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冥捕 > 第一章

    在石军三人的注视下,“扶摇”美目流转,将目光锁定在石军身上,一层黑雾袭来,石不疑和幻眼前忽然一片朦胧,身体也被禁制住了,这两个家伙除了面对石军,还从没有吃过这样的亏,顿时又惊又怒,忍不住同时大呼小叫,刚嚎了一嗓子,紧接着声音也被禁制了,只得叫一声苦,在肚子里一边咒骂一边猜测。
    唯一不受影响的石军清楚地看到幻和石不疑被禁制的情形,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伤害自己的朋友和家人,更何况此刻被不明力量操控的还是扶摇这个孤苦无依、被水漫天托付给自己的孤女,当下脸色一沉,翻掌掐诀作势欲弹,却惊讶地发现一个影子从扶摇身体中幻化出来,凝聚成形,变成一个相貌隽秀清雅的女人,双手分持水晶球和金色权杖,一袭暗红长袍,浓密的紫发藏进一顶巨大的宽沿帽中,看着石军淡淡一笑,自顾自打出手印解除了水晶球上的禁制,随后说道:“放心,我没有恶意,只是听说残瑟的元神在你身上出现,想来确定一下。”
    石军一凛:一定是臻走漏的消息!虽然他在这女人身上没有察觉到丝毫恶意的情绪,但却丝毫不敢大意,手印蓄势待发,冷冷道:“你是谁?”
    那女人也不回答,只是聚精会神地望着水晶球,修长的玉指变幻出曼妙的姿态,接连不断将灵诀打进去。受到灵诀的刺激,晶莹剔透的水晶球宛如被注入了生机,开始幻化出眩目流转的光线,把整间屋子印射得异彩斑斓。
    感应到那女人身上强大的神识,契约之心猛地颤动起来,石军一怔,随即察觉到对方竟然没有肉身,而是一个纯粹的蕴涵着强大灵识的思维体!只不过她的神识虽然强大,但却后继乏力,给人一种强弩之末的感觉。
    思维体对所有的修行者来说都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因为纯粹的思维体是完全可以被精神之力吸收的,只要拥有超越其力量之上的精神之力,甚至包括思维体原有的一切技艺和经验都可以被修行者据为己有,这对于所有的修行者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诱惑,因为吸收一个强大的思维体就等于白赚了一份修为。虽然石军本人并不懂得这些,但契约之心却敏感得惊人,更何况拥有如此强大神识的思维体是极其罕见的。
    契约之心剧烈震颤,那女人当即生出感应,脸上露出一丝吃惊,却没有抬头,淡淡道:“瞎子也看得出来我的力量即将耗尽,你就是再感兴趣,也等我推算完了再说。”
    石军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摇摇头。他虽然感应到契约之心的“不良企图”,但自身却没有丝毫那种念头,所以对那女人的话也听得一头雾水。这也是他近来实力大增,已经可以控制契约之心的缘故,要搁在以前,契约之心是完全可以违反他的意志做出任何事情的。
    石军放出神识,仔细观察着扶摇的身体,发觉她安好无恙,只是依旧在沉睡,多少松了口气,心中一动,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大伯烈烬临走前,曾向他传授过魔界法术的修炼心得,并提起过他的授业恩师——斯卡哈。斯卡哈在魔界以睿智和天赋异禀的灵觉闻名遐迩,是五界中最高明的预言师、善于运用灵识的顶尖高手,惯用的宝物就是水晶球和金色法杖,只可惜斯卡哈在修炼一种失传已久的通灵术时不慎被冰火化去肉身,仅剩下残存的魔灵,从此离开魔界不知所踪。
    眼前这个女人不就是手持权杖和水晶球吗?难道她……
    刚想到这里,就见那女人一抬手——
    “嗤!”一道银蓝色光芒从权杖中直射而出,石军的眉心赫然出现了一个奇怪而复杂的图案,淡淡的金色和黑色混杂成一条威武灵动的蛟龙,图案虽小却栩栩如生。
    看着石军眉心的图案,那女人脸色陡然显出极为震动的样子,叹了口气,取出一个灵符:“你认得这个吗?”
    石军当然认得,在烈烬那里他就见过这种灵符,据说是大伯他们这一派的信物——这是一块青色条状晶体,以魔界的火玄晶和温玉浆淬炼而成,由于符内蕴藏了能量极为强大的冰火,故而散发着奇寒之气,灵符上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火猴,掌心一只碧色蟠桃。
    天,真的是父亲和大伯的师父!石军虽然隐约猜到,仍然感到一阵惊喜,脱口而出道:“你是斯卡哈!”他终于完全相信那女人的身份了,当即起身行礼。
    斯哈卡阻拦道:“算了,我不敢以长辈自居,你的身份……唉,说出我的名字不过是为了得到你的信任,不要这么多礼数。”
    石军张了张口,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暗想她该不会是因为契约之心的事情生气了吧?
