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要脱衣服?!
谁他妈要脱衣服?!
“我为什么要脱衣服?”秦北满脸震惊,他暗暗呸了一声,“你怎么不脱?!”
顾衍顿了一下,神情奇妙地看了秦北一眼,桃花眼里的艳色加深了几分:“我当然可以脱……你今天想玩这种?”
男人说着,嗓音显出些许醉人的沙哑感。
“等等,玩什么?”秦北懵了一下,还没想明白,便见顾衍离开了屏幕前,他转身朝旁边摆了摆手。
接着,手机里传来一些杂乱的声音。
“是是是。”
“那我们先出去了。”
!这个人刚在大庭广众之下喊他脱衣服?!
秦北睁了睁眼睛。
“老大,我、我能留下来围观吗!”一个细嫩的女声响了起来,她语调微微上扬,显得有些兴奋,语气却是十足的卑微。
顾衍挑了挑眉头:“不能,他会不高兴。”
“嘤,那视频能不能发我?我想学习。”她更加卑微了。
“……回头我问问他。”
顾衍把众人都赶了出去,便回到了屏幕前。
他看了秦北一眼,神情慵懒地靠向椅背上,深邃的桃花眼透露出一种似醉非醉的迷离神采。
秦北怔了怔,这家伙在搞什么,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顾衍的眼神越发炙热,他动作缓慢地一颗一颗解开自己的衣扣子,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秦北:????
秦北震惊地瞪着手机屏幕。
“来,一起。”男人的嗓音沙哑得几乎分辨不出音色。
我可去你妈的一起干什么?!
秦北终于反应过来了。
这个人竟然是想和他玩视频那啥。
妈耶。
骚不过骚不过。
告辞。
秦北吓得瞬间挂掉了视频通话。
他一点都不想看男人的胸肌。
更不想看小黄/片,谢谢。
他怕他再看下去,会被腾讯官方封号。
【工具人:怎么挂了?
秦河以北:你正常点!!!
工具人:你不想要了?qaq
工具人:我的身体不好看吗?qaq】
这个人有毒吧?
这是好不好看的问题吗?
秦北瑟瑟地退出这个高能的聊天对话框。
他刚缓一口气,便被一个名叫“我们去美国吧”的微信群吸引了目光。
秦北杂七杂八的微信群极多,什么校群院群活动群等等等等。
尤其是安承远这个人,特别喜欢拉群。
同一波人,他可以拉出五六七八个群。
秦北的群全设置了免消息提示,大部分时候他也不看。
而这个“我们去美国吧”引起了秦北的注意,是因为它的最新消息人正是“别问,问就是演员”。
秦北心中一动,点进去看了看。
【别问,问就是演员:完了
别问,问就是演员:完了
小猪养殖场:咋了,老大?
别问,问就是演员:他对我的身体失去了兴趣,怎么办?
五块两:!!!
小猪养殖场:!!!
想写黄文:!!!
想画黄图:!!!
想拍黄片:!!!
别问,问就是演员:猫猫式惊恐.jpg】
秦北点了一下“别问,问就是演员”的头像,确实就是顾衍本人。
这是……?秦北疑惑地翻了翻聊天记录。
这难道是合/欢宗的宗群?
群里的消息还在疯狂滚动着。
【五块两:老大,我刚练了一炉合/欢丹,要不要给秦哥试一试?】
秦北一惊,汗毛都立了起来
这可太可怕了。
他以后难道还要防范别人给他下烈性春/药么?!
五块两开了个头后,这个群猛地就开上了高速铁轨。
众人纷纷给顾衍推荐起自己收藏的黄文黄图、情趣用品,并研讨起各种新型姿势的实验过程。
【小猪养殖场:你们悠着点啊!我们群已经被封了五次了!】
它这话一出来,整个群突然寂寥无声。半晌后,一排人才开始刷起暴风哭泣表情包。
秦北正欣赏着群里的沙雕大戏。
手机屏幕又一黑,顾衍发来了通话请求。
这一回是普通的语音通话。
秦北想了想,接了起来。
顾衍没有立刻说话,听筒里只有略显沉重的呼吸声。
“呃,喂?”秦北先说道。
“是……因为他吗?”低沉的男声有些沙哑,带着几分涩然之意。
“谁?”秦北没听懂,什么他不他的?
