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衍出品的合/欢丹见效很快。
小姑娘在凳子上磨蹭了一会儿, 清纯的脸上露出几分醉人的娇魅之色。
甚至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扒着自己的衣服。
顾衍呼吸一停,赶紧转开视线。
现在怎么办?
魔域合/欢宗与西湖碧云阁横跨了两界,无法直接通过千里神行转移。
他没法去找叶梓檬,更不可能丢下秦楠不管。
“顾衍?”少女黏黏糊糊地喊着他的名字,湿漉漉的眼神无辜又诱人。
男人克制地闭了闭眼睛,性/感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
最终他睁开了眼睛, 眼神逐渐转暗。
“我在。”顾衍沙哑着嗓音回答道。
…………………………
水到渠成之时,顾衍震撼地摸到了一些不应该存在的大东西。
“你、你……”他难以置信地瞪着怀里容颜清丽的“漂亮姑娘”。
这哥们却毫不知廉耻, 像只粘人的小猫一样蹭了蹭他,小声催促着:“快点啦。”
顾衍:??????
不,等等,他、他……
…………………………
……………………^_^
第二天, 天还黑着,顾衍就从极致的噩梦中惊醒了,他茫茫然地翻了个身,又看到了自己的噩梦对象。
顾衍:!!!
青年的幻形散去了大半,露出了他原本的俊秀容颜。
少了三分柔和, 多了七分英气。
他似乎疲惫至极,整个人牢牢地缩在被褥间, 睡得又沉又香。
片刻后, 秦北无意识地蹭了蹭枕头,衣领间的白皙皮肤上全是大片大片的青紫痕迹。
顾衍瞳孔微缩。
他怔了好几分钟,一言不发地下了床,独自一人蹲到了楼顶上。
更深露重, 寒气逼人。
男人穿着单薄的睡衣,静默地思考人生。
他……
他们……
顾衍心乱如麻,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弟妹意图勾引他,且既遂。
他上/了他弟妹。
他弟妹是个男人。
????????
这都是什么事儿?!
顾衍甚至怀疑自己被人下了噩咒,被困在了一场虚无梦魇之中。
男人枯坐了几个时辰。
遥远的东方,暖阳刚刚越过山线。
顾衍就见着某位“姑娘”随意地披着散乱不堪的袍子,直直地飞到了他跟前。
顾衍:“……”
青年脸上染着淡淡的绯色,眉宇间尽是餍足后的慵懒之意。
他懒散地环上顾衍的手臂,慢吞吞地小声说道:“想要。”
顾衍震惊了。
????这个骚/货怎么回事?
药效还没过吗?
没过也不行!
顾衍义正言辞地拒绝了秦北的求/欢。
“我们不能这样。”顾衍眉头紧锁,严声劝说道。
错误不能一犯再犯。
“为什么啊?”秦北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奇道,“你不舒服吗?”
说着,他靠上顾衍的肩膀,再次黏黏糊糊地说了一遍:“想要。”
顾衍吸了一口气,额际阵阵疼痛。
去他妈的弟妹。
他没有这样的弟妹。
绝不能让这个小妖精祸害自家弟弟。
…………………………
……………………^_^
顾衍再一次栽在小妖精手上,贡献了许多东西后,心情更为复杂。
复杂归复杂,难办归难办。
无论如何,这事情必须解决。
顾衍硬着头皮去见了叶梓檬。
碧云阁的水榭阁楼依旧清雅而别致。
空气里飘荡着浪漫的清淡花香,清脆的流水声不绝于耳。
叶梓檬穿着他漂亮的小裙子,就站在这一片春暖花开之景中。
“小檬。”顾衍喊道。
叶梓檬奇怪地看了眼突然来访的哥哥,深感纳闷:“什么事?”
顾衍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弟弟一脸祥和安宁,对这几天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不知道,他的禽兽哥哥睡/了他的道侣。
顾衍羞愧地移开视线,犹豫了一下,先问了问:“你……只喜欢女孩子?”
“当然。”叶梓檬毫不犹豫地答道,他抬了抬眼皮,“你来就是说这个?”
顾衍皱起眉头,进一步假设:“如果你的道侣是个男人呢?”
叶梓檬挑了挑柳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神经病啊。”
他脸上明显出现了不悦与烦躁:“别拿我的楠楠开玩笑。”顿了顿,他斜了顾衍一眼,冷笑,“你老婆才是男人。”
顾衍也觉得神经病,但这确实是事实。
他正想好好和叶梓檬再说一下,就见对方似是被什么吸引了目光,遥遥地看向了他的身后。
顾衍下意识地回过头。
秦北正不远不近地站在他后面。
他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男装,神情茫然地微微仰着头,淡色的眸子里在温暖的阳光下,却只折射出了些许破碎的脆弱细光。
顾衍心中微震,他收了收拳头,轻声问他:“你听到了?”
青年抿了抿唇角,没有回答。
片刻后秦北仿佛若无其事一般,轻松地向叶梓檬打了个招呼:“嗨。”
叶梓檬根本不搭理这个陌生人,他转头问顾衍:“你朋友?”
