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力不足可还行???
秦北一口水差点喷出去。
他的游戏人物竟然还有肾力上限?
这么真实?
秦北随手点掉黑底红字的系统提示框,游戏画面重新亮了起来。
屏幕中的地图场景已不是幽暗僻静的合/欢宗外围,而是转移到了玄天剑门。
他的游戏人物正一动不动地躺在玄天剑门弟子房里,血条空了一小格,状态栏后有一个小小的debuff标志。
【纵/欲过度:全属性-10%。】
纵/欲过度?!
……咳咳咳。
他这楚小师叔真骚啊。
秦北眼神飘忽不定,脸上的表情却掩不住地逐渐变态了起来。
那能不纵/欲过度么?
他先在合欢宗与顾衍一起彻底地探索了双/修的真谛,修为值涨了又涨,一转头还没喘口气又被楚江然拖进小草垛里,连黑无数次。
太y乱了。
这游戏真的太y乱了。
秦北忍不住啧啧了两声。
他稍稍脑补了一下这段剧情的具体过程,只觉得刺激得不行,甚至想去重温一下自己的学习资料。
《仙途》神仙游戏,神仙制作组!
太骚了、太骚了。
秦北连声惊叹。
他这还是个男性角色。
如果开个女号,那岂不是天天身怀六甲停不下来?
如此想着,秦北操控起自己的小人下了床。
不知道是debuff削弱了人物的移动速度,还是“纵/欲过度”附加的特殊效果,秦北总觉得自己走得特别虚弱、特别缓慢。
一副被榨干了的样子。
这就很刺激了。
秦北邪恶地勾起嘴角。他控制着人物,继续出门浪/荡,不仅毫不收敛,反而更加锲而不舍地试探《仙途》的节操下限。
试探着楚江然的底限。
最开始,秦北没浪出什么新花样。
楚江然每次发现他和别人乱来,依然是不管不顾地把他拖入无休止的“春风一度”中,直到把秦北的电脑黑出红字为止。
有时出了红字他也不停,继续黑。
最狠的一次,他直接把秦北身上浅红色的debuff搞成了深红色。
秦北深感兴味地把鼠标移上去看了看。
【荒yin无度:血上限-50%,全属性-30%】
“纵/欲过度”竟然还能进阶?
那哪天楚小师叔把他榨干成重伤状态,是不是能刷出“精/尽人亡”的究极debuff?
开出“荒yin无度”后,楚江然的行为模式终于变了,他强/上秦北游戏人物的时间改了,频率也更高了。
只要秦北靠近魔域附近的地图,他二话不说当场抓起秦北,就开始无限的“强制春风一度”。
在界阵的入口。
在魔域边缘的小花坛里。
在各种各样奇怪的地方。
看得秦北一愣一愣的。
奇怪的是,楚江然每回把秦北的人物搞出debuff后,便不再搭理秦北,由着他满地图随便跑。
秦北一开始不明其意。
直到有回他顶着奇怪的debuff,点开了自家工具人的对话框。
对话框里一切正常,只有“邀请春风一度”的选项暗了下来,呈现出无法选择的灰色。
灰字后面多了一行小括号,里面写着“特殊状态、不可选择”。
什么意思?
秦北怔了一下。
纵/欲过度后,他就不能主动和别人“春风一度”了?
秦北很是失望,对这个设定十分不满。
他还想试试肾虚而死呢。
魔域之行的主要目的没有了,秦北只能无所事事地回了玄天剑门。
玄天剑门门派地图海拔差距极大,从山脚小镇到山顶的修真门派,穿过了千里雪峰,越过了渺渺云海。
秦北回到门派时,楚江然正在最高峰的一处平台上练剑。
风声四起,光华流转。
他每一剑都携带着无上剑意,每一剑都仿佛蕴含着天地至理。
秦北一边欣赏着烧显卡的高画质特效,一边控制人物跃上平台。
楚江然见秦北来了,便收剑而立,战袍在风中摆动、翻飞。
他沉默地站在原地,也不说话。
秦北调整了一下视角,把镜头对准了楚江然的脸。
男人神情平静,一脸波澜不惊。
但仔细看去,他眼下明显一片乌黑,脸色有些苍白。
看起来是肾很虚的样子了。
秦北哈哈一笑,十分想跟这人说一句:节制啊少年,可持续发展才是正理。
然而秦北是在打游戏,没有选项时他什么也表达不了。
秦北憋了好一会儿,只能点开楚江然的对话框,选了“聊天”。
屏幕里的男人低头望向他,语气浅淡:“练剑么?”
他只想看变态邪恶线的展开,不想看他练剑。
秦北又点了一遍“聊天”。
楚江然维持着同样的神情音色,再次说道:“今日天色正好,一同练剑么?”
哎,无趣。
秦北甚是失望地把人物挂在楚江然旁边,点了点练习剑法。
自打这以后,楚江然不再去清理秦北的后宫。
他天天抓着秦北“春风一度”,强行搞出“纵/欲过度”的debuff,以此完美地控制了秦北的选项,杜绝秦北出门乱搞的可能性。
秦北看得目瞪口呆,深深为《仙途》文案写手的脑洞拜服。
此外,他也有点感慨。
楚江然的“春风一度”和顾衍不一样。
他和顾衍每乱来一次,都能涨一小截修为值,连续“春风一度”的次数越多,增幅还会逐渐变大。
而楚江然则完全是搞了白搞,如果搞到红线继续搞,还会降低健康值、损耗修为值。
秦北眼睁睁地看着他和楚江然的等级日渐变低,元气值日益空无。
也是非常无语了。
不过秦北玩单机游戏,向来图个爽快、有趣,等级有了就有了,没有也无所谓。
实在打不过boss了,回头再刷回来就是。
秦北放任了楚江然这些牛逼操作,并期待他会不会搞出更骚的事情。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等到玄天剑门和九煞殿正式宣战,楚江然每天忙着统领全局、屠杀魔修后。
秦北才从这刺激又高能的“荒yin无度”状态中脱离出来。
******
秦北默默停止了回忆,他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自己的头皮整个麻掉了。
他打游戏时当然不会考虑那么多,都是怎么刺激怎么玩儿。
玩到刺激处,秦北甚至老想和楚江然直接对话,更畅快地交流。
可当楚江然真正站在他面前时,秦北……
秦北一脸懵逼,大脸懵逼,亿脸懵逼。
这简直太尴尬了。
在楚江然眼里,他秦北,宛如一个变态一样,把他关起来强日了一遍又一遍,而后,他又像一个绝世渣攻一样,把人渣了又渣。
秦北又慌又愧疚,内心深处还有点莫名其妙。
所以,这一切和他这个处男又有什么关系?!
昏暗的洗手间里,嗖嗖的冷风直往秦北脸上糊。
楚江然环顾了下这公共洗手间,又看了眼站在隔间里的两人。
男人握着长剑的手一点一点地收紧,眸子黑得宛如无机质的琉璃珠。
他淡声说道:“你们好兴致啊。”
!!!
秦北没敢吱声,顾衍挑起唇角:“那是。”
楚江然的神色更暗了。
秦北忍不住抖了抖。
只觉得这人此刻的眼神,像极了他每回开启“强制春风一度”时的样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