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其实有一瞬间, 怀疑过这小猫崽是秦崽崽。
性情阴沉的大boss陆彧无端端养了这么一只小可爱,还以它作为微信头像。
不仅如此,这只猫竟然还能独自一人闯入他的房间里。
怎么想都不太对的样子。
可秦北记得很清楚,陆彧和秦崽崽的属性面板上明明白白地标注着“种族:魇兽”,而非布偶猫。
此外,崽崽毫无疑问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怎么也不可能来大姨妈的。
或许这小猫大概真是陆彧闲来无事养的宠物吧。
秦北低头望向软萌萌的小奶猫。
小奶猫无辜地歪了歪小脑袋。
秦北没忍住伸手挠了挠它下巴处的绒毛,又摸了摸它的小耳朵尖。
“喵呜。”猫崽乖巧地摊开身体, 任由爸爸随意抚摸,并不时地发出呼噜呼噜的舒爽声音。
秦北撸了会儿猫,看到陆彧回复他了。
【孩子他爹:不可能。】
可是……
秦北挠了挠脸颊。
【秦河以北:她就是来了呀
秦河以北:小猫屁股毛特写图.jpg
秦河以北:不然哪来这么多血?】
秦北刚打完字,一抬头就看到某只小猫翻了个身, 柔软的腹部朝上,并风/骚地大敞着两只后腿。
它卷起身体,伸出粉色的小舌头往自己下/体的血迹舔去。
!!!
秦北深深地窒息了。
他连忙抓起小猫,阻止它变态的行为。
牢牢地按住猫崽子后,秦北不忘向猫主人吐槽起来。
【秦河以北:这傻猫刚才竟然想自己舔掉经/血!!太可怕了!!】
两人聊天界面的正上方断断续续地出现着“对方正在输入中”的提示。
可陆彧输入了半天, 最后只发来了一串长长的省略号。
【孩子他爹:……………
秦河以北:?
孩子他爹:呵呵
孩子他爹:不用管他】
不用管是什么意思?
难道放着它到处滴血?!
秦北哪敢真不管啊,他可不想明天起来做大清洁。
青年沉思了片刻, 起身去隔壁的杂物房里翻腾了一下。
秦北在各个柜子抽屉里摸来摸去, 总算是找到了一包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纸尿裤。
这纸尿裤的包装上落满了灰尘,看起来似乎过期了好几百年。
但目前事态急迫,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秦北立刻拆开一包纸尿布,拿起来里里外外研究了一遍后, 便俯下身子抱起自己脚边的无辜小猫猫。
他一手抓着猫,一手想给它套上纸尿裤。
秦崽崽:!!!
小猫咪猛地瞪大圆滚滚的眼睛,它满脸耻辱之色,疯狂扑腾、挣扎起来。
“喵呜喵呜喵呜呜(崽崽不会尿裤子了!)!”猫崽一边威胁地用小牙齿磨蹭着秦北的手臂,一边连声喵呜着。
它后腿一蹬一蹬的,意图把屁股上的纸尿裤整个踹掉。
“别乱动。”秦北按着猫崽,强行给它粘上了耻/辱裤。
做完这一切后,秦北才安抚性地揉了揉猫崽的小脑门:“宝宝乖哈,没事没事,就是一个小裤子而已。”
秦崽崽屈/辱地瞪着自己的纸尿裤,它自闭了半天。最后在尊严和爸爸之间,他哭着选择了后者。
小白猫一脸生无可恋、郁郁寡欢。
秦北倒是十分神清气爽。
他满意地抱着毛绒绒的小可爱,慢吞吞地回了自己的卧室。
这一阵子折腾,时针正一点点地逼近数字四。
秦北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重新躺进温暖的被窝里。
小猫崽则由于不适应巨大的纸尿裤,在棉被间倒腾了一会儿,生了半天闷气。
最后它厌厌地窝在秦北胸口处卷成一团,一动不动。
临睡前,秦北勉强睁着小眼睛,给陆彧发了条微信。
【秦河以北:我明天把猫猫送回给你?
