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眉远山的美艳女子站在秦北的床边, 她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散着,身上套着明显不合身的男士服装。
……那显然是秦北的衣服。
楚江然幽深的瞳孔蓦地收缩到了极致,他缓了口气,只觉得连呼吸道里都掺上了一种焦灼的刺痛感。
女子卷起过长的袖子,一手提着裤子,一手虚虚地掩在胸前。
她转头瞧见他后, 神情呆了呆。
下一刻,这小妖精竟恬不知耻地钻进了他和秦北的床上, 用秦北的被褥严严实实地把自己裹了起来。
“滚下来!”楚江然眼神一暗,杀意骤起。
女人从被褥里冒出了一个头,她瞪了下眼睛,冷哼道:“你才应该滚出去。”
“呵。”楚江然冰冷地挑了挑嘴角。
他懒得再和这个妖孽废话, 直接反手抽出古朴的长剑,一剑挥出。
冷厉的剑芒惊如雷霆,灿若清光。夹带着无边无际的剑气,势不可挡地刺向女子。
下一瞬间,强大的剑气捅穿了被褥, 划破了衬衫,却在女子的身躯前溃散一空。
楚江然的剑尖距离女子的眉心只有分毫之距, 无法再前进半寸。
这人是……?
楚江然握着长剑的手一颤。
女子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她苍白着脸色,小心翼翼地往后缩了缩:“你、你冷静一点,你这个人……怎么二话不说就动手呢?”
“我和秦北没有任何关系,我、我是他妹妹, 对我是他妹妹。”小姑娘按了按自己疯狂跳动的胸口,语无伦次地解释着,“你不能杀我。”
楚江然怔怔地站在原地,长剑自他手中滑落,砰得一声跌落于地板上。
他睁了睁眼睛,神情诡异地望向大床上的“女子”。
羽绒棉被破开后,雪白的绒毛飘散得到处都是。
眉目如画的美艳女子坐在白绒之间,身上的衬衫碎成了布条状,露出了大片大片的白皙肌肤。
她一脸无辜地半掩着□□,漂亮的脸蛋上染着淡淡的粉色,似有几分羞怯之意。
楚江然呼吸一停,轻声喊道:“阿北?”
女子呆了呆,疯狂摇头:“我不是,我没有,你认错人了。”
“……”
楚江然深吸一口气。
果然是他的阿北。
他这幅打扮是想干什么?
求/干/吗?
楚江然其实对女性的身体并无兴趣。可只要一想到这清纯貌美的女子是秦北,楚江然就止不住得一阵邪火直冒。
他克制地闭上眼睛:“阿北你……先穿上衣服?”
床上的女子半天没有动静,楚江然等了一会儿,才听见脆生生的女声支吾了一句:“穿什么衣服。”
……
他不想穿么?
阿北今天果然想玩女装play?
楚江然并没有奇怪,阿北向来热爱这档子事儿,钟情于各种各样的play。
尤好强/上他。
按照阿北的平日里习惯,他会强势地将他按在墙壁上,也许还会取一段绳子绑着他。
楚江然的呼吸声粗重了几分。
不,今天还不一样。
阿北今天特别娇小,看起来只有一米六左右。
以这个身高,他大概只能按着他的胸口了。
而且,到了那个时候,他估计会整个人窝进他的怀里,更加无助地攀附着他。
楚江然喘息了一声,微微睁开了眼睛。
女子依然坐在床上,她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满心期待地看向楚江然:“你赶紧把我变回去吧。”
“嗯?”楚江然诧异地挑了挑眉头,“你……不要吗?”
“要啥?”秦北纳闷地反问了一声,随即,他低下头从凌乱的白绒间摸出《幻形》,递给楚江然。
楚江然沉默了好久,才接过书籍,简单地翻了两下。
“来吧。”秦北正襟危坐,一副等待被施法的样子。
楚江然扫了一遍内容,阖上古籍,向秦北解释起修真界的基本常识:“你按着这秘籍的记载,将仙力逆向运行一周,即可恢复原样。”
“哦。”秦北迟疑地点了点头,他一言难尽地望着楚江然,慢吞吞地继续问道,“那怎么能运行仙力?”
什么意思?
不就那么运行?
楚江然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诠释这种“人如何走路”的问题,他思考了半晌后,勉强说道:“……以神识调动?”
秦北微微移动视线,表情特别尴尬:“呃,那怎么用神识?”
楚江然:“……”
小姑娘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奇怪地问道:“你难道不能直接把我变回去吗?”
“我于变形一道向来远逊于你。”楚江然摇了摇头。
秦北恍然了一下。
确实,作为一名极致的剑修,他家小宠物的技能表里全是攻击与破坏的仙法。
那些杂七杂八的偏门秘技、生活技能,他一概不会。
这可咋整?
秦北无助地搂着自己的大胸,心里一阵崩溃。
他难道得这么一直变性下去么?
秦北纠结了半天,长叹了一口气,起身从自己衣柜里翻出一件黑色休闲服,暂且换上了。
年轻人站到镜子前面,观察了一下自己。
一切都好就是……
emmmmmm。
他胸太大了。
完了。
即使穿着黑色的衣服,他胸前这两大坨也太明显了。
他是不是得穿个那玩意?内衣?胸/罩?
秦北严肃地思考着这个问题,又转头询问了一下小伙伴的意见。
楚江然瞟了一眼男朋友的巨大胸脯,认可地颔首:“是该穿。”
“那。”秦北眨了眨眼睛,“你能去帮我买几件吗?”
男人好长时间都没哼声。
秦北疑惑地转眼看向楚江然。
高大的男人眼神游移,满脸的诡异与复杂。
楚江然是真没想到,他有一天竟然要给自家男朋友买胸/罩。
半晌后,他才神情正经地问了问秦北:“你什么码?”
“……这我怎么知道?”秦北下意识地直接回道。
他一个大男人他怎么知道自己有多大?
秦北揉了揉鼻子:“你目测一下?”
听到这话,楚江然的表情更加诡异,他一个基佬他哪会目测大小?
两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然而,内衣一定要买,胸围一定要量。
最后,秦北只得找了一个卷尺给楚江然。
小姑娘转了个身,背对着楚江然,她乖巧地掀起自己的上衣,示意男人给他量一量。
楚江然:“…………………………………………………”
男人无意识地用力捏紧卷尺,他僵硬地用卷尺绕过小姑娘白皙紧致的皮肤,在背脊上交叠起来。
艰难地读取数字。
男人额际漫着细密的小汗珠,起伏的喉结上下移动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我真觉得第一段没问题,要锁请换个地方锁,谢谢。
为解锁而加长了省略号的长度qaq v章字数不能减少,见谅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无忌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没钱过双十一 4个;悦、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雪糕 53瓶;囿梄 50瓶;何为土豪?吃土的豪 40瓶;奶酪弟弟不吃鱼 30瓶;翎樣 20瓶;祝安 11瓶;翎鄸殇泺、听说猫咪爱吃鱼、清晨在夏天 10瓶;hc 8瓶;临鲤 6瓶;西瓜、筑洛、凉二欢、泪樱、顾以唯、木槿、叶疏楼 5瓶;笙歌、寥寥枫叶、xy、绿叶、燕疏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