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天,半个月!
秦北两眼发黑,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连脊椎骨都在发颤。
疯了吗?
一个人在床上滚十四天,肯定会被玩坏吧?
半个月后,脑子里除了jy还能有什么?
太可怕了!
秦北眼神放空。
顾衍这只受,不愧是把合/欢决修炼至巅峰的奇人。
他都不怕裂开吗?
他不怕。
他怕啊。
青年畏惧极了,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无辜幼小又可怜的肾。
如果真被他发现陆和崽崽的存在……
绝对会被榨成人干的!
秦北整个人一慌,直接把“别问,问就是演员”拉入了黑名单。
拉完后,秦北又深感不妥,他左思右想了一番,怂巴巴地又把人放了出来。
按顾衍刚刚的说辞,他显然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甚至妄图跟他来一次十四天的地狱体验。
在这种情况下,删掉对方的微信好友,不仅没有任何现实意义,还极有可能惹恼他。
又不是拉黑了,就可以再也不见面。
思及此,秦北不免对顾衍的态度产生了些许疑惑。
他在告知对方自己失忆后,顾衍没有任何特别的反应。
既没有反复追问,也没有沉痛伤感。
他……似乎压根不相信秦北所谓的失忆之言。
这就很奇怪了,陆笃信他转世重生、丧失记忆,难道顾衍不是这样吗?
他俩对他的设定难道还不一样?
秦北忍不住支起双手,撑住自己的下巴。
半晌后,青年眼神一动,神色间有些恍悟。
当然不一样。
怎么会一样呢?
他是在九煞殿的地底迷宫弃坑、删除游戏的。
假设他删除《仙途》,即会导致他的游戏角色永久死亡。
那么,“他”必然是“死”在九煞殿的。
也就是说,只有陆直面了他的死亡。
而陆大概率不会把他死亡的信息分享给其他人,更不可能告知顾衍。
秦北无意识地摩擦着自己的下巴。
所以,在顾衍眼里,他也许并未“死亡、复生”?
秦北又默默回忆了一遍其他细节。
确实,顾衍第一回给他发的微信也佐证了这一点。他说的是:宝贝,出关了吗。
不仅毫无伤怀之意,还显得十分亲密、友善。
与阴沉善变的陆截然不同。
也是,秦北和顾衍的关系本就非常简单,从没有什么矛盾。
按秦北打游戏时的认知来看,他们俩就是单纯的肉/体/关系,顾衍是他最棒的修炼“工具人”。
且因为他们“修炼”的频率过高,顾衍对他好感度常年居高不下,甚至从不用特意维护。
如果脱去游戏的外皮,换点真实、美好的词语来形容他们的关系。
他和顾衍相当于一直处于甜蜜热恋中,如胶似漆。
秦北的神情凉了几分。
这,突然要分手,怕是不容易吧?
也许需要爆掉十四个肾吧。
秦北绝望地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腹部。
《仙途》这垃圾游戏到底怎么回事?
目前为止,他已经在现实中发现了十几个《仙途》npc的相关信息了。
这些人毫无异常地融入了现代社会,合欢宗的顾衍神奇地成了影帝,他的小仙宠楚江然似乎去当了刑警。
至于陆是做什么的,秦北暂时没看出来,但他除了老是喊打喊杀以外,无论是衣着言行,还是神态举止,都与现代人无异。
而现实中的普通人更是无知无觉地接受了这群外来人的存在,没有一个人发出质疑之声。
只有秦北……
不对。
秦北猛地抬起头,《仙途》肯定不只他一个人玩过。
其他玩家是不是也和他一样,面临着这些诡异的窘境?
还有游戏制作人们。他们是否对现在的状况有所了解?
秦北眸光微凝,抬手摸向了自己的手机。
《仙途》是由驿星游戏公司开发研制,目前尚未正式上线销售,还处于测试、预热阶段。
秦北的游戏安装包是他一个哥们发给他的,让他作为试玩员对□□进行评价。
这哥们名叫甄天,毕业后一直在驿星公司造福报,过着996的幸福日子。
秦北立刻翻开手机通讯录找了找,给甄天打了一通电话。
“嘟……嘟……嘟……”
5分钟过去了。
无人接听。
亦没有任何回信。
这不正常,秦北皱了皱眉头。
甄天这人常年手机不离身,即使不方便接电话,也会立刻回信息告诉他们。
拨了数通电话无果后,秦北没办法,只好先去查询了《仙途》制作组的联系方式,准备试探试探他们的态度。
结果,《仙途》所有的宣传信息和资料介绍,全都荡然无存。
百度百科没有了,官方网站不知所踪,微博里一片空白。
消失得一点痕迹都不剩。
这个世界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款名为《仙途》的游戏。
秦北有点吃惊,又有点理所当然。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秦北心中微颤,眼睛蓦地睁大,他们的小天哥该不会跟着《仙途》游戏,一起被抹去了吧?