孩子他爹:好】
说罢,陆彧甩了一串地址过来。
秦北看了眼这串地址,就是附近不远处的一个高档小区。
只有十几分钟路程。
青年放心地打了个哈欠,眼睛一闭,立刻沉入了悠远的梦境之中。
******
第二天上午,外面天气阴沉沉的,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
昏暗的天色特别适合睡懒觉。
被褥间的青年无意识地翻了个身,双眼紧闭,秀气的眉头却微微聚拢着。
穿着纸尿裤的小猫崽从棉被里钻出来,它轻巧地绕着秦北走了两圈,又安静地窝在枕头上,等了半小时。
青年一点要醒的迹象都没有,眉宇间的褶皱更加明显了。
秦崽崽想了想,用自己的小爪子按了按爸爸的脸。
青年毫无反应。
猫崽挺起身体,两只前爪一起踩上青年的侧脸。
“喔?”秦北这才有了点反应,他迷茫地睁开眼睛,浅淡的眼底仍透着迷离的梦意。
半晌后,秦北才完全清醒过来,他握起自己脸上的小猫爪,捏了捏它冰凉的粉色肉垫。
猫崽子粘人地凑过来,用自己的绒毛一下一下地蹭着秦北。
好乖,好可爱!
好想偷猫!
秦北就很羡慕陆彧了。
这么想着,秦北洗漱了一番,揽着小猫崽下楼了。
他沿着旋转楼梯下到一半,诡异地听到了碧云阁的背景音乐。
秦北挠着小猫走进客厅里,果然在电视机里瞧见了叶梓檬。
这一回她没穿古服,而是换了一件清爽的现代风小裙子。
小姑娘似乎正在参加一个晚会节目,她甜美地弯着嘴角,唱着最动人的初恋情歌。
秦北又转头看向了沙发处。
他的母亲大人林亦晚女士,她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机,眼睛里闪着荧荧光华。
秦北挑了挑眉头。
不是,檬檬这圈粉范围有点太广了吧?
怎么连他妈都中招了?!
叶梓檬这首歌唱完,林亦晚才缓缓呼出了一口气,轻轻扫了眼旁边的秦北。
“北北你醒了?早啊。”林女士随意地打了个招呼。
接着,她一把抓过秦北的胳膊,笑盈盈地指了指电视机里的叶梓檬,问道:“她可爱吧?”
“嗯。”秦北认同地点点头,“可爱。”
檬檬笑起来像个小天使一样。
当然可爱了。
林亦晚也点点头,她眼神微亮地再次喃喃感慨道:“她真的太可爱了!”
秦北表情一顿,心里涌起了一些不祥的预感。
他家林女士常年看剧追星,玩得不亦乐乎。
这本来没什么。
但可怕的是,她老喜欢给秦北塞奇怪的安利,有时还会天天疯狂当面ky。
秦北又不能拒绝,只能哭着吃下安利。
简直太惨了。
不仅如此,林亦晚偶尔还会冒出一些诡异的奇思妙想。
比如此时此刻就是。
林女士忸怩了一下,浅声说道:“檬檬最近有一场粉丝见面会……”
“哦,那你去吧。”秦北举双手支持。
“咳咳,我一个老太婆去像什么样子。”林女士清咳了两声,满含深意的眼神盯上了秦北,“你跟我一起去。到时候你走前面,我就说我是跟着你来玩的。”
秦北惊了:“你在说什么骚话?!”
他连忙摆手拒绝:“我不。”
林女士瞥了眼秦北,淡淡地告知他:“不许拒绝。”
“不是。”秦北抓了抓自己的碎发,无奈地挣扎了一下,“我去多不合适啊?”
虽说他很糊,但多少还是有点粉丝的。
万一被认出来了,那多尴尬啊。
“那你说怎么办?”林亦晚脸一板,直接把球踢给了秦北。
秦北又抓了抓头发。
最简单的方法当然是找个朋友陪他妈去。
可这么尴尬的事情,他不想干,他兄弟们肯定更不想干。
秦北冥思苦想良久,默默谋了个对策:“要不,我找个姑娘陪你去?”