    斯卡哈温和地一笑,道:“这数百年来我一直在人界游荡,感应到最近人界出现了大量仙界和魔界的气息,本来是想尽快离开的,不想机缘巧合遇到了阿臻,因此听说了你的事,忍不住来看看。虽然是我鲁莽在先,好在并没有对你的朋友造成任何伤害,也希望你不要责怪臻,她毕竟是我这一派的传人。”
    失去肉身的思维体是很悲惨的,由于无法吸收和储存灵力,等待他们的结局不是随着时光流逝耗尽灵力灰飞烟灭,就是被其他人吞噬,再有就是和拥有灵力的野兽相结合,变成没有意识和记忆的灵兽。斯卡哈为了躲避贪婪的修行者的“猎捕”,因此在人界逗留了数百年,眼下已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却意外地遇到了徒孙阿臻,听说始厉在人界有个儿子,身上还出现了残瑟的元神,自然要来看看,由于她的灵力所剩无几,所以在臻的帮助下借助扶摇的身体和力量“醒”了过来。
    听到斯卡哈平静地叙述着这一切,石军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斯卡哈不想浪费时间,详细询问了几个问题之后问道:“烬儿跟我学过影兆术,他既然见过你,难道没看出你体内有古怪么?”
    石军点点头:“大伯说我肚子里有他义父……呃……的力量!还有仙界和冥界的什么人。”心中补充了一句,如果是真的,再加上尼苏,我的肚子岂不是可以上演封神榜了。
    “不对,”果然,斯卡哈摇头道:“还漏了一个妖界的元神……”她沉吟半晌,恍然道:“哦,这股妖力和元神差不多已经快被你的本体融合了,看来应该不是聚澜,而且进入你体内的时间也不是太久。嗯,另外那三人的元神残余虽然强横,只怕也不撑不了多久。”
    石军暗暗佩服,随即想到就是拜这几个元神所赐,自己才成了一块“人见人爱”的唐僧肉,不禁苦恼道:“他们倒是在危急关头救过我的命,可这种经常被古怪力量操纵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不知道您有没有办法可以请他们离开?”
    斯卡哈惊讶地看着他,随即笑了。
    ——这孩子有点意思,体内同时拥有三界至尊的元神,外加一个妖界的高手,多少修行者求神拜佛也等不到这块馅饼从天而降,他却一脸的烦恼呢!
    沉思片刻,斯卡哈缓缓道:“倘若换了一个人,我会认为他很虚伪,但我知道你是认真的。只可惜我帮不了你——除非你自己的元神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吞噬和融合另外四股力量,这是唯一的解决办法。”顿了顿又道:“我劝你还是尽早解决这个问题,这四个元神一个比一个厉害,而且奇怪的是他们进入你体内之后,居然没有完全丧失意识,这实在有悖于常理。现在他们的元神力量已经开始衰弱,必然不甘心就此消散,一定会想尽办法吞噬你的元神取而代之。你若不能吞噬他们,迟早会被反噬的。”
    听到这里,石军苦笑了一下:“反噬?那我会怎么样?”
