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眸色加深,带着一点醉人的迷离感,眼角的绯色越发明显。
??这人为什么又开始一脸迷情?
秦北万分畏惧地退后半步。
他们刚刚不是在说拍戏吗?
拍戏也能想歪?
这怎么办到的?
莫非,他在幻想……拍gv吗?
秦北整个人一悚,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
“不了不了,这多不好。”秦北赶紧拒绝道。
他本就不想蹭顾衍的资源,一来他真是不想长期日一个男人,占别人便宜;二来,他也确实怕了顾衍的骚操作。
万一真的带他去拍gv呢!
“没什么不好的。”顾衍皱了皱眉头,声音有些沉,“你……不想和我拍戏?”
这话他咋接?
“当然不是了。”秦北乖巧地垂下头,“就是我有点过意不去,我……”
“你愿意便好。”顾衍若无其事地打断秦北的话,他捏起秦北的小爪子,放在手心里把玩,漫不经心地继续说道,“其他都不是事儿。”
是事儿啊!
他眼看着就要成为自己“工具人”的工具人了。
这难道不是大事吗?!
秦北正想垂死挣扎一波,眼角的余光扫到了钱蒙泰正惴惴不安地站在他位置边上。
“你找我?”秦北回头奇道。
青年眉峰微聚。
他知道钱蒙泰对自己心怀不轨。
他本想等他发作,便让安仔给他一个厉害瞧瞧。
可这人不仅没有任何出格之语,对他的态度甚至十分谦谨有礼。
比如此刻,中年大叔低着头,恭敬地说着:“您先聊,不必在意我。”
顾衍对此习以为常。
倒是秦北一脸莫名:“我们不聊了,你什么事直说吧。”
钱蒙泰立刻举起杯子:“秦仙长,我敬您一杯。”
……秦仙长是个什么东西?
秦北愣了一下,慌悟道:“你也是?”
他当然是!
钱蒙泰心里有点悲愤,虽然他的魔息和秦北的灵气相比,如同皓月与萤火,但也不至于感应不到啊。
“我是血炼宗的外事长老,钱蒙泰。”中年大叔敢怒不敢言,他恹恹地低着头,继续说道,“您是否有印象?”
秦北对钱蒙泰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过,血炼他熟得很,那是他后期日常刷任务的地点。
在“肃清魔域”主线任务开启后,《仙途》给他指派了许多支线任务,比如“掠夺魔域资源0/100”、“传道授业,教化魔修0/100”等等。
他不好去九煞、合欢做任务,深怕影响后宫们的好感度,便盯上了血炼坛。
血炼坛多好啊,坛内npc人数众多,等级普遍偏低。
于是,秦北天天指使着他家小仙宠,到人家门派里作福作威、烧杀抢掠。
就算后来玄天剑门和九煞殿打得不可开交,秦北仍然不忘给楚江然安排任务。
如此回忆着,秦北的表情突然微妙起来,掠夺物资这没什么。
关键是他曾经把游戏人物挂在血炼坛,对魔修们讲授了一整天的《道经》。
换算成游戏时间,他也不知道具体是多久……
秦北尴尬地看向钱蒙泰,拿起酒杯一口干了。
钱蒙泰把头埋得更低:“仙长以后有什么事儿,直管吩咐我。”
说罢,钱蒙泰悄悄叹了口气,他算是想明白了,九煞有魔尊庇护,合欢的顾衍不容小觑,楚江然一天到晚挑着他们血炼折腾。
他讨好了顾衍几百年,对方仍然对他爱答不理,也不知道真遇上事儿,顾衍究竟会不会庇护他。
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如直接投靠秦北。
即便以后可能要天天被《道经》制裁,那也好过蹲监狱啊。
想起那无休无止的《道经》,钱蒙泰忍不住抬头瞄了秦北一眼。
那时候,楚江然每天来欺压他们,他的主人秦北倒是几乎不出现。
钱蒙泰唯一一次在血炼见到秦北,就是聆听他的《道经》讲座。
当时,无数修仙者包围了他们血炼坛,楚江然持剑站立在大门口,眼神淡淡地俯视着他们。
而秦北则盘坐在他们坛主的座椅上,语调平稳地阐释着《道经》的涵义。
青年讲得很浅显,但这浅显的语言却直抵至理之门。
天穹之上降下阵阵金光,无数灵气涌向了他们血炼坛。
那一瞬间,钱蒙泰仿佛听到了大道震动的声音。
他们这永远被血气笼罩的炼血大殿竟弥漫起浩瀚的凛然正气,圣洁得让人无法直视。
时间一天天过去,秦北将《道经》重复了无数遍,每重复一遍,大道金光便更重一分。
钱蒙泰很多师兄弟姐妹皆洗心革面、重回仙途大道。
但钱蒙泰内心毫无波动。
他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他看着大殿之上正气凛然的年轻人,脑子里全是这人黏黏糊糊抱着顾衍的样子。
以及他在合欢宗一些不起眼的角落,偶尔捕捉到的娇/嫩呻/吟声。
……
这他妈就很刺激了。
钱蒙泰在心里疯狂吐槽着,表面上却毫无异色,他向秦北强力自荐着:“在下虽不比楚狗……楚仙长英勇善战,但对人性之道尚有研究。”
什么意思?
这人莫非是想当他小弟?
秦北心里一动,抬起眼皮:“你去把孙易处理了吧。”
钱蒙泰大喜过望,秦北给他安排了任务,那就是同意庇护他了。
他不用再怕楚江然那个龟孙子了,以后大家同起同坐了!
“您放心。”钱蒙泰向秦北鞠了一躬。
中年男人眼底黑气流动,已经开始在心里默默思考要用几瓶合欢丸,比较带感了。
“看你表现了。”秦北随意地点点头。
说罢,秦北甩了甩胳膊,试图甩开顾衍一直紧握着他的手:“我要去洗手间。”
听到他这话,顾衍和钱蒙泰皆神色一凛。
钱蒙泰咳了两声,怜悯地瞧了眼某合欢宗门主。
顾衍脸上泛起浅绯色,他也轻轻咳了一声,才跟着站起身,尾随秦北走向洗手间。
这家餐厅的洗手间特别整洁,地面一尘不染,空气里隐隐弥漫着雅致的淡香味。
秦北刚准备脱裤子,突然被一股巨力按进了隔间。
秦北:?????????
从没想过自己会被厕所袭击的秦北,亿脸懵逼。
回过神时,他正被人紧紧地锁在怀里,男人炽热的气息无处不在地包裹着他。
“宝贝。”顾衍轻轻喊着,沙哑的声音低沉得几乎辨不出音色。
“宝贝。”顾衍又喊了一遍。
他有点压抑不住情绪。
他好久好久没有这样抱着秦北了。
久到他都模糊了时间的概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