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什么?”楚江然挑了挑眉头,“你又不是没骑过。”
秦北窒息了一下。
确实。
如果是说在《仙途》游戏中,他当然骑过楚江然。
楚江然的本体是一只巨大的黑狼。
秦北刚收服他那会儿,他还是一只小奶狼,小小一只缩成一团,咋一看像只软弱的小黑狗一样。
所以,秦北给他起了个宠物昵称“狗子”。
等楚江然长到可骑乘的大小后,秦北可来劲了,天天骑着他出门遛弯。
打架、扩地图、刷副本……秦北几乎每时每刻都骑着他家宠物。
废话,有了坐骑,为什么还要自己走路?
开玩笑么?
也就是后来,楚江然黑他电脑黑得过分了,秦北才重新学会了自己走路。
秦北抬眼看了看高大冷然的男人。
……不不不,他完全不想骑一个大活人。
太可怕了。
他宁愿和楚江然玩脐橙,真的。
“不麻烦了,我自己回去吧。”青年连连摆手,真诚地说道。
话音刚落,秦北便见楚江然神情不悦,只能卑微地改了口:“那我们,还是御剑吧。”
秦北强忍着自己新患上的恐高症,紧闭起双眼,向楚江然张开双手,大义凌然地喊道:“来吧。”
青年隐约听到了楚江然的一声轻笑,片刻后,他感到自己被男人环抱了起来。
一阵极致的天旋地转,楚江然贴着他的耳线低声说道:“好了,到了。”
???
“这就到了?”秦北愣了一下,疑惑地睁开了双眼。
他正站在一幢独立别墅的阳台上,阳台外是波光粼粼的江流。
江上航行着大大小小的花灯彩船,与江边连绵的夜景相映成辉。
这个地方显然与刚才那座大厦相距甚远。
秦北茫然了片刻,猜测地问道:“千里神行?”
“嗯。”楚江然应了声,顿了一下,他眼神微暗地观察着秦北,若有所思。
“那这里是?”秦北左右四顾。
他本以为楚江然所谓的“回家”,是送他回秦家。
可这儿明显是不是他家。
秦北顺着阳台上的玻璃窗户往房间里瞧去。
屋里很热闹,有四、五个年轻人围坐在沙发上,似乎正在看电视。
楚江然难道带他到了玄天剑门?
秦北正猜测着,只见沙发上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忽然站了起来。
她朝着阳台挥了挥手,扬声喊道:“嗨,狗子,你又来玩啦?”
楚江然并未生气,他自然地推开阳台的门,走了进去。
那小姑娘视线微转,瞧见了楚江然身后的秦北。
她明显一愣:“大人?”
秦北也一懵,这姑娘谁?
他仔细观察了一遍小姑娘的五官,与记忆中的各个npc比对了一番,语气迟疑地问道:“叶茶?”
“是我,大、大人。”小姑娘茫茫然地盯着秦北,突然呜呜呜地爆哭出声,“大人您终于回来了,我、我……”
秦北吓了一跳:“你哭什么?”
认出了叶茶,他大概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无名村。
对,就是秦北本人的大本营,也是秦北曾经关押、玩/弄楚江然的地方。
无名村是秦北游戏人物的出生地。
秦北原以为这村子就是个过度的新手村。
直到系统把无名村划到他名下,并开启了城建模式……
在这个建设系统中,秦北可以随时调度任何一个村民去给他挖灵石,采仙草,建仙居,缝装备等等。
这些村民还能进行一些安全管理的任务,比如守卫村庄,看管俘虏等。
秦北以前就兴味的派过两个村民去看守楚江然。
可惜,没有触发任何特别的剧情。既没有楚江然逃脱失败被捕,也没有村民私放俘虏自认责罚。
秦北挺失望的。
总而言之,在秦北的认知里,这群人就是系统送他的一大群工具人。
他不记得几个,只记得叶茶、叶淡、叶碎这三只。
他们三个是秦北在昆仑山地图上捡到的孤儿,当时秦北正在敲茶叶蛋,便随手给他们起了这三个名字。
而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正是秦北基地的挖矿大队长叶茶。
“我们嗝。”叶茶边哭边支吾道,“我们找了您嗝……快一千年了。”
秦北无辜地挠了挠脸颊,无奈地连声道歉。
沙发上的数个年轻人也围了过来,个个都面露恍惚与激动之色。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嚷嚷了起来。
“大人,您可算回来了。”
“之前楚哥说您会在这两天出现,我们还不信。”
“狗子还是厉害啊。”
“您要看看账目吗?”
