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要说:
我写了什么????????亲耳朵为什么会被标黄???????我服了
小伙伴a:我上次写接吻,被锁了
小伙伴b:亲脖子,锁了
我:?????
小伙伴c:亲头顶没事
我:???????????
楚江然的剧情算是我这文的初心了,梗源自游戏《太吾绘卷》的某知名实况视频
以及前情提要:
顾衍与秦北在洗手间隔间中互诉衷肠。
在顾仔想进一步发展时,秦北惊惧之间,无意召唤了自己的仙宠
仙宠炸飞了厕所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虫疑、依然是你、空梢梢、少天生日快乐、我米斯达好腰一条、微娓而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天悬星河 40瓶;英俊的豆子 32瓶;阿谦谦 30瓶;17573138 25瓶;的卢、月儿圆、婵亦舒 20瓶;子衿、安梓岑 16瓶;微娓而沿 11瓶;陈木、estellelaa、读者、风不定、煎饼真好吃 10瓶;蚊帐之外 9瓶;临鲤 7瓶;依梦、木头、浮忆、永远喜欢你呀、言啾啾、蜉蝣既来 5瓶;懦弱、白b、柠檬 2瓶;叶不羞的小宝贝、暖衣.、叶疏楼、木楠、阿薛薛薛~、依然是你、莫码莫码、悠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啊,是、是的。”
秦北僵硬地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他身边是一片狼籍之像,搁板歪歪扭扭地支撑着,墙壁上的瓷砖被尽数掀起,尘土飞扬。
连窗户都被划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嗖嗖地往洗手间里灌着夜晚的寒风。
只有楚江然身后的洗手台完好无损,依然整洁而雅致。
……
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秦北猛吸了一口凉气,慌得六神无主。
他刚刚莫非是使用了召唤术?!
在《仙途》中,楚江然作为他的小宠物,他自是可以随时将其召唤到身边,协助他战斗。
可现在这个节骨眼,他把楚江然召唤过来就非常可怕了。
他是想把自己作死吗?!
秦北默默地捂起脸。
他宁愿选择日顾衍,真的!
秦北悄悄地、非常小心地看了楚江然一眼。
剑眉星目的男人微微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似是才发现这里是洗手间。
他蓦地沉下脸,眸子里染上了浑浊的黑暗之意。
“……”秦北忍不住抖了抖。
完了完了完了。
他该怎么搞?!
这回肯定不能像上次那样蒙混过关了。
楚江然和顾衍、陆可完全不一样。
他……
他……
秦北回想起自己在楚江然身上搞得那一堆骚操作,瞬间头皮发麻,只想表演一个原地自杀。
楚江然最初是秦北的小师叔。
秦北开始自己的《仙途》之旅后,想也没想地直接拜入了强大帅气的玄天剑门。
每天安安分分地待在宗门里清任务,积累宗门贡献值。
而楚江然则是当时玄天剑门宗主的关门弟子,比秦北高了整整一个辈分。
这让他在玄天剑门众多npc中显得异常突兀。
其他npc都是实力越强,身份越高,身上的好东西也越多。
可楚江然却不是。
他年纪轻轻,等级比秦北还低,却满身金字装备,手上握着不出世的神级长剑。
秦北每次打开楚江然的属性面板,都异常羡慕,老想把这npc杀了摸装备。
玩了一阵后,《仙途》的一些设定让秦北忽然灵光一动。
《仙途》中,点击友方阵营的npc,对话框里会显示出很多可选择的操作,如聊天、送礼、探讨仙法等等,还有一些不友好的选项,嘲笑、仇杀等。
随着两人好感值的提升,还会解锁更多的选项,比如邀请结伴同游、请求协战等。
那么,如果他把楚江然邀请下山,再直接开仇杀,能否爆他装备?
不如……试试?