顾衍:“……嗯。”
小姑娘淡漠地瞥了秦北一眼,摆摆手:“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向了水阁。
顾衍忍不住看了看秦北。
青年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叶梓檬的背影,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他微微垂下头,零碎的刘海在他的眉眼间倒映出成片成片的阴影。
晦暗而深沉。
仿佛隐着一种永远都得不到救赎的绝望。
顾衍呼吸一紧。
“你别伤心。”他忍不住握起了秦北的手,“没事的。”
“嗯?”年轻人漫不经意地转过头,轻轻地发出一个疑问的音节。
眼眸却明显有些空洞。
顾衍不由收紧了手间的力道,他放低声音:“你还有我。”
秦北纳闷地挑了挑眉头:“啊?……哦哦。”
说罢,青年眼神微转,慢吞吞地窝进男人的肩窝处,小声说道:“想要了。”
男人这一回没有拒绝,他拍了拍青年的后背,沙哑着声音承诺道:“好,都给你。”
******
自从叶梓檬拒绝秦北后。
顾衍莫名地松了口气,心底里泛起几丝隐秘的、不能宣之于口的欢喜。
秦北选择他也是好的。
他和叶梓檬不一样,他可以接受男人。
……这样对他们谁都好。
如此想着,顾衍只觉得他胸口处有一些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在泛滥、在蔓延。
异样的感觉从心口一直涌向了发梢末端。
时间突然过得快了起来。
秦北长时间地留在魔域,天天与他四处寻欢作乐。
他不再提及叶梓檬,也没回过碧云阁。
他只是日日缠着他,要个不停。
仿佛这天下只剩他们两个人。
顾衍很欢喜,虽然肾空得发疼,但心里是满的。
而关于叶梓檬,顾衍琢磨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向他弟弟坦白秦北变装的事情。
他认为这件事应当由秦北自己决定。
若秦北不愿意说破自己女装之事,不愿被叶梓檬厌恶。
顾衍自会尊重他的选择。
******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秦北终是回了碧云阁。
顾衍一开始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碧云阁是秦北的宗门,他回去是天经地义的。
可很快,顾衍注意到了一件事。
换回女装的秦北依然时时关注着叶梓檬。
他依然会精心给叶梓檬准备礼物。
甚至,为了给叶梓檬制作扇骨,秦北闯入了无数危险的境地,伤得根骨尽断,奄奄一息。
顾衍气得肺都在疼。
可疼也没办法。
骂了不听,吼了没用。
秦北依旧一意孤行。
更让顾衍心冷的是,这人几乎从不送他礼物。
寿辰没有,新年没有,什么日子都没有。
……即使是路边的一朵野花都好啊。
什么都没有。
顾衍不由想起了另一件事。
秦北在叶梓檬前面向来小心翼翼,生怕暴露自己的真实性别。
从声音到语气,都伪装得完美无瑕。
可对他呢?
秦北别说伪装了,他根本没将这事放在过心上。
他们第一次时,秦北穿着女装,什么也不说,就直接要和他做。
他似乎根本没考虑过,他是否能接受,是否会愤怒。
人怎么能双标成这样呢?
顾衍从未如此深刻地意识到。
秦北深爱着叶梓檬。
秦北也许从不曾喜欢过他。
顾衍沉默地扶着额头。
那为什么要来招惹他?
是因为叶梓檬永远都不可能给他回应?
亦或是……他顾衍像极了叶梓檬?
顾衍不知道秦北有没有见过他弟弟的真实面容。
可他总是无法抑制地猜想,秦北乖巧地靠在他怀里,望着他时,看到的究竟是谁。
******
顾衍的心情越发阴郁。
可他甚至不敢直接阻拦秦北。
叶梓檬或顾衍,秦北会选择谁。
男人连试的勇气都没有。
于是,每次临近秦北回碧云阁,顾衍总会故意拖长他们欢快的时间。
让秦北来不及赶回去。
可顾衍没想到的是,这人即使没时间清洗,只能简单地收拾收拾,搭上件外衣,也非要回去见他的小仙女。
他这一脸困倦与媚意,叶梓檬真的看不出异样吗?
顾衍竟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
顾衍难过了一阵子后,便想开了。
秦北喜欢谁都没有关系,至少他现在是他顾衍的道侣。
至少他深爱着他的身体。
经年累月下来,终有一天,他会代替叶梓檬走入他的心间。
终有一天,他会回过头,看到他。
顾衍收紧捏着手机的手指,微声问道:“我们,就这样了吗?”
他……是等不到了么?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全是戏精顾仔的个人加戏,和北北没关系,和作者也没关系
本文是这样的了,游戏回忆部分基本是攻的悲情戏
现代线就是纯塞糖了,希望我能写出那种感觉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prprprprprpr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 3个;坨泥丸 2个;咕咕咕咕、nweic、一颗如果、苏慕卿、米二jiakjbc、内山、颂、xiu、xx、21791701、晓山青、36817430、希腊莓果、草莓精、远山、孟调姬、催更小王子、微娓而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米二jiakjbc 74瓶;酱紫不好、勾曼君 60瓶;不穿秋裤好清新 55瓶;猫非鱼、大眼睛 50瓶;寄云何去 37瓶;漫颜 30瓶;不能倒过来念的库巴姬、浮云 20瓶;内山 19瓶;歌者、123是谁 17瓶;观测者 15瓶;空若游离 14瓶;十五的月亮十七圆、微娓而沿、幽幽兰花草、时夜不言、花开不记年、越陌度阡、emmmm、芝麻点子、烎霆丷、哒宰超级棒quq、轻殇流萤、咸鱼粥 10瓶;希腊莓果 8瓶;坨泥丸 7瓶;潇潇洒洒 5瓶;妄笙子禾 3瓶;兜兜、十三、雨下 2瓶;不见风与月、雪羽、19610874、了咯路、阿茫爱芒果、终是少年、羲紫樱、木槿、君钰、疏映、浪里白条、mimo、马小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