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紧?
他什么紧?他哪里紧?他怎么可能很紧?????
这个人在说什么骚话?!
秦北震惊了。
不可能吧?!他作为“强行春风一度”的发起方, 他怎么可能是受?
他的游戏人物这么没有自知之明的吗?!
他必然是个攻啊。
不说别的,一个受怎么强/上攻?!
秦北努力回忆了一下。
楚江然起初都是一言不发地坐在他的大床上,紧裹着被单,面无表情地靠着木质雕花床头。
后来有一回,秦北恶趣味地去商店里买了一段长绳,尝试着对楚江然使用了一下。
竟然成功了。
剑眉星目的男人, 两臂被分别捆在两根床头柱上。
他微微垂着头,幽黑的眼底浮现出明显的屈辱之色。
所以, 这个姿势要如何做攻?!
秦北把楚江然带入各种姿势里,默默幻想了一下。
……非要楚攻秦受的话,那大概只能天天脐橙了。
?????真的?
他的游戏人物……失去了智商吗?
秦北瞪向楚江然。
“嗯,很紧。”楚江然的眼神微微闪烁, 似是在回味着什么,“我很喜欢。”
秦北:?????????妈的,不要再幻想他的菊花了!!
太可怕了。
“请你闭麦。”秦北面无表情地说道。
楚江然随意地瞥了眼秦北,浅声告知他:“你也很喜欢。”
“我喜欢什么?”秦北说到一半,脸色猛地一黑, “你扯淡吧!”
青年这激烈的反应让楚江然微微挑起了眉头。
他所认识的秦北,从不会否认自己的特殊爱好。
也没有必要否认。
楚江然若有所思地望向秦北:“你……都不记得了?”
男人皱起了眉头, 眼底浮现起一丝迷惘之色。
阿北知道他们之间的过往, 却记不清细节。
这符合他一直以来的猜想。
毕竟那么一丁点的灵魂碎片,他能记得什么?
不过……
楚江然无言地垂下眼眸。
他们那么多的日日夜夜,阿北竟全无印象么?
秦北听到楚江然的问话,立刻顺势点点头:“是啊, 我又没骗你,真的都不记得了。”
说到这里,青年忽然一顿,他微微舒展开眉头,放松了神情:“你攻就你攻吧,随你说了,反正我也不记得了。”
秦北懒得管他的游戏人物是攻是受了,反正他本人是不可能受的。
楚江然平淡地扫了眼秦北:“总会记起来的。”
哈?
秦北眸光猛地凝住。
这个人什么意思?
他难不成……会接收他《仙途》游戏里的记忆?
秦北懵了懵,深感畏惧地退后一步:“不能吧?”
不不不不。
他真不想在脑子里塞这么多黄/色回忆。
而且,还可能是他主动脐橙,强势做受的恐怖回忆。
卧槽,那也太可怕了。
真的放过他吧!
青年这满脸懵逼,两眼放空的呆滞样子,成功让楚江然忍不住笑了两声,他轻轻碰了碰秦北白皙的侧脸,低声问道:“这么好奇具体过程?”
“没有没有。”秦北回过神,赶紧摇摇头以示清白,“我就是想着,上辈子的我那么渣,你……”
他看了楚江然一眼,真心实意地微声说道:“你根本没道理会喜欢上我。”
“……”楚江然阖上眼睛,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才自嘲般得说道,“这种事情,本就没有道理可言。”
为什么呢?
这天下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楚江然神情逐渐放空,眼神悠远。
他第一次见到秦北,是在玄山的千里雪境里。
当时他受了极为严重的致命之伤,无法保持人型,也爬不回宗门。
只能以幼狼之姿,蜷缩于漫天大雪之间。
无数同门从他身边路过,没有一个停下来看过他一眼。
楚江然并不惊奇,也懒得向他们求助。
黑狼从不是什么良善的灵兽,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代象征着不详与噩难。
即便他仙力中正醇厚,丹田里运转着玄天剑门中最凌烈的功法《无上剑意》。
那些人类依然有意无意地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也没什么,楚江然来玄天剑门,本就只为《无上剑意》。
其他同门的所思所想,与他毫无干系。
银装素裹的山道上,黑色的幼狼疲惫地蜷缩着,几乎要被茫茫大雪完全淹没。
昏昏沉沉地半睡半醒之间,楚江然听到一个清悦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你需要帮助么?”
