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本里写得精彩,什么颠鸾倒凤七天七夜,好不快哉。
但在现实里真搞七天七夜……
钱蒙泰只能疯狂摇头。
不了不了。
他肾痛,他肾虚,他不行。
也只有顾衍这种合欢决大成的巨肾之人,才能陪他的小骚物七天七夜。
钱蒙泰忍不住偷偷瞄了秦北一眼。
年轻人神态悠闲地站在孙易身旁,嘴角一直挂着清清浅浅的笑痕。
他脸上画着浓艳诱人的妆容,浅褐色的眸子却仍清亮而明澈,不染半点尘埃。
再配上一身磅礴纯正的灵气。
真真似极了一位清心寡欲、目无下尘的高雅修士。
完全瞧不出此人内里,竟荡漾至此。
实乃人不可貌相矣。
钱泰蒙深以为然。
一般他们魔修如果搞了这么一个仙风道骨的美人,定会里里外外地狠狠折/辱一番,并大肆宣扬。
可顾衍和秦北这一对……
钱蒙泰眼神飘忽,却是这位如狼似虎的仙修肆意地折腾了他们顾衍。
他,不仅上上下下、彻彻底底地使用了顾衍的身体,甚至还勾走了他的魂。
顾衍爱慕秦北。
钱蒙泰本没觉得什么。
他们魔修向来随心所欲,由心而动,地位、身份、阵营这些都不那么重要。
直到仙盟首领亲手破开了横断两界数万年之久的远古界阵,直入他们魔域腹地。
血炼宗战意盎然,也欲联合魔域各大门派,让那些道貌岸然的仙修瞧瞧他们的厉害。
结果。
顾衍这厮压根就不参战,直接避居一方。
九煞殿亦诡异地保持了静默。
血炼坛主当即心态爆炸,却又敢怒不敢言,他们惹不起顾衍,更惹不起九煞魔尊。
战线越发深入,盘踞于最外围的血炼坛被逼无奈地顶在了战线的最前方,天天独自被一大群修真者碾压来碾压去。
更可怕的是,直到今天,科学技术日益发展,灵气下沉于地,修真人士皆大隐隐于市,仙魔之战不了了之。
楚江然竟依然保持了扫荡他们血炼坛的良好习惯,毫无人性地把他一堆师兄弟姐妹全送进监狱了。
钱蒙泰只叹人生艰难。
天衍宗的风水生意做得如火如荼,青榆门垄断了医药行业,碧云阁的小仙子登上了偶像事业的巅峰。
就连合欢宗,在经历了各种打黄扫非、禁yin禁色的惨烈打击后,也成功洗白转型,在影视业里占了一片天地。
只有他们血炼的,神他妈全蹲在监狱里,可还行。
“钱总?钱总?”
秦北纳闷地喊了两声,这位老总仍然面色恍惚、神思不属。
秦北很奇怪,他并不认识这位钱总。
照理说,对方无论如何都不该有这么大的反应。
就算他看出了他的家世背景,也不至于这幅惊惧之色吧?
“钱总?”秦北向前跨了一步,用手在钱蒙泰眼前摆了两下。
钱蒙泰猛地回神。
被榨汁机秦北如此近距离盯着,钱蒙泰不由面色一白,赶紧退后两步,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额际冒出一层薄薄的冷汗。
秦北有点尴尬地收回了手,他打量了一眼这中年大叔,迟疑地问道:“呃……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去找服务员给您拿点温开水、热毛巾来吧。”
说罢,他转身走向包间的服务小隔间,那里有两个工作人员正在安排用餐事宜。
秦北走后,钱蒙泰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孙易没看懂这唱得是哪一出,谨慎地问道:“您不满意秦北?”
“不不不,他很好、很好。”
顾衍就怼在旁边,钱蒙泰哪敢诋毁他家大宝贝。
“您满意就好。”孙易松了一口气,放低声音,yin/秽又直接地说道,“钱总您放心,这人背景简单干净,您完全可以随便玩/弄。”
钱蒙泰:????
不不不不他不要被秦北随便玩。
被他随便玩一次,他估计要成干尸!
钱蒙泰还没吱声,一旁的顾衍忽然走到两人旁边,饶有兴味地问道:“哦?可以随便玩?”
低沉的声音里隐隐约约透出了几分危险的意味。
钱蒙泰一惊,冷汗都流了下来。
孙易突然被自己的目标人物搭了话,一时间大喜过望,连忙应承:“当然,顾哥您知道的,这些小明星为了拍戏,您让他干什么都成。”
正在这时,秦北拎着一壶温水和热毛巾,慢吞吞地走回来了。
他刚将东西放到钱蒙泰跟前的桌子上,便听到顾衍冷不丁地问道:“听说你为了拍戏,什么都愿意干?”
秦北诧异地挑了挑眉头。
那当然不是了。
他要是愿意搞这些乌七八糟的,早携手一万只富婆,踏上人生巅峰了。
顾衍眯了眯眼睛,他顿了一下,浅声问了句:“想跟我拍戏么?”
秦北懵了一下,甚是畏惧。
孙易却猛地抬头,眼神锐利地看向秦北。
“顾哥您……?”孙易低声开口。
孙易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微微观察了一下顾衍。
男人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小茶杯,眼神却直勾勾地盯着秦北。
怎么会这样?
秦北这狐媚子脸这么能勾引男人的么?
孙易恼得太阳穴都开始发疼了。
他真没想到顾衍竟会看上秦北这么一个小杂碎。
孙易忍不住收紧了拳头,眼神晦暗不明。
顾衍与钱蒙泰可不一样,钱蒙泰玩过的小明星从没有好下场,即使拿到了资源,也走不长远。
身体腐坏了,精神湮灭了,还拿什么来星光闪烁?
而顾衍……
孙易从未听说顾衍好这一口。
顾衍这个人,从不沾半点绯闻,干净得不可思议。
这样的人去包/养人,不是白送么?!
孙易又看了看秦北,眼中情绪混杂而黑暗。
他只是想利用秦北,可不想送他飞黄腾达。
“顾哥,这不合适吧?”孙易哑着嗓门,声音里透露出一丝紧张和干涩,“秦北资历尚浅,也没有多少演绎经验。您是没看过他上一部戏,那简直是灾难……”
顾衍压根没去听孙易在逼逼什么。
“可以啊。”他直接轻笑着对秦北说道。
秦北却疯狂摇头,瑟瑟地说道:“我也觉得我资历尚浅,不太合适。”
他哪敢和一个“十四天”的恐怖/分子待在一起拍戏?
不要肾了,还是不要命了?
“我演技真的特别差。”秦北再一次强调。
“那有什么。”顾衍随意地挑了挑嘴角,“我教你就是。”
孙易:?????????????????????
秦北:…………
顾衍说罢,脸上浮现起一层薄红,他微微瞟了秦北一眼,才走到青年身边,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极近。
男人低下头,贴着青年的耳线,微声问道:“真的什么都愿意?”
秦北瞪了瞪眼睛。
?这个人在脑补什么可怕的事情?!
顾衍轻咳了一声,一双迷人的桃花眼里染上了情/欲的色彩,沙哑着声音问道:“人兽愿意吗?”
秦北:?????????
秦北:“滚你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