突然被这么多工具人包围,秦北一时间头大如牛,就特别得方。
他忍不住看向了楚江然。
男人似乎没接收到他的求救信号,只直勾勾地回望他,深色的眼眸里流转着浅浅的光泽。
???这人啥意思?
秦北又冲楚江然使了两个眼色。
楚江然朝他弯了弯嘴角。
在他俩深情对视期间,村民纷纷识趣地作鸟兽散。
该干啥干啥去了。
楚江然音色沙哑地开口:“阿北,我们……”
“呃?”秦北反应过来了,他立刻头一扭,开始装死,“那我也去看电视了。”
楚江然怔了一下,神色暗淡了几分,却也没多说什么。
秦北三步并作两步地坐上沙发。
有三个村民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啊啊啊啊檬哥要出场了!”叶茶站上沙发大声嚷嚷着,试图从另一个成年男子手上夺取遥控器,“快把遥控器给我!”
那男子本一脸淡漠地高举遥控器,誓死捍卫自己的电视控制权。
听到叶茶提起檬哥,他怔了一下,挑起眉头:“今晚天籁决赛?”
说罢,他也不把遥控器给叶茶,直接自己点开了“天籁之音”的直播节目。
看到节目打开,小姑娘才满意地坐回自己的位置,脸上的激动之色却不减半分,她握紧自己的小拳头:“今晚我要买爆檬哥!!”
“檬檬肯定稳的。”男子叶淡点了点头,沉稳地附和道。
叶茶瞪起眼,冷哼一声:“你这假粉给我闭嘴,不要乱奶!”
沙发上最后一个年轻女子叶碎温和地笑了笑:“茶茶你别闹了,叶梓檬确实稳的。”
叶梓檬……叶梓檬?!
这三个字让秦北瞬间精神一振,万分期待地望向电视。
灯光璀璨的巨大舞台上,漂亮的女生穿着一身飘逸自然的改良古服。
她眼下贴着星星点点的小亮片,显得无辜又可爱。
叶梓檬浅浅地弯起嘴角,笑得又甜又美。
台下猛地响起一大片疯狂的尖叫声,秦北甚至明显听到几个公鸭嗓男声爆喊着“叶梓檬”三个字。
“我的天,我可以了我可以了,我檬哥也太可爱了吧!”叶茶也在旁边噫呜呜噫地细声尖叫着。
他也可以!
他家小师妹真的太可爱了吧。
秦北眼神微亮地注视着屏幕里的小姑娘。
他此刻的心情有些难以言喻,咋一见到自己心爱的纸片人出现在现实世界里,他很激动很开心,又莫名有点小小的紧张。
但无论如何,见到叶梓檬真人,大概是《仙途》npc集体反穿事件后,秦北遇到的唯一一件好事了。
秦北不由感慨了一下。
叶梓檬和他其他后宫不一样。
她是秦北攻略的第一个npc,也是他唯一真心实意攻略下来的npc。
秦北攻略小师妹时没有任何骚想法,就是单纯地想在《仙途》里选了一个他最喜欢的漂亮妹纸,给他的游戏人物安排安排。
那时候,秦北刚绑架、囚/禁完楚江然,结果他一出无名村,便发现玄天剑门正在大范围搜寻楚江然的踪迹。
悬赏令发得到处都是。
在这种情况下,秦北立马怂了,完全不敢回玄天剑门,谁知道《仙途》的判定机制是什么?
指不定他一上山,那群剑修就会集体变成红名boss,把他剁了又剁。
没办法,秦北只好改道飞去了江南地图,做好变装幻形,加入了他《仙途》生涯中的第二个门派,碧云阁。
同时,遇上了他全世界最可爱的小仙女,叶梓檬。
电视中,叶梓檬抬起头,闪亮的眼睛里仿佛汇聚了漫天星光。
她向所有人笑道:“镜花水月,献给远方的你。”
等等,镜花水月????!