来人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目若朗星,薄唇如刻,正冲着他清清浅浅地笑着。
年轻人似乎修仙尚未入门,他披着厚重的大袄子,鼻尖冻得通红通红的,淡色的眸子却清亮得宛如悬珠一般。
楚江然瞧了他一眼,又把头重新放回自己毛绒绒的爪子上,冷声哼道:“嗷呜嗷呜。”(不需要,滚。)
年轻人没听懂他的兽言兽语,直接把他整只抱了起来,置于胸口处,环抱了起来。
“嗷呜嗷呜呜嗷嗷呜嗷呜嗷嗷嗷呜。”(别碰我,放我下来!)
“好啦好啦。”秦北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头,似乎是怕他冷,更紧地环抱住了他的身躯,“你再忍耐一下,一会儿就到了。”
楚江然十分不耐地疯狂嚎叫了一波。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他还是被强行带进了普通弟子的卧房。
年轻人甚至点了点他的鼻尖,嘲笑道:“你这狗子真是个话唠。”
????谁是话唠了?!
楚江然当时的心情非常不美妙。
可后来他再回忆起这件事,印象最深刻的竟是人类胸口处那淡淡的暖意,以及秦北卧室里若有似无的悠远清香。
楚江然本以为这件事后,这个普通弟子必会借故接近他,以换取好处。
他见过太多这样的同门了。
他们钦羡他的功法,觊觎他的资源,别有心思地与他套近乎。
楚江然等了好长一段时间,却什么都没等到。
秦北这家伙仿佛完全忘记了他。
见了面,甚至连个招呼都不打。
这让幼狼心里很不是滋味。
现在的人类都冷情至此了么?!
直到许多、许多年之后,这个普通弟子才终于注意到他,时常与他搭话、问好。
楚江然深感纳闷。
让他更诧异的是,秦北此时的修为竟已远超于他。
此人修炼速度之快,实乃楚江然生平仅见。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秦北开始日日拎着心法经文、剑法秘籍来向他求教。
这人嘴上一本正经地问着心法释义,眼神却总是若有似无地缠在他身上,明显另有所图。
楚江然犹疑了几日,最终并没有去深究秦北的真实意图,而是耐心地解答了他所有的疑问。
这人毕竟搭救过他半条命。
就这样在指导了秦北一段时日后,楚江然忽然明白为何此等旷世奇才,却无人收他为内门弟子。
秦北是无上大道的天之骄子。
可他不适合练剑。
他眼中没有杀气,心中没有剑意。
他手握着锋利的长剑,却仿佛拎着一根毫无杀伤力的树枝。
这也是奇了。
自此以后,楚江然逐渐与秦北相熟了起来,他默默等着秦北显露出他的意图。
或者说,当时的楚江然已经开始相信,秦北并不是什么别有心思的人。
可他当真没想到,秦北这人面兽心的变态,竟有着那样丧心病狂的想法。
那一日,和风煦煦,天朗气清。
楚江然跟着秦北到了他口中的无名之村。
他略感好奇地观察着这世外小村落,随手把玩起秦北卧室桌子上的小茶杯。
正在此时,他无端地捕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楚江然还未来得及回过头,腹部便猛地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
一把锋利的长剑毫不留情地捅进了他的丹田之中。
楚江然喘息了一声,茫然地抬头看向秦北。
年轻人的眼神里没有半点杀气,嘴角仍然挂着清清浅浅的笑痕。
一如楚江然于皑皑白雪之间,初见他时的模样。
漫无边际的剑气冲进了楚江然的丹田,搅碎了他的金丹,流向了他身体每一个角落。
楚江然痛苦地喘息了一声,以长剑拄地,勉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你……为什么?”男人唇瓣微动,极致的疼痛让他的话语完全失去了音色。
只余下模模糊糊的气音,勉强构成句子。
楚江然最终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幽黑的眼眸逐渐涣散开来。
鲜红的血液漫了一地。
他的剑被捡走了。
他的上衣被扒了下来,他的腰带被抽走了。
楚江然迷茫地抬起视线,只见年轻人一脸兴味地欣赏着他的身体。
他灼热的眼神一寸一寸地扫过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这还不够,秦北围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似是想把他身体的每一处尽数看遍。
楚江然这辈子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他挣扎地抬手挡住自己的身体,愤恨地嘶吼道:“你、你……!我杀了你!”