秦北赶紧戳开安承远的微信,秉着呼吸,轻轻地发了条信息。
【秦河以北:阿远
秦河以北:……你还记得甄天吗?
安承远:?
安承远:我又没失忆
安承远:老天哥怎么了?终于愿意出来聚会了吗】
秦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额际都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安承远:对了
安承远:你今晚没约吧?
秦河以北:咋了】
秦北晚上实际上是有约的,约的就是安承远他的饭局。
【安承远:一起吃饭?
安承远:我给你
安承远:准备了一个惊喜
安承远: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秦河以北:??????????
安承远:你会喜欢的
安承远:比心.jpg】
秦北忍不住挑了挑眉头,这么多个“嘻”字,这条友估计又搞了个大新闻。
他倒是没在怕的,饭局上那么多人,安承远还能翻出天来?
安承远细致地把餐厅地址和房间号发给了秦北,然后连发五条信息要求他一定要来。
秦北也很无语地回了他五个“好好好”。
对方这才消停。
和安承远结束对话后,秦北收起手机,一下午都蹲在自己房间里搜索《仙途》相关信息。
《仙途》的游戏资料是真一点痕迹不剩了。
微博和各大论坛也没有《仙途》其他玩家发声。
秦北便到处发了几个贴子,希望能找到和他相似经历的人,或者《仙途》制作组的工作人员。
******
下午四点,温暖的阳光微微西斜。
秦北在对林女士百般卖可怜以后,终于获得了解禁令。
可以出门吃晚饭了!
秦北略微思考了片刻,还是决定去一趟华艺娱乐公司。
他实在有点好奇,那帮傻逼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秦北悠闲地晃到公司后,便笑意盈盈地去向许哥打了个招呼。
“晚好啊,许哥。”秦北笑着喊了声,姿态随意地走进了许致涛的办公室。
“来了?”忙碌的经纪人放下手边的工作,抬头看向秦北,“你今晚好好跟着……”
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突然狠狠地皱了皱眉头:“妆呢?你怎么没化妆?”
秦北耸耸肩。
许致涛本想发火,但念及晚上的事情,他忍了忍,也不多说什么,直接起身带着秦北到了公司的艺人造型部门,给年轻人安排了一下。
造型部门很快分配了几个人,给秦北整理起来。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这些人才勉强放过奄奄一息的秦北。
秦北被搞得精神恍惚,欲哭无泪。
他是去吃饭的啊!
糊着一脸粉,他怎么暴饮暴食?!
秦北无语地望了眼化妆台前的镜子。
镜子里的年轻人目若悬珠,薄唇如刻,本就十分突出的眉眼,在深深浅浅的眼影、眼线承托之下下,更添了七分明媚、三分娇艳。
秦北一愣,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这些人,能不能把他化成个两米八的汉纸?!
他就问,能不能?!
搞这么妖干什么?
等着被人包吗?
……?!可能真的是?
秦北忽然扬起了眉宇,若有所思。
“好看吧?”化妆师站在秦北身后,得意地欣赏着自己的成果,她忍不住低声感慨道,“其实单论外貌,顾衍都远不及你,哎,可惜啊……”
“晴姐。”秦北抬头可怜巴巴地望向化妆师,“口红太粘了。”
他能擦掉吗?
“忍一忍吧,你看多漂亮啊。”晴姐怜惜地揽了揽小可爱的肩膀,叹了口气,“哎,要是姐有钱,一定送你一飞冲天。”
说罢,她又长叹一口气。
秦北怔了一下,轻松地朝她笑了笑:“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年轻女性张了张嘴,她似乎有些犹豫,最终还是真诚地劝了一句:“晚上早点回来。”
秦北尚未答话,便听见许哥在外面喊了一声:“还没好吗?”
金丝眼镜男从门口处走了进来,他低头看了眼手表,皱着眉头催促道:“该出发了,快一点。”
“好了好了。”晴姐赶紧回答,并把人推了出来。
许致涛也不废话,直接安排秦北上了一辆银灰色的豪车。
上车前,他再一次嘱咐道:“你晚上好好跟着孙易,一切都听他的。知道吗?”
孙易?
秦北不由眯起了眼睛,微微朝副驾驶看去。
穿着时尚休闲装的男人戴着一副墨镜,一言不发地坐在前排,连个眼神都懒得给秦北。
确实是孙易。
孙易算是国内二线男明星,曾经出演过许多大火偶像剧的男主角。
但这么多年,他一直没能再进一步,演技还天天为人诟病。
演谁都是一个样子,演谁都是他自己。
近几年人气下跌,更是连收视率都撑不起来了。
前段时间往大屏幕转型的尝试也失败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是华艺娱乐公司控股股东的宝贝儿子。
整个华艺娱乐,谁敢不听他的话?
前段时间,孙易甚至毫不客气地指使公司上下,中止了秦北的所有业务。当时秦北真是气到爆炸,却又不免产生了几分新奇之感。
平日里只有他仗势欺人、碾压弱小的份儿。
这一回他竟然被搞了。
这可还行。
秦北又微微瞥了孙易一眼,才略感疑惑地上了车。
不是,这群人当他傻吗?
