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包间爆发出一阵喧闹之声。
“哈哈哈哈哈哈群发可还行,绝了绝了。”安承远发出猛烈的笑声,疯狂地拍桌子,“这哥们真是深深地抓住了阿北浪荡的本质。”
“秦哥,你背着我们都搞了些什么?”提议发gv图的小姑娘陈橙啧啧称奇,忍不住上下审视秦北。
秦北没好气道:“并没有好吗。”
是这位“孩子他爹”变态,不是他变态,谢谢。
他怎么可能给别人群发gv?他是这种人么?
秦北深感不忿地甩了五排问号给“孩子他爹”,表达自己强烈的质疑之意。
对方即刻发来了新的回复。
【孩子他爹:你竟然喜欢这种姿势么】
秦北眉尖微跳。
这人,有点骚的。
青年不甘示弱地选了个表情包,挑衅了起来。
【秦河以北:猫崽翘
秦河以北:来试试么勾引.jpg勾引.jpg勾引.jpg】
还想骚过他?
开玩笑,不存在的。
对方似乎被秦北震住了,好半天才重新吱声。
【孩子他爹:。
孩子他爹:明晚。】
秦北神情一顿,惊了惊。
??????
什么明晚?为什么要约时间?
他……莫非真想试?
不了不了,告辞。
秦北秒怂,迅猛地收起手机。
他刚放下手机,就听见安承远的嚷嚷声:“来,我们开始下一轮。”
他似乎来了兴致,不怀好意的小眼神来来回回地扫过小伙伴们。
秦北也提起了精神,不再理会gay里gay气的微信好友,而是盯向小伙伴们,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总不能就他一个人掉节操吧?
于是,几个年轻人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互坑互搞活动,直至所有人的节操值全部跌至冰点。
******
第二天正午时分,烈阳已高悬于天空之中,静谧的卧室里却仍昏暗一片。
只有零星的细碎阳光,透过窗帘间的缝隙洒进房间里。
被褥间的年轻人模模糊糊地翻了个身,他整个人都陷在柔软的被子里,只留了些许碎发散在枕头边缘。
半晌后,似是终于汲取到了足够的睡眠力量,青年睁开半只眼睛,他眨了两下眼睛,慢吞吞地伸手把床头柜上的手机卷进被窝里。
青年半眯着眼睛,点开微博,准备摸点瓜吃吃,醒一下神。
今天确实有瓜,热搜第一条就很劲爆的样子。
#顾衍自爆初恋#
后面还有数条类似的热搜,#影帝顾衍疑似公开恋情#、#顾衍初恋对象#、#顾衍工作室否认恋情#。
足见这个事件的火爆程度。
秦北却十分疑惑地挑起了眉峰。
顾衍?那是谁?
圈里有这号人物么?
他纳闷地点开词条,细细看去。
这条微博的文案写得没什么营养,倒是很直接地附了一段小视频。
秦北打开瞧了瞧。
视频中的男人看起来正在参加某个采访节目。
他微微仰头,明艳的五官暴露于镜头之下,一双桃花眼生得特别标志,眼角深邃,眼尾细而略弯,显得迷离而幽深。
男人脸上明明没有特别的表情,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情,让人心神荡漾。
他似乎说起了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嘴角逐渐勾起了一抹引人遐想的弧度。
秦北盯着视频里的男人,神色越发诡异,他迟疑地蹙起眉峰,欲言又止。最终他只是按了两下音量键,把手机的声音打开。
“您看起来很喜欢她呢。”女主持人的声音传了出来,她显然也没料到自己能挖出这么大一个瓜,声音因激动而有些轻微的颤抖,“那现在呢?你们还在一起吗?”
顾衍收敛了唇边的笑痕,神情沉静了下来。他忽然抬眼望向了镜头。
男人幽深的眼眸里泄露出几分难以辨明的复杂情绪。
他看着镜头,仿佛透过镜头看向了某一个人。
秦北怔了一下,只听到一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
“我一直在等他回来。”
画面定格于此。
秦北挠了挠脸颊,忍不住又看了一遍视频。
他仔仔细细地从各个角度观察着此人的五官,越看越惊奇。
这个人真的,长得好像他家“工具人”啊!
尤其是那双桃花眼,几乎一模一样。
秦北有点纳闷。
《仙途》故意仿了现实明星的人设?
还能这样操作么?这侵权了吧。
秦北虽然有些疑惑,但并未过多纠结。
相较于此,他更想知道,这个顾衍到底是谁,娱乐圈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位“影帝”?
这条微博发出来没多长时间,已经有了数万条评论,评论区一片鬼哭狼嚎,闹得腥风血雨。
这样的人物,秦北不该一点都不知道。
秦北疑惑地搜索了顾衍的履历资料,细细看完后,秦北越发迷茫、混乱。
几十部电影、电视剧,数不清的奖项直抵影视界的最高荣誉。
而秦北却一个都想不起来,一个都对不上号。
他手机中毒了吧?搜到了假的百度百科?
秦北满头雾水又无人解答,难受极了。他想了想,戳开了安承远的微信。
【秦河以北:你知道顾衍吗?
安承远:知道啊,大明星嘛
安承远:你想包他?】
秦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秦河以北:???