青年兴味地瞧了他一会儿,便把他搬到了床上。
“呵。”楚江然扯了扯嘴角,眼神暗得宛如通向地狱的无底深渊,“滚开。”
床边的年轻人轻笑了两声,随即他眸光微转,眼底燃起了万分邪恶与兴奋的火光,可与此同时,青年的脸上却透出了几分羞红之色。
“要杀便杀。”楚江然的眸光阴冷,声音却喑哑而破碎,“不杀就滚。”
他不知道秦北想干什么。
但干什么都无所谓了,这人连他的金丹都毁了,还能干出更狠的事情么?
楚江然正冷笑着,却见青年慢吞吞地也爬上了床。
秦北双手揽上他的脖颈,清淡的呼吸缓缓喷洒于楚江然的侧脸之上。
“你……?”楚江然不耐地皱了皱眉头。
年轻人低下了头,轻轻含住了楚江然的唇瓣,一点点地舔/舐着。
楚江然猛地瞪大了眼睛。
……………………………………
……………………………………
………………………………^_^
自这天以后,楚江然便被困在了这一方小小的卧室之中。
秦北并未限制他的行动。
可他未着片缕,金丹散尽,与一个废人无异。
而外面那些自称淳朴村民的人,个个身手不凡,甚至有几个修为已至化境。
楚江然无法,只能耻/辱地蜗居于此,日日接受那人的肆意折/辱。
秦北这人爱极了他的身体。
除了头一回,他一边强势地按着他,一边满头大汗地趴在他肩上噫呜呜噫地小声哼唧着,看起来疼得厉害。
其他时候,青年神色间的羞耻之意虽不减半分,却似是找到了乐趣,玩得越发开心了。
就这样,楚江然在这个小房间里度过了一年、两年、三年……
年复一年。
楚江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可就是这么一天天地活下来了。
******
某一个寂寥的深夜里,楚江然忽然惊醒过来。
穿着整齐睡衣的年轻人正躺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着。
而楚江然依然是衣不蔽体的耻/辱状态,与清爽的年轻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楚江然的眸色暗了暗,他轻轻推开秦北,想从他身下抽回自己的臂膀。
“嗯……小师叔?”年轻人迷迷糊糊地睁了睁眼,模糊地问了声,“怎么了?”
说罢,他又眷恋地窝回楚江然的胸口,像个小动物一样蹭了蹭他,又陷入了更深的沉睡之中。
青年脸上、脖颈之间也布满了许多暧/昧的青红痕迹。
楚江然很清楚,在他整齐的睡衣下,还有更多、更深、更过分的痕迹。
男人呼吸一窒,慢慢移开了视线。
不知道为什么,楚江然觉得自己胸口处传来阵阵闷痛之感。
他……明明该恨他的。
他明明该想尽一切办法与他同归于尽。
可他知道,他心底正有一种隐秘的情绪在生根、发芽。
不能这样下去了。
楚江然向秦北效忠了,他压着心底纷杂的情绪,低下了头颅,与这人签下了主仆契约。
与他所料一致,他与秦北订下契约后,对方便重新给他准备了衣物,也不再将他拘于这一室一厅之间了。
他重回了玄天剑门,继承了掌门之位。
他手中的长剑越来越强大。
他逐渐站在了整个修仙界的顶端。
无人敢与他一战。
而那个人秦北,他也不再缠着他,只是偶尔唤他去协助作战。
明明一切都踏上了正轨,楚江然心里却空空落落的,仿佛少了一块最重要的东西。
空得手脚发冷,嘴里发涩。
他依然时常在午夜时惊醒,他迷迷茫茫地翻身想抱住什么,却总是抱了个空。
所以,当秦北再次来玄天剑门,把他压在墙角上时。
楚江然知道,他可能完了。
男人微凉地挑起了嘴角,伸手回抱秦北。
他用尽全身力气地拥抱着这个人。
楚江然心想,完了就完了吧。
这样……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
后来又发生过很多事情。
一些楚江然完全不愿回忆起的过往。
充斥着密密麻麻的痛苦和绝望。
然而,再深的绝望也抵不过……
他触碰到秦北灵魂的那一瞬间。
******
秦北疑惑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楚江然在说完那句话后,便完全沉默了下来,似乎陷入了不知名的回忆里。
呃,秦北尴尬地默默望天,他那一波极致的骚操作,如果从楚江然的视角回忆,估计会虐到爆炸吧?
