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阿北你又输了,来,喝!”
宽敞的包间里,偌大的餐桌上只剩下零零碎碎的残羹冷炙。
几个年轻人仍兴致盎然地进行着酒桌游戏。
安承远动作轻快地拎起酒瓶子:“来来来,满上。”
说着他转头看向秦北。
青年脸上透出轻微的粉色。
“阿北?”安承远喊了一声。
青年反应迟缓地扬起眉眼,过于漂亮的眼睛里仿佛氤氲起了若有似无的朝雾,在昏暗的灯光中泛着迷离的微光。
“……嗯?什么?”他慢吞吞地疑问道。
一副无辜可怜又幼小的样子。
安承远动作一顿,不由自主地放缓声音:“那要不,喝半杯吧?”
另一个小伙伴也开口说道:“我看他都快喝蒙了,算了吧。”
“不如换个惩罚?”
“换什么?真心话?”
“呃,秦仔还有啥我们不知道的么?”
“那……”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探讨了起来。
秦北见大家的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了,立刻放松了脸上造作的表情。
他暗暗靠上椅背,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噗。”秦北另一侧的哥们轻笑出声,感慨道,“他们真是不长记性。”
秦北扫了徐文航一眼,懒得接话。
徐文航也不在意,片刻后,他敛去了嘴角的笑意,低声问道:“心情好一些了?”
秦北纳闷地抬了抬眼皮,耸耸肩:“本来也没很差。”
只是没通告而已,他都快习惯了。
正好待在家里,打打游戏,休息一下。
想起某游戏,秦北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要说心情不佳,《仙途》这垃圾游戏才是真让他心情恶劣。
事实上,《仙途》本身并没有哪里不好。
甚至直到两天之前,秦北对《仙途》的评价一直极高。硬核的游戏系统、流畅的战斗打击感、古色古香的游戏画面、极高的操作自由度,绝对是今年最佳的仙侠单机游戏。
尤其是在发现这游戏的各种邪恶玩法后,秦北一度将其列为自己最爱的游戏之一。
是的,邪恶。
《仙途》咋一看上去,十分正常。
秦北最初也十分正常地玩着这游戏。
按部就班地清光每一个任务,认真杀光整张地图的野怪,不放过任何一个可拾取物,执行绝对的三光政策。
紧巴巴地攒资源、肝材料。
……直到他攻略了第一个npc。
这位竟主动将其功法传授给了秦北——那是秦北辛辛苦苦肝了n久都兑换不出来的极品心法。
不止如此,这npc还仿佛一只跟宠一般,天天尾随他,给他献礼,送他装备,送他药物。
突然白嫖了一大堆极品物资的秦北,震惊了。
所以他为什么要辛辛苦苦地刷门派贡献?
为什么要省吃俭用地攒灵石?
为什么要反反复复地扫荡迷宫?
直接白嫖啊!
这设定一下子激起了秦北无数邪恶的念头。
他做了许多尝试,发现这游戏甚至可以同时攻略多个npc。
同时收取n波物质。
秦北兴味盎然地定下了新的游戏目标:白嫖整个游戏!
学最强的仙法,做最骚的崽!