“什么姑娘?”林亦晚眼神一亮,颇感兴趣地问道。
说完,她又眉头一皱:“你小子又找别的姑娘了?那崽崽他妈怎么办?”
“喵?”地上的小猫猫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扬起小脑袋。
风评持续被害的单身狗子秦北就很委屈,小声解释道:“一个普通的学妹而已。”
“好吧。”林亦晚此刻已经不关心见面会的事情了,她更关心她的宝贝乖孙,“你什么时候去接崽崽回来?”
地面上的小猫猫歪了歪头,它扒拉了一下秦北的裤腿:“喵呜喵喵喵呜。(崽崽就在这里啦)”
“不知道。”秦北避重就轻地说道,“我等会儿去见见陆彧再说。”
听到自家儿子要去见那个恐怖的绿色男人,林亦晚神色一紧:“你注意安全,要不……妈妈给你找几个打手?”
找/打/手是什么玩意?!
秦北诡异地瞪了眼林亦晚:“没事,我处理就好。”
“那……好吧。”林亦晚有些纠结。
一方面她特别担心自家乖孙被某个恐怖的绿色男人家暴,希望儿子赶紧去接崽崽回来。
另一方面她又忧心自家儿子被可怜的绿人怒揍。
如此想着,林亦晚深切地观察了眼她的宝贝小儿子。
秦北的五官依然完美无瑕。
眼下却染着淡淡的烟灰色,脸色透着几分苍白。
林亦晚神色微疑,略显不安地问道:“北北,你脸色不太好的样子,真的没事?”
秦北摇了摇头:“只是发噩梦了而已。”
对,他昨晚做了一个极为恐怖的梦。
虽然清醒后,梦境的细节已经模糊了,梦中那种惊慌、害怕的情绪淡得几乎回忆不起来了。
秦北依然心有余悸。
这梦从哪里开始的,秦北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他只记得自己一直被困在一间阴冷黑暗的地牢里。
那地牢没有窗子,三面都是严严实实的苍黑色石壁,最后一面是由密集的铁柱子构成的监牢大门。
地上则是一滩漫至脚踝的寒潭。
秦北的双臂被冰冷的铁链子牢牢地束缚于石壁上,脚下踩着凉彻心扉的冰水。
青年艰难地动了动发麻的手臂,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浓浓的疲倦之意,某个位置更是掺着一种又痛又空的诡异感觉。
即使身在迷蒙的梦境中,秦北的脑子里也一下子反应出四个大字——九煞地牢。
秦北当场就慌了。
他为什么会梦到九煞地牢?!单纯发梦?
不不不,单纯做梦也不行。
他不想做春梦!
救命救命!
快让他醒过来!
然而,无论秦北怎么用力睁大眼睛。
他完全醒不过来,一直被困在这个虚幻又真实的梦境之中。
秦北惶惶不安地抿起嘴角,静待时间流逝。
牢房的铁门外一直守着两个九煞弟子。
幸而陆彧从没出现过。
只有一个一两岁的幼子时常来牢房看望他。
小男孩艰难地趟过水潭,扒上秦北的小腿。
“巴巴、巴巴。”他不停地小声念叨着,把小脑袋深深地埋在秦北的腿上。
男孩似乎还不太会发音,“爸爸”两个音节念得有些诡异。
一直没见着陆彧,秦北不由长松了口气。
秦北这口气还没吐完,就在铁柱门外看到了某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秦北:!!!
陆彧依然穿着一席修身的玄色战袍,张扬的黑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
他不带任何情绪地扫了一眼墙壁上的青年,阴鸷的眉眼间刻满了冷酷无情。
秦北忍不住低低喘息了一声。
他腿上的小崽子眼巴巴地回头望向陆彧。
“带他出去。”陆彧淡漠地说道。
“是。”门外的九煞弟子立刻低头应道。
他大步走进地牢,万分小心抱起秦北腿上的小崽子,把男孩带出去了。
另一个九煞弟子也紧随其后,一起离场了。
秦北:??????
不等等,这个发展有点可怕的样子。
陆彧想干什么?!
别过来!别过来!
离他的菊花远一点!
陆彧沉默地走到秦北跟前,他抬起右手,轻抚着青年的脸颊:“疼么?”
