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某只娇弱的小猫咪不可思议地震声喊道。
在被套卫/生/巾后, 他还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那里么?!
陆彧脸色大变,立刻奋力挣扎了起来。
小猫咪左扭扭右扭扭,妄图从秦北怀里爬出去。
“哎?别乱动啊。”秦北被迫停下了扯卫生裤的动作,他安抚性地轻声哄起小猫猫,“宝宝乖啊,别怕, 就是看一下而已。”
嘴上这么说着,秦北一双大手却无情地直接按着猫猫柔软的小肚子, 把它整只严严实实地控制在怀里。
陆彧:!!!
神他妈只是看一下?!
那里是能随便看的吗?
小猫咪调整了一下表情,一脸超凶地向秦北拍出小爪子,并且不停地挠着年轻人。
奈何它体型太过娇小,又不敢露出指甲, 抢到青年。
威胁力度无限趋近于零。
事实上,别说威胁了。
秦北被猫猫冰凉的小肉垫一阵踩来踩去,脸上的神情明显更加滋润、舒适了。
“这小猫也太活泼了。”秦北幸福地叹了口气,他抬头瞧向墨刃,“你能过来搭把手吗?”
某下属浑身一震。
??
搭把手干什么?
搭把手一起欣赏魔尊大人的蛋蛋吗?!
墨刃大震, 墨刃狂震,墨刃震无可震。
不不不。
他真的还想活命!
上回他们一群人闯入魔尊大人的浴池, 被暴怒的大人宰杀了一大片, 鲜血流了三天都没流干净。
只剩秦北一人安然无恙。
这回这人竟然还想当着他们的面,直接掰/开他们魔尊的大腿,看一看那啥么?
太牛逼了。
太可怕了。
……不愧是秦北。
卑微的下属懵圈地站在原地,眼神虚浮而飘渺。
秦崽崽倒是双眼一亮, 好奇地瞄向大白猫的卫生裤,猥/琐地凑过去嗅了嗅。
“喵。(滚开)”大白猫压低声线,气势汹汹地吼了一嗓门。
这冷漠的喵喵声在秦北听来可爱极了,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小猫咪乱摆的尾巴尖。
秦崽崽也肥起胆子,探头咬了咬他爸爸的小耳朵尖。
陆彧周身的气压越来越低,毛毛上都开始浮现起浑浊的黑气。
可他身上的一人一猫根本不为所动。
爱咋玩,还是咋玩。
旁边的墨刃倒是畏惧地退后了半步。
他抹了抹额边的冷汗,耐心地等待了一会儿,却一直没见某只凶残的魇兽从秦北怀里挣脱出来。
墨刃的神情越发复杂。
魔尊大人果然是在欲迎还拒吧?
确实是吧。
墨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大人所有动作都没有使用灵气,一身霸道的魔息更是小心翼翼地完全避开了秦北和少主。
这软绵绵的挣扎有什么用?
迟早会被秦北扒掉看光吧?
这绝对是夫夫情趣吧……
墨刃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了,他还不懂吗?
想通后,墨刃知趣地从羊绒地毯上拎起秦崽崽,准备带着年幼的少主离开这个高能的大厅。
魔尊大人的蛋蛋秦北可以看。
他们要是胆敢留下来围观的话,估计活不到下一个小时了。
“怎么走了?”秦北镇压陆猫猫的动作一顿,纳闷地抬头问道,“你要去哪?”
墨刃无奈地停下脚步,只觉得自己太难了:“带小猫出去溜溜。”
“喵呜喵呜喵呜。”被逮住的秦崽崽疯狂辱骂着墨刃,“喵呜喵喵喵呜。(崽崽不走,崽崽要看)”
看什么看?!这是能随便看得么?
墨刃默默捂起脸,强压着暴动的秦崽崽。
“这样啊。”秦北应了一声,他眨了眨眼睛,随口说道,“急什么?看完再走呗。”
墨刃满头黑线。
这人还真想邀请他同看?!
“不了不了,你看就好,你看就好。”墨刃赶紧摇头拒绝,立刻飞快地冲出了大门。
秦北略感疑惑地挑了挑眉头,却也未细想。
……
陆宅里只剩一人一猫后,小猫咪明显放松了许多,挣扎的幅度极速下降。
秦北拎起小猫咪的两只前爪,让陆猫直立了起来。
小猫咪迟疑了一下,最终一动不动地躺平,任由秦北脱下了他的卫生裤。
陆彧闭了闭眼睛,慢吞吞地摇了下小尾巴。
嗯……
反正秦秦用都用过无数遍了。
再让他多看一回,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看看就看看吧。
小猫咪顺着秦北的力道,安静地仰躺在对方的大腿上。
“真乖。”
秦北赞了一声,如愿以偿地瞧见了陆猫猫毛绒绒的柔弱肚皮。
他扯开猫咪的小后腿,认真欣赏了一下。
这小布偶确实是一只公猫。
陆彧似乎还没带它去做绝育,那里发育得很完整。
秦北点了点头,评价道:“小小的,真可爱。”
平躺着的小猫咪猛地瞪大眼睛。
什么小?!
哪里小?!
怎么可能小?!
秦北欣赏完后,还恶趣味地弹了一下。
小猫咪圆形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下一刻,它剧烈挣扎起来,四只小腿一起大力地蹬着秦北。
凉凉的肉垫一直怼在秦北身上。
秦北一个没抓稳,被小猫咪翻身跑掉了。
秦北立刻站起身,他还没跨出一步,便见小猫咪矫健地越过阳台的围栏。
身形一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卧槽,跑了?
这可不行啊。
他到时怎么和陆彧解释?!
秦北焦虑地也跟着翻出了阳台,在陆宅的小花园里搜寻起小猫咪的踪迹。
青年翻开花圃,掀起花篮子,走过所有角落,却遍寻不到。
最终秦北只能神情不安地先回了陆宅。
他刚拉开陆宅的大门,就看到陆彧正一言不发地站在门口。
高大的男人微微斜靠着墙壁,零碎的刘海在他眉眼间洒下成片的阴影。
在室内昏暗的光线下,秦北辨不清对方的神情,只觉得男人那幽深的眸子里似乎燃着无边无际的暗火。
秦北心里感到了些许不对劲,但这时候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焦虑地抓起陆彧的手臂,愧疚而不安地说道:“你家那只小猫刚刚跑了出去。”
“这怎么办?花园有监/视仪吗?或者,你有没有什么仙法……”
秦北话没讲完,忽然被高大的男人压到了墙壁上。
男人俯下身,将两人的距离拉得极近。
炙热的气息喷洒于秦北的脸侧、脖颈间,与青年的呼吸纠缠在了一起。
秦北不适应地往后靠了靠:“你、你要干嘛?”
陆彧不带笑意地挑了挑嘴角。
随即,他握起秦北的手,往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带去。
秦北起初还一脸疑惑,接着他忽然神情巨变。
不不不!
他不想碰别人的那个。
快放过他的手!!
不!
秦北正面如死灰,忽然听到男人在他耳边沉声地问道:“小吗?”
秦北:??????
他为什么要问他这个?
而且,一般人不是应该问,大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没钱过双十一、蚊帐之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九方向雪 28瓶;子衿、晏煦、临鲤 10瓶;3% 9瓶;天天就是天天、绯色、(*/?*) 5瓶;叶不羞的小宝贝、奇 2瓶;燕疏影、蘇先生、星愿、幻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