    “你还是你,但却也不是你了。”
    石军听了这句拗口的解释,心下了然,点了点头,没有作声。
    斯卡哈道:“不要担心,我可以教你一个法子,至少让你将他们残余的意识封印起来。但这也只是权宜之计,最终你还是必须吞噬掉他们。至于能否成功就靠你自己努力了。既然这些称霸一方的至尊不约而同选中了你,想必冥冥中自有定数,否则他们大可以附身在幽冥身上。”
    石军心中一动,露出若有所思地表情。
    斯卡哈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悠然道:“听说你打算去魔界救烬儿?五界中就属人界没有设防;妖界几乎没有让人感兴趣的资源,故防御虽弱却也安全;剩下的三界在防御上可谓各擅胜场——冥界的厉害之处在于冥河,冥阴流和蓝魄的联手攻击是很令人头痛的;仙界是金石密音,也就是以金系法术和音攻相结合,魔界的外防是灭绝星阵,利用你们人界称为“黑洞”的类似冥阴流的大型法术陷阱外加夺魄天火进行双重防御,以你现在的力量,还是不要冒险的好。”她停下来,看着半信半疑的石军,淡淡道:“我知道你曾经去过冥界,也知道三界联军曾经攻入过那里,可要是你真的认为冥界的防御不过如此,那就大错特错了。要不是守护冥界外围的黄泉突然失踪,冥阴流因为无人操控而威力大减,再加上蓝魄又被你这个好运的小子收服,就凭三界这一次动员的那一点点人马,恐怕连冥河都过不去,唉,这也是天意,四界平静得太久,也该是乱的时候了。”斯卡哈说着神情显得有些萧索。
    石军的脸抽搐一下:“天意?”脑中忽然闪过当天修罗的那番话。
    斯卡哈点点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有什么奇怪?无力自保就随波逐流,有心创业则趁势而起,你该庆幸自己生逢乱世,更应该有着接受并融入这乱世的觉悟。”叹了口气,她显得有些疲倦:“我不了太久,还是说正经的吧。魔界就是人界熟知的太阳,也叫火阳之城。它的外防除了对修魔之人无害外,对一切肉身都具有毁灭性伤害。星阵总枢纽可以自动对来访者进行臻别,将能够通过星阵的可疑人等直接传到大阵的核心。由于你修炼的是冥界法术,体质又那么古怪,想蒙混过关几乎不可能,到时候只怕你连魔界的门都进不了。”
    石军缓缓点头,平静地说:“我知道。”
    斯卡哈道:“阿臻不惜背叛谲挲也要救烬儿,她是个好孩子。可惜她对残瑟魔尊太过崇拜,一听说你身体里有魔尊的元神,就什么也不管不顾了,若非我无意中遇见她,你们恐怕还真就这么乍着胆子,不知死活地去闯阵,唉……”她虽然用的是责备的口吻,但看着石军的眼神中却流露出一股亲近温暖之意,石军看到,禁不住心中一暖。
    斯卡哈自知时日无多,早已决定将自己仅余的魔力和灵觉都输到石军身上,这样石军不但可以继承自己的修为、经验和无与伦比的灵觉,还可以使他体内火属性力量更为强横,她早就察觉到石军体内的数个元神中以水属性元神的力量最为强大,如果不设法加以约束的话,石军的**迟早都会被这股力量所占据,惟有再加上她修炼多年的火属性力量与之抗衡,这小子才有可能活得更长一点。
    当然,斯卡哈是魔界中人,因此对魔界有些偏心,她这样做的目的也是希望石军凭着强大的火属性力量走上修魔之路,只不过连自己也没有发现这念头太过一厢情愿罢了。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决定甚妙,忍不住得意地笑起来,对石军道:“一会儿我传授那控制元神的法子,必须在你身上预先设置一些禁制,可能会有些难受,你必须忍着,无论怎样也不可以动一动,更不能发出声音。知道吗?”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镂刻着花纹的金属盘:“这个我用不着了,以后若见到阿历,就交给他。”顿了顿又道:“你这个妖精朋友中了一种名叫梦天罗的毒物,所以才会一直昏睡,嗯,你要快点把她的毒解了,要不然的话她的妖魄就被下毒之人召走可就不好了。”
    石军愣住了:“下毒?这梦天罗是哪一界的毒?”
    斯卡哈想了想:“梦天罗是一种仙界罕有的毒蛊,一般很少人知道……这种蛊必须由纯阴之体炼制,因此下毒之人恐怕是个女子,解毒的办法却很简单,只要你将自己的元神与她相融合,随后唤醒她就行了。但你也要想清楚,一旦解了此女的毒,下毒的人会立即被毒蛊反噬。”
    又是反噬?石军听得头大如斗,扶摇什么时候惹上仙界的人了?在妖界的时候扶摇就昏倒了,当时那么乱的场合,他又不认识几个女子,好像只有赤阳和仙界有点关系,不过当时她还在渴望山……
    只要不是赤阳就够了。石军下意识心头一松,耸耸肩:“种瓜得瓜,有胆子下这么阴损的毒,想必也该有被反噬的觉悟吧?嘿嘿。”
    斯卡哈摇摇头:“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你还是先把你朋友的毒解了吧。”说着把口诀传授给石军。她含笑看着石军认真地打出手印,眼中闪过一丝欣慰。
    ********
    仙界,天音宫。
    静坐潜修的罗刹忽然杏眼圆睁,喷出一口鲜血:“娘……”
    金光闪过,一个修长高大的女子蓦然现身,她神色淡漠中带着寂寥,只有在看着罗刹的时候才稍露些许温情。一头金色长发如波浪般倾泻而下,直达脚踝,前额上生着一只眼睛,似睁非睁,煞气极重。
    这女子就是天音宫的主人——仙界道仙的领袖,息琏尊者。
    只见她一把将罗刹揽在怀里,神识扫过罗刹的全身,吃惊道:“梦天罗?孩子,你怎么会被梦天罗反噬……哼,我知道了!是为了那个人么?”
