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然?”秦北很震惊。
《仙途》这是铁了心想让他狗带吗?
他就问,他还有哪个后宫没穿过来?!
秦北面如死灰,甚至想以头抢地尔。
若说《仙途》众多的npc中,秦北最不愿意直面哪位。
秦北一定会回答,楚江然。
对,他甚至更情愿面对阴沉恐怖、手段凶残的大boss陆,也不想见楚江然一面。
他并不是担心楚江然对他不利。
他只是异常得羞愧,羞愧得没脸见人。
楚江然好好一个大男人,被他骚成了仙宠。
这不是最可怕的,更恐怖的是,他还屡次强♂迫、玩♂弄了人家的身体。
秦北捂住脸,他真的只是在看到强上选项后,过于震惊而忍不住好奇地点了点。
妈的,不不不,这实在太可怕了。
他拒绝面对。
“没汇报啊。”秦北咳了一声,干巴巴地说着,“他怎么会向我汇报?应该……不会吧?!”
秦北有些迟疑,眼神虚弱而飘忽不定。
“是吗?”陆随意地应了一声,倒也没感到奇怪。
楚江然可能只是觉得老虎吃人这事儿太琐碎,没必然让秦秦知道。
又或者,他亦不知晓,秦秦竟然回想起了上一世的记忆。
那再好不过了。
“爸,你理理崽崽!”崽崽就很急,他的坐骑大虎崽正处于危险之中,他能不急吗?
娇小的男孩仰头盯着高大的男人,他摇着大人的手臂,小声催促起来:“快点快点。”
陆尚未回答,倒是秦北眼睛一闭,神情挣扎地说道:“要不,我去问问楚江然?”
“不必。”陆安抚性地拍了拍崽崽的小脑袋,眼底暗芒涌动,“我解决即可。”
他从不畏惧楚江然。
方才看了一眼秦北,也只是疑惑秦北的下属为什么要动崽崽的朋友。
现在得到答案了,他自是不希望秦秦接近那只杂碎。
男人挑起一抹泛着冷意的淡笑。
楚江然?
陆对此人厌恶至极。
起初,他只是生理性地不喜这些道貌岸然的修士。
尤其是楚江然。
楚江然极爱残杀魔修。
他喜好以无数妖魔的鲜血磨砺他的无上剑意。
陆经常见他只身一人,手持一把长剑,就那么漫不经意地站立于幽幽魔域之中。
似乎完全不把魔域的大小高手放在眼里。
事实上,他确实也没有必要将他们放在眼里。
强大的剑修携带着无比凌烈的剑意,势如破竹地屠戮着大片大片的邪魔妖物。
漫天的鲜血溅于魔域的大地,染红了岩石,渗透于泥土。
残缺的肢体、破碎的器官散落得到处都是。
空气里都是血锈的味道。
人间地狱,莫过于此。
陆忍不住轻嗤一声,也不知究竟谁是仙,谁是魔。
当然,陆其实并不在意魔域群众的死活。
死了便死了,与他何干?
他真正烦起楚江然这个人是在两界正式宣战之时。
当时,玄天剑门联合起修真界各大门派,狂妄自大地宣称要肃清魔域,并直指他九煞殿。
这个所谓的修仙者联盟,表面上以楚江然为中心。可谁都知道,楚江然不过是秦北的一条狗。
那个时候,陆还不认识他的秦秦。
听闻这件趣事,他只是不屑一笑。
来吧。
秦北也好。
楚江然也好。
若敢来,他便让他们有去无回。
然而很快,陆食言了。
第一个闯入他九煞之境的,就是秦北本人。
那个修仙联盟的真正领袖。
他不带一兵一卒,独身一人地杀了进来。
陆见到秦北时。
青年浑身沾满了浓重的血水,压抑而沉重,原本仙气萦绕的长袍不再有丝毫飘逸之感。
完美无瑕的侧脸上染满了艳红的花纹。
而大殿外面,九煞殿弟子,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陆眸色转暗,战意骤起。
天空中,阴沉的黑云掩去了诡异的红月。
男人握上自己的长刀。
岂料,青年笑意盈盈地朝他挥了挥手,淡色的眸子透彻而清亮:“你好你好,我叫秦北。”
说完,他掏出一朵漂亮的月季花。
娇弱的花朵上似乎还沾着丝丝血迹。
秦北将花递到陆的眼底,继续笑道:“初次见面,这个送你。”
????????