秦北震惊了,她难道要在舞台上开大吗?
镜花水月是碧云阁的终极大招,特别好用。
长达10秒钟的控制效果,再加上不俗的收刀伤害,让这个技能一度成为秦北最常用的招数之一。
客厅里响起了秦北熟悉的古典音乐。
叶梓檬展开手中的小巧扇子,舞姿婉约而绝美。
缓缓而起的空灵歌声为整个画面注入了灵魂。
恍惚之间,人们仿佛看到了夜空中的朗朗皓月,看到了一片渺渺无边的湖水。
平静的湖面倒映着巨大的银月。
女子站在水中的月色里,脚下是一圈一圈四散的涟漪,她闭着眼睛翩翩起舞。
美得仿佛一场盛大的迷蒙梦境。
歌声逐渐步入高潮,叶梓檬微微睁开眼睛。
她抬起眉眼,温和的眸光忽然凝固住,杀机隐现。
她唱着最清甜的天籁之音,泠冽的眼神却直入人们的心底。
扇子里的杀意澎拜而出。
让人从迷梦中猛地惊醒。
“好爽啊啊啊啊我死了!”叶茶狂叫着。
能不爽么?秦北都怀疑他们要开始掉血了。
“太美了太美了。”叶淡惊叹地连连说着,“我要氪爆她,我的手机呢?我要充值,快让我充值。”
“呜呜呜,老大我也想学这个。”叶碎扯了扯秦北的袖子。
“天籁之音”的节目继续播放着。
主持人似乎问了叶梓檬什么,秦北没听清。
只看见他家小仙女又甜甜地笑了起来,她郑重地点点头:“是的,镜花水月是师姐最爱的歌,我想唱给她听。”
“你们感情真好呢。”主持人笑着说道。
主持人对叶梓檬的师姐一词没有任何异议。
碧云娱乐一直是他们娱乐圈里一个无法逾越的奇迹,明明财力单薄,公关弱智,公司里却女神、歌神频出,目前已制霸整个歌舞界。
无人敢不服。
“是哪一位师姐?”主持人好奇地问了一句。
是歌坛天后张紫莹,还是舞界传奇林天音?
“师姐啊?”
也许是镜花水月的影响尚未褪去,叶梓檬明明笑得清甜可爱,眼神却莫名有些深沉、冷然。
她轻缓地说道:“她是我最可爱的姑娘——秦楠。”
秦北猛烈地咳嗽起来。
等等、等等。
秦楠?!
神他妈的秦楠。
他太天真了,《仙途》怎么可能给他搞出好事。
碧云阁是一个只收女性的单性别修仙宗门。
但《仙途》没有堵死玩家的路,只要玩家学习了高阶易容幻化之术,便可以正常拜入碧云门下。
秦北对给自己的游戏人物女装这件事,那是没有任何压力的。
这年头玩游戏的,谁还没几个妖号了?
“说起来,碧云阁的秦楠姐姐好久没见着了。”叶茶纳闷地挠了挠头。
“她比叶梓檬还美。”叶淡面无表情地评价道。
秦北咳得更猛烈了,不了不了,放过他吧。
秦北面色诡异地问道:“你们见过秦楠?”
他应该没顶着易容脸回过村子吧?
“当然见过了。”叶茶点点头,“出门挖矿时偶尔能遇到。”
说完她奇怪地看了眼秦北:“老大,你怎么也在这里看电视?”
秦北挑了挑眉头:“我不能看吗?”
叶茶脸上泛起绯色,她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她身边的年轻女子叶碎倒是委婉地接着问了出来:“不是,老大你不和楚哥……吗?你们吵架了?”
“没啊。”秦北莫名奇妙地否认。
叶碎迟疑地凑近秦北,低声说道:“老大我能问一下,你们到底在一起了吗?”
???这些村民还有八卦属性?
秦北连忙朝妹纸摆了摆手:“没有的,你别瞎说。”
听到这话,叶碎瞪圆了眼睛,她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略带怒气地瞪向秦北:“你可做个人吧。”
秦北:“哈?”
