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秦北肯定不会对楚江然搞这么多邪/恶操作。
不只是为自己的肾考虑。
楚江然这个npc确实被他害得太惨了。
秦北忍不住心虚又愧疚地挠了挠脸颊。
他记得这人成为他的宠物后,还触发过了一个特殊对话。
契约式成后,游戏镜头一转,聚焦在了楚江然身上。
电脑屏幕中的男人裹着浅色的被褥,神色淡淡地坐在秦北的床上。
他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连脖子都没露出半分。
秦北却眼尖地注意到,男人冷峻的侧脸上密布着一些暧/昧的青红痕迹。
就像被人咬了两口。
秦北心情激动不已,精神亢奋,这种在普通游戏里扒出点点高能场景的感觉简直太爽了。
游戏画面中。
男人微微垂下眉眼,流露出几分疲惫、厌倦之意。
与此同时,电脑屏幕的下方出现几排小字。
【如此,你能放了我么?】
【1、同意。
2、拒绝。
3、“你是我的”。】
秦北扫了一眼选项,理所当然地选了第三个。
床上的男人闻言,挑起一抹充满嘲讽意味的笑痕,琉璃般的黑眸里流动着秦北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他浑浊的眼眸里仿佛只剩一片漫无边际的暗沉,但细看去,那糜烂的绝望中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生长、翻腾。
他在想什么?
秦北第一次对一个游戏人物产生了好奇。
他不禁再次为《仙途》美工组鼓掌。
太强了。
真的太强了。
剧情结束后,秦北认真地给楚江然搭配了一套属性优秀的极品装备。
还特意挑了些稀有材料,给衣物、配饰洗了几遍技能。
楚江然已经是他的所有物了,秦北自然毫不吝啬资源材料。
楚江然穿上衣服后,半句话没说,直接自主回了玄天剑门。
秦北也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楚江然人具体在哪里不重要,可以召唤出来打架就行。
游戏时间飞快流逝着。
不久,玄天剑门宗主大限已至,将宗主之位传于楚江然。
而秦北依然惨兮兮地当着他的第n代小弟子,根本接触不到玄天剑门的核心剑法。
不过,此刻的秦北已在外浪/荡许久,攻略的大佬不计其数。
他很清楚,如何能快速获得各种极品心法。
秦北重新拎起各种小礼物,准备去刷一刷他小宠物的忠诚度。
岂料,他家小宠物天天冷着一张脸,对他爱理不理,也不收他的礼物。
有时还神情狂躁地嘲讽他。
秦北挑了挑眉头。
他这楚小师叔是逼着他强/上他么?
那感情好啊。
秦北兴致勃勃地对着神色冷然的玄天门主,点下“强制与楚江然春风一度”选项。
这可太带感了。
《仙途》神作,没得说。
秦北每天随手清完门派任务,就潜去门主卧室里,把人堵在房间里点击强/上选项。
他们每“春风一度”一回,楚江然的忠诚度便上升0.5点。
秦北也不知道自己骚了多少个游戏周期,楚江然对他的好感一直缓慢而稳定地增长着。
跨过一级又一级。
楚江然的对话框中甚至出现了正常的“邀请楚江然春风一度”。
当然,秦北根本不管新选项,他乐此不疲地选着“强行与楚江然春风一度”。
强/上多带感啊。
还是强/上一个男人。
为什么要邀请?
没意思。
秦北强啊强啊的,直到有天他点完强/上后,游戏画面没有直接黑掉,反而定在了楚江然身上。
男人穿着玄天剑门的制式战袍,便于战斗的贴身设计将男人身上流畅的线条勾勒得完美无暇。
他似是正被人强行按在墙上,战袍的衣领都松开了些许。
楚江然低头看了眼秦北的屏幕,微微叹息:“你……就不能正常一点吗?”
楚江然说完这段话,《仙途》的画面才暗下来,进入正常的“春风一度”节奏。
事后,秦北查看了一下楚江然的属性面板。
好感值一栏果然变成了“一生一世一双人”。
忠诚度也满了。
自打这天以后,楚江然不仅随传随到,秦北甚至还能把自己的支线任务指派给楚江然,让他替自己完成。
秦北立刻把所有任务都分给了楚江然,自己则过上了无所事事的舒坦日子。
每天到处瞎浪。
浪着浪着秦北突然发现了一个麻烦的问题。
无论是他召唤楚江然战斗,还是楚江然参与到他的任务链中,这些都导致楚江然这个npc天天围着他转。
宠物天天跟着主人,这本没什么。
可秦北要浪啊,他每个游戏季度都要和他n个后宫联络感情,以维持一定的好感值。
楚江然老跟着他,他怎么浪?
秦北艰难地操作了一波,还是翻车了。
而且还是接二连三地翻。
第一次翻车时,秦北正在向一个青榆门女弟子求教丹药之道。
他刚选完一堆情话选项,便被回来复命的楚江然撞见了。
《仙途》立刻切进了特殊剧情模式。
秦北烦恼地皱了皱眉头,《仙途》这奇葩游戏,果然有设定翻车撕逼大戏。
不过触发了就触发了。
秦北又舒展开眉头,兴味地看向电脑屏幕。
楚江然似乎刚经历过一场战斗,身上的战袍上粘着丝丝血迹,墨色的长发有些凌乱。
他没有理会一旁的女子,只直直地看着秦北的屏幕。
男人的脸上一片空茫,还带着些许微不可查的无助。
半晌后,他低声问道:“你……为什么?”
低沉的声线喑哑得几乎听不清音色。
游戏给了秦北三个选项。
【1、道歉。
2、保证下次不再犯。
3、强行与楚江然春风一度。】
这时候竟然还能强/上?!
秦北深深地为《仙途》的节操震撼,然后毫不犹豫地选了第三项。
可惜,《仙途》没有播放楚江然的事前事中事后反应。
这就很不带感了。
秦北十分失望,并跃跃欲试地主动又搞了一出修罗场。
这次没有触发特殊剧情,楚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秦北纳闷了,难道是上回被他睡服了?
这不合逻辑吧?
很快,秦北惊恐地发现,他的后宫们接二连三地集体阵亡了。
他跑到坟墓那边探查了一下,系统直接标明了凶手楚江然。
这可还行?!
神他妈还有这种设定。
在又有一大批后宫去世后。
秦北没办法,只好缩减了攻略范围,只攻略那些楚江然杀不死的目标。
比如说顾衍。
是的。
最开始的时候,楚江然还打不过顾衍。
楚江然的等级一直比秦北低,秦北又比顾衍低。
他当然打不过顾衍。
确认楚江然确实拿顾衍没办法后,秦北放心了。
他不再管自家宠物到底有没有尾随自己,想升级了便去找顾衍。
有回秦北在合/欢宗升了一大波级,无所事事地控制着人物回了玄天剑门,他刚进大殿,便看到了神情阴郁的楚江然。
男人整个人陷在浓重的黑暗里,眼神里全是浑浊的阴鸷之意。
秦北还没反应过来,他的电脑屏幕猛地一黑。
系统波澜不惊地提示他“楚江然强制与您春风一度,您度过了激烈又疲惫的一夜”。
这条提示反反复复地刷了好几遍。
看得秦北一脸震惊。
他家小宠物反攻了?
有点厉害啊。
秦北一边脑补着,一边去冰箱里拿了瓶冷饮。等他回房间后,游戏画面终于不再是一片漆黑。
画面正中间亮着一排血红的系统提示词。
【人物精力严重不足,请玩家慎重游戏!】
秦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