男人的语气轻柔无比,却不带半点温度。
冷得宛如这幽幽寒潭一般。
陆彧轻笑了一声。
随即,他低下头,直接含住了青年泛着凉意的唇瓣。
秦北蓦地瞪大眼睛。
他无措地抓紧手边的铁链子,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僵硬地任由对方一点点在他口中掠夺、索取。
很长时间后,陆彧才松开了气息混乱、脸色通红的青年。
秦北喘息着抬起头。
男人仍然一脸波澜不惊,幽深的黑眸仿若凝聚了千年不化的寒冰。
可在这极近的距离之间,秦北在那层层冰封之下,却捕捉到了一丝浓烈的、炙热的复杂情绪。
它们翻腾着、喧嚣着,被主人死死压在寂海深处。
散不开、化不尽。
无路可走。
秦北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口水,整个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不曾想男人并没有更进一步,他只是一直细细地吻着怀里的青年。
吻一会儿,停一下。
过几分钟又低头继续吻着。
秦北就这样,一脸迷蒙地被人强/吻了一宿。
等他一早醒来时,甚至隐隐感觉自己的嘴唇麻麻得发疼。
……
“北北,你想什么呢?”林亦晚喊了秦北一声,十分纳闷,“怎么脸红红的?”
“没什么。”秦北回过神,默默望天,“闷得吧。”
这太可怕了。
秦北不清楚他昨天那梦,只是单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还是如楚江然所说的那般,他会逐渐开始回收自己在《仙途》游戏中的骚操作记忆。
如果是后者,那就太可怕了。
这和穿小黄/文有什么区别?!
秦北心情复杂地在家里磨蹭了许久,他实在是不想见某个接/吻狂魔。
可他已经承诺了要送小猫回去。
这还能怎么办?
秦北没办法,只能僵着脸抱起嫩嫩的小白猫,踏上了去陆彧家的路。
******
今天一大早。
墨刃接到了他们魔尊的急召命令。
他有几千年没接到过这个层级的召唤了。
墨刃神情一凝,立刻紧赶慢赶地奔至陆宅待命。
然后,魔尊让他……
好好打扫一下卫生。
墨刃:?????????
墨刃一脸震惊,可魔尊的命令他不敢不从,只能压下满肚子疑惑,拎起扫把、拖把、吸尘器,里里外外地把陆宅打扫得焕然一新。
在他打扫期间,墨刃眼见着自家残暴无情的魔尊像个沙雕一样,蹲在卧室里换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
男人先穿上了一套得体的西装。
他站在镜子面前,左右观察了一下自己,微微摇了摇头。
随即,陆彧又翻出了一套v领休闲服。
性感的v领完美地展现了男人流畅的线条以及漂亮的锁骨,可也暴露了他胸口上一道深可见骨的剑伤。
陆彧皱了皱眉头,再一次走向自己的衣柜。
墨刃满头雾水地瞄了眼陆彧的背影。
他们家老大今天怎么回事?
顿了顿,墨刃恍惚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
难道是……那位回来了?
可那人……
墨刃有些疑惑,他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秦北了。
自从秦北于九煞地牢中灰飞烟灭后,他们谁也不敢再提起这个名字。
关于青年的一切全都埋葬于无尽的时光长河中,不留半点痕迹。
是他吗?
可怎么可能是他呢?
秦北过世前,墨刃曾检查过他的身体状况。
没有伤、没有病。
可这个人的灵魂却自内部整个瓦解开来,一刻不停地消逝着、飘散着。
最终,只余一抹微乎其微的灵魂残片。
床上的青年轻轻浅浅地呼吸着,他面色红润,神情安详,仿佛只是普通地午睡小憩一般。
但墨刃知道,他再也不可能睁开眼睛了。
他们查不到病因,但其实所有人都清楚缘由。
自杀。
不过如此。
没人敢告诉陆彧。
没人敢点破这件事。
即使后来,冥冥天意诡异地暗示他们,秦北复生了,秦北依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墨刃不知道魔尊是怎么想的,反正他是不信的。
灵魂都寂灭了,何谈复生?
