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挑了挑眉头。
这个意思是他卸载《仙途》后, 他的游戏人物真死了?
那在陆彧的视角里,他岂不是把他的道侣日到自杀?
呃。
日到自杀可还行。
秦北揉了揉自己的鼻尖。
这种又惨又搞笑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秦北暗暗瞄了魔尊大人一眼。
高大的男人一言不发地垂着眼眸,纤长的睫毛轻微地颤动着。
莫名有种脆弱之感。
与秦北印象里那个在战场上杀进杀出,如入无人之境的红名boss截然不同。
“你……”秦北挠了挠脸颊,轻轻叹了口气,“你别这样, 我不会自杀的。”
他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一句:“当然, 你不能把我关起来。”
男人的身体猛地一颤,眼神涣散开来,声音嘶哑、破碎得几乎听不真切:“不会了,永远不会了。”
说罢, 他试探地抬手环抱起秦北。
秦北顿了一下,没有反抗。
男人双臂间的力道越收越紧,力道大得仿佛想将秦北按进他的身体,融入他的骨血之中。
秦北抿了抿嘴角,安抚性地拍了拍男人的背脊, 小声说道:“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见陆彧这样, 秦北不免有些难过和愧疚。
陆彧后期的行为虽然变态至极, 可说到底,这全是他的锅,是他自己作的。
且不说他如何将人攻略,又如何绿了这个人。
单说他最后恼怒之下选的那几个选项, 那真是往人血淋淋的伤口上又狠狠地再捅了一刀。
陆彧没当场剁了他,已经算客气了。
秦北张了张嘴,他想解释一下这件事情,可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怎么解释?
真相远比地牢里的选项残酷。
他所谓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不只是骗陆彧的。
甚至于,那只是一场游戏。
是系统提供给他的固定说辞。
秦北:……
他可真是日了老天的娘,他只是玩了一款沙雕游戏,为什么会搞出这么多虐恋情深的悲情故事?!
还能不能行了?
这样下去,他怕不是要单身一辈子了。
秦北心情沉重地又拍了拍男人的背部,忍不住提醒道:“你的猫跑了,我们先去找找它?”
陆彧沉默了片刻,低声问怀里青年:“你喜欢他?”
秦北理所当然地点头:“喜欢啊。”
十级毛绒控的年轻人忍不住扬起语调,美美地称赞道:“你不知道它的手感有多好,尤其是脖子和小肚子上那几撮软毛……啊,好想吸猫。”
“嗯。”陆彧波澜不惊地应了声。
男人侧过脸,轻咳了一声,碎发间的耳根子泛起了浅浅的淡红:“喜欢就好。”
“真的不去找吗?”秦北又追问了一遍。
秦北感到了些许疑惑,陆彧这幅不慌不忙的样子实在不像一个丢失猫崽的铲屎官。
莫非……那猫是一只智力健全的妖兽,会自己回家?
秦北脸色骤然一变。
不会吧?
一般妖兽能由着他看蛋蛋?
秦北僵了一下,忽然冒出了一个更为可怕的想法,他眼神诡异地望向他们的魔尊大人,克制不住地低头瞄了眼对方的下/体。
小吗?
不不不。
他拒绝这个想法。
太特么恐怖了。
秦北正惶恐着,只见魔尊大人神态自若地抚了抚他的碎发:“无妨,我去抓他回来。”
说罢,陆彧捏起了一个法诀,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只余下些许阴冷的黑暗气息在空气中飘荡。
十分钟后,男人拎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布偶回来了。
小猫屁/股上包着小巧可爱的卫生裤,胸口上严严实实地缠上了一卷白色的绷带。
“喵喵……喵呜……喵呜呜呜。(崽崽不要穿这些呜呜呜)”小猫崽奄奄一息地呜咽着,小爪子不停地挠着身上乱七八糟的布料。
“安静。”高大的男人甩了甩手上的猫崽,沉声说道。
秦崽崽随着陆彧的动作,危险地在半空中摇晃了两下。
猫崽更气了,小爪子在空中一阵乱挥:“喵!喵喵!(爸爸坏!爸爸坏!)”
陆彧把闹腾的小猫崽扔进秦北怀里,淡声说道:“喜欢的话,带回去玩吧。”
秦北双眼一亮:“可以吗?”
