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易缓步走进了高雅宽敞的房间里,他先态度谦谨地向各位大佬一一问好,才站到钱总身边,和声细语地与之交淡。
孙易耐着自己的脾气,皮笑肉不笑地与这些人周旋着。
他家里虽然控制着华艺娱乐等数家公司。
但华艺在娱乐圈里都算不上顶尖,更别说放在庞大的商业帝国之中了。
不过沧海一粟,微不足道。
这里哪一位他都得罪不起。
尤其是安少安承远。
那可是真正站在商业帝国顶端的人。
“如何了?”站在孙易身旁的老大叔笑眯眯地问了声,昏暗的眼神里一片浑浊。
孙易笑了笑:“自然包您满意。”
前段时间,孙易找钱蒙泰拉关系时,此人竟直接暗示他,让他去找几个干净、好搞的小明星给他玩玩。
听明白钱总的暗示后,孙易一下子就想起了秦北。
这不正好么?
漂亮、干净、稚嫩,没有一点家庭背景。
钱总一定能玩得很开心。
孙易心里没有丝毫愧歉之意,甚至忍不住阴邪地挑起了唇角。
“哪一个?”钱总眸光亮了亮。
孙易朝房间门口处指了指。
漂亮的年轻人正一脸无辜地呆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让孙易有点恼火。
他刚才与钱总聊天时,便发现秦北没有跟上来,可他也不好晾着钱总回头去找秦北,只能隐忍不发。
孙易特别尴尬地隔着大半个房间,向钱蒙泰介绍道:“就是门口的那一个,您看着喜欢么?”
说罢,他扭头向秦北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对方立刻滚过来。
岂料门口的年轻人压根没理他,依然出神地望着另一个方向。
孙易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顾衍似笑非笑地拿起茶杯,遥遥地朝秦北举了举杯子。
孙易:??????
平日里嚣张跋扈的男明星实在压不住自己的暴脾气了,他几大步跨到秦北跟前,低声喝道:“发什么愣呢?”
“呃?”秦北这才回过神。
孙易不屑地斜了眼秦北:“顾衍也是你能肖想的?”
漂亮的年轻人明显顿了一下,随即惊恐地用力摇头:“不不不,你们享用就好。”
什么享用?
孙易微微皱了皱眉头:“跟我过去吧。”
他推了推秦北的背部,低声催促道:“去和钱总打个招呼。”
秦北扬起眉宇,神色微妙。
孙易不等秦北回答,直接拉着人往前行去。
在他心里,秦北心里是什么想法并不重要,这种无权无势的小明星,只要还想往上爬,便只能屈服于他们。
孙易重新扬起非常商业的笑容,朝钱蒙泰点头:“钱总……钱总?您怎么了?”
只见中年男子面露惶恐之色,瞳孔收缩到极致,甚至往后退了一步。
他屏着呼吸,声音干涩地问:“你……说他?”
“是的……”孙易见状,有些迟疑,“您不喜欢?”
他、他哪敢喜欢?!
钱蒙泰只感到一大片凌烈浓郁的仙力向他压制而来。
他又退后了半步,勉力运起魔息护体,才堪堪站稳,没有直接扑倒在地。
面前的年轻人似乎心情十分不佳,浑身灵气呈现完全的放开状态,肆意地在空气里挥扬开来,制霸了整个房间。
普通人被他的力量笼罩,不仅无害还多有益处。
可他不行啊。
他、他妈的都要跪下来磕头了。
钱蒙泰闭眼缓了缓神,才凶狠地瞪了孙易一眼。
这个人疯了吧?
竟然介绍秦北给他?!
想先被顾衍虐杀一遍,再被玄天剑门株连九族么?!
钱蒙泰赶紧冲着顾衍方向,猛烈地摇头,证明自己无限的清白。
顾衍神情不变地抿了口茶,眼神却微微一暗。
“钱总,您好啊。”秦北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
钱蒙泰近距离承受着仙压,整个人都僵住了,只能无意识地应承着:“不敢不敢,您好。”
钱蒙泰只等着顾衍把他男朋友接走,却久等不到,只好硬着头皮问秦北:“你找顾衍吗?”
秦北怔了一下,奇道:“不啊,我找你。”
???这对夫夫搞什么?
又在玩什么情趣角色扮演么?
钱蒙泰眼神虚浮而娇弱。
这不是钱蒙泰第一次见秦北,但如此近距离地说话,确实是第一次。
他是魔域血炼坛的外事长老,因与合/欢宗的一些事务往来,认识了顾衍。
钱蒙泰头回在合欢宗遇见秦北这么一个大美人时,曾十分天真地向顾衍提出分而享之的请求。
结果,他被揍成了傻逼,差点就去世了。
不,要不是他们血炼弟子,只要还剩一滴血,便能凝血而复生,他已经去世了。
钱蒙泰当时也是很懵逼的。
谁能想到合/欢宗的宗主竟然是一个情种?
顾衍从不碰别人,也不让别人碰他的小宝贝。
这简直是合/欢宗有史以来最大的奇迹。
这并不是说其他合/欢弟子全是花心大萝卜,而是因为合/欢决的特性。
合/欢决的修炼需要大量的xing事作为基础。
那绝不是一个人能承受的量。
即便顾衍曾修过正统仙道,修有所成后才堕魔,但入了这一门,修了这一决,便逃不开这样的宿命。
哪个合欢弟子不是夜御数女、大被同眠?
顾衍这样的,钱蒙泰真是头一回见。
他到底是如何把合/欢决修炼到巅峰的?
在合/欢宗小住了几个月后,钱蒙泰却再也没有疑问了。
不是顾衍情种,为爱牺牲自我。
而是他的小宝贝欲望太强了,不仅能完全满足顾衍的修炼需求,甚至一度差点把顾衍榨干。
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分、每一秒……
钱蒙泰总是见着顾衍那貌美清纯的小修士,紧紧地抓着顾衍的衣角,黏糊糊地小声说着:“我又想要了……你还行吗?”
顾衍当然行,他必须行。
合/欢宗的头头直接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能力。
起初,钱蒙泰还十分羡慕顾衍惊人的续航力,直到他好几次撞见,顾衍偷偷摸摸地在药房里给自己炖壮阳补肾的汤药。
钱蒙泰震惊了。
连顾衍都不行了吗?
把合/欢宗老大榨干是什么概念?!
他,真的,从未见过如此如狼似虎之人。
即使没有顾衍在中间杠着,钱蒙泰也是万万不敢和秦北发生点什么的。
他还想要他的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