然皱了皱眉头,缓缓地打出了一个问号。
【楚江然:?
时天易:……
时天易:师叔晚好?
韩玖:楚队!
周清悟:默默吃瓜.jpg
柳柒柒:小师叔你这个渣男!愤怒.jpg愤怒.jpg愤怒.jpg
柳柒柒:我要气死了
楚江然:??
吴柳:柒柒!!!
吴柳:柒柒qaq
柳柒柒:……
柳柒柒:啊啊啊你们这群怂货!
柳柒柒:手动再见.jpg】
楚江然眉宇间的褶皱更深了几分,他转过头问秦北:“他们刚刚聊了什么?”
秦北忍不住清咳了一声。
能说啥,当然是说楚大佬诡异地现身女性内/衣店,并打包带走一大堆情/趣款内衣咯。
秦北犹豫了一下,他也不好暴露可怜的吴柳小妹纸,只能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他镇定地回答着,视线却可疑地转移到了地板上。
楚江然自然看出来了,不过他并不打算为难他的阿北,这事儿他回头审问一下他那群师侄,就什么都清楚了。
他看了眼秦北手中的图纸,淡声问道:“背完了?”
“呃。”秦北卑微地又拿起了图表,“我再熟悉熟悉。”
小姑娘慢吞吞地重新俯到书桌边,皱着小脸蛋继续学习了起来。
楚江然不由轻轻挑了挑嘴角,他撩起小姑娘的一缕长发,放在手心里把玩,同时漫不经心地打量起埋头学习的小姑娘。
小姑娘单手撑着脸,微微蹙着柳眉,纤细的侧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楚江然皱起了眉头。
确实有些眼熟,他们以前见过?
楚江然默默翻找着自己的记忆,半晌后,他眸光微凝,有些迟疑。
秦楠?
碧云阁秦楠?
楚江然知道秦楠。
他当然知道。
修真界没几个人不知道秦楠的大名。
碧云阁第一美人,谁不知道?
她一曲《济世沧海》不知道救治过多少人,惊艳过多少人。
其追随者怕是能从玄天剑门一直排到九煞大殿。
楚江然呼吸一窒,万分头痛。
阿北到底怎么回事?
楚江然无语了片刻后,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秦楠曾经专程来玄天剑门找过他。
那天,秦楠无缘无故地登门拜访。
楚江然向来对这些应酬没有兴趣,更对这些找上门的莺莺燕燕全无好感,便把人直接打发给了时天易。
岂料这小姑娘一直徘徊于玄天剑门的主殿外,迟迟不肯离去。
楚江然想着她也许真有要事相商,就放她进来了。
秦楠进来后,什么都没说,只是简简单单地行了个大礼,与他认识了一下。
毫无异常,又特别异常。
你说她是怀揣着少女心思来的,可她不仅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连话都没和他多说两句。
她更不像是来商量正经事的。
而且,最诡异的是这姑娘黏连在他身上的眼神。
那种昏暗的、玩味的小眼神,不像敬仰,不像钦慕,倒像是掺杂了某种恶意与邪念。
如今回忆起来,秦北本人确实爱用这样的眼神盯着自己。
尤其是在他想强/上他之前。
“秦楠?”楚江然冷不丁喊了一声。
秦北咋一听见这人喊破自己的马甲名,怔了一下,却没怎么惊奇。
他记得楚江然是躺在自己小号的关系列表中的,虽然他俩的好感度只有1点,连“泛泛之交”都算不上,但确实认识。
秦北一边背着经脉图,一边心不在焉地回了句:“咋了?”
“……”楚江然微微靠上椅背,浅声问道,“你当时以秦楠的身份来玄天剑门找过我,是有什么事么?”
“哦,你说那个呀。”秦北头也没抬,随口答了答,“我就是想试试强……”
说到一半,他猛地合上嘴巴,无辜地看向楚江然:“没什么。”
强什么?
强/上他么?
楚江然眸光一暗,心底发痒。
他的阿北真的是……
别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尽,自己的恶趣味倒是记得一清二楚。
就那么喜欢他的身体么?
“哈哈。”秦北讪讪地笑了两声,“没有没有,我就是去和你认识认识。”
刚讪笑完,年轻人又难耐地在椅子上扭了扭,脸上的痛苦之情更加明显了。
完了,他快憋不住了。
楚江然:“……”
楚江然瞥了眼自家辛苦憋尿的沙雕男朋友,叹了口气:“不如我帮你看看罢。”
?看什么?
秦北震惊地望向楚江然。
“如果是正常的,你何必……嗯。”楚江然有点难以启齿,默默地把“如此憋尿”几个字模糊处理掉。
是这个问题吗?
这个人神他妈想看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刚刚看到晋江后台的消息提示,我真的心中大惊,还以为又被锁了……幸好只是提现提示
太难了,我周六周日被锁了10几遍
审核疯了
说起来,我在作话说审核疯了。会不会被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忌 2个;莲莲的小狼狗、英俊的豆子、没钱过双十一、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郗涫 39瓶;英俊的豆子 26瓶;浮云夜知秋、含羞草 20瓶;灵青 15瓶;陌下桑、拒绝吃药、齐步莱、佛爷、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o(≧v≦)o 10瓶;东麟、梵卓魔爱 8瓶;忆秊 7瓶;深深几许、无忌、aycaly、梅映漪 5瓶;骊山雨、鱼 3瓶;大氿歌、魔理沙、一只久宅深居的猫、叶子酱 2瓶;柚临沂、雨下、莲莲的小狼狗、licyivy、夜猫子、i-aoon、墨鱼。、orzgg、桃夭、梦雨樱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