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北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什么鬼?
《仙途》npc集体反穿到现实世界?
逗他玩呢?!怎么可能?
秦北完全不相信。
他的手机一定被奇怪的黑客操控了。
如果真是npc集体反穿,他立马原地自杀,谢谢。
青年撇了撇嘴,扔开手机,准备离开虚拟世界,出门觅食,解决一下人生大事。
秦北随意地扒拉扒拉了自己的碎发,便直接推开卧室的门,悠闲地沿着旋转楼梯往楼下走去。
下到一半,他隐隐听到一个男声。
“乖崽,来,啊……”
这,声音为什么这么像他爸……?
秦北下楼的脚步不由地停了一下。
“崽崽,来吃这个,有营养。”
这,好像是他妈。
秦北犹疑地行至一楼,朝餐厅方向望去。
雅致的餐桌边,中年男子一手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宝宝,一手举着一个汤匙。
他小心翼翼地小口小口给宝宝喂食,满脸的和煦温柔,眼睛眯成了一条弯弯的线。
这笑得像个沙雕的人,是他爹?
那个男孩又是哪家的?
秦北质疑地盯着中年男人,十分怀疑自己还在梦里。
他忍不住看向餐厅里的另外两人。
他哥穿着一身整齐的西装,也坐在餐桌边,他的眼神一直黏连在小男孩身上,神色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而他妈,似乎刚从厨房里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碗木瓜炖牛奶燕窝。
秦北茫然了片刻,觉得这世界有点迷幻。
一般这个时间点,他哥和他爸早就奋斗在公司的第一线了。
哪可能这么悠闲地待在家里吃午饭。
所以说,他哥终于闹出人命了?
秦北低头瞄了眼坐在中年男人大腿上的稚嫩男孩。
他的小脸蛋又白又软,小巧的五官秀气而灵动,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特别有他们秦家的风采。
秦北不由幸灾乐祸地挑起了唇角。
他已经可以预料到不久的将来,他哥被一顿狂野的男女混合双打,揍出shi后,鼻青脸肿地奉子成婚。
可以,引起极度舒适!
“北北?”秦母林亦晚喊了一声。
几人似乎终于注意到了秦北的存在,一齐把目光投放到年轻人身上。
秦北笑了笑,无害地朝众人挥挥手:“午好啊。”
他话音刚落下,就见中年男人脸色猛地一沉,眼中厉色升腾而起,一秒钟前的和煦春风消失得无影无踪。
秦鸿毅横眉怒目,大发雷霆地冲秦北吼道:“跪下!”
“……啊?”秦北愣了一下。
“我让你跪下!”秦鸿毅沉声重复了一遍。
秦北就特别冤枉:“我干什么了?”
“你干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秦爹疯狂咆哮着,震得窗外的树叶都抖了抖。
秦辰往旁边挪了挪,拿起茶杯假装自己不存在,而林亦晚则直接溜回了厨房。
只有中年男人怀里的宝宝依旧如常,他歪了歪自己的小脑袋,闪亮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秦北。
他突然挣脱了中年男人的手臂,迈着小短腿,一抖一抖地小跑到秦北的腿边,努力环抱住。
他抬起小脑袋,大眼睛里全是明亮的星光:“爸爸!”
……哈?!!
秦北噎了一口气,目光呆滞。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谁是谁爸爸?!
秦北维持着僵硬的笑容,揉了揉小男孩的脑瓜顶,哄道:“乖,喊小叔。”
正在喝茶的秦辰一口水喷了出来:“这种锅你都甩?!”
男孩也呆了一下。他低了低头,环着秦北大腿的胳膊微微收紧,眼睛里开始弥漫起水雾。
明明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他依然乖巧又讨好地努力笑了笑:“崽崽,会乖的。”
男孩小声问道:“能不能,不要丢下崽崽?”
秦北立刻心软了,在心底怒骂秦辰这个世纪大渣男。
他心疼地抱起他可怜的小侄子。
秦北轻言细语地哄得小宝贝笑逐言开后,才略显责怪地把人递给秦辰:“你抱会儿吧。”
“……你抱着吧。”
秦辰就很无辜。
实际上,他今早在家门口发现这可怜巴巴的小崽子时,当场被吓得魂飞魄散。以为自己马上要被一顿狂野的男女混合双打,并鼻青脸肿地奉子成婚。
秦辰差点就直接问你妈是谁了。
软嫩嫩的小男孩看起来比他更紧张,他吸了口气,乖巧地对秦辰鞠了个躬,才脆生生地说道:“您好,我找秦秦。”
秦辰脸色一变,立刻抱起男孩,往外面走去。
私了私了,绝不能让他爸知道。
岂料小男孩在他怀里奋力挣扎起来,他嫌弃地推了推秦辰的胸口,大声重复了一遍:“我找秦秦!”