    罗刹软弱地靠在息琏怀中,艰难地点了点头,明媚的大眼睛里雾气氤氲,带着从未有过的黯然和忧伤。
    息琏脸色一暗,素手轻抚罗刹惨败的脸颊,缓缓道:“娘好不容易才把你找到,以游说其他尊者一同攻打冥界为代价,这才从修罗那里把你带回来,你也答应过,一定会抛开杂念,潜心修炼偷天心经,重塑肉身,开启天眼,恢复你天女的身份。为什么还这么放不开呢?”
    罗刹落寞地一笑:“原本……原本我只想去见他最后一面。当年我和赤阳姐姐同时爱上他,可我却没有她那种甘心为了爱情抛开一切的勇气。赤阳姐姐赢了,罗刹虽然痛楚,但也心服口服……之后我执意转世为人,不过是希望在广袤的人间能觅得自己的一份真爱,谁知在兜兜转转的轮回中,我失去了记忆,忘记了一切,却没有放下对他的思念。”
    “在冥界再次相逢时,我并没有认出他来,毕竟幽暹已经分裂,那个不可一世的冥界大帝如今已化作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所以我虽然觉得自己对他有一种特别的好感,却也没有意识到他的真正身份。”
    “可娘亲却在这个时候找到了女儿,唤醒了我的记忆,当我知道石军哥哥竟然就是他,真的很难过,又错过了!我终究还是错过了……我想,再看看他吧,只见一面,哪怕偷偷看一眼也好……”
    “谁知他去了妖界,我便也跟去,我知道他是为了救赤阳姐姐。因为失去记忆,在冥界的这些年,我一直不喜欢赤阳姐姐,也许是因为在内心深处还是存有芥蒂吧?这次赤阳姐姐遇险,我也想帮帮她的。我四处寻觅,没有发现姐姐的行踪,却终于在哭树森林见到了他……”说到这里,扶摇脸上浮起一丝微笑:“他还是那么神勇无敌,随手一记就把妖界那帮蠢货打的乱滚乱爬……”
    随后,她的声音哽咽起来:“我好高兴,当时就想上前帮手,谁知却一眼看到那小妖精哭着扑进他的怀里……娘,您别恼女儿,我当时真的想忍,可我的心好痛,痛得滴血,所以才……”
    息琏默然半晌,黯然道:“傻孩子,你为什么还是放不下?那幽暹是杀害你抱朴师叔的仇人,又移情赤阳害得你走火入魔而不得不转世轮回,这种人你还想着他做什么?如今他居然为了一个区区妖女令你被梦天罗反噬,哼!别说他现在已经沦落到凡人之身不足为惧,就算一身功力尽复,为娘也绝不会放过他!”
    “不要!”罗刹脸色苍白,乞求地望着息琏,哽咽地哀求道:“不怪他,真的不怪他!孩儿只恨自己没用,好不容易遇见了,却懵懵懂懂就知道拉着他打架……其实他对我真的很好啊,我那么蛮横他一点也不恼……叫我妹妹,小妹妹,就像以前一样……也许在他心里,我真的只是一个小妹妹而已吧。”说到这里,她嘴角浮起一丝苦涩而又甜蜜的微笑,声音也越来越低,逐渐含糊起来。
    息琏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嘴上却轻柔地抚慰着:“睡吧。为娘知道该怎么做。”
    罗刹秀眉微蹙,吃力地抓住息琏的衣襟,哀求地看着她,似乎还想说什么,随后身体控制不住地一阵痉挛,终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息琏轻轻拂去女儿眼角残留的一滴泪,一咬牙,封印了罗刹的元神,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良久,她抬起头,额上的眼睛陡然金光闪烁,射出无穷的恨意。
    “幽暹……”
    ********
    石军在斯卡哈的指点下给扶摇解除了蛊毒,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斯卡哈从背后禁锢了。
    斯卡哈温和地笑了笑:“孩子,不要担心。我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在这个时候遇到你,让我很高兴,接下来我会附身到你身上,把我所有的能力转移给你……”她很清楚自己的功力无法将石军禁锢太久,一边说,一边掐动灵诀,身体化作一团黑雾。
    顷刻间,石军只觉得身上犹如被沸油烧灼一般痛楚,一股滚烫的热流自头顶轰然挤入,那股强大的冲击力几乎让他以为自己的脑袋就要炸开了。
    天旋地转……数不清的景物仿佛扑面而来……人物、景致、话语……还有各种咒语、手印、灵诀……千百年的光阴在瞬间汇聚为一道洪流,强行冲入石军的脑海……他的脸痛苦地扭曲着,只能被动地吸收和分解着斯卡哈留给他的一切经验和灵识。
    ……忽然,他的心神触到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部