如此感慨着,墨刃突然听到陆宅的门铃响了一声。
他犹疑了一下,走过去拉开了大门。
极其熟悉的年轻人安静地站在门口,他姿态随意地弯着一抹恰到好处的浅笑,怀里捧着一只穿着纸尿裤的小胖猫。
小胖猫正扒着秦北的胸,伸长脖子,一直在试图舔一舔青年的下巴。
墨刃蓦地顿住了呼吸:“秦、秦大人?”
“这里是陆彧家吗?”秦北按着小猫的头,笑着问道。
“是的。”墨刃机械地回答道。
“唔,那你把这个给陆彧。”秦北将怀里的小白猫塞给墨刃,头一转摆手道,“我有事先走了。”
???
秦崽崽和墨刃一愣神的功夫,秦北便溜得没影子了。
“他这就走了?”墨刃有点不可思议。
秦崽崽嫌弃地踹了一脚墨刃,一脸高冷地爬上最高的猫爬架,只留下一条小尾巴在外面一甩一甩得。
墨刃沉默了一下,忍不住问了句:“少主,你的纸尿裤是怎么回事?”
猫爬架外面的小尾巴突然僵住了。
下一刻,猫崽愤怒地把自己的纸尿裤甩到了墨刃脸上。
“喵呜喵呜!”
墨刃:“少主你这话太脏了。”
正在这时,刚换好衣服的陆彧终于出来了,他看了眼高处的猫尾巴,又环顾了一遍空荡荡的陆宅,奇道:“他人呢?”
墨刃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出:“他说有事先走了。”
陆彧的脸色黑了黑,顿了片刻,他闭了闭眼睛,摆手道:“罢了,你先下去吧。”
墨刃长松了一口气,继续任劳任怨地打扫起屋子。
而陆彧则拎着小胖猫的后颈,去浴室里给它洗了洗。
“喵呜喵呜喵呜。(不洗不洗,崽崽舔舔就行)”小猫奋力挣扎着,却没什么卵用,被人从头到尾洗了个干净。
******
半个小时后,陆宅的门铃又响了起来。
墨刃纳闷地走过去,拉开大门,只见去而复返的年轻人一边不着痕迹地往屋里张望了两眼,一边小声问他:“陆彧不在吗?”
墨刃默默斟酌了一下秦北的语气和意思,机灵地摇摇头:“不在,您快请进。”
秦北神情放松了几分,他拎着刚买的东西,扫视了一下整个大厅。
很快,他便在一张柔软的羊绒地毯上,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温暖的乳白色毛毯上,窝着两只毛茸茸的小可爱。
小白猫浪/荡地仰躺着,四肢均向外大张着。
另一只大白猫虽一脸高冷,却动作轻柔地细细给身下的小猫崽子舔毛。
这两只小猫咪长得极为相似,毛色、花纹几乎没有半点区别。
只有体型略有差距,但差得也不大。大猫体格大一些,小猫更胖一些。
墨刃紧跟着秦北走进了大厅里。
下一刻。
他眼看着某位牛逼的年轻人一把捞起他们尊主的本体,搂在怀里猛亲了一口。
大白猫瞪起圆滚滚的眼睛,怔怔地愣在秦北怀里,一动不动。
地上的秦崽崽也迷茫地扭动了一下身体。
秦北一手捧着小猫咪,一手从他拎来的袋子里摸出了什么。
他笑着揉了揉小猫的额头:“宝宝,我刚买到了宠物用的卫/生/巾,给你穿上吧。”
陆彧:?!!
墨刃:!!!
崽崽:喵?!
秦北满意地说道:“大小正合适呢。”
作者有话要说:  !!!!又是一周三的生死时速,吓死了吓死了
等我改改
改改
我写了什么???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成、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蚊帐之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伤心桥下春波绿、柠檬鲸 50瓶;木晰 30瓶;元俏 27瓶;丹烟 20瓶;阿趴趴 10瓶;一纸白砚墨无色、瑶小瑶、美丽的我 5瓶;可爱的我 3瓶;蘇先生 2瓶;e°、天天天蓝、七夜、雪寂、xy、流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