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不足, 补订前面章节达到一定订阅量即可看到最新章
阮乔无奈道:“我们都是a组的,如果信息共享,互相帮助会更容易通过这个副本。”
苏席长长的睫毛落下,遮住漆黑的眼瞳, 声音平淡:“弱者才需要帮助。”
他转过身, 修长的影子落在草地上, 晨间的日光给他黑色的风衣镶上一层柔软的金边。
“你不觉得一直呆在这里很无聊吗?”阮乔在他身后喊了一句。
苏席偏过头,侧脸轮廓清晰,高挺的鼻梁, 薄唇微微上翘,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嘲讽:“是很无聊。”
苏席:“不过,我最近好像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东西。”
【弹幕】云神说我有趣!!
【弹幕】楼上脸还在吗
阮乔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仔细想了想。
这人似乎也没有传言中那么危险, 但是想要接近他真正的内心不太容易。
他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危险人物, 任何触动到他的人都会被刺得头破血流。
将自己的内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任何人都窥探不到里面的真实样子。
阮乔笑了笑, 那她就偏要扒开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
大堂新打开的空间在楼梯旁边,几人在里面搜刮了一番。
“这是个餐厅吧。”强者恒强看着桌上的食物,摸了摸饿的咕咕叫的肚子。“桌上的碗筷也是九人份的, 这些东西能吃吗?”
正义队长拿起桌上的一块香肠,“你吃一口试试。”
强者恒强面露犹豫:“万一有毒怎么办……”
正义队长抓着他的脖子, 直接把香肠塞到强者恒强的嘴里,恶狠狠道:“少废话!给我吃!”
其他人看了一眼, 并没有多管。
强者恒强害怕地发抖,胃里不自觉涌现一股恶心感,张口把东西吐了出来:“我不敢吃, 求求你……别逼我了……”
正义队长正打算发火,却看见阮乔和苏席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他要出口的脏话憋了回去。
“绵绵姐,你来了。”云朵立刻走了过来,拉着阮乔的手,“这是餐厅,里面那间屋子是厨房,我们在里面发现了四五天的食物,但是也不多。”
餐厅里面光线不
是很好,有一张大餐桌,还有一些橱柜和桌椅。里面是一扇门,刚才其他人已经探索过了,除了食物和厨具没有别的线索。桌上放着面包、香肠还有一些肉类。
阮乔正好也饿了,抓起桌上的面包就咬了一口:“味道不错。”
云朵愣住了:“绵绵姐……这东西不知道能不能吃,万一有毒呢?”
阮乔又喝了口果汁:“被毒死总好过被饿死吧?”
几人看到苏席直接拉开椅子,坐在座位上就开始吃东西,这才放心下来。
余兴把找到的食物和大家说了一下,按照五天的量进行分配,厨房里还找到了一箱牛奶和一箱果汁,牛奶是透明玻璃瓶装的自产牛奶,果汁则是外面买的盒装。
余兴喝了口牛奶:“口感不错,你们试试看。”
小白兔看着大家吃了都没事,也去开了瓶牛奶。
阮乔不喝牛奶,吸着果汁,看见旁边的云朵吃的太快噎着了,就递了一盒果汁过去。
“不用了咳咳。”云朵摇摇头,阮乔换成了牛奶,还是被她拒绝。
“不喜欢喝牛奶?”阮乔:“我也超讨厌纯牛奶的。”
云朵面露难色:“也不是,就是不太想喝……”
众人吃完午饭,又在屋子里搜索了一圈,仍然一无所获。五个孩子一直在外面玩,看见志愿者都躲得远远的。
晚饭时间来的比他们预料的早。
吃完饭,闻晴放下叉子:“白天的时间流速不太对。”
陈思点点头,高高的马尾一晃一晃:“外面那个大钟走的很快,跟我默数的秒数对不上。”
正义队长不耐烦道:“那又怎么样,都已经一天一夜了,什么线索也没有。太无聊了,我巴不得时间过的快点!”
他腾地站起身,接触到苏席看过来目光,气势弱了些,哼了一声:“我回房间睡觉了,没事别来烦我!”