顾衍叹了口气:“你连我的身体都厌倦了吗。”
这话听着哪里怪怪的?
他什么时候喜欢过?
秦北深感槽多无口。
青年没有回答,顾衍便自己说了下去,他尽量放低声音,压抑着嗓音里的情绪:“宝贝,让我检查一下吧。”
他实在没压住,声线里透出了几分危险的意味:“不然我不确定我会做出什么。”
秦北紧绷起神经,眉峰微蹙。
他应该吸取刚刚面对陆时的失败经验。
话要说得快准狠,快刀斩乱麻,不能留有让人遐想的余地。
“不,你先等等。”秦北冷静地开口说道,“我并不认识你,我也确信我之前从未见过你,你大概认错人了。”
说完,秦北立刻挂了电话,并长出一口气。
顾衍和陆不一样,陆为他生了一个崽崽。
现在又可怜兮兮得单身带崽。
秦北实在对他硬气不起来。
而顾衍,一个合欢宗的大佬,被他日了,不就日了呗。
……
呃,秦北心虚地揉了揉鼻子,要么回头匿名给他寄点补品?
顾衍没再给秦北发信息,倒是在群里冒了个泡。
【别问,问就是演员:祁立
想拍黄片:在!
别问,问就是演员:去查查今天谁去过秦北家
别问,问就是演员:全部清理掉
想拍黄片:是。
五块两:咋回事?这话听着怎么像
五块两:秦哥绿了老大
别问,问就是演员:……
五块两:???
五块两撤回了一条信息
五块两撤回了一条信息】
秦北看得心中一跳。
【小猪养殖场:??不能吧?秦哥那么喜欢老大的身体
小猪养殖场:七天七夜耶!我们都慕了!
想要男票:慕了慕了,实名慕了
想要玩具:对鸭,除了老大你,还有谁能陪他七天七夜?】
七天七夜?!
他们一本正经地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七天七夜是不可能的吧?!
顾衍这只受是想榨干他吗?
秦北畏惧地关上微信,下定决心一定要和此人断干净。
不然到时候顾衍还远没满足,他却已经射无可射。
那岂不是太尴尬了么。
所以说,顾衍和他的游戏角色真的有过七天七夜吗?
秦北努力回忆了一遍,自己之前使用“工具人”的过程。
《仙途》的“春风一度”按钮并不是所有时间段都存在的。
一般只在戌时以后,且要在该npc的卧室里,才会触发。
但顾衍这个npc深刻地体现了他合/欢宗老大的身份。
他,何时何地,都可以“春风一度”,包括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秦北啧啧称奇,并恶趣味地到处实验了一下。
当然,《仙途》是一款毫无黄色内容的清洁游戏,无论在哪里“春风一度”,画面一转都是索然无味的“您度过了愉快的一夜”。
唯有大街上那回,系统给了另一句话“由于引起了混乱,您的修炼失败了”。
虽然看不到各地双/修的奇景,但秦北实验出了另一个很关键的结论。
地点和时间对修为值的增长有极大的影响。
白天比夜晚多,外面比卧室多。
简言之,越刺激,涨得越多。这游戏可太真实了。
秦北耸耸肩,立刻照着这个规律搞了起来,力求得到最大化的经验增长值。
至于时长和次数……
秦北又努力想了想。
这他真想不起来了。
有时候到了升级的临界点,秦北都是点完一次“春风一度”后,立刻抓着顾衍再点一次、再点一次。
他哪知道自己点了多少次?
七次可能是正常操作。
秦北窒息了一下,又看了眼微信。
【别问,问就是演员:……
别问,问就是演员:如果他真绿了我
五块两:老大你要家暴吗??瑟瑟.jpg
别问,问就是演员:不,我要给他一次十四天的极致体验微笑.jpg
别问,问就是演员:让他回忆起我的好】
秦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