秦河以北:你这个人好可怕的.jpg
安承远:顾衍的话,有点难办
安承远:单靠砸钱可能搞不定
秦河以北:我选择小姐姐,谢谢】
秦北眉峰微聚。
安仔虽然不着调,但他确确实实确认了顾衍的存在。
莫非真是他老年痴呆了?!失忆了?
不能吧。
……
半晌后,秦北放弃了毫无意义的思考。
就当他失忆了吧,再想下去,他都要怀疑自我了。
秦北转而点开“孩子他爹”的信息框。
他还记得“孩子他爹”昨晚做出了十分可怕和危险的发言,他得去解释一下。
在发信息之前,秦北先摸开了“孩子他爹”的个人详情,试图确认对方的身份。
这人的朋友圈设置了仅三日可见,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地区是a省b市,和秦北在一个城市。
实在看不出来是哪条友。
秦北的目光蓦地凝固在了“孩子他爹”的昵称上,简洁的界面上明晃晃地标注着“昵称:ly。”。
“孩子他爹”是秦北自己给他改的备注。
嗯?!
秦北莫名其妙地抓了抓自己的碎发。
有……这么一回事吗?
秦北一脸迷茫地盯着手机。
正在这时,秦北的手机震了一下,他收到了一条新的微信消息。
【工具人:qaq】
??工具人又他妈是谁?!
秦北有两个微信号,现在这个是他的私人号,一般不轻易加人,能躺进这个号列表里的,都是他知根知底的熟人。
没道理突然冒出这么多陌生的名片。
秦北皱了皱眉头,直接去查看了自己的通讯录。
然后,他发现了一件更诡异的事情。
他的微信里多了一系列奇怪的名片,“孩子他爹”、“工具人”、“小仙女”、“我的狗”、“小弟碎”、“小弟蛋”、“大师姐”等等。
青年双眼微微睁大。
单看“孩子他爹”这个名字,秦北只有一头雾水,但如果把这一堆名字放在一起,秦北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了。
这全是他给《仙途》npc起的别称。
《仙途》是一款自由度极高的游戏,与其他角色扮演游戏不同,《仙途》几乎没有明确的主线剧情。
想走出怎样的仙途,前往哪个门派,接近哪个npc,全由玩家自己决定。
这种游戏模式带来了一个问题,大量的npc加上主线故事的缺失,导致npc的名字明显缺乏辨识度。
秦北更喜欢以某种特征去称呼他们。
比如儿子他爹,比如他的小弟们,比如他家小仙女。
而这位“工具人”亦是如此,确切地说,他是《仙途》中合/欢宗的门主,也是秦北的主要后宫之一。
这个npc也是很神奇的。
秦北第一次见到他时,这人正在摆摊兜售药物。
这本没什么稀奇,《仙途》里经常有各种npc随机出门摆摊,出售一些稀有物资。
稀有是稀有,但绝没有稀有得像这位门主一样,满屏幕全是亮闪闪的金框,连点紫色都不掺杂。
璀璨的光点彰显了这些丹药的极致。
秦北第一次见这么多金色药丸,忍不住兴奋地搓手手,结果他仔细一看,这些金色丹药基本全是chun药,各式各样,各种神奇效果,特别yhsq。
简直亮瞎了秦北的眼。
秦北一度很疑惑,这个人物到底是怎么过审的?
在秦北的游戏角色查看摊铺时,这npc甚至开始大力推销他的合/欢丸,骚话一句接一句。
他还给这玩意打了个三折。
可惜打了三折,秦北也买不起金色品质的chun药。
当然,秦北是不可能付钱的,他可是要白嫖全游戏的男人。
付钱是不存在的。
虽然这npc的大部分药丸都奇奇怪怪的,没什么卵用,但不妨碍剩下的那一小部分,实乃极品中的极品。
他必须得着。
秦北如此想道。
很快,他就将这位合/欢宗门主纳入了后宫,成功过上了天天免费吃药的日子。
按照国际惯例,这npc也将他的功法分享给了秦北。
对,就是合/欢宗的合/欢心诀。
这也是“工具人”之名的起始。
秦北练得合欢心诀后,《仙途》放出了一个新的系统界面——双修界面。
秦北好奇地尝试了一下,发现双修增加的修为值,远远超过了正常打坐。
那还等什么?来啊,造作啊。
自那以后,秦北再也没闭关打坐过,这位“工具人”成了他新的挂机、下线点。
修为值涨得咻咻的,看得秦北好生开心。
秦北连野怪都懒得刷了,天天就想着在合/欢宗蹲点自家“工具人”。
如果哪回挂机、下线没有使用上他的“工具人”,秦北就觉得自己损失了一个亿!
秦北移了移视线,停止回忆。
所以,他的微信里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名片?
秦北有点毛骨悚然,如果这些名片只是《仙途》npc的本名,那还可能是哪个人通过不法的技术手段修改了他的微信信息。
但这些称呼,除了他和他极个别朋友外,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
抑或是,安承远他们在整蛊他?
秦北正思索着,“工具人”又给他发了一条新信息。
青年垂眸看去。
【工具人:宝贝,出关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