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兽?!
神他妈的人兽!
秦北震惊了。
他今天已经被顾衍震惊了无数次,但没有一次如此刻这般震撼。
这人特么的是泥石流本流吧?!
脑子里只有黄色废料么?!
他……竟然还幻想着用本体和他那啥。
秦北脸色微微一变。
不不不。
不不不。
他一点也不想日小动物。
放过他吧。
是的……
顾衍是一只毛绒绒的小动物。
《仙途》构造的是一个宏大而完整的仙侠世界,有人、有仙,自然也有魔、有妖、有鬼。
秦北的后宫里大半都不是人类。
陆不是人,顾衍也不是人。
秦北以前从没在意过这个问题,他是在玩游戏,哪管和自己“春风一度”的是妖还是魔。
能快速升级就行。
况且顾衍绝大部分时候都保持着完美的人形。
对着一个人形男子点击“春风一度”,有什么问题吗?
反正秦北觉得这没问题。
事实上,秦北只见过一次顾衍的本体。
那天秦北新解锁了一张地图,他便想带顾衍去那里野/战试试,看能不能增加更多的经验值。
新地图里是一片幽静的远古森林,天空被永恒的黑幕所笼罩。
但它一点也不恐怖。
黑幕上倾洒着万点银灰,望之不尽的璀璨星河悬挂于苍穹之间,玄妙又迷人。
古林间也飘荡着无数莹莹光点,美得仿若一副画卷。
偶有未开化的野人或寻宝的修仙者穿行于此地,为古林增添了几分人气。
这些人很重要。
他们是提供刺激感的重要道具!是野/战的核心奥义所在!
秦北经过无数次的双/修实验,深刻地明白修为增长幅度与美妙的环境、无时不在的紧张感都呈明显的正比关系。
所以,他一见这新地图,立马就带着顾衍来此地“春风一度”。
结果不出秦北所料。
修为增长幅度又创新高,秦北美滋滋地狂点了一波“春风一度”,才收手。
本来事情到这里就完了。
然而,也不知道他们是以什么姿势“春风一度”的,秦北得到“您度过了愉快的一夜”提示后,电脑屏幕一亮,便见他的游戏人物和顾衍被困在了一个迷阵副中。
无数红名野人愤怒地围着他们,似乎想要拿他们祭天。
这些野人虽然穿得简陋不堪,但个个都是生而不凡的先天体修强者,比秦北还要高上20级。
秦北只觉得要完,越20级他根本打不出伤害,而合欢宗的战斗能力向来普普通通。
只能看看哪里可以卡点杀怪了。
秦北嗑了一整组红药,勉力斩杀一只野人后,视角一转,只见大片大片的艳红妖火吞噬了整片古森,跳跃的火苗红得仿佛猩红的鲜血,它们窜上了草间,窜上了枝头,染红了整个永夜星空。
秦北的耳机里响起了一阵纷乱的嘈杂声,野人们惊慌地在火焰里四处逃窜。
一只巨大的银白雪狐悠闲地漫步于妖火之间,无数细碎的火星漂浮于它四周。
这银狐非常大。
大得秦北的屏幕只能容下它的一半身躯。
秦北调整了好几次视角,才看清大狐狸的全貌。
大狐狸白得仿佛冬日初雪,他明明站在猩红的火光之间,却不染半分艳色。
只有一双漂亮的妖瞳,红得像极了这漫天火芒。
雪狐建模精细,毛毛蓬松,九条大尾巴总是一甩一甩的,看起来手感极佳的样子。
可秦北一点日狐狸的兴趣都没有。
他又不是禽兽,他为什么要日狐狸?!
想想就很可怕啊。
他要怎么日?
趴在狐狸毛绒绒的背上,然后抓着它的尾巴么……
不不不。
太可怕了。
他绝对不行,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而且顾衍他,那么大那么大一只。
秦北努力回忆了一下自己游戏人物和大狐狸之间的大小比例。
这种差距……他对于顾衍来说,不就是一根针?!
真日了,顾衍他估计也没感觉吧?
不了不了。
秦北畏惧地摇摇头。
那多伤自尊啊。
秦北不着痕迹地往旁边垮了半步,拉开和某只禽兽之间的距离。
顾衍被秦北一句“滚你妈”骂得怔了一下,他有点委屈地又靠近自家小宝贝半步,小声自荐道:“很好玩的,我有很多尾巴可以陪你玩。”
秦北:??????
不,他完全不想玩尾巴!!
秦北疯狂摇头:“不玩不玩。”
顾衍的声音很小,孙易什么都没听见,只听到秦北态度恶劣地怒骂了顾衍,又连声拒绝了他。
修为有成的钱蒙泰倒是听清了,他遥遥地望了望天花板,假装自己不存在。
孙易皱了皱眉头,他单手按向秦北的肩膀,厉声教训道:“你怎么跟顾哥说话呢?!”
孙易嘴上教育着秦北,内心里却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这秦北愚蠢地得罪了顾衍,基本上便与这回天赐良机无缘了。
而且看他这般没脑子的行事作风,以后必然成不了气候。
呵,长得再好有什么用,人傻没药救。
孙易正在心底暗暗鄙夷秦北,就见顾衍毫不在意地握了握秦北白皙的手腕,好脾气地温声问着:“那你想玩什么?”
孙易:????????
秦北:???
玩什么玩?!
秦北真是怕了他了。
他甩了甩手腕,暗暗瞪了某泥石流一眼:“你先放开我。”
随即,秦北一脸正色地补充道:“我什么都不想玩。”
顾衍怔了一下,神色间有些迷惘。
秦北等了一会儿,他见男人一直不说话,似乎没有再为难他的意思,便小心翼翼地向他挥了挥手,支吾道:“你没事了的话,我去那边坐了?”
男人眸色微沉。
秦北假装没看见,慢吞吞地转移到大门边的位置上,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
围观了这一切的钱蒙泰,十分纳闷地问顾衍:“怎么,你没满足他吗?”
钱蒙泰从没见过这两人吵架。
他俩堆在一起,从来都是干/柴/烈/火、骚话满天,哪有空吵架?
在钱蒙泰的印象里,这两人如果吵架,只可能是以下这种情况。
秦北:我想要一次十四天的体验!
顾衍:我、我可能不行……
秦北:我要我要我要我要!
顾衍:……我真的不行。
秦北:不行就分手。
钱蒙泰被自己的幻想惊得脸色发白,他颤颤地劝道:“如果是十四天,果然还是分……”
他话没说下去。
只见他身边的男人神情平静地站在原地,一双黑眸却扭曲成了诡异的竖瞳,染上了妖艳的绯色。
男人冰凉的目光流连于秦北身上,扫过年轻人白皙的脸颊、纤细的脖以及紧扣的衣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