“你在难过吗?”秦北小心翼翼地扯了扯楚江然的袖子,斟酌着安慰道,“没事了,以后都会好起来的。”
楚江然抬起眼,握住了秦北的手。
秦北思考了片刻,向男人誓死保证道:“你放心吧,我以后绝不会对你做奇怪的事情了。”
楚江然没有回答,他一言不发地环抱起秦北。
他低下头,以自己的额头轻轻触着秦北的额头。
“怎么了?”秦北迷茫地微微仰起头。
有一股柔和的力量从对方的额心一点点地漫进他的脑海里。
有点温暖。
又有种难以名状的冰冷。
秦北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楚江然依然没有说话。
秦北只听见他略显沉重的呼吸声。
片刻后,秦北感到有一滴温热的液体落在了他脸颊上。
秦北一愣,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楚江然,他哭了。
******
楚江然松开他时,脸上已经没有半点异样了,依然是一副冷峻漠然的样子。
秦北细细观察了他许久,甚至怀疑起他感知到的那滴眼泪,不过是自己的幻觉。
“我该去练剑了。”楚江然忽然说道。
“啊?”秦北怔了一下,奇道,“你熟练度……你还没练熟吗?”
楚江然也怔了一下,他自然地答道:“学无止尽,剑道无涯。”
“一起吗?”他转头问秦北。
“不了不了。”秦北赶紧摆摆手,摆完他又想起了什么,略显期待地问道,“你能教我那个,吐息之法吗?”
说罢,秦北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我这么大年纪,还能修炼吗?”
“……”楚江然慢慢皱起了眉头,片刻后,他耐心地回答道,“你已至化境,天地灵气自会与你相伴而行。”
“哦。”秦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点到一半,他诧异地抬起头,茫然地问道,“你说什么?我已至化境了么?真的么?”
《仙途》中的修真境界设定很详细,什么练气、筑基、金丹等等一应俱全。
秦北打游戏时基本只关注等级与经验值,从不去看那些冗长的文字描写。
楚江然口中的“化境”并不是哪个境界的具体名称,它特指超过80级的人。
秦北弃坑时88级,确实已至化境。
可他本人是个地地道道的普通人啊。
楚江然却毫无迟疑地颔首:“自然是真的。”
所以说,《仙途》世界与现实世界合并后,竟然把他的修为送给他了么?
秦北一点实感都没有。
楚江然见状,便把秦北领到了别墅二楼的一间巨大藏书房里。
男人细细讲解了一些修道的基础常识,又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道经》递给秦北,让他先通读一遍。
秦北一脸懵逼地盯着满是繁体文言文的陈旧古籍。
“如果是你的话。”楚江然抬着眼,风轻云淡地陈述,“通读一遍,即可明悟大道至理。”
秦北:???
给秦北安排完学习任务后,楚江然就按时按点地出门练剑去了。
秦北则坐在书桌旁,痛苦地翻开《道经》,看了两行。
嗯……
呃……
这特么连繁体字都不是。
秦北两眼一黑,非常希望这书能白光一闪,直接融入他的身体里。
可这显然不现实。
秦北无奈地合上《道经》。
他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打算先和安仔、顾衍他们报个平安。
手机屏幕中,原谅色的微信图标上标注着赤红色的“99+”,还有一堆未接来电。
秦北心中一惊,慢吞吞地打开了微信。
有小伙伴们发来的问候,还有他后宫们集体发来的信息。
连刚出门的楚江然都给他发了个江景美图,意欲邀他同游。
秦北瞬间头皮发麻,他生无可恋地在书桌上瘫了好一会儿,最后优先点开了安仔的微信头像。
【安承远:!!!你没事吧?
