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等等、等等。”秦北连忙喊道,“怎么能在崽崽面前……你是禽兽吗!”
陆动作不停地继续解开第二颗扣子,他低头瞥了一乐崽崽,很无所谓地说道:“他又未启智。”
秦北面露惊诧之色,疯狂摇头:“不不不。”
四五岁能算未启智?
秦北很服气。
见秦北如此抵触,男人扬了扬眉宇,放下了解扣子的双手。
秦北稍稍松了一口气,他视线游移了一下:“我们,先聊聊?”
陆没有回答,他神情淡淡地靠坐到秦北对面的椅子上,已经解开两颗扣子的衣领大敞着,形状分明的锁骨完全暴露在了昏暗的光线之下。
“……”秦北暗暗打量了一下椅子上的男人。
他半阖着眼,如刀刻般的轮廓因消瘦而更显得深邃、冷厉。
这个人,秦北皱了皱眉头,明明一脸性/冷淡,看起来完全没有想被日的意思。
他到底想干什么?
莫非是,专门来解决他的欲/望的……?
绝世好受啊。
秦北忍不住又细看了一眼高大的男人。
陆抬着眉眼,纯黑色的眼眸里一片空旷与寂寥,方才秦北乍见的火光碎得一点也不剩。
“聊什么?”男人挑了挑唇角,笑意却远未及眼底。
“都好啊。”秦北回答道。
实际上,秦北有特别多疑问想问。
这个人是否有游戏世界的记忆?他又是如何看待穿越现象的?
再或者,他卸载游戏之后,他的游戏角色怎样了?是毫无征兆地从地牢里消失?还是死了?
最重要的一点,陆对他,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会不会突然爆起囚/禁他?
秦北对目前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不太敢轻易开口。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秦北更喜欢等对方先展开话题,透露出足够的零碎信息后。
他再作其他考虑。
然而,陆似乎没什么兴致聊天,秦北不说话,他也不说话。
宽敞的卧室里,安静得只有崽崽磨蹭秦北衣服的声音。
秦北搓了搓小崽子的头发,纳闷地瞄了某人一眼。
他怎么回事?
这条友在游戏里可不是这个人设,他老喜欢逼逼了。
没事就逼逼一大堆,然后给秦北发一道送命选择题。
有很长一段时间,秦北看到他说话就烦。
陆保持了彻底的沉默,他单手撑着额头,看起来都快睡着了。
没办法了。
秦北摸了摸下巴,决定选择秦崽崽作为话题的切入口。
这是他和陆之间最明显的联系,也是最容易引起陆回忆的话题。
就是有点儿危险。
“崽崽真可爱啊……你一个人带他很辛苦吧?”秦北轻声问着,脸上显出几分恰到好处的自责之意。
听到这话,秦北怀里的小崽子,用力地点了点小脑袋,十分认同:“崽崽,超可爱。”
陆嗤笑了一声:“一如既往的傻。”
崽崽瞪圆了眼睛,敢怒不敢言。他憋了半天,忍不住哼了句:“坏人!”
秦北忍不住笑了笑,停顿了片刻,他把声音放得更低,缓和地问道:“我能一起带他吗?”
空气突然沉寂下来,陆良久都没有说话。
半晌后,他才自嘲地挑了挑嘴角,声音里透着一股莫名的凉意:“不可以。”
秦北怔了一下。
崽崽猛地抬起头,眼圈开始泛红。
陆直起身,朝秦崽崽招了招手:“你过来。”
崽崽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抬头看了看秦北,又哀求地瞧了瞧陆。
陆沉默着。
秦北有点茫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终,崽崽只能慢吞吞地爬下椅子,走到陆跟前,他小心地扯了扯男人的裤腿,模糊地呜咽道:“崽崽想要爸爸……”
他又抹了抹眼睛,声音更加模糊:“崽崽……想被一起带。”
小孩子还没支吾完,陆便不耐地说了声:“闭嘴。”
“我……隔……我……隔,呜呜呜。”崽崽红着眼睛,低下了小脑袋。
“不准哭。”男人沉声补了一句。
秦崽崽努力揉了两下眼睛,乖巧地点头:“我不哭、我不哭。”
秦北心疼得快窒息了,他一把抱起小男孩,按进自己怀里:“乖崽,没事了没事了,我在这里……你想哭就哭吧。“
“崽崽、崽崽不哭的。”秦崽崽努力说完,终是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秦北哄完崽,立刻对陆怒目而视:“你凶他干什么?”他语气刚扬起来,很快又迟疑低缓下去。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微微垂着头,眼神空洞得近乎死寂。
他脸上分明没有任何表情,秦北却莫名察觉到了笼罩在男人周身的沉重情绪。
一种他完全无法理解的沉重情感。
秦北从未见过这种神情的boss,即使当时他发现他出轨,把他押进地牢。
陆也许愤怒过,也许伤痛过。
但绝没有像此刻这般,沉默而冷寂,仿佛一滩死水,再无波澜。
秦北在这一瞬间忽然明白了陆今天的所有异常之处。
是他想岔了。
也许在陆眼里,他们现在分手了,并且他不打算再复合。
所以陆才这个态度,没有伤害他,也没有质问他,甚至懒得跟他聊天。
……也不太对。
若是如此,他今天过来干嘛?
