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含什么?!
秦北惊得整个人一抖。
而且为什么是他含?!
他、他难道连顾衍这个骚/货都攻不过吗?
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仙途》这游戏太可怕了。
它看着像个正儿八经的仙侠游戏, 根本就是个黄/色游戏吧?
天天搞事情。
秦北卑微地缩起脖子,他,真的不想再听这些狼虎之词了。
他的要求很低。
他就想安安静静地当个快乐的小处男而已。
可惜天不遂人愿。
秦北的手机里继续响起男人低沉的嗓音。
“秦北你到底……”顾衍沉沉地叹息了一声,眉宇间泄漏出些许疲惫之意,“叶梓檬和我不一样,他只喜欢女性, 你……”
闻言,秦北也叹了口气, 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尖。
他和顾衍之间的事情其实与叶梓檬没有任何关系。
他只是单纯地想远离这些虎狼之辈,回归正常的人生轨迹。
不管怎样,他目前这种脚踩四船的神奇现状,实在是既危险, 又特别对不住顾衍他们。
秦北狠了狠心肠,再次说道:“抱歉,我们……就这样吧。”
空气突然完全沉寂下来。
安静得只剩下男人隐隐约约的沉重呼吸声。
“顾衍?”秦北小声喊了喊。
顾衍轻笑了一声,有些嘲讽,又有些压抑。
他垂下眼帘, 淡声问道:“那你当初何必来招惹我?”
若非如此,他又怎会陷得这么深?
顾衍最初从未想过自己会与秦北有什么瓜葛。
这人毕竟是他的弟妹, 而他又不是禽兽。
他第一回见着秦北, 或者说秦楠,是在烟花三月的西湖水畔。
当时他是去探望叶梓檬的,准备瞧瞧他那悲惨可怜的弟弟到底有没有搞到《飘渺仙录》。
顾衍刚走进碧云宗的水榭阁楼,便看到他弟弟正与一蓝衣的妙龄女子在湖边嬉戏游玩。
他那向来冷漠寡情的弟弟穿着一身漂亮的浅粉色小裙子, 扎着两个可爱的丸子头,柔柔软软地巧笑着。
顾衍:?????
叶梓檬没注意到他,一直抓着那蓝衣姑娘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师姐。”男人娇软地喊着。
“要抱抱。”他伸出两个小细胳膊。
顾衍猛地移开了视线,只想自插双目。
太他妈辣眼睛了。
这傻逼在干什么?!
“好呀。”蓝衣女子微微抬起头。
她倾国倾城的绝美五官慢慢展露于艳阳之下,美好得仿若一幅不真实的画卷。
愣是把旁边的叶梓檬衬托得像是路边的一朵小野花。
顾衍怔了一下。
他没去打扰他们,而是等了个机会,单独见了他弟弟。
楼阁的角落里。
顾衍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叶梓檬,甚是无语。
他这弟弟明显无心修炼。他身上虽流转着水汽磅礴的《飘渺仙录》,却学得一塌糊涂,连仙脉都没通全。
顾衍微微瞥了叶梓檬一眼,兴味地挑起嘴角:“再喊两声师姐我听听?“
叶梓檬立刻黑了脸色,眼角染上千年不化的冷意,他扯了扯嘴角:“呵呵。”
“你喜欢她?”顾衍扬眉问了问。
“……是啊。”叶梓檬虽脸色不佳,却也没有否认,半晌后,他小声喃喃自语了一句,“可爱。”
顾衍盯着愚蠢的弟弟看了好一会儿,怜悯地说道:“你这样追不到姑娘吧?她估计只会把你当妹妹。”
“不。”叶梓檬就非常痛苦,“她就喜欢萌萌软软的姑娘。”
顾衍愣了一下:“她喜欢姑娘?”
“嗯。”叶梓檬沉痛地点点头。
顾衍有点惊:“你们在搞百合?”
叶梓檬快哭了:“是的。”
一男一女搞百合?
这特么也太搞笑了吧?