安承远:顾衍说你先回去了,到底怎么回事?受伤了吗?
安承远:这餐厅神经吧,怎么做得消防系统?!
安承远:爆炸了可还行愤怒.jpg愤怒.jpg愤怒.jpg
安承远:……阿北?】
秦北赶紧编辑了一条信息,告诉安承远他一切都好。
发完后,秦北又放空了五分钟,才略显苦恼地点开他后宫们的微信。
首先是陆彧。
陆彧的消息刚发没多久,正处于秦北消息列表的最上方。
【孩子他爹:我最近有点忙
孩子他爹:晚上不去找你了
孩子他爹:布偶猫翘】
咦?
秦北挑了挑眉头。
这人竟然说不来找他了?
奇迹啊!
秦北在心底欢呼了一声,特别像一个得知老公不回家的出/轨少妇。
片刻后,某出/轨少妇忽然回味过来了。
楚江然被陆彧一刀砍得差点贯穿整片胸口,陆彧又怎么可能毫发无损?
陆彧说不来找他,也许是伤势太重不宜移动,也可能是怕他担心。
秦北犹疑了片刻,最终平淡地回复了对方。
【秦河以北:那你好好休息
秦河以北:晚安】
现在这个状况不见面自然是最好,能有效减少修罗场的触发概率。
也省得他给对方造成二次伤害。
【孩子他爹:嗯,晚安
孩子他爹:明天见】
秦北:???等等,神他妈这个人的最近只指今晚吗?
秦北惊了。
……不过能拖一晚也是好的。
秦北缓了一口气,又转眼了看向顾衍的名字。
顾衍的头像右上角标着一个写着34的红色圆圈。
秦北紧绷着神经,点了点他的头像。
【工具人:你们在哪?qaq
工具人:接电话qaq
工具人:接电话qaq
………………
工具人:宝贝,你还安全吗?qaq】
顾衍的34条信息大部分都是重复内容,中间还夹杂着很多卖萌表情包。
见他没有发狂,秦北不免松了口气。
接着,秦北自拍了一张自己站在藏书室里的照片,直接发给了顾衍。
【秦河以北:图片.jpg
秦河以北:我没事的
工具人:你终于回复了qaq
工具人:宝贝,我们明天签个主宠契约好吗qaq
秦河以北:????】
秦北又惊了。
这个人疯了吗?
上赶子给人做宠物吗?!
【工具人:这样以后你遇到危险,就可以直接召唤我了qaq
工具人:而且我的绒毛比狼柔软
工具人:入冬以后,手感超赞的
秦河以北:????????】
真的是槽多无口。
秦北只能木着脸,默默盯着自己的手机。
【工具人:毛绒绒的小狐狸懒散地团在被褥间,小耳朵一抖一抖的.jpg
工具人:喜欢吗?】
!!!
绒毛控秦北死了。
秦北盯着小狐狸看了好半天,才勉强把视线移开。
那当然是喜欢的。
尤其是一想到,只要他动动手指,就能立刻拥有一只粘人的、不需要铲/屎的、能自己觅食的毛绒绒,秦北就心动得不行。
不行不行,不能被这骚/狐狸迷惑了。
秦北克制地回复道:【一般。】
【工具人:qaq】
顾衍发完这个魔性的“qaq”后,便没再说话了。
秦北隐约有些不安,可他实在是提不起精力去忽悠这群人了。
他真的不是绿茶渣啊!放过他吧。
让他安安静静地做一只单身狗不行吗。
秦北记得他曾经玩过一款叫“手机里的秘密关系”的修罗场游戏,每天周旋于不同女人之间,当时他觉得贼有意思,贼刺激。
现在亲身体验了一遍,只想当场去世。
秦北随手擦了擦自己额际的细汗,随手切去了他的工作号。
打算看看有没有待处理事件。
结果他工作号里一片寂静,只有一个人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这人的头像是一把精致的红白小扇子,名称显示的是“我的小仙女”。
秦北迟疑地挑起了眉头,是……叶梓檬?