秦辰挑了挑眉头,把人放了下来。
男孩站到地上后,团扒团扒地从自己的小背包里摸出一副画像。
他举起来给秦辰看,并仰着小脑袋说道:“我爸爸,秦秦。”
那是一副笔力精湛的水墨画。
秦辰从未想过,只有黑白两色的水墨画竟能如此传神。寥寥几笔,便将画中之人的容貌与神采体现得淋漓尽致。
画中男子目若朗星、鼻若悬胆、唇薄如刻,他似笑非笑,眼底神采飞扬。
……小北是真的好看啊,秦辰忍不住如此想道。
这画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落笔之人不知为何,最后点睛时似是没握好笔,在秦北的眼下留下一道难看的墨迹。
画尾处也似乎沾上过几滴水珠,不少线条都晕染开了。
秦辰看到这画,心神大定,甚至想掏出几包薯片,坐等看戏。
“哥。”秦北喊了一声,将秦辰的神智拉回了现实。
秦北:“你快抱抱他吧,他都快哭了。”
“他都快哭了,你还不赶紧抱好?”秦辰没好气地回道。
在兄弟俩争执期间,努力不哭的崽崽被秦鸿毅一把夺走了。
中年男人重新扬起如春日暖阳般的和煦微笑,他将小男孩按进自己怀里,轻轻拍抚他的后背:“我的小乖乖,不会有人丢下你的,别怕别怕。”
“嗯!”男孩呜咽了一声。
秦鸿毅哄好自家乖孙,转眼瞥向秦北,凌厉的眼神比方才还要恐怖。他猛地一拍桌子:“我就知道。”他瞪着自家不成器的小儿子,“你进娱乐圈,果然是去包女明星的吧?!”
???
秦北委屈极了:“我没啊。”
他钱包都被没收几百年了,他拿什么包哦?
拿头包吗。
“都把别人肚子搞大了!你……”秦爹骂到一半,似乎怒极攻心,猛烈地咳嗽起来。
秦辰立刻扶了扶秦鸿毅的肩膀,递过去一杯热茶,他轻声劝慰道:“爸你也别太气了,北北还小。现在外面别有心思的人太多了,他难免着了道。”
“哎……”秦父叹了一口气,脸上怒意未散,但眉头明显舒展了几分。
秦辰连忙给秦北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过来认错。
秦北:????
认什么错?谁的错?
他一个处男,他能有什么错?!
秦北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哥这一手天秀操作,差点气笑了。
妈的,连儿子这种锅都甩,他是不是想把老婆也甩给他?!
秦北深吸一口气,耐着心情,试图跟众人讲道理:“爸,你清醒点。”他指了指小男孩,“这孩子至少四五岁了,我上哪生个这么大的儿子?”
六年前他自己都还是个孩子,还在学校里当乖乖崽呢。
怎么可能包一个女明星,搞个孩子哦?
秦北对这帮人的逻辑十分服气。
青年异常肯定地点点头:“绝对是我哥的。”
秦辰一愣,同样满脸不可思议,被自家弟弟的无耻给震惊了。
秦鸿毅的火气一下子又上来了,他大力地拍击着桌子,指着秦北骂道:“你明天立刻给我滚回公司上班!别在外面瞎搞了!丢人现眼。”
说罢,他转头淡声吩咐秦辰:“回头你去看看崽崽的妈妈,若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孩子就带来给我看看罢。”中年男人意有所指地重读了“看看”两字。
“了解。”秦辰点点头。
“崽崽的具体情况,你……”秦鸿毅话说到一半,低头看了眼怀里乖巧的孩子,没说下去。
秦辰连忙接过话茬:“爸您放心吧,我会调查妥当的。”
“好。”中年男人颔首,他十分自责地叹了口气,“如果都没问题,那姑娘又是个好的,就安排他们结婚吧。”
“是。”秦辰点点头。
站在一边的秦北惊了。
日?!
谁要和谁结婚?!
年轻人满脸呆滞,今天怎么回事?!
npc集体反穿大戏又换成豪门婚恋禁忌文了?
