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他的错。
秦北微微叹息。
是他把顾衍玩/弄成了一只没男人不行的骚受。
他有罪。
秦北转头瞄了眼旁边的男人。
男人脸上依然弥漫着醉人的红晕,若有似无的小眼神漫不经意地搭在他身上。
……
哎。
秦北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也是。
成天被他日个七、八天,如此高强度的x行为。顾衍没对这事儿产生心理阴影,那只能是被玩坏了。
这全是他的责任。
他必须负起责任!
他得想办法满足他!
秦北忍不住又瞄了眼顾衍。
这人虽然眉眼精致明艳,人却生得极为高大,比秦北还要高上小半个头。
秦北估摸着,他就算没到190,也至少有个188。
秦北又暗暗往下面瞄去。
男人咋一看上去似乎有些清瘦,但从衣袖间的缝隙里,却能偶尔捕捉到他身上清晰而流畅的肌肉线条。
充满着男人味和力量感。
秦北窒息了几秒钟,猛地摇了摇头。
他真的不行。
他回去就网购一批道具!
在秦北疯狂脑补的这一会儿,所有人都依次就坐了。
服务小姐将一盘盘精美的菜肴摆上玻璃转盘。
几位中年大佬也拿起酒瓶子,讨论着今晚要喝上几斤几两。
安承远举起杯子,配合着老大叔们:“那是那是,别的不说,今天我一定得和吴总您好好喝一回。”
安承远这个人极擅活跃气氛,几杯酒下肚,酒桌上的话题就被他带得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孙易紧绷起神经,努力融入到安少的话题中,试图增加一些自己的存在感。
他聊着聊着,突然发现安少老是把话题往顾衍和秦北身上引。
孙易不由地怔了怔,他环视了一下包间里的众人,忽然恍悟过来。
安少请的这些人多多少少都和顾衍有些关系,都是顾衍相熟之人。
很明显了,安少想和顾衍拉好关系。
他可能想找顾衍拍电影。
也可能有别的打算。
孙易的眼睛一亮。
安氏以房地产业起家,近几年更是以房地产为核心,把触角伸向了其他相关领域,包揽了各大城市商业街区、购物中心的开发建设,手上握着无数院线资源。
现在安家的小公子想往电影业做拓展,也算是顺势而为了。
果不其然,安少又向顾衍和秦北抛了一个话题。
顾衍神色淡淡的,他可有可无地应付了两声,似乎对安承远一点兴趣都没有。
倒是秦北非常配合地接下了安承远的所有话题,与众人侃侃而谈。
谈得孙易都愣住了。
从时政商经、投资抉择,到富豪娱乐、异域风情,秦北全都自然地接过话题,某些见解还引得老总们眼前一亮,细细追问。
孙易忍不住震惊了,他自问自己是绝做不到秦北这样的。
异域风情他是能讲讲,富家子弟的娱乐项目他也懂一些,可别的那些是个啥?
他爹可能懂。
反正他是一窍不通的。
他甚至听不太明白秦北具体逼逼了什么,但看其他人的表情,秦北讲的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孙易疑惑地皱了皱眉头。
这人曾经傍上过土豪大款?还是阅读广泛,擅长吹牛?
抑或是……他确实家境殷实,家教严格?
孙易迟疑着,直到秦北和安承远开始探讨起飞机的驾驶技巧。
孙易忍不住暗暗翻了个白眼。
“我特么考了三四回都没让我过。”安承远悲伤地怜惜了一下自己,又期待地看向秦北,“秦哥,回头带我飞啊。”
秦北抬了抬眼皮:“行啊,记得买好人身保险。”
孙易撇了撇嘴,这牛批都吹上天了,他看秦北到时候开什么鬼带安少飞。
酒桌上的众人边吃边聊,不一会儿就开始逐个起身到处敬酒了。
秦北刚夹了两筷子菜,便注意到刘导拿着酒杯向他们这边来了。
刘导是目前国内最顶级的几个导演之一。
秦北知道他,但从没见过真人。
他来敬安承远?不对……
秦北想起他之前在顾衍的履历资料上,看到过他和刘导合作的记录,该电影还斩获了无数大奖。
????????
顾衍也是绝了,一穿来就成影帝。
他咋没这个待遇呢?!
秦北愤愤不平地用筷子戳了戳米饭。
刘导果然停在了顾衍的位置旁边。
“顾衍啊。”他直接揽上顾衍的肩膀,神色间有些喜庆,“我前些天发现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本子,怎样,有兴趣吗?”
“……”顾衍现在只想谈恋爱,对赚钱和拍戏毫无兴趣。
他瞧了秦北一眼,略带歉意地拒绝:“我下半年有约了。”
听到这话,刘以华十分失落:“那……祝你票房大卖了。”
“承您吉言了。”
中年老大叔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那明年呢?”
顾衍又微微看了眼秦北。
年轻人正把自己的炖鱼翅倒进饭碗里,搅拌着。
刘以华一瞬间明白了症结所在。
他笑眯眯地拍了拍秦北的肩膀:“小秦啊。”
“啊?”秦北茫然了片刻,才站起身来,“刘导您好。”
刘以华:“小秦也是演员吧?回头一起来看看剧本?”
秦北震了一下,感觉自己活在梦里。
“如何?”刘以华转头看向顾衍。
这回顾衍爽快地点头了:“行。”
对于加人进组这事儿,刘以华完全没放在心上,顾衍向来对自己要求极为严格,他带进来的人他自会调/教。而且这个秦北……
刘以华神色微动,这人明显与安承远关系匪浅,又见识不凡。
他实在无法不想起某个庞然大物。
下一刻,刘以华又摇了摇头,觉得不太可能。
秦家都富成了那个样子,何必来干这一行。
真正的演员,可不是什么轻松的职业。
刘以华收回心思,与顾衍畅谈了一番自己的想法,才慢吞吞地离去。
中年大叔走后,顾衍随口问了问秦北:“想拍什么?”
秦北有点懵:“真要拍啊?”
“为什么不?”顾衍挑了挑眉头。
虽然北北不肯和他玩人/兽,但他们夫夫之间自然不会较真。
况且,顾衍并不认为自己的人/兽大计会落空。
他家宝贝那么那么喜欢他的兽态。
回头他把自己毛绒绒的肚皮翻出来,北北肯定瞬间就扑上来了。
就像上回在神遗森林里那样。
那次,由于敌人数量太多了,为保北北周全,顾衍被迫显露了本体。
他当时心理其实有点慌,他不知道他家宝贝是否能接受他非人的事实。
会不会就此与他翻脸。
大狐狸正严肃地思考着如何萌混过关,便见年轻人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前爪上的毛毛。
接着,年轻人双眼一亮,小小一只人儿,整个都埋进他的毛里,乱蹭了好几波。
顾衍不敢动。
秦北美滋滋地到处摸来摸去,一路摸到大狐狸腹部的软毛。
顾衍僵起狐狸脸,犹豫了片刻,他默默翻了个身,把肚子上的软毛完全露出来。
秦北在狐狸肚子上一阵抚摸。
顾衍深吸一口气,眸光暗沉下来。
奈何……他们先前的七天七夜太过激烈,他整只狐狸都被掏空了,实在有心无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