都分手了,还跑到攻这里求日,这只受这么骚的吗?
“你、你还好吧?”秦北挠了挠头。
陆眼皮都没抬,一声不吭。
秦北深感自责,虽然他是无心的,但这一切确确实实跟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他的责任。
正如秦崽崽。
崽崽虽然并非真的是他一夜风流的结果,但如果崽崽需要多一个人的关爱,他并不吝啬给予。
他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照顾这个孩子。
如此想着,秦北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男孩。
崽崽的哭声逐渐变弱。
“好了好了,哭出来就好了。”秦北小心翼翼地用纸巾给崽崽擦掉眼泪和鼻涕,试探地向陆做了个提议,“要不这样吧?如果你实在不想见我,我可以等你不在的时候,再去接崽崽过来玩。”
停了一下,秦北补充道:“物资上我也可以提供帮助的。”
这话说完,秦北忍不住暗暗翻了翻眼皮,这搞得他像个抛妻弃子的世纪大渣男一样。
真是天降之锅。
他超无辜的。
陆的神色突然更阴森了,眼中的暗色逐渐加深,他甚至勾起了一抹明显的凉笑。
秦北怔了一下,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可他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陆生气的点。
真是日了,他一个母胎单身,为什么要在这里和“前男友”,谈论“孩子”的抚养问题?!
秦北叹了口气,努力回忆了一下各种家庭伦理剧。
他顺着伦理剧的思路说道:“我没有要抢崽崽的意思。”
陆嘲讽地瞟了他一眼,仿佛在看一个傻逼。
秦北怒了怒,又默默换了个答案:“我也没有不想见你……”
陆依然没有开口,神色不变,但秦北却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他周身的冷气淡了一些。
呃?
答案竟然真是这个吗?
秦北忽然回想起,他在攻略boss时,陆经常给他发的那些选择题。
当然,那个时候大boss还不是个语废,不会连问题都要秦北自己猜。
陆问过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有时候连今天天气好不好,他都能开出来个选择题。
一开始,秦北完全闹不清楚情况,十选九错,这正确率,还不如蒙着眼睛瞎选。
在秦北连错无数题以后,他才渐渐摸清楚了正确答案的规律。
不管boss瞎扯了什么,无论他以什么事件起头,只要选择向boss表达爱意的那个选项,一定能增加好感。
即使陆听到他的回答后,总是露出一脸不屑的样子,好感值却是实打实地加上了。
比方说,boss逼问他,为何多次潜入九煞殿,是否在密谋奸计。
《仙途》给他提供了三个答案选项。
答案一正儿八经地解释了目前修真界没有与魔域开战的准备,并附上了一系列逻辑严密、充分合理的理由。
答案二是“魔域日头正好,清风徐徐,我来此地踏青游玩,并无他意”,看起来特别扯的样子。
答案三更扯淡,“因为你在这里”。
秦北首选答案一,也选过二,最后发现正确答案竟然是三。
简而言之,不管boss问什么,爱他准没错。
这也是秦北经历了无数毒打后,总结出来的真理。
对于这个特别粉红的结论,秦北惊了很久,对《仙途》制作组也是无语了。
设计陆这个人物的,一定是个恋爱脑的小姑娘。
秦北缓了口气,不成想都来现实世界了,陆这一点也没改。
青年瞄了一眼陆,他的情绪似乎又沉了下去,比方才还要糟糕。
男人脸上显出些许自弃与嘲讽之意。
秦北眉峰微蹙,他此刻是不敢向boss表达爱意的。
不过这件事给了他一个灵感。
他知道陆喜欢什么,也清楚如何让他开心起来。
之前说过,秦北刷好感值时,送过一朵花给陆,增加了0.1点的好感。
秦北自然是不满足0.1这个微末的数值,他换过无数小玩意或者极品材料,一件件实验,最终发现boss他,竟然喜欢甜食。
各种糕点、甜饮,都是他的心头好,尤以碧云阁的桂花糕为最。
秦北每每去往魔域前,总要绕道去碧云阁捎上几碟桂花糕,献给他家大boss。
boss收到甜点时,表面上永远是一脸风轻云淡,并反复强调太甜了,他不喜欢。
但他总是一小勺一小勺得慢慢吃完,嘴角偶尔还会卷起一丝泛着甜腻的笑痕。
看起来,爱极了这小巧别致的桂花糕。
搞得秦北也想尝尝了。
《仙途》画面制作精良,细致地还原了桂花糕的每一分纹理。
那桂花糕整体呈小巧的菱形,厚薄均匀,色泽黄白分明。上层糕体呈现通透的淡黄色,片片桂花清晰可见,下层乳白而淡雅。
秦北完全可以想象它甜而不腻的清雅口感。
再加上3d游戏的特有光效晕染。
生生得把秦北给看馋了。
看了几回后,秦北没忍住,压着林亦晚给他做了一些。
厨艺无敌的林亦晚完美地还原了一堆桂花糕给秦北。
那段时间,陆在屏幕里吃,秦北就在屏幕外吃,特别和谐。
“你等我一下。”秦北站了起来,朝男人招呼了一下。
随即,他推开房门下楼了,秦北从厨房的大冰箱里端出三碟桂花糕,又取了三支小银勺,才慢慢悠悠地走回了房间。
青年将糕点置于小桌子上,笑道:“来尝尝这个。”
男人神色一顿,眼底泛起了轻微的波澜,幽深的眸子涣散了几分,似是在回忆什么。
半晌后,他舀了一勺,低声说道:“我很久没吃这个了。”
“好吃吗?”秦北问道。
他有点好奇,他家林大厨的手艺和碧云阁的小仙女相比,差了多少?