他难道要和他哥的女人展开一段禁忌的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
不不不,他拒绝。
秦北看向大戏里的另一个男主角秦辰,只见他一片坦然,毫无异状。
他……都不在意的么?!
秦北十分震惊。
他哥,已经坏掉了吧。
不愧是世纪之大渣男。
……
安排好一切后,秦鸿毅急急忙忙地赶往下一个重要会议。而秦辰则被勒令留在家里监督秦北的一言一行,秦辰无奈应承后,立刻蹲回自己房间,试图通过电脑进行远程工作。
林亦晚依然待在厨房里,兴致勃勃地准备起崽崽的营养晚餐。
秦北孤独地坐在沙发上,他默默掏出手机,开始搜索亲子鉴定的具体方式,以拯救自己的节操和未来。
小男孩紧紧贴着秦北,他似乎很开心,每隔一小段时间,总要抬头偷偷瞧秦北一眼。
“乖哈,别乱动。”秦北单手揽着小崽子,调整了一下坐姿。
男孩幸福地把头埋进秦北怀里。
秦北研究了半天后,才可有可无地问了问小男孩:“你妈妈是谁?”
他哥现任女友是谁来着?
祝雪?虞漫漫?还是柯夜天?抑或是他哥现在的秘书,程琪琪?
秦北又细数了一遍他渣兄的历任女友。
一时间数出了几十个人。
“妈妈?”男孩茫然地歪了歪头,“妈妈是什么?崽崽没有妈妈。”
秦北愣了一下,心中的怜惜之意更盛:“那你跟着谁长大的?”
“跟着爸爸呀。”小孩子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什么跟什么?
秦北被他绕昏了,索性换了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秦……呃,唔。”男孩顿了顿,偷偷看了眼秦北,他有些担心。
他爸爸好像不太想认他的样子。
如果听到他姓秦,会不会生气?
男孩皱起脸蛋,慢吞吞地换了一个字眼:“……陆……”
秦璐吗?秦北挑了挑眉头。
男孩纠结了很久,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抬起头大声说道:“我叫秦崽崽!”
“崽崽?大名叫秦崽崽吗……”秦北话音突然顿住了。
秦崽崽这个名字让秦北产生了一个特别恐怖的联想。
他在《仙途》里的儿子,就叫秦崽崽。
当时系统提示他给孩子取名,他想也没想,随手打了个“崽崽”上去。
秦北神色莫名地低头看向小男孩。
应该不会吧?
游戏人物怎么可能来到现实呢?
不可能的。
秦北自我安慰着,眼神却越发飘渺和虚弱。
“叮咚、叮咚。”家里的门铃突然响了。
“来了来了。”林亦晚从厨房里出来,往大门处走去。
她拉开大门,十分纳闷问道:“谁啊?”
“您好,我找秦北。”有几分耳熟的沙哑声线传入秦北的耳朵里。
秦北起身往大门方向探了探头,好奇地望去。
只见英俊的男人沉默地站在门外,神情看似平和而宁静,眉眼间却掩不住地流露出几分的阴鸷与危险之意。
他微微转头,视线正好与秦北撞上了。
秦北一怔。
男人幽深的黑眸仿若深不见底的寒潭,秦北却隐隐在其中看到一簇骤然而起的火光。
!!!卧槽?
熟悉的五官让秦北一下子僵在了原地,一动不敢动。
他旁边的崽崽倒是激动了,一溜小跑冲到大门口,惊喜地喊道:“爸爸?”
男人顿了顿,眉宇间的阴郁散去了大半,他伸手抱起男孩:“你怎么在这?”
“......等等。”站在一边的林亦晚忍不住插了一句,“他是你儿子?”
“嗯。”陆抬了抬眼皮,似是在问“你有什么意见?”。
林亦晚意见可大了,她瞅了瞅她的乖孙,又看了看突然到访的男人,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秦崽崽的眉眼像极了秦北,与眼前这位却差得有点大。
是谁的儿子一目了然。
“他……真是你儿子?亲儿子?”林亦晚又问了一遍。
“不然呢?”陆不太耐烦了,脸色沉了沉。
林亦晚也一脸诡异之色,连话都忘了接。
听到喧闹声出来的秦辰,连忙上前代替他妈,招呼客人。
林亦晚也不管礼不礼貌,她立刻转身回了客厅,抓过秦北,神情凝重地悄声问道:“儿子,你实话跟妈妈说,你是不是绿了人家?”
秦北的脸色更恐怖。
不,绿了算什么,他可能……
日了这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