他都跟孙易势如水火了,还听他的话?
秦北回味了一下,忽然反应了过来。
不。
不是傻,而是不得不屈服。
如果他真是一个无权无势的愣头青,只要还想在娱乐圈混,只要还受制于高昂的违约金,他就不得不屈服于这些人。
银灰色的豪车稳定地在大路上行驶着。
孙易不说话。
秦北也懒得主动搭话。
不一会儿,他们到了地方。
安承远订的这家餐厅隐秘性做得极好,僻静幽深又不失格调与高雅。
据说这里是许多明星、名人聚会的首选之地。
秦北倒是头一次来,左右环顾了一番,才神色自若地跟着孙易下了车。
下车后,孙易瞟了秦北一眼,开了尊口:“一会儿我介绍一位老总给你,你态度好一点。”
秦北一怔,十分惊奇地睁了睁眼睛,这些人还真想给他介绍金/主?
孙易说着,打量了一下秦北娇艳明媚的妆容,满意地暗暗点头。
他意味不明地挑了挑唇角,向秦北说道:“接待好了,你之前的事,我就既往不咎了。”
“……哪位老总?”秦北问了问。
小安总吗?
你们怕是想吓死小安总。
孙易随口回道:“钱总,钱蒙泰,这是你的机会,可千万别错过了。”
“哦。”秦北也随意地应了声。
当然,孙易没有告诉秦北,这钱蒙泰不知道玩坏了多少个小明星了。
机会没见着,人生全毁了。
毒/品、药/品,这位可是无所不碰的。
放在平常,孙易也不想过多接触这个人。
但今天不一样,他费尽心思搭上钱蒙泰这条线,就是为了参加今天这场饭局。
为了……影帝顾衍。
孙易混到如今这个地步,他越发认识到,有钱不能解决一切问题。
钱不能让他拍出一部大爆的电影。
但顾衍可以。
这个人有出众的演技,极强的票房号召力,他认识无数顶级导演与制片人,影视资源不可胜数。
只要能在顾衍的电影谋得一个角色,即使是五六番的小配角,也能为他打开一条新的路。
孙易深吸一口气,目光炯炯地盯向餐厅的大门。
秦北也目光炯炯地看向大门,他饿得都快失去理智了……他要吃吃吃!
两人心思各异地进了餐厅,拐个角上个楼梯,到了目标包房。
包房门口站着位年轻人,他正亲切和气地招呼每一位来宾。
安承远刚送进去一个人,一转头直接握起孙易的手:“你好你好。”
他抬头看向孙易,表情明显一愣,但笑容并没有减少半分:“孙易是吧?里面坐、里面坐。”
孙易有些惶恐,连忙说道:“安少您太客气了,走走走,我们一起进去吧。”
“哈哈,我还几个朋友没来。我再等等他们。”安承远将人招呼进去。
“你这业务能力越发娴熟了。”秦北跟在安承远身后感慨着。
“这不都是被逼的吗?”安承远撇了撇嘴,扭头看向自家小伙伴。
只见秦北一身盛装打扮,脸上妆容精致而艳丽。
安承远不免愣了一下神。
即使看了这么多年,他还是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他这小伙伴真的太他妈好看了。
幸亏他是一只受,不喜欢秦北这一款。
不然污了兄弟情,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这么隆重?这妆化的,很可以了。”安承远迟疑了一下,挑了挑眉头,“是谁跟你透露了我的大计么?”
啥鬼大计?
秦北翻了个白眼,他只想进去吃饭好吗,青年挥了挥手:“快让我进去。”
他已经闻到食物迷人的香气了。
安承远第一次见秦北如此猴急,好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人就在里面,跑不了的……行了,你进去吧。”
“哦,对了。”安承远冲着秦北的背影喊了一声,“你别太激动了,我还要介绍点人给你认识呢。”
秦北头也不回地随意摆了摆手,走进了包间。
房间里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十几个人各自聊着高深莫测的话题。
秦北环顾一圈,与他猜测的一致,几位有钱有势的大佬投资人、知名导演与制片人,再加上一群鲜嫩可口的小明星。
金钱、利益、美色的交易。
不过,这都与他没什么关系。
秦北已经决定好了,今晚他就是小安总最宠爱的北仔。
青年正打算收回目光,忽然眸光一凝。
一个分外眼熟的男人坐在包间最里侧。
男人神色轻慢地与旁边的人闲聊着。
似乎感受到了秦北的目光,他明艳的桃花眼忽然抬了起来。
秦北:!!!!?????
顾衍眉峰一挑,嘴角的笑纹加深了几分,眸色却转暗了。
我日!
秦北整个人一怵。
惊了,为什么这群等待被嫖的小明星里还有顾衍?
秦北惶恐之余,又忍不住看向那几个大腹便便的中年投资商、制片人。
……这几个人真的能满足“十四天”的顾衍么?!
一次就被榨干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