“好吃好吃!”崽崽点头。
“有点苦。”陆淡声评价道,“不太喜欢。”
苦?秦北莫名其妙。
怎么可能苦呢?这是糖桂花,又不是普通桂花。哪里苦了?
这个人是改了口味吗?更加嗜甜?
秦北纳闷地喃喃问了问:“你以前很喜欢这个啊?”
陆猛地抬起头,眼中厉色一闪而逝。
秦北怔了怔,一下子警觉起来。
他说错了什么?
“你……记得?”男人低声问着,声音沙哑得几乎辩不清楚音色。
“我……”秦北懵了一下,他不该记得吗?
秦北谨慎地收了音,他抬眼仔细观察陆的表情。
男人似是有些不敢相信,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纯黑色的眸子里却泛起了一抹细微的光彩,就像永夜的天幕中亮起的唯一一点星芒。
微弱却耀眼。
秦北移开了视线。
什么意思?所以,他的设定竟然是不记得吗?!
那他还是急个啥,赶紧假装失忆,告别所有沙雕事情。
秦北连忙摇头,脸上浮现出迷茫之色:“记得什么?我是听……”
秦北的话说到一半,停在嘴边,说不下去了。
他看到男人眼底的星芒正在一点点地寂灭、消逝。
“你别难过啊。”秦北没忍住,伸手抓住了陆的手腕,微凉的冷意从对方的手腕浸透于秦北的手心。
秦北叹了口气,低声承认道:“我,就记得一点点……”
对方反握住秦北的手,力道大得让秦北发疼。
“秦秦?”陆压着声线,克制地喊了一声。
秦北睁了睁眼,秦秦这是什么鬼称呼?
请叫他北哥!
陆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神色间有些挣扎。
秦北见男人的神情诡谲莫辨,不由地退后了半步。
这个人的表情好可怕啊。他又在想什么恐怖的事情了?
不会是发现他记得过去的事情,打算继续囚/禁他吧?
把他关起来,天天逼他日他。
妈耶。
那会被榨干吧?
万一真成那样……他能不能用道具满足这个人?
秦北瑟瑟地直接问道:“你要囚/禁我吗?”
男人的身体明显一震。
“不会了……你别怕。”低沉的声音似乎有些许慌张。
秦北愣了一下,他怎么了?他慌什么?
秦北没懂,但他依然站起身,安抚性地拍了拍陆的肩膀。
陆抬起头,突然伸手把秦北拉进自己的怀里,他用力地揽着青年的腰,力道大得仿佛想将青年融入自己的骨血之中。
秦北:???
怎么回事?
不要突然gay他好吗?两个大男人抱来抱去很奇怪的!
秦北正要挣扎,只听到一个富有磁性的低沉男声萦绕于他的耳际,久久不散。
“你只要活着就好。”
秦北忍不住奇怪道:“我死过吗?”
男人一点点地收紧手臂间的力道,落于秦北脖颈间的呼吸越发沉重。
“好了啊。”秦北无奈地拍了拍男人的背部,“你看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陆没有说话,也没有放手。
秦北只好耐着性子,继续被gay。
好半天以后,陆才闭着眼问道:“我们,还有可能吗?”
什么可能?
如果允许他使用道具,他可以勉强可能一下。
秦北不着边际地想道。
“秦秦?”陆喊了一声。
秦北正在幻想男男道具的种类,突然被喊了名字,很自然地脱口而出:“你喜欢什么样的道具?”
陆一愣,眸色突然加深。
他勾起嘴角,压低声线贴着秦北的耳际说道:“你忘了吗?我都喜欢。”
秦北瞪了瞪眼睛。
这只受,太骚了吧!
那稳了,道具在手,他怕过什么!
“我们……”陆正要说什么。
秦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秦北纳闷地拿起来看了看,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估计是推销电话。
但他还是接了起来。
“喂,宝贝~”听筒里传来了一个浪荡的声线。
秦北脸色一变,没敢说话。
陆神情微暗,挑起了一抹阴鸷而危险的淡笑。
“宝贝?你在听吗?”顾衍的声线再一次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秦北正打算直接挂断电话,他的耳朵突然被一个湿热柔软的物体舔/舐了两下。
他不由地闷哼了一声:“干嘛呢?你别乱舔。”
与此同时,陆似笑非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秦秦,舒服吗?再来一次?”
“谁?”电话里,顾衍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秦北反应过来了,震惊了。
卧槽,这些人都是魔鬼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