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本该毫不犹豫地直接拒绝顾衍, 可电话那头传来的低沉嗓音,破碎得几乎听不清音色。
男人浓重的气息里明显埋藏着深沉的悲切之意。
秦北不免犹豫了起来。
他以前也拒绝过许多漂亮的小姑娘,从来都是干净利落、毫不留情。
可到了顾衍这里,秦北实在有些难以开口。
想想在顾衍的视角里,他秦北估计就是一只绝世大骚/货,日日夜夜地纠缠着他, 一度要求他贡献七天七夜的存货。
现在他把人用完榨干了,转头就想无情地抛弃他……
哦草, 太渣了、太渣了。
小处男秦北连连摇头,只觉得又羞耻又心虚。
“北北……”
电话里响起顾衍无意识地低声呢喃。
沙哑的声线里浸着一股潮湿之意。
他这是……要哭了吗?
秦北抓了抓自己的碎发,有些焦急地说道:“你别难过啊。”
顾衍沉默了片刻,随意地笑了一声:“你在意么?”
“当然会在意了。”秦北自然地脱口而出。
即使是普通朋友, 也会关注对方的情绪吧?
听到秦北的话,顾衍却神情未变,他又淡笑了一声,暗淡的眸子里隐隐闪过些许自嘲之意。
半晌后,他微声问道:“他接受你了?”
秦北眨了眨眼睛, 没听懂:“谁?”
顾衍:“叶梓檬。”
叶梓檬?
这人在说什么?
秦北越发满头雾水,叶梓檬不是早就接受过他了么?
而且, 自从他将龙骨红扇赠予叶梓檬后, 她对他的好感值便一直稳定在“一生一世一双人”上了,再无浮动。
何来接受一说?
秦北正疑惑着,又听见电话那头的男人哑着嗓门,继续说道:“所以, 已经不需要我了是么。”
这话听着像个疑问句,男人却一点疑问的意思都没有。
浑浊的声音里充满了讽刺与冷寂的意味。
“什么意思?”秦北懵了一下。
叶梓檬接受了他,所以他不需要顾衍了?
???等等,这个人是不是脑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听着怎么这么像替身大戏?
“我长得像他么?”顾衍缓了口气,淡淡地说着。
秦北:???????
所以这个人到底在逼逼什么?
他像谁?谁像谁?!
难道是他像叶梓檬?
一个大老爷们说自己像个一米六的小姑娘??
……?!
秦北深深地震撼了。
“老哥,你清醒一点。”秦北没忍住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你去照照镜子好吗?你个大老爷们儿你好意思吗?”
这个人的脑洞也太神了吧。
他和叶梓檬性别都不一样,还能互相替身的吗?
秦北叹为观止,特别服气。
顾衍怔了一下:“那你当初……”
秦北没好气地直接打断他:“瞎想什么呢?你正常点可以吗?”
“……这样么?”顾衍喃喃自语了一句,突然消停了下来。
男人眉宇间的阴郁散去了两分。
他的眸色虽依然幽深,但表情确实放松了一些。
沉默了片刻后,顾衍不由有些疑惑。
秦北明显还没和叶梓檬说开,那他没事和他闹什么分手?
如此疑惑着,顾衍便直接问了出来。
为什么呢?
那还用说。
“因为我不喜欢男人。”秦北郑重其事地宣布自己的性取向。
说着,青年还畏惧地缩了缩脖子。
这事儿太可怕了!
秦北之前以为他的游戏人物是攻方,还能勉强跟这群基佬说两句话。
如果是受方的话……
秦北脸色巨变。
以他当初点击“春风一度”的频率,他的游戏人物怕是早被日成了个黑洞吧!
而且,这个顾衍神他妈的还准备日他十四天?!
会坏掉吧?
他一定会坏掉的吧!
秦北慌得一批,冷汗都冒出来了。
他忍不住又回忆了一下顾衍那如小山一般的巨大本体。
秦北脸色骤变,脸色大变,脸色狂变。
不不不不不!他想做一根针!
让他做一根针!
秦北在这边超害怕的,那边的顾衍却挑了挑眉头,忍不住嘲笑了出声:“你不喜欢男人?宝贝,你没睡醒吗?”
秦北噎了一下,就很气:“你才没睡醒,我是认真的。”
顾衍根本不信。
秦北与顾衍闲扯了许久,都没让对方相信他真的不喜欢某个大东西。
扯到最后,秦北实在骚不过疯狂开车的老司机顾衍,羞/愤地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要是再不挂电话,他觉得某个无节操的大佬可能要开始详细地介绍,他的大东西有那些优点了。
他真的不感兴趣行么!