秦北心怀鬼胎地带上各种小礼物,天天找楚小师叔探讨仙法。
那时候的楚江然还是个温和、清雅的人,他总是浅浅地弯着嘴角,黑白分明的眼眸灿若朗星。
秦北送他小礼物,他还会反送一些小东西。
没多久,秦北便将他的好感值刷到了“相逢一笑”,成功解锁了“邀请楚江然结伴同游”的选项。
秦北精神一振,立刻把人邀请去了他的地盘——一个世外村庄中。
那里算是秦北游戏人物的个人领地,可以在其中建设一些功能建筑,如炼丹房、锻造房等,以整合各种资源,协助修仙。
秦北把人领到他的卧室里。
楚江然正随意地四处瞧瞧看看,秦北则毫不犹豫地点人选择了仇杀。
趁着小师叔尚处于诧异之中,秦北大爆手速、一顿操作猛如虎。
瞬间把人锤倒在地。
战斗胜利后,秦北美滋滋地把这npc的所有装备全拔了下来,包括铭刻着“楚江然”三个字的质朴长剑。
地上的npc被系统打上了马赛克,模模糊糊地看不出他是个什么表情、什么状态。
秦北打开楚江然的属性面板看了看,好感值果然跌回了“泛泛之交”。
同时,他全身属性骤降,名字后还明明晃晃地标着四个大字“衣不蔽体”。
衣不蔽体可还行。
秦北甚感兴味地围着人转了好几圈。
奈何系统的马赛克打得特别彻底,秦北啥鬼都没看见。
地上的马赛克动了一下。
秦北的耳机里响起他楚小师叔愤怒又难堪的声音:“你、你……!我杀了你!”
秦北豪不慌张,这npc穿着神装都打不过他,还在想啥呢?
他移动鼠标,点了点楚江然,准备再给他一点厉害瞧瞧。
还没等他点下仇杀二字,对话框中新显现出的选项却让秦北愣愣地瞪大了眼睛。
【强行与楚江然春风一度】
????这游戏神他妈还能强/上别人?!
秦北震惊了。
一秒钟后,秦北立刻对着“强/上”选项点了下去,万分期待地等着结果。
游戏画面一黑,屏幕上缓缓出现了一排白字“您度过了激烈且愉快的一夜”。
画面重新亮起来时,给了楚江然一个特写。
男人神色厌厌地坐在秦北的床上,脖子以下全是马赛克,英气的五官倒是没遮去半分。
他抬眼看向秦北的屏幕。
平日里清朗的眸子此刻凝着浓重的阴影和杀念,眼角却泛着浅浅的绯红,隐有一丝餍足之意。
这游戏太强了吧!
秦北震撼又兴奋,他恶趣味地又来了几遍,却再没见过楚江然的神态特写。每次都是索然无味的“您度过了激烈且愉快的一夜”。
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秦北本以为事情结束后,楚江然会被系统刷回玄天剑门。
然而没有。
他一直滞留在了秦北的房间里。
秦北不知道《仙途》里有没有囚/禁npc的设定,但衣不蔽体的楚江然确实从没踏出过他的房间,天天盘踞在他的床/上。
一大坨马赛克怼在那里,也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状态。
自打这以后,秦北每次回村子,都会进房间强一强楚江然,以期开出新的特殊剧情。
结果什么都没有。
倒是楚江然对他的好感度波动得厉害,有时红成一片,有时莫名冒着粉光。
也不知道好感卡在哪一个点上了,秦北有天在对话框中又看到了一个新的选项——【强行与楚江然订下主宠契约】。
……
秦北把自己的脸捂得更深。
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
最恐怖的是,这个人非常清楚他和他后宫们之间那些七七八八的事情。
对于这一点,秦北打游戏时压根没在意,反正每次被发现,不过就是楚江然把他拖入“强制春风一度”中,画面一黑,系统给一句“您度过了激烈又疲惫的一夜”,完事儿了。
就算被黑很多遍也没关系。
《仙途》是以修仙世界为背景的游戏,人物年龄和游戏周期全是摆设,天天被/强/上也不影响他修仙。
可现在……
秦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