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想起自己游戏人物身上那赤红色的负面状态以及走路一扭一扭的诡异状态。
他整个人一悚,畏惧地退后了半步。
不不不,他真的不想本人被搞出“全属性降低30%”的恐怖debuff!
况且顾衍还直挺挺地站在旁边呢。
万一、万一触发了双飞模式,这两只受轮流围着他榨。
他,还能剩下一滴吗?
秦北窒息了。
放过他吧,他只是个卑微的小处男。
没有经验,没有技巧,真的给不了他们快乐……
废墟之间,两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一言不发地对峙着。
这本是非常刺激的一幕,但加上仿佛被爆破过的洗手间,以及空气里一阵阵的迷样味道。
着实诡异得很。
秦北往角落里缩了缩,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顾衍先笑了声。
“怎么?”他漫不经心地拖着语调,一双桃花眼里泛起几分嘲意,“你要在这儿欣赏我们的‘兴致’么?”
楚江然周身寒气更重,棱角分明的侧脸在昏暗的光线下犹如刀刻般冷凝。
他举剑指向顾衍,森然的剑气喧嚣四起,连窗户上的碎玻璃片都在剧烈的颤抖。
顾衍挥手挡下剑气,忍不住烦躁地皱了皱眉头。
他被人扰了好事自然深感不悦,可他真不想和他家宝贝的小宠物一般见识。
这玩意毕竟是秦北的所有物,真宰了,很可能惹会得秦北不快。
何况,不过一个手下败将而已。
是的,顾衍知道楚江然一直对他家小宝贝有非分之想。
在他与秦北相恋之初,楚江然天天来找他麻烦,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剁成骨泥。
他当然清楚他的来意。
可那又如何?
楚江然越憎恶他,顾衍便越畅快。
他十分乐于欣赏情敌的无能狂怒。
“这么多年了,你何必如此执迷不悟?”顾衍懒散地抬了抬眼皮。
他确实不能理解楚江然,这人几千年来一直妄图插/入他和秦北之间,却从未成功,他还能有什么戏?
楚江然同样面露嘲讽之色,他不屑地挑起了嘴角:“你以为你又算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工具人而已。”
一直在旁边装死的秦北听到这里,猛地抬起了头,诧异地看了看楚江然。
顾衍也神色微变,脸上的懒散之意消失殆尽。
“呵……”片刻后,顾衍又轻松地笑了起来,他回过头朝秦北招了招手,“宝贝,过来吻我。”
秦北:???????
为什么叫他!为什么叫他!
让他安静地装死不好么?
楚江然也转眼看向秦北,墨色的眸子宛如看不见底的无尽深渊,似乎酝酿着某种隐秘、阴暗的情绪。
秦北僵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他该怎么办?!
来个人一刀鲨了他吧。
为什么会有游戏人物穿到现实这么变态的事情?!
秦北想继续装死,可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也不现实。
顾衍脸上的笑意已经开始收敛了,楚江然也一脸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秦北深吸一口气。
不行,他得自救,他、他……对,他失忆了来着!
无论他们说什么,他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他们,不认识他们,更不想日他们任何一个。
秦北强行镇静了一下自己混乱的神智,拿出吃奶的劲开始了他的表演。
青年微微睁大眼睛,脸上流露出恰到好处的茫然之色,莫名其妙地看向眼前的两人。
随即,他又故作惊慌地退后两步,畏惧地瞪向顾衍。
干完这一切后,楚江然果然神情稍缓,顾衍也迟疑了起来。
很好、很完美,保持下去。
秦北给自己打着气。
“阿北。”
楚江然清冷的声音在秦北的脑子里响了起来。
秦北顿了顿,继续在自己脑子里飙起演技:“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能在我脑子里说话!”
“……”楚江然神色有些微妙。
“你这个人好可怕的!”秦北惊怒交加地在脑子里嚷嚷着。
楚江然轻轻皱了皱眉头,他没理秦北的瞎逼逼,直接话锋一转,陈述道:“我带你离开这里。”
秦北正想再甩一大波感叹句混淆视听,听到楚江然的话,不免愣了一下。
这个人想掳走他?
……掳回去强制春风一度吗?
不不不,他选择这个厕所,他要和厕所共度余生!