陆的神情有一瞬间空白和迷茫。
片刻后,他脸一黑。
这人神经病吧?
来挑衅的?
陆反手就是一刀。
砍中了。
很正常,又不是那么正常。
年轻人的肩骨处裂开一道狭长的刀口,泊泊地渗着鲜血。
他痛呼一声,漂亮的眼睛愤怒地瞪向陆:“你有病吧?”
??到底是谁有病?
陆懒得回答,他手一挥,汹涌的魔气涌入长刀之中,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直直地扫向秦北。
秦北立刻侧了侧身,躲开这一击,与此同时,他很快地唤出一把古朴的长剑。
这把剑看起来平淡无奇、朴实无华,唯一的独特之处,大概就是剑身上雕刻的楚字了。
陆微微一怔。
楚江然的剑?
一个剑修竟把自己的剑给了别人?
秦北抬手拂过长剑,质朴的剑身上骤然亮起了繁复的纹络。
陆警惕地收刀横于胸前,作出防守之姿。
下一刻,青年消失在了原地。
只留下了淡淡的仙气,在空气中缓缓飘荡。
陆略感诧异地睁了睁眼。
……千里神行?
这个人竟在一个剑修的剑上铭刻千里神行??
陆面色诡异地站在原地,久久说不出话来。
最终他只能感慨了一下这些修仙人士真会玩,并十分遗憾没能直接宰了某个神经病。
下回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没想到第二天,秦北又来了,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没有一天缺席。
陆不免来了几分兴致,这个人究竟意欲何为?
他在密谋什么,又在布置什么。
陆略感兴味地观察起秦北的行为。
年轻人每天的行动十分一致,杀人,送礼,拉着他闲聊一整天,在他不耐烦以前,神行走人。
毫无变化。
直到有一天,年轻人忽然后知后觉地问起他:“我杀了那些九煞弟子,你是不是不高兴?”
陆根本懒得回答。
秦北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懂了。”
第二天,秦北来得比平常晚很多,身上的血色也更重,甚至在他踏入大殿后,猩红的血珠随着他的步伐,滚落了一地。
他晃晃悠悠地走到大殿中心,眼神有些许涣散。
而他身后则是一群活蹦乱跳的九煞弟子,他们急冲冲地跟着秦北的脚步冲进了大殿。
陆眉峰蓦地蹙起。
……那是他自己的血。
他握了握拳头,不耐地低吼了一声:“滚出去。”
小弟们一惊,赶紧纷纷滚到外面去。
只有秦北恍若未闻,他依然轻轻浅浅地淡笑着,慢吞吞地摸出红色的药瓶子,喝了两口。
陆知道自己此刻应该趁其势弱,取了这人的性命。
可他没有动手。
甚至收下了对方递过来的沾着血迹的甜点。
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疯了吗?
陆莫名地有点恼火。
他本以为这么受伤,秦北必然坚持不了多久。
岂料他竟自虐般地坚持下来了,每天都带着一身血气。
只为踏入这九煞大殿之中。
年轻人的伤口在灵丹妙药之下恢复得极快。可再好的仙丹,也掩不去他神情间的倦意,遮不住他眸光的暗淡。
这人果然是神经病吧?
他……到底在图什么?
