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立刻两眼一闭,开始装死:“什么合欢诀?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男人剑眉微聚,声音转淡:“在我面前,你何必装?”
“……”秦北真心实意地又强调了一遍,“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无论如何,他绝不会承认他记得《仙途》里的事情。
别的不提,单是他把楚江然扒成“衣不蔽体”状态,关起来强日这件事,就太特么羞耻了。
秦北实在没脸面对。
楚江然垂下眼睑:“那顾衍呢?也不记得了?”
“不认识。”秦北猛烈地摇起头,特别无辜地补充道,“他好可怕的。”
楚江然没再说话,他一脸深沉,也不知道信了没信。
秦北瞄了楚江然两眼,忍不住轻轻推了推他:“先不说这些,你能不能处理下伤口?”
男人胸口这越渗越多的血迹着实让人触目惊心。
“无碍。”楚江然心不在焉地回答道,“不过伤了些皮肉。”
秦北翻了翻眼皮。
神他妈只伤了些皮肉。
秦北实在忍不了了。
他直接把男人按在旁边的护栏上,伸手探向他的腰际。
“阿北?”楚江然怔了怔,他眸光一暗,声音莫名有些干涩与沙哑,“……你想要?”
秦北没注意楚江然说了什么,他从男人口袋里摸到一个小巧的锦囊后,便毫无留恋地收回了手。
楚江然:“……”
秦北低头看向手里小巧的锦囊。
这锦囊与他在《仙途》游戏里见过的储物袋一模一样。
应该没有错了,是储物袋。
秦北并不知道这玩意在现实里怎么使用,他打算先试试看。
当秦北把手伸进储物袋的那一瞬间,他脑海中忽然显现出另一片广阔的天地。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他眼前明明是开阔宽敞的大厦顶层,楚江然神情模糊地靠着护栏,他身后则是一片灯火通明、霓虹绚丽的不夜城之景。
但同时,秦北又看到了另一幅景象。
一个四四方方的巨大空间,里面堆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
各式各样的武器横七竖八地扔得到处都是,刀剑的间隙里夹杂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奇石、金属。
秦北甚至在里面发现了不少枪/械、大/炮。
……不愧是楚江然呢。
半晌后,秦北才十分艰难地在一个小角落里找到几瓶丹药,摸了出来。
秦北认真地瞧着瓷瓶上雕刻着的一个个药名,把小红药挑出来递给楚江然。
楚江然神情复杂地接过药瓶,眼底闪过几道奇妙的光彩:“你确实和他不一样。”
秦北纳闷:“啥?”
男人看着药瓶,语气随意地说道:“他从不在意我的死活。”
他的语调满是漫不经心的轻巧,声音却沉得厉害。
“……”秦北特别尴尬地移开视线,默默望天,“这样的吗?”
他……有这么过分?
秦北很疑惑。
他努力回忆了下,自己在《仙途》里到底对自家小宠物做过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自从收了楚江然这只极品战宠后,秦北每逢战斗必会召唤他出场。
照理说,如果楚江然的血线过低,秦北肯定会给他加血。
怎么也不至于是“从不在意他的死活”吧?
思索了片刻,秦北忽然眸光一凝。
非要说的话,主线大后期时,楚江然由于身陷仙魔之战中,常年血线不满。
秦北每回把楚江然召出来,还得先给他加血。
后来他烦了,懒得加了,天天带着残血的小宠物出门打架。
反正也没几个人打得过他。
那时候的楚江然已经是个大佬了,一般的野怪在他剑下甚至走不出一招。
集体光速灭亡。
秦北放心得很。
…… 这么看,好像,确实渣得很过分。
秦北心虚地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楚江然也没再开口,他沉默地吞下仙丹,神情安宁地合上眼睛,仿佛在静静地感受着这夜晚的凉风。
但他握着秦北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反而越收越紧。
秦北很不自在,他憋了好一会儿,委婉地小声问道:“你的伤是……那只虎妖吗?”说罢,秦北又赶紧补充了一句,“我中午在电视上看到新闻了。”
楚江然睁开眼睛,看了秦北一眼。
“最后怎么样了?”秦北继续问了问。
楚江然:“已绳之以法。”
听到这话,秦北不由松了一口气。
他一直挺担心这事儿的,那虎妖吃了那么多人,若真被陆救走,以后还不知道会害死多少普通人。
可他真没胆子拦陆。
楚江然又看了眼秦北,语气轻缓地继续说道:“其他人,也全被我杀了。”
其他人?