秦北弱小、无助又可怜地抓着破破烂烂的隔板,以作安慰。
下一瞬间,一道极致的剑光一闪而逝,秦北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到一股巨力强行将他拖了起来。
与此同时,顾衍立刻侧身挡在楚江然与秦北面前,一向低沉的声音拔高了三度:“放开他!”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混乱的洗手间里蓦地燃起了熊熊妖火。
艳红妖火越燃越旺,在火光的映照下,整个厕所呈现出一片诡异的血腥之色。
极端的高温灼烧着秦北的皮肤,秦北忍不住往楚江然怀里钻了钻,轻轻切着对方冰凉的脖颈。
黑衣男人顺势单手揽着秦北,他根本不看顾衍,脚踏古朴的长剑,势不可挡地穿过了漫天的火光,冲向了广阔的天际。
长剑载着楚江然与秦北两人,以极快地速度往前飞行着。
秦北迷茫地回过头,只见洗手间的窗口处炸开了数不清的绚烂火花,整个餐厅小楼似乎都震动了两下。
******
万里高空之中,周围是渺渺烟云,脚下是明明灭灭的万家灯火。
秦北用尽浑身力气,紧紧地环着男人的窄腰,脸深深地埋进对方的肩窝之间。
穿着黑色风衣的冷峻男人怡然自得地掐着法决,任由怀里的人像个树袋熊一样,死死地扒着自己。
秦北快吓出精神病了,站在一炳细剑上在空中乱飞,呼呼的冷风一刻不停地直往脸上砸。
到底哪里有安全感了?!
“可以停、停下吗!”秦北细声叫着。
“嗯?”楚江然抬手环抱起的青年,收剑落在一处大厦的顶楼,他问道,“怎么了?”
秦北蔫蔫地靠在男人的领口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靠了一会儿,秦北的鼻尖微微动了动,他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怎么回事儿?楚江然受伤了?还是来大姨妈了?
秦北奇怪地瞥下视线。
男人胸口处的衣料明显渗出了一大滩暗色的血迹。
秦北一怔,悄悄顺着楚江然宽大的领口,往里面瞧了一眼。
只见一道极深的刀痕从男人的肩胛处一直延伸至腰侧,横穿了楚江然整片胸膛。秦北甚至能看到他伤痕裂口处整个翻开来的鲜红血肉。
暗色的魔息附着在溃烂的伤口处,持续腐蚀着他的皮肉,吞噬着他的仙力。
楚江然似乎对伤口做过简单的包扎。
寥寥几条绷带松松垮垮地搭在伤口上,看起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哪有人这么包扎伤口的?
就仿佛他本来正打算处理伤口,突然遇到急事了,随手缠了两下了事。
秦北神情一顿,不由抬眼望向楚江然。
男人依然维持着风轻云淡的冷峻表情,没有半点异常。
仔细看去,才能勉强在他眼底深处捕捉到几丝虚弱与疲惫。
“你不疼吗?”秦北忍不住扶了扶楚江然的手臂,“什么时候受的伤?你……”
秦北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刀伤、魔息?
秦北猛地想起了陆。
今天下午的时候,崽崽说要去楚江然手上救一只虎妖,陆便带他上路了。
当时秦北见这一大一小从他家离开,还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特别庆幸。
根本没去考虑楚江然会受伤这个问题。
或者说,他认为受伤也不重要。
他在玩《仙途》时,陆与楚江然便经常打得不可开交,秦北隔三差五地见着只剩个血皮的楚江然蹲在玄天剑门里闭关疗伤。
秦北从未去查看过楚江然的受伤情况。
毕竟,npc回血有啥好看的?
可这些伤放在现实里观察,就很恐怖了。
秦北心里升起些许后悔之意,他应该阻止陆的。
“你不吃药吗?”秦北看着楚江然这幅无动于衷的样子,就有点急,“带红药了吗?”
“……”男人似是不太适应秦北如此热情,他移开了视线,淡声说道,“无碍,并不是什么大伤。”
这么深一个口子不叫大伤吗!
“老哥,你在流血啊。”秦北恨不得掏一整组红药塞进对方嘴里,“回魂丹带了吗?”
楚江然诡异地瞧了他一眼:“我还没死……”
能回血就行啊!
“金创药呢?”秦北皱着眉头继续问道,“止血草总有吧?”
秦北又叨叨了好半天,一直没听见楚江然吱声,便疑惑地抬头望了望他。
楚江然的眸光越发深邃,他沉沉地注视着秦北,又仿佛透过秦北看到了更久远的过往。
半晌后,他轻声叹息道:“天穹崩塌,大地皲裂,我终是找到了完整的你。”
????这人在说什么?
秦北没听懂:“所以,你有药吗?”
男人眼底的浑浊之色逐渐散开,倒有几分温润清朗的感觉,像极了秦北最初遇到的那个楚小师叔。
楚江然握起秦北的小爪子,与他十指相扣。
他垂下眼睑,淡声说着:“以后别见顾衍了。”
“如果你想修炼。”楚江然停顿了一下,“我也可以学合欢诀的。”
秦北:???????他们不是在聊红药的问题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