******
秦北挂了顾衍的电话后,终于没再收到新的信息与通话提示了。
只有顾衍给他发了几张他本人的高能黄/照。
秦北瞄了一眼,吓得立刻切出了两人的聊天对话框。
切出来后,秦北长长地松了口气,放下了手机。
青年疲惫地锤了锤自己的肩膀,扭了扭僵硬的脖子。
他今天明明中午十二点才起床,到目前为止,仅仅过去了十个小时而已。
可秦北却像度过了好几年一样,疲倦得不行。
他这神奇而恐怖的一天如果写成小说,秦北估计至少能有91291个字。
神他妈四个后宫一起降临现实世界,对他进行无情地轮番轰炸,诡异的高能操作一个接一个。
让秦北惊得一整天都在目瞪口呆。
而且,这事儿如果不尽快解决,未来估计还有成片成片的修罗场等着他。
秦北缓了口气,眼神虚弱。
妈的,他以后玩攻略游戏,一定只攻略一个npc。
不不不,他一定一个npc都不攻略。
秦北沉思了几分钟,便站起身准备离开这里了。
青年趁着楚江然练剑未归,直接下楼和叶茶、叶淡他们道别,打了个车,嗖嗖地就回家去了。
秦北到家时,整个三层别墅静悄悄的,漆黑一片。
秦北却完全没有惊奇,自然地换鞋进屋。
这个时间点,他哥那个渣男肯定还在外面浪荡,祸害人间。
而他爸妈……
自从他爹秃成了地中海后,他父母就开始严格地执行十点入睡的良好作息。
多大的单子都不能阻止他爹睡觉。
然而,失去的头发没有回来,新的头发还在继续掉。
秦爹已经狂奔在光头的路上了。
秦北也是很心疼他爹爹了。
如此想罢,秦北摸黑回了自己的房间,神情放松地躺上自己温暖的大床,很快便进入了黑甜的梦乡。
秦北正陷在混乱而诡异的梦境里,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小腿上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了过去。
秦北猛得惊醒了过来,一脚飞踹了出去。
“喵!”小动物发出惨烈的叫声。
在柔和、昏暗的夜灯下,秦北一脸疑惑地望向了声源处。
只见一只乳白色的小奶猫顺着秦北的力道狠狠地撞上了坚硬的墙壁,又惨烈地摔到了地上。
“喵喵喵喵喵喵喵。”它疯狂地喵了一大波。
虽然听不懂猫言猫语,但秦北十分怀疑这小东西在骂脏话。
可是……他房间为什么会有猫?!
秦北茫然了片刻,低头打量起这只小奶猫。
这是一只布偶猫,浑身雪白,小额头和耳朵尖上染着灰黑色。
这猫崽也不知道是蓬松还是实胖,脖子粗得根本看不到,完美地和肩膀保持了同一个宽度。
小动物在地上艰难地蠕动了一下,才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它抬头瞄了眼大床,后腿用力一蹬,向上跳了起来。
结果它压根没够着床沿,圆滚滚的大肚子拖着它又摔回了地上。
“喵呜!”它凄凄惨惨地嗷叫了一声,像一坨猫饼一样摊在地上,一动不动。
胖到跳不起来可太真实了。
秦北忍不住狂笑了起来。
“喵呜,喵呜。”猫崽委屈极了。
见状,秦北伸手把小布偶揽在怀里,抱上了床。
被抱起来的小猫根本不记仇,它超开心地喵呜了一声。
激动地用自己的绒毛蹭着秦北的手掌,并讨好地疯狂舔着秦北的手臂,宛如一只舔狗。
秦北又观察了一下猫崽崽的细纹,他忽然觉得这猫很是眼熟。
青年一脸严肃地摸出手机,点开陆彧的微信。
他往上划了划,瞧向陆彧昨天给他发的“猫崽翘jiojio”表情包。
emmmmmmm
秦北盯了会儿这表情包,又低头看了看窝在自己腿间的小白猫。
小猫无辜地歪歪头:“喵呜。”
秦北抓起小猫团吧了两下,又捏着猫崽的小后腿往上翘了翘。
小猫被折腾得喵呜喵呜狂叫一通,后来它似乎意识到秦北想让它干什么了,便特别乖巧,也特别风骚地做了一个完美的“猫崽翘jiojio”姿势。
和表情包上的那只一毛一样。
秦北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打开房间的顶灯。
房间完全亮了起来。
秦北再次看向翘jiojio的小猫咪。
无论是毛色、胖瘦,还是翘jio的姿势,全都一模一样。
这是陆彧家的猫?
秦北迟疑地把小猫抱了起来。
他刚拎起来猫崽的前爪,一低头,忽然看到猫崽的屁股毛上沾满了红棕色的血迹。
咦?这是?
秦北古怪地皱了皱眉头,慢吞吞地把小猫崽从自己身上挪开了。
“喵?”猫崽有点疑惑,试图自己爬回秦北腿上。
秦北大力按着小猫,给它拍了两张照片,发给了陆彧。
【秦河以北:猫猫照片.jpg
秦北以北:这是你家猫崽吗?】
此刻正是后半夜,钟表上的时针定定地指向了三,所有人都沉浸于甜美的梦乡之中。
秦北本只想给小猫报个平安,没想到陆彧竟秒回了。
【孩子他爹:。
孩子他爹:是我们家的】
秦北想了想,直接问道。
【秦河以北:它来大姨妈了,咋办?
孩子他爹:????????????】
作者有话要说:  猫是崽崽
血是陆彧的
半夜踹飞小猫……我真的干过哈哈哈哈,大晚上的吓了一跳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多萝西瓜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黎子熙、xiu、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ling泠歌、没钱过双十一、哈哈哈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雨柒柒柒柒柒柒柒 43瓶;南歌 40瓶;姜姜酱 20瓶;不出蛇蛇不改名 15瓶;卿小白、咕咕咕咕、空梢梢、梅映漪、小小桥流流水、微白、青纸、芝麻点子、祁霂、唤雨、鸨哥哥酱、鹤桥仙、晏煦 10瓶;秋风破浪 8瓶;小可爱是大骗纸、2486499、灵青 5瓶;大爱萧五、兔兔卢卡斯 2瓶;潇潇洒洒、呗呗、依然是你、墙角一只猫、糊涂一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