可她为啥流落到他这个号里了?
难道是为了呼应他两个不同的身份?!
秦北瞄了眼对方发来的信息。
【小仙女:师姐
秦河以北:檬檬?
小仙女:师姐!! o(╥﹏╥)o
小仙女:你终于出现了】
叶梓檬一如既往地又软又萌。
与秦北印象里的感觉别无二致。
秦北特别喜欢这个叶梓檬这个npc。
并不仅仅是因为她模型漂亮。
碧云阁里美女如云,容貌实力盛于叶梓檬的小姐姐不计其数。
当时,秦北在完成师门的长任务链“引导小师妹”后,叶梓檬这npc便老爱跟着他。
像个被动跟宠一样,秦北去哪,她就跟到哪里。
秦北每回把视角往背后一拉,都能看到小姑娘乖乖地站在他身后。
他出城打怪,她就在后面挥着小扇子,给他加血。
如果他接到了奇怪的任务,她便会叽叽喳喳地解释着,头顶的气泡框一刻不停。
特别乖,特别可爱。
是他理想中的绑定奶妈了。
【小仙女:师姐消失了1432325天了 o(╥﹏╥)o 】
这是多少位的数字?!得有几千年了吧?
秦北最近做渣做得有点习惯了。
咋见叶梓檬的这话,心中竟毫无波动。
秦北悲哀地捂住自己的脸,好好地回复了一下小师妹。
【秦河以北:我一直在闭关】
秦北倒是没提失忆之事。
毕竟叶梓檬并不会强按着他,非要与他啪啪啪。
不过,咳咳咳。
秦北不由幻想了一下,自己被小美女按在墙上强/吻、强/摸、强/上。
他可以,他真的可以!
这么想着,秦北又望向自己的手机屏幕。
【小仙女:师姐,你今天好冷淡的0.0】
秦北怔了怔,他拜入碧云阁前,系统曾让他调整过外貌衣着和性格。
他不清楚《仙途》有没有幻形被发现的设定,但系统既然让他更改性格,估计是有一点影响的。
所以,秦北在碧云阁做剧情选择时,全都特意挑了较为软萌的选项。
秦北挠了挠脸颊,模仿起秦楠的口吻回复道。
【秦河以北:刚刚不方便打字
秦河以北:我也超想檬檬的(w)
小仙女:呜呜最喜欢师姐了】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秦北无语地盯着手机界面上的几行字,深感莫名地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他到底是怎么把一段正常的bg言情玩成了百合线?!
好吧,其实在刚开始攻略叶梓檬时,秦北就知道自己在疑似在搞百合。
可他从没有在意这个问题。
他先前强/上楚江然,《仙途》系统没有给出任何异常的提示。
秦北就估摸着《仙途》这个游戏在感情关系上,可能并不区分男女。
于是,他便直接顶着秦楠的壳子,日日与小师妹同吃同住,早上一同唱歌,晚上一起跳舞。
好感值迅猛地上升着。
秦北忽然想起一件事儿,他在向叶梓檬表白时,触发过一个有点诡异的剧情。
那时候,他点下了选项“你可愿与我余生共度,白首不相离?”,游戏画面即刻聚焦于叶梓檬身上。
小姑娘正举着两把红白相间的大扇子,在西湖边翩翩起舞,浅粉色的裙摆在风中轻轻摇曳。
秦北的游戏人物将一串火红色的同心结递给她。
叶梓檬愣愣地停下动作,水蒙蒙的大眼睛瞪得又圆又大。
接着,她脸上浮现起几分复杂与诧异之色。
秦北挑了挑眉头。
这表情什么意思?
他表白失败了?
为啥啊?好感都满了为啥会失败?
秦北正在琢磨着,只听见耳机里响起小师妹软软萌萌的清脆声音。
“师姐你……”她难以置信的微微张嘴,表情里莫名有种凝重之意,“你喜欢女孩子?!”
秦北听到这话挑了挑眉头,这游戏原来会识别男女性别的吗?