其他人也陆续上楼休息。
很快天色黯淡下来,外面玩耍的孩子也不见了。
阮乔睡不着,下楼走到楼梯旁边的门前想推开门,却觉得门后有什么东西抵着打不开:“咦,餐厅走的时候没关死吧。”
【弹幕】我记得餐厅的门不是这样的?主播是不是走反楼梯了,餐厅门在另一个楼梯旁边……
【弹幕
】迷路*2
【弹幕】想知道主播的幸运值到底是多少……
她用力推了几下,听见门后倒了一堆东西,才打开半边门,挤了进去。
里面很多杂物,地上散乱着各种空的牛奶瓶,还有几本扔掉的画册,角落有一堆跳橡皮筋的皮绳,阮乔在门口墙边的架子上找到了两份报纸。
这应该是个杂货间,门旁边原本放着几个锄头铁锹,滑落下来抵在门上。
她翻开第一份报纸,纸张发黄,头版就是这个孤儿院的照片,醒目的标题写着“被遗弃的孤儿——新的爱心家园”。
这所孤儿院是当地的富商出钱集资建立的,挂名是市长的名字,收养了五个被遗弃的孩子。因为是慈善工程,市长受到了很大的嘉奖,每年也会有生活费直接拨进孤儿院的账上。
“欢乐孤儿院于1997年因意外关闭,感谢社会各界人士帮助和关心。”阮乔翻了翻第二份报纸,背面是一些小广告,比如什么寻物启事,牛奶供应商之类的。唯一一篇有关孤儿院的报道在副版的一个角落里。
第二篇报道写的语焉不详,很多地方都是套话,阮乔放下报纸:“不过是个面子工程,孤儿院出了事也没人关心,建成那日估计就是这里最热闹最受人关注的时候了吧。”
【弹幕】主播看似新人,其实步步谨慎,遇事稳的一比,绝对不是第一次玩恐怖游戏。
【弹幕】大晚上敢一个人下来找线索,敬主播是条汉子
【弹幕】进餐厅了,直觉告诉我餐厅里有重要信息。
阮乔出了杂货间,走过大钟到了真正的餐厅门前,打开门穿过餐厅,进了厨房。
弹幕认真地开始了讨论。
【弹幕】我觉得主播肯定是白天发现了什么,晚上才独自一人来找线索。
【弹幕】新人前途无量,关注了。
【弹幕】主播在往锅里倒水!
【弹幕】开始烧水了!难道是某种神秘的召唤仪式……
阮乔的确在厨房发现了东西,她洗了一个杯子,又从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一罐茶叶,用烧开的水……
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一口热茶下肚,入夜后孤儿院无处不在的寒气都被驱散不少。
【弹幕】??
【弹幕】舌尖上的孤儿院?
弹幕】情意绵绵茶
【弹幕】我收回之前夸主播的话……
“咚——咚——”
沉重的钟声回荡在整个屋子里。钟声响了九下,意味着已经到了晚上九点,阮乔捧着茶走上楼梯。
刚才下楼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一旦入夜,不仅气温变低,整个孤儿院都弥漫着老旧腐朽的气息。
而且昨晚上是没有报点钟声的。
她刚刚拐过楼梯,就看见云朵在门口东张西望。
看见阮乔出现,云朵露出焦急的神色,她朝阮乔走了几步:“绵绵姐,你怎么又一个人下楼去了,晚上太危险了!对了,你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啊?我刚刚听到钟声响……”
云朵的话截然而止,直直地看着阮乔的身后,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
阮乔转过身,发现一个自己身后紧跟着一个低着头的小男孩。
他穿着暗黄色的衣服,脚上都是泥土,怀里还抱着一个脏兮兮的小球。
云朵拿着蜡烛,看清了小孩是白天院子里见过的之后松了口气。
阮乔喝了口茶:“没找什么东西,我就是下去泡杯茶。”
云朵不可置信地看着阮乔:“绵绵姐,你可真心大……”
小男孩向前走了几步,拉了拉阮乔的衣服,但他的头一直低着,看不到面部表情。他又伸手把怀里的脏球递到阮乔面前。
云朵放低语气:“小朋友,你是不是想和我们一起玩游戏啊?”
小珲摇了摇头。
“不是。”他的声音变得嘶哑又难听。
忽然,小男孩猛地抬起头盯着面前的云朵,原本可爱的脸上满是裂纹,有几只蚯蚓蠕动着掉下来,紧跟着就是剥离的血肉。
漆黑的眼眶里爬满了白色的虫,看得人毛骨悚然。
小男孩的整个身体开始扭曲颤抖,发出骨骼摩擦的声音。
虽然身体在发生剧烈变化,但他的喉咙里却发出了恐怖的笑声。
“游戏已经开始了。”他笑着说。
啪嗒。
脏兮兮的小球掉在地板上,咕噜噜转到墙角。
原本骇人的男童瞬间消失不见。空荡荡的走廊以及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响起了同一个声音,夹杂着男童和女童同时发出的可怖笑声。
“红灯绿灯大白灯,过马路,要小心。”
整个走廊
瞬间充满了暗蓝色的光,阴惨惨地照在云朵发白的脸上。
孩子的笑声好像很遥远,又好像就在你的耳边。
“我要来抓你们了哦。”
【弹幕】!!!
【弹幕】卧槽,高能来了!!
【弹幕】一个球引发的惨案。
【弹幕】玩,玩你个球……?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以为自己被认出来了。
但她得到的资料显示,苏席在玩【隔离区】之前是个天才学霸,根本不关心全息恐怖游戏圈子的事情,不太可能知道她。
他轻轻偏了偏头,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白皙的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波动。
阮乔还没见过哪个男生能有这么长的睫毛,想解释的话到了嘴边变成了:“……睫毛精?”
她的声音小小的,带着少女的试探,挠的人心底痒痒的。
苏席的眼神微微一变,忽然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声音有些低:“你很像一个人……”
阮乔:“??”
要掉马了?
不应该啊。
他的手指很凉,像是没有体温的冰块,指腹的薄茧蹭的她的脸颊痒痒的。两人躺在一起,又是面对面,她早就全身戒备,时刻做好被对方干掉的准备。
虽然他们都是a组的,但对于遇到一个半夜爬床的队友来说,换位思考下,如果是她,一定会送那位提前下线。请牢记:,网址手机版m.电脑版.,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