陆不明白。
修仙界有那么多他的拥趸。
只要他想,别人不说,仅楚江然一人,便能将全世界最绚丽之物,献于他眼前。
陆单手撑着额头,黑眸里泛起了一阵波澜。
半晌后,男人垂下眼眸,不动声色地撤去了九煞殿的大部分巡逻弟子,并掩饰性地在暗中补上了更多的人手。
陆告诉自己,他只是想知道真相,并没有其他意思。
秦北却依然没有行动,他一如既往地直奔陆的所在之地,然后一直蹲在陆眼前,东扯扯西扯扯地与他说话。
如此耗掉整一天的时光。
若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追秦北的九煞巡逻队变少了,这使他有了更多的移动空间,基本不会再被人伤到了。
秦北似乎爱上了这项遛人的活动,成天遛着一大群人在他九煞殿附近上蹿下跳,搞得陆洗个澡都洗得不安稳。
日子这么一天天过下去了。
陆放弃了追问,对秦北的存在不置一词,但他却越发地厌恶起楚江然的存在。
许多原本稀松平常的事情,突然都碍眼极了。
秦北擦拭楚江然的长剑时,陆烦躁地捏碎一个杯子。
秦北送来玄天剑门的苍空石时,陆捏爆了椅子的扶手。
陆对楚江然的厌恶之情达到巅峰,是有回秦北在魔域遇险。
陆赶到现场时,已经有人先他一步救下了秦北。
一身杀气的男人单手搂着昏迷不醒的年轻人,用身体为他挡去无数攻击。
即使带着一个累赘,手持利剑的修士依然生生地杀出了一条血路。
当最后一个魔修倒下时。
楚江然揽着秦北,疲惫地跪坐在满是血污的黑石地上。
昏睡的年轻人仙袍破碎散乱着,漂亮的锁骨、白皙的胸膛隐约可见。
楚江然缓慢地低下头,一点点地舔舐着秦北脖颈间的细小伤口,仿佛在品尝着人间的极致美味。
陆蓦地回过神,眼神锐利而深沉。
只见他的秦秦一脸疑惑地问着:“你要怎么解决?”
陆垂眼不语。
当然是直接宰了楚江然。
秦北犹豫了片刻,正常人的三观还是迫使他说了句:“我认为,那个大虎确实应该受到制裁,毕竟杀了人,这个社会需要稳定的秩序,你……”
崽崽一听秦北这么说,超急的,他甚至举起小拳拳锤击秦北的大腿:“你坏你坏。”
陆对大虎的死活毫不在意,他眉峰微聚,不答反问道:“你担心楚江然?”
秦北莫名其妙:“没啊。”
楚江然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虽然基础属性赶不上陆,但作为一名剑修,只要手持长剑,他就有20%的全属性加成。
秦北把主线任务推到“肃清魔域”时,这两人大大小小不知道打过多少场,也没见过他们分出胜负。
可见楚江然之强。
“没么?”陆不动声色地抬了抬眼,“我记得你们关系很不错啊。”
“不是吧。”
一想起这个,秦北又开始头皮发麻,面如死灰,青年苦恼地叹气:“他估计恨死我了。”
这样么。
秦秦似乎确实没有回应那个杂碎。
陆略微放下点心,但杀意未散。
……
“你们在嘀咕什么呢?”林亦晚冲几人喊道,她摆下两盘新菜,招招手,“快来吃饭……我再去榨个果汁。”
崽崽十分可耻地犹豫了一下,是吃饭还是吃饭还是吃饭?
陆没搭理林亦晚这个凡人,他朝秦北点点头,低声嘱咐道:“你乖乖等我回来。”
说罢,他拎起崽崽,便往大门处行去。
崽崽奋力挣扎着,一脸渴望地望向饭桌。
“闹什么呢?”陆有些不耐烦。
“我、我想吃饭。”秦崽崽停下了动作,小心翼翼地弱声说道。
陆噎了一下,没好气地低喝:“不准吃。”
“噫呜呜噫……我、我……”崽崽就很委屈。
林亦晚从厨房出来时,只看到两人关上大门的背影,她纳闷地转头问秦北:“他们怎么走了?”
陆走后,秦北真的是松了一大口气,他移开视线,搪塞他妈道:“崽崽要上幼儿园了。”
“唔。”林亦晚没有起疑,她担忧地观察了一下秦北,又问,“那个人没有为难你吧。”
为难了!
他简直太难了!
秦北深深地长叹一口气:“没有,妈你别担心了,我们已经谈妥了。”
林亦晚也叹了口气:“北北你也是的,你怎么能睡了别人老婆?”
