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闭的狭小空间里,男人的呼吸声显得有些急促。
粗重的热气喷洒在秦北肩膀、脖颈之间。
秦北整个人都懵了,他迟疑地喊了一声:“顾衍?”
“嗯?”男人微微应了一声,模糊的嗓音里有一种浓重的潮湿之意。
有那么一瞬间,秦北以为男人在哭。
但下一刻,秦北感觉到自己的耳垂被一个温热的柔软物体若有似无地碰了碰。
“宝贝,这回我……可以十四天。”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
这个人在说什么骚话?!
秦北大惊失色。
神他妈十四天。
他不可以,不可以!
而且……
秦北震惊地瞄了瞄狭小的厕所隔间,不可思议地小声问道:“你想在这里?!”
这只受是变态吧?!
这里、这里就算顾衍一点声音都不发,外面也听得一清二楚吧?
“很刺激吧?”顾衍同样压着声线,他用下巴轻轻蹭了蹭青年的碎发,贴着秦北的耳线哑声说道,“你记得小点声。”
秦北:?????!
秦北震撼地失去了言语功能。
他深深地怀疑自己乱入了某部高能黄/片里。
现实中真有人敢在公共洗手间里,搞那种事情吗?!
顾衍见青年一直没动静,就这么保持着一个姿势呆呆地靠在他怀里。
有点可爱的样子。
男人不由低低地笑了两声,慵懒地问了道:“怎么?你不想要么?”
他想要什么????
他要一刀鲨了他。
秦北面无表情地僵着脸。
随即,青年深吸一口气,继续拣起有关失忆的说辞,语气认真地再一次解释道:“你冷静一点,我是真的不认识你。”
说实话,秦北真不算撒谎,他虽然在《仙途》游戏里与npc顾衍有过不少接触。
但对于顾衍这个大活人,他陌生得很。
“我很抱歉。”秦北略显愧疚地低了低眉眼,“可我觉得,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无论如何,他总不能真在这个公共洗手间里,日了顾衍吧?
太可怕了。
他这话说完后,顾衍沉默了很长时间。
秦北看不到男人的表情,却感到男人环在他腰间、背部的手臂越收越紧。
半晌后,顾衍才缓声问了句:“真不记得了?”
平静的声线里听不出半点情绪。
“嗯。”秦北小心翼翼地点点头。
顾衍有点迷:“你夺舍还失忆?”
秦北更迷:“我是夺舍的?”
这是什么新型设定?!
“……不是吗?”顾衍眼底露出几分疑惑之色,有些迟疑。
秦北茫然了,他这不确定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所以搞了半天,他根本也在瞎猜吗?
秦北不由松了半口气,如此更好。
“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秦北试探地问了问,努力把两人的关系引上正轨,“我叫秦北,是个普通人。”
“……”顾衍对“普通人”一词不置可否,他低头又吻了吻怀里小宝贝的耳朵,随口地配合道,“顾衍。”
“你别瞎亲啊。”秦北偏过头,瞪了某人一眼。
顾衍换了个姿势,继续搂着他的小宝贝,问道:“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开始什么?”秦北刚开口,便察觉到男人似乎想脱他裤子。
秦北:?????????????!!!!!!!!!
秦北再一次懵住了,他赶紧抓住顾衍的手,震惊地大声强调:“我们才刚认识啊!”
“那有什么?”男人眸中的暗火越烧越旺,他克制了一下,才耐心地回答道,“我们来两遍,你就会重新爱上我了。”
这人在说什么?
秦北震无可震。只能连连感慨,不愧是合欢。
“你这是什么牛皮的逻辑?”
“有问题么?”顾衍挑起眉头,“你以前确实是这么爱上我的。”
什么鬼?
秦北正想吐槽回去,他忽然回想起自己最初攻略顾衍的经过。
顾衍的好感特别好刷,送什么东西都能涨一截,但真正让秦北迅猛地把“工具人”的好感刷至顶点,完全是靠两人频繁的“春风一度”。
《仙途》中,不同npc的“春风一度”好感要求是不一样的,大部分角色要求“两情相悦”。
大boss陆的要求高一点,他要求两人关系达到“至死不渝”。
楚江然正常的“春风一度”临界点也是“至死不渝”,不过出现强上选项时,楚江然对他的好感只到了“泛泛之交”。
最变态的是他的小师妹叶梓檬,他都把好感等级刷到了“一生一世一双人”,她死活就是不同意与他的游戏角色“春风一度”。
也是很神奇了。
而顾衍则与以上所有npc相反。
作为一个属性极高、功法独绝、仓库富足的大npc,他竟然只要求“相逢一笑”。
秦北在随便送了几次礼物后,将顾衍的好感等级从“泛泛之交”推进到“相逢一笑”,系统便放出了“春风一度”选项。
自那以后,秦北便开始了愉快地轻松升级之旅。
那……按顾衍的视角,确实两人认识了没三天,他们就疯狂“春风一度”。
他这么想,真的没毛病。
秦北莫名其妙地被自己说服了。
青年正出神回忆着,便听到顾衍在他耳边说道:“专心点。”
他察觉男人似乎还想更进一步,立刻慌乱地开始挣扎起来。
顾衍倒没怎么在意,他家宝贝向来喜欢玩这些特别的。
难道不是吗?
他要真想挣扎,应该直接动用仙法。
而不是如同此刻这般,像只可爱的小猫一样,扭来扭去。
秦北却是真的在慌张。
他真的!
对日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完了完了,谁来救救他!
救命!救命!
“……阿北?”
秦北一愣。
一个清朗的男声异常玄妙地直接在他脑海里响起。
“你在哪?”
???
“我感应到你了。”
??什么意思?
还未等秦北想明白,一道凛冽的剑意气势如虹地横扫了整个洗手间。
“轰!”
所有隔间的钢板在剑气的激荡下,集体炸碎开来,钢渣子溅得到处都是。
顾衍立刻转身挡在秦北的面前,暗色的力量完美地隔开了所有的钢片。
但仍有一丝剑气破开了他的防御,在顾衍侧脸上留下了一道淡红色的小口子。
几滴血珠缓缓渗出,给男人明艳的面容增添了几分妖异的味道。
秦北屏着呼吸,悄悄探头,从顾衍身后向外望去。
洗手台边凭空出现了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
他穿着一身利落的黑色风衣,一头略显凌乱的碎发在微风中轻轻飘扬。
楚江然手持质朴的长剑,剑尖所指之处,正是所有狼籍的中止之地。
“放开他。”他冷声说道。
顾衍眸光微冷,他轻笑一声,压根懒得搭理这人,他回头朝秦北挑了挑嘴角,轻描淡写地说道:“这不是你家的小狗子么?”
秦北:???????
秦北:!!!!!!!!!
日了。
他是不是要去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