妹纸小声碎碎念起来:“楚哥当了你那么多年的禁/脔,老大你……”
秦北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禁/脔可还行。
“你能稍微对他好一点么?”叶碎由衷地劝道。
她是真的心疼楚江然。
叶碎第一次见到楚江然,是在老大的房间里。
当时,剑眉星目的男人正神色木然地坐在床上,空洞、死寂的眼眸里看不到半点光彩。
他紧裹着被褥,偶尔露出的皮肤上满是青紫色的痕迹。
楚江然见她进屋,脸上明显出现了一丝难堪之色。
接着,老大让她看守这个人。
叶碎便搬了个小椅子,每天坐在秦北房间大门口发呆。
其实根本没必要看守,这人的伤势一直没恢复,丹田内息里一片混乱,况且他连衣物都没有,总不能裸/奔逃走吧?
在这期间,他们老大隔三差五地就要进房揍楚江然一顿。
叶碎眼看着男人身上的青红痕迹越来越密集,上一回的还未消褪,这回又添新伤。
她第一次知道她家温和亲切的大人,竟然是个大变态。
楚江然这么小一只狼,换算成人类,最多就十几岁。
他竟然打得下手。
叶碎非常佩服。
但有两件事情,一直让叶碎很奇怪。
他们老大殴打楚江然时,她总是隐隐约约地听到秦北模糊的呻/吟声。
另一点则是楚江然的伤势,他天天被揍,身上的伤痕与日俱增,可丹田灵息却稳步恢复了。
叶碎纳闷了很久。
直到有一天,她知道了某些美妙的事情。
……
叶碎震惊了,三观都要崩裂了。
她更加确信她家老大是变态中的变态,辣鸡中的战斗鸡。
神他妈连十几岁的少年都不放过。
自此以后,叶碎根本无法直视楚江然身上那乱七八遭的痕迹。
这得多激烈,才能这么搞成这个样子?!
叶碎动了些恻隐之心,可她更不愿违背秦北的意思。
幸而不久后,楚江然便成功离开了无名村。
叶碎松了口气。
可让她没想的是,楚江然最后又回来了。
心甘情愿地回来了。
叶碎知道。
这一回,楚江然可能永远走不出去了。
妹纸幽幽地叹了口气,十分嫌弃地瞥了眼自家人渣老大,甚是疑惑:“楚哥究竟为什么会喜欢你?”
秦北同样很纳闷:“我也想知道啊。”
照理说,在他这一波操作下,正常人早气疯了。楚江然却诡异地好感越来越高。
以至于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若是从楚江然好感度增加的规律来看,他每回与他“强行春风一度”后,楚江然就会给他涨一点好感度。
这么推理的话,这人完全是喜欢他游戏人物的身体吧?
秦北不由回头望向楚江然。
男人正一个人坐在餐桌边,清清冷冷地喝着茶。与整个热闹的大厅格格不入。
秦北走到他身边坐下。
“怎么了?”楚江然抬眼,随意问了声。
“你……”秦北顿了顿,做了好一番心理建设,才勉强问出口,“你真喜欢我?”
楚江然挑了挑眉头,他放下手中的杯子,神色淡漠地说道:“不喜欢。”
秦北的表情越发诡异,他支吾了半天,才小声问道:“那你……喜欢我的身体?”
楚江然:“……”
男人的表情也诡异起来。
最后,他轻笑了一声,眼神有些迷离:“喜欢啊。”
秦北神情肃穆,所以果然是因为他游戏人物技巧超群?!那玩意很大?
他沉思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质疑道:“我技巧真那么好?”
好到让人能无视掉被扒/光囚/禁的耻辱,深深地爱上他?
这也太厉害了吧。
楚江然:“……”
秦北哪里有什么技巧。
他记得他们的第一次……
楚江然缓了一口气,眼神浑浊。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当时有多愤怒,有多难堪。在滚滚时光长河的磨砺下,他只记得他的阿北,明明羞得快哭出来了,动作生涩得不行,还非要坐在他身上……
楚江然闭上了眼睛,神情克制。
秦北见楚江然一直不说话,便猜测地自言自语道:“并不好吗?所以是我很大?!”
秦北有些诧异,他本人自己只是正常人的水平,他游戏人物的设定和他不一样?
楚江然抬了抬眼皮,诚实地回答:“你很紧。”
秦北:??????????????????????????????????这个人在说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