“嗯。”
秦北开心地撸了会儿崽崽,又问道:“另外那只呢?我想两只一起撸!”
陆彧噎了一下,表情十分诡异。
他顿了好久,才慢吞吞地说了句:“……回头给你。”
秦北在陆宅里坐了十几分钟,便客气地向陆彧表示他该回家了。
男人本想继续留着秦北,但最终克制了下来。
******
秦北带着小猫咪到家时,正赶上午饭时间。
空荡荡的大别墅里只有林亦晚一个人。
她在厨房里忙活着,阵阵清香逐渐弥漫了整幢楼。
秦北安静地坐到了餐桌前,给崽崽倒了一碗乳白色的新鲜羊奶。
小猫咪团巴在餐桌上,小口小口地舔了起来。
林亦晚端了两盘家常菜出来,又给秦北盛了一大盆褐黄色的苦汤:“今日份的养发滋补汤。”
秦北诡异地沉默了一下,闷着脸喝了两口。
他家男性向来有秃头的烦恼。
他爸三十岁就秃成了地中海。
他哥秦辰在他这个年纪时已经秃出了方形的额角,戴了好几年假发,现在全靠植发续命。
当然,秦北本人的头发十分浓密,似乎并没有遗传到这个基因。
但林女士依然提心吊胆地研究着各种药膳食谱,就怕小儿子也秃了。
林亦晚一边盯着秦北喝汤药,一边叹气:“也不知道秃头会不会隔代遗产,万一崽崽也秃成地中海怎么办?”
正在狂舔羊奶盆的洗碗兽突然抬起了小脑袋:“喵?”
“喵喵喵?”它茫然地歪了歪小脑袋,迟疑地看了眼桌子上新出现的一团白毛毛。
“不会吧?”秦北不是很确定。
“不能大意。”林亦晚皱起柳眉,“想想你爸的头顶。”
“喵!”崽崽的圆眼睛越睁越大,一脸猫咪惊恐的表情。
几秒钟后,它挤进秦北怀里,直接把脑袋埋进养发汤的大盆里,疯狂舔了起来。
“哎,你不能喝这个。”秦北抓了两下没抓动,小猫崽死死地扒着盆子不放爪,猛喝了一大口。
“噗,这猫怎么回事?”林亦晚无奈地站起身,“我再去给你盛一碗吧。”
一阵闹腾后,两人一猫才正常地吃起了饭。
用餐结束后,林亦晚忽然对秦北说道:“过几天檬檬的粉丝见面会,你别忘了啊。”
“啥?过几天就是了?”秦北呆了一下。
“你上午说找个姑娘陪我去,是哪个姑娘?”林亦晚问了问。
秦北:“……秦楠。”
林亦晚狐疑地瞄了秦北一眼:“秦南?”
“是的。”秦北一言难尽地点点头。
他也是没办法了。
一来,他不好随便找个人扫林女士的兴,二来,他本人真不能去。
演唱会还行,粉丝见面会被发现的话,真的尴尬到爆炸。
他宁愿女装,真的。
女装还能和檬檬交流一下。
“你直接陪我去呗。”林亦晚叹了一口气,“你非要继续演戏?”