秦北:?????????
秦北面无表情地背下一口大锅。
“厉害了,北北。”秦辰从沙发边冒出了一个头,他十分敬佩地望向自家弟弟,虚心求教道,“快教老哥一手,我还没尝过少妇的味道。”
这个人在说什么骚话。
秦北震惊地回望他渣兄:“你还想搞少妇?!”
林亦晚也脸色发黑,她怒吼道:“秦辰!你立刻给我去面壁思过!”
秦辰愣了一下,特别不服气:“那小北呢?我只是想想,他都实操过了。”
林亦晚皱了皱眉头:“北北,你也去。”
秦北冤得要死:“我还没吃饭啊。”
“吃什么吃。”秦辰揽过秦北的肩膀,“走走走,跟哥哥一起反思去。”
说着,他还很骚地向秦北眨了眨眼睛。
……
最终,秦北一个人回了自己房间面壁思过。
他完全不想跟他渣哥分享搞少妇的经验。
他根本没这种经验好吗,他最多只有日男人的经验。
……听起来更惨了。
秦北抓了抓自己的碎发,又默默回忆了一遍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
这个世界坏掉了。
不仅是他即将被后宫们大卸八块。
普通人也面临着被妖魔鬼怪抓去吃掉的危险。
这可真是太可怕了。
秦北满脸绝望躺上床,他脑子放空地趴了一会,才伸手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摸出自己的备用手机。
备用手机上登着他的工作微信。
竟然有两条未读消息。
【上午10:23
许哥:晚上有个饭局,你准备一下
下午1:04
许哥:人呢,在么?】
一直饿着肚子的秦北看到饭局两个字,想也没想,直接回复了个“好”字。
回完,他才感到有些奇怪。
这个许哥是他的经纪人,但自从秦北得罪人以后,他基本就不再搭理秦北了。
不仅如此,他还送过几个坑让秦北跳。
秦北跳过一个,其他的全避开了。
对方似乎很不高兴。
这饭局怕也不单纯。
秦北微微挑了挑眉头。
【秦河以北:什么饭局?
许哥:安少的饭局】
安少?
b市能称得起一声安少的,秦北也只能想到安承远他们一家子了。
安大哥啥时候开始趟娱乐圈这混水了?
秦北有些纳闷。
【许哥:安承远,知道么?
许哥:你到时候喊他安少就行】
秦北一口水喷了出来。
行吧,竟然是小远的饭局。
那随意了,他晚上只管暴饮暴食、狂吃猛喝就行。
秦北倒回床上,随便敷衍了一下经纪人,便切换去了他的私人号。
他正打算找安仔聊聊,微信屏幕突然一黑,只见屏幕中心显现出一排让秦北胆战心惊的字。
【工具人请求与您视频通话】
秦北闭了下眼,立刻挂断。
很快,对面再一次发来通话请求。
秦北赶紧又挂了。
【工具人:微笑.jpg微笑.jpg不方便?】
秦北从这两个高冷的微笑里,读出了对方深深的嘲讽之情。
秦北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刚刚给他电话,并听到陆骚话的人,果然是“工具人”!
秦北静了静神,查看了一下“工具人”的个人信息。
这人的微信昵称也没有写真名,而是“别问,问就是演员”。
朋友圈里全是moba游戏的战绩分享。
秦北看得十分震撼。
这位合欢宗的大佬穿过来以后,竟沉迷游戏去了吗?
说实话,打开他朋友圈之前,秦北一直他会看到一堆学习资源分享。
秦北正吐槽着,对方第三次发起了视频通话请求。
秦北迟疑了片刻,还是接了起来。
下一刻。
秦北的手机屏幕上显现出顾衍那张见之难忘的帅脸。
与微博热搜上的那人别无二致。
他似乎刚参加完某个录制节目,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五官更加深邃、迷人。
一双明艳的桃花眼顾盼生姿,灿若繁星。
见到秦北,他眼里的色泽冷了几分。
顾衍眯了眯眼睛,轻笑着说道:“宝贝,衣服脱了我检查一下。”
秦北:????这个人在说什么骚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