什么意思?
秦北惊诧地抬起眼,他在说陆么?!
陆被他杀了?
不可能吧?
“怎么?担心他?”楚江然轻轻笑了一声。
秦北一顿,立刻收回视线,他强压下心中的不安,神情迷茫地问道:“担心谁?那虎妖还有其他帮手吗?”
青年暗暗深吸了一口气。
楚江然应该是在炸他。
不行,他得圆回来。
秦北听人说过,撒谎的要义是九真掺一假。凭空造楼,怎么也不如大厦掺沙。他现在应该透露些实话,再继续演。
所以他一个清清白白的单身狗,为啥要在这种极限修罗场里求生存?!
秦北心里特别想罢工。
但最终,他还是乖巧地低下头,细声说着:“你说的帮手是叫陆吗?他今天下午突然闯进我家里,说了很多奇怪的话,吓死我了。”
说罢,青年又无辜地冲楚江然笑笑。
楚江然定定地望着秦北,眼神十分复杂:“阿北,你没必要这样。”
“什么意思?”秦北维持着脸上的迷惘,绝不破功。
就算被看破了,他也要继续演!
他绝不能承认自己是某个“强日别人”的变态!
“你不知道么?”楚江然移开视线,他无甚所谓地挑了挑嘴角,“即使你用这剑……”
他看向自己手中的长剑。
古朴的长剑在夜色中泛着玄妙的光泽。
“即使你将这剑,捅进我的身体里。”男人若有似无地轻笑了一声,向来深邃的眼眸有些涣散。
他轻轻说着:“我也不能对你怎么样。”
秦北恍惚了一下。
他忽然想起来,他曾在一个古迹副本里刷出过一本灵魂契约术。
这技能与系统自带的主宠契约不一样,效果好很多。
只要秦北对他的某只宠物使用了这灵魂契约术,该宠物的忠诚度便永恒地固定下来。
永远都无法逃离、无法背叛。
秦北得了这么个好东西,自然立马用在了他家主力战宠身上。
……
太惨了。
楚仔真的太惨了。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秦北万分愧疚,他挠了挠头问道,“那个契约……怎么解?”
楚江然猛地抬起头。
“你知道吗?”秦北琢磨着,如果楚江然不知道,他可能得去找天衍宗的人问一问了。
男人的瞳孔收缩到了极致,眸子黑得宛如着无边的夜色,看不见半点光泽。
“不准。”他低声说道。
????不准是什么鬼?!
秦北愣了一下。
这个人怎么回事?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男人抬手卡着秦北细嫩的脖颈,修长的指尖危险地划过年轻人脖颈间的青筋。
他低头附在秦北耳边,哑声说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抹去一切么?”
“没、没啊。”秦北吓得小腿肚子都在发抖,但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句,“那你想解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顿了顿,秦北小声解释道:“我就是怕你不开心。”
“……”
******
秦北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他解释完后,楚江然突然抱住了他。
他什么也不说,就这么安静地拥抱着他。
秦北看不到楚江然的表情,也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本来被抱一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如果抱个几十分钟……
秦北特别想无聊地打个哈欠,又怕刺激到楚江然,只能默默地盯着对面大厦上的霓虹灯广告发呆。
又过了十几分钟,楚江然才松开秦北:“我们回去吧。”
秦北精神一振,立刻点点头,点到一半又猛烈地疯狂摇头。
“不回去吗?”楚江然有点疑惑。
“不御剑!”秦北卑微地提出请求。
秦北这个要求让某只剑修有些迷茫,他皱了皱眉头,猜测地问道:“那你……想骑我回去?”
秦北震了一下:“你还可以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