顾衍实在是被他沙雕的弟弟娱乐得有点开心。
他兴致十足地留在了碧水阁,准备继续欣赏他们这出百合大戏。
顾衍强势围观了好几个月,可惜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故事情节。
秦楠异常热爱跳舞,一日里有大半光景都耗在了湖中。
顾衍每回寻她,都见她临水而立,于湖中央翩翩起舞,脚下是微微荡漾的一圈圈涟漪。
她挥舞着两把小短剑,美得不可方物,却又不失气势。
比他那个废物弟弟好看多了。
女子似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她遥遥地回望湖边,清清浅浅地弯起嘴角。
淡色的眸子透彻而清亮,仿佛碎了漫天星光。
顾衍蓦地收回视线,皱了皱眉头。
他勉强静下心后,才暗暗感慨着。
难怪叶梓檬这么喜欢秦楠。
这小姑娘生得如此清丽,又对叶梓檬掏心掏肺。
他那弟弟陷进去,确实不足为奇。
顾衍经常瞧见,秦楠不远万里给叶梓檬带着各种各样的小礼物。
也看过她笨手笨脚地为叶梓檬编花环。
还见过她乖乖巧巧地坐在湖畔,安静地等待叶梓檬。
曾有那么一瞬间,顾衍心底里泛起了几分艳羡之意。
顾衍不打算再留在这里吃狗粮了。
离开前,他打算贡献出最后一点良心,为自家弟弟做点妙事。
顾衍慢慢悠悠地走到秦楠常去的西湖集市上,摆了个小摊子,放上他的极品仙丹。
小姑娘果然注意到他了,连连问价。
他半买半送地给弟妹塞了几瓶合欢丸,希望他们能过上性福的好日子。
也希望叶梓檬尽快掉马,原地爆炸。
但顾衍怎么也没想到,这几瓶药最后竟被他和秦楠用了。
******
顾衍回了魔域。
而秦楠竟也尾随他,来到了合/欢宗的地界。
她依然穿着漂亮的蓝色小裙子,露着白皙的大长腿以及细腻精致的脖颈,浑身上下满是飘渺清雅的浓厚仙气。
与这浑浊暗淡的魔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秦楠无知无觉地走在魔来魔往的大街上。
暗地里无数魔修眼冒绿光,用下/流、暧/昧的眼神在小仙女的躯体上扫来扫去。
顾衍有点头疼,他大步走到秦楠身边,浅声问道:“你来这儿做什么?”
高大的男人过来后,魔修们立刻收了心思,不再盯着这只小绵羊。
秦楠疑惑地抬起头,奇道:“我不能来吗?”
说罢,他轻描淡写地又接了一句:“没来过,来逛逛看。”
“……”
顾衍非常服气。
一个修仙者来他们合/欢宗逛什么?
逛/窑/子吗?
但秦楠姑娘执意要逛,顾衍只能好好保证他家弟妹的人身安全。
省得回头叶梓檬一刀砍了他。
秦楠来了合/欢宗后,每日也不干什么。
有时去街上买点新鲜玩意,有时抓着几个合/欢宗弟子询问他们的功法特色。
每天到处晃来晃去。
顾衍实在怕她被哪个魔修拖进角落里,强练了合/欢决,只得亦步亦趋地跟随着她。
幸而,小姑娘似是发现了他的难处,欢快地逛了几天后,便乖乖地窝在了合欢大殿中,不再出门。
只是日日准备些小礼物,与顾衍聊着这广阔天地、坊间趣事。
日子久了,顾衍不免感到了异样。
她……这是何意?
顾衍很是迟疑。
难不成……
顾衍挠心挠肺地等了一段时间,秦楠一直没表态。
男人耐不住性子,直接堵住小姑娘,疑声问道:“你喜欢我?”
“是的呀。”女子毫无异样地扬了扬唇角,眼神明澈而透亮。
即使心中已有猜测,顾衍仍睁大了眼睛。
????那他弟弟怎么办?
这个人怎么回事?!
顾衍很惊,却又无法狠下心把小姑娘赶出合/欢宗。
这之后,顾衍日日浑浑噩噩、寝食难安。
小姑娘却依旧开开心心地在他的合/欢宗里到处瞎逛着。
在男人眼皮底下快乐地晃来晃去。
顾衍一边艰难地收拾着自己纷杂的情绪,一边想着,他到时冷处理一下,秦楠很快就会知难而退吧?
然而,顾衍还没开始自己的冷处理大计,便遇上了震撼他一辈子的事情。
那天。
小姑娘霸道地坐在他的卧室里,一如既往地叨叨着零碎的话题。
顾衍心不在焉地听着。
秦楠说了一会儿,从储物袋里摸出了一瓶合/欢丹,随意问了句:“这东西能增加双/修效果?”
合欢丹的主要功效自是这人间的极乐之事,增加双/修效果不过是它微不足道的一些附加功能。
顾衍诚实地颔首:“可以。”
然后,顾衍眼睁睁地看着小姑娘在他面前,倒出了一颗灵气萦绕的淡粉药丸。
整个吞了下去。
顾衍:?????????
她想干啥?!
半晌后,秦楠不自在地扭了扭身体,白皙的小脸蛋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黑白分明的眼睛上漫起了迷离的水雾。
她若有似无地望着他,语气缱绻地问道:“你可愿与我春风一度?”
顾衍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骚/货可去他妈的弟妹!
作者有话要说:  啊,昨晚神智不清地码字,好像写了些不得了的话
审核竟然过了,震惊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周容和然然何时结婚、微娓而沿、黄月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意、湖谜、华灼 20瓶;方方正正 14瓶;想睡觉的早起鸟 13瓶;卿小白、翎樣、九栀、雀、羊毛、卡死君、微娓而沿、querida、青荒 10瓶;889613 8瓶;寒衣 6瓶;小可儿、残破魂儿、止步 5瓶;兔兔卢卡斯 4瓶;潇潇洒洒、君钰 2瓶;流年°、依然是你、雪羽、mim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