秦北疯狂试探着《仙途》的下限。
他甚至把魔爪伸向了九煞殿的大boss,实力将其纳入了后宫。
还丧心病狂地让某boss给他生了个满资质的儿子。
一举登上仙途巅峰,制霸仙魔两界。
然而,好景不长。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秦北一个没注意,被九煞大佬撞破了他和他家12345678号的秘密关系。
当时,秦北正领着他的小情人刷好感任务,屏幕里一片鸟语花香,仙气萦绕。
渺渺仙境之中,本来应该只有秦北和他小情人两个人,此刻却突兀地多了一抹黑影。
那一瞬间,电脑屏幕的色调整个暗了下来,似乎在预示着某种危机。
秦北心中难免慌了慌,但片刻后,他又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头,准备欣赏《仙途》的翻车大戏。
屏幕里的男人如往常一般,身着一席繁复的玄色战袍,黑发随性地搭在身后,精细到了极点的五官,完美地展现了人类对美的全部认知。
男人沉默地站立着,平日里张扬、阴鸷的眉眼,此刻竟似乎藏着些许不明显的迷茫和脆弱。
他抬眼望向秦北的屏幕,纯黑色的眸子逐渐染上了血一样的鲜红,仿佛燃烧着无边无际的怒焰,又似乎空无得一片寂寥,什么也没有。
秦北怔了一下,对这个画面表示了十足的惊叹,十分佩服建模师和美工的功力,这个微表情变化他给满分。
同时,他更佩服他自己卓越的脑补力。
下一刻,男人一言不发地挥出腰际长刀,秦北还未看清他的动作,就见他的小情人8号碎成了漫天的血肉。
猩红的液体溅于男人的脸畔,给他平添了几分邪异与妖艳。
宰完了小妖精,男人回过头,神色平静地一步步走向秦北的游戏人物。长刀的刀锋拖在地面上,发出“咯嘣”、“咯嘣”的响声。
秦北下意识地把手搭上键盘和鼠标,随时准备释放技能。
男人停在了他面前不远不近的地方,正好占满了他的整个屏幕。
男人微微低头,阖上眼睑,掩去了眼底的血色。
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却又似乎极力压抑着什么。
屏幕上显现出一排小字。
【跟我回去。】
同时出现了两个选项。
【1、答应回九煞殿。
2、拒绝。(将触发战斗模式)】
秦北思索了一秒钟,果断地选择了第一项。
这个npc可是他专门挑选出来的“孩子他爹”,无论是等级、属性、资质,乃至于外貌、才艺,都冠绝全游戏。
即便是秦北自己的游戏角色,都差了他一大截。
那是无法通过操作弥补的绝对属性差。
秦北可没兴趣送菜。
他乖巧地选择了回九煞殿。
没必要和boss硬刚,等这波剧情走完,他又会是全游戏最骚的崽。
然后,秦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游戏角色被男人关进了九煞殿的地牢迷宫里。
秦北震惊了。
地牢四周布满了强大的封仙阵法,外围还有数不清的九煞殿弟子看守。
秦北试了无数方法,都没法从这张地图中逃出去。
背包里的道具还越用越少,基本算是逃脱无望了。
自这个事件后,秦北每次登陆游戏,他的角色都卡在黑漆漆的地牢里,毫无变化。
偶尔还会触发被boss糟/蹋的事件。
秦北都迷了。
这是什么奇葩设定?!台本是参考了哪本古早言情小说吧?!
连续几天无法正常进行游戏后,秦北烦躁地移动着鼠标。
很明显,他死存档了,在即将通关之际,死存档了。上百小时的游戏时长全付诸东流。
秦北一怒之下删游弃坑了。
……
秦北回过神时,只见餐桌对面的一个女生忽然举起手。
她眼里泛着兴奋又诡异的光:“我提议,让秦哥给他朋友发张gv动图怎样?我们在他微信列表里抽一个人发。”
众人静默了数秒钟,纷纷拍手叫好。
秦北一怔,瞬间满头黑线。
“妙啊。”安承远打了个响指,转头对秦北笑道,“就给首字母h的第一个人发吧。”
秦北深吸一口气,啐了一声:“你们有毒吧。”
青年深深地为小伙伴们的无下限震撼,暗叹自己交友不慎。
但他并不是输不起的人。
不就是发gv图么?
秦北一片坦然地掏出了手机,打开微信通讯录,划到h一栏中。
第一条名片很快映入了他的眼帘,“孩子他爹”四个大字安安静静地躺在h字符的下方。
秦北一怔,神色微妙地盯着这个名片,纳闷地挑了挑眉头。
这是哪个沙雕?
秦北转眼观察了一下这人的头像。
是一只盛世美颜的布偶猫,猫崽懒洋洋地仰躺在床上,翻着毛茸茸的肚皮,一副等着被□□的样子。
秦北左思右想,一点印象都没有。
“快发呀。”安承远催促了一声。
秦北抬了抬眼皮,也不再多想,直接将两个男子酱酱酿酿的动图转发给了这位“孩子他爹”。
桌子上一圈人都默默盯着秦北,等待对方的回应。
“怎么样了?”安承远把头凑到秦北身边,望向秦北的手机屏幕,他的表情顿了顿,也微妙了起来,“你这朋友的昵称挺别致的。”
片刻后,手机屏幕上滚动出几排新的内容。
【孩子他爹:。
孩子他爹:微笑.jpg
孩子他爹:群发?】
??什么群发?
秦北眯了眯眼睛,这人什么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