与此同时,《仙途》游戏给了他三个选项。
【1、对呀,姑娘多可爱
2、我当然喜欢男生了
3、你不喜欢女孩子吗?】
秦北在各个选项中犹豫了一下,最后选择了看起来更具有剧情性的选项三。
听到师姐的疑问,叶梓檬慢吞吞地眨了眨眼睛:“我肯定喜欢女孩子啦,可是师姐你……你怎么能……”
她看起来非常纠结:“你怎么会喜欢女孩子呢?”
当时的秦北脑子里没啥特别的想法,他是男的,他当然喜欢妹纸了。
他随意地听着叶梓檬纠结的问话,漫不经心地做着选择。
最后,小师妹犹犹豫豫地答应了他的表白。
而此时此刻的秦北回味起这一段,突然眉头紧锁。
按叶梓檬的说法,她是个纯正的百合?
这怎么搞?!
他的脱单之路瞬间暴毙了吗?!
这么想着,秦北又给叶梓檬发了条微信。
【秦河以北:檬檬啊,你喜欢妹纸?
小仙女:当然啦,我最喜欢师姐了 (^▽^) 】
秦北沉默地盯着手机屏幕,一脸生无可恋。
他这辈子好不容易稍微兴起点脱单的念头,结果人家是个百合?!
男孩子哪里不好吗?!
【小仙女:!!师姐不喜欢姑娘了吗0.0】
秦北隔着屏幕都察觉到了小师妹的紧张之情。
他立刻安抚道。
【秦河以北:我当然喜欢妹纸了,么么哒比心.jpg
小仙女:……
小仙女:哦qaq】
秦北沉思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想劝人脱离百合的苦海,重回他们正常的一男一女bg言情向。
他们男生多好啊。
比如他,又帅又有钱又会玩,还能沙雕地逗人开心。
简直是完美对象,不二选择。
【秦河以北:你为什么喜欢妹纸呀?
小仙女:我本来就喜欢姑娘
小仙女:天生的
小仙女:哎呀,我一定会一直一直喜欢师姐的,你别担心(^_^)☆】
他就是担心这个啊!
秦北难受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不,他就不信了!
秦北切出微信,打开自己的微博图库翻找了一遍,从中挑出了最帅的一张。
他异常自信地甩给对面的姑娘。
【秦河以北:秦北帅照.jpg
秦河以北:檬檬,你看他咋样】
叶梓檬好半天没回复。
秦北纳闷地等了一会儿,才等到叶梓檬的回复。
【小仙女:丑
秦河以北:?????????????】
秦北震惊了。
他小师妹审美是不是有点问题?
【秦河以北:……真丑?
小仙女撤回了一条信息
小仙女:你喜欢这样的?
小仙女:猫猫满头问号.jpg
秦河以北:我觉得他还行吧?我挺喜欢的………
小仙女:emmmmm师姐你等下。】
五分钟后,叶梓檬也发了一个男人的照片过来。
照片中的男人穿着清爽的简单衬衫,面容精致、五官清秀,眉眼间却有一种明显的冷意。
秦北细致地观察了半晌,他莫名觉得照片上的这人有点神似顾衍。
【小仙女:我喜欢这种,他超帅的o((*^▽^*))o
小仙女:师姐你觉得呢?】
秦北心里有点不服气,这个人确实长得还可以。
但怎么也不至于,他超帅而他秦北丑吧?
不行,他要拯救他家小师妹的审美。
【秦河以北:你看这个人,他一看就特别不好相处
小仙女:qaq
小仙女:????他可萌了
秦河以北:嘴唇这么薄,一定是寡情之人
小仙女:qaq
小仙女:还……还好吧……】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天
我都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等我改改,等我改改,真他妈生死时速,吓死了
哇,我不行了我要睡了,明天再改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你万哥哥、过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嘿,再见啦 66瓶;金鱼不是鲸鱼 20瓶;adhd 12瓶;渣渣、陶、青徵、123、咕咕咕咕、从今始 10瓶;过境 9瓶;网友 6瓶;子虛烏有 5瓶;墨鎖流年 2瓶;七夜、雪寂、sweet、ch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