“想演。”秦北也叹了一口气。
秦北最初进娱乐圈,完全是兴趣使然,他从高中起便混在学校的话剧社团中,玩得特别开心。
他喜欢新奇的剧本,有意思的人物。
他也热爱演绎、诠释不同人物的感觉。
所以当星探找上他时,秦北认真考察过对方公司的实际情况后,便欣然同意了。
进了公司后,他愉快地挑了几个剧本去试镜,最后通过了一个。
那是孙易主演的一个古装剧,秦北在里面演一个台词不多的小角色。
这角色虽然出场不算多,但他性格复杂、冲突性强,最后为主角牺牲的那一段儿也很震撼人心。
是一个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这也是秦北试镜这个角色的原因。
这剧上映后,一切正如秦北所预料得一般,不少人注意到了他这个人物。
他开始有了人气,微博粉丝稳步地上升了一波。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结果孙易的某个对家,买了条热搜黑孙易的演技。喷他演技油腻被新人吊锤。
对,那个新人指秦北。
这热搜挂出来后,还真有一群网友进来踩孙易,甚至衍生出一条新的热搜#孙易油腻#。
这他妈就很可怕了,孙易可不管热搜是谁买的,他直接就恨上了秦北。
他也不听秦北的解释,直接在公司里传达了几个意思,把秦北的下一部剧临时替换成了一个粗制滥造的网剧,还停了秦北其他所有活动。
秦北恼得想死,特别想让这傻逼公司凉凉破产。
可他没有钱。
他爹还健在。
他并没有亿万家产可以继承。
真惨。
秦北苦闷了几天后,还是去网剧剧组报道了,他当时想着不管什么剧组,能开开心心地演戏就行。
他也不要求大制作、大流量,开心就好嘛。
等他进去后,他才知道什么叫噩梦。
诡异的服化道、七零八落的故事,再加上一群心思浮躁的小演员和新手导演。
秦北根本没敢看最后的成片结果。
反正他微博上那群粉丝本来天天“哥哥、哥哥”地喊他,这个剧上了以后,全变成了“我的沙雕弟弟”。
太惨了。
……
秦北叹息着摇了摇头,不想再回忆这傻逼事儿。
“行吧。”林亦晚性子温和,也不强劝儿子,“那你记得让小姑娘联系我。”
秦北僵着脸点头:“……好的。”
秦北与林亦晚聊完,立刻滚回自己房间,开始研究女装之术。
昨天他离开无名村的别墅前,从他们的藏书室里挑了几本仙法秘籍带回来,其中就有《幻形》。
《幻形》比《道经》薄得多,只有十二页,这个厚度秦北自认为他还是能拿得下来的。
秦北一手捧着古汉语词典,一手按着泛黄的古籍,逐字逐句一一对照着翻译起每段行文的具体意思。
几个小时后,秦北才大致理清了《幻形》的全文意思,这书前两页是一大段似是而非的道法经文,中间八页详细记载了仙力流转的具体途径,最后两页画了法诀手势以及对应仙咒。
好,他可以开始了!
……所以,丹田在哪里?
秦北捂着脸,不得不又搜索了几张人体经脉图,细细比划了起来。
比划了一半,秦北疲惫地一头扎进了自己柔软的被窝里,在床上翻滚了一下。
什么鬼玩意嘛?
青年倒在床上,直接把《幻形》翻到最后一页,随手尝试着捏出法诀,念了念仙咒。
下一刻,他只觉得自己腹部涌出了一股奇妙的暖流,该暖流沿着特定的路径缓缓流过了他的全身。
秦北一惊,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一脚踩在地上,差点被自己的裤子拌了一跤。
秦北扶着床稳住身形,茫然地抬头望向自己房间里的全身镜。
!!!
草。
他真的变成女孩子了!
镜子里的小姑娘一脸惊慌之色,维持着和秦北一模一样的姿势。
她身高比秦北矮了二十厘米,骨架也小得多,身上却还穿着秦北原来的衬衫、长裤。
她上身松松垮垮地搭轻薄的白衬衫,胸前的两点清晰可见,裤腰更是直接滑落到了胯骨之下。
特别像一个偷穿男朋友衣服的小妹纸。
秦北心情复杂地刚提了提裤子,便诡异地听见他房间的窗户被敲击了两下。
一个低沉的男声随之响起:“阿北?”
秦北猛地转过头。
只见楚江然正站在他房间的窗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
秦北:????????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昨天在b站看了个给狗梳毛的视频。
狗子一直跑,不肯梳
up主:你抓住它命/根/子,它就不跑了
我:???????
现在人都这么梳毛的吗?6666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prprprprprpr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没钱过双十一、昵头、salgado、蚊帐之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自然卷都是折翼的天使 57瓶;阿飘 50瓶;哇哦!、韶镜、okina 20瓶;修改昵称 15瓶;你真好看、回锅肉、锦瑟无端 10瓶;残烟、3%、观光眷恋、依然是你、苏晚枕、你的眼睛笑起来有星星、天空晴好 5瓶;流年° 4瓶;腐生生物 3瓶;39226246 2瓶;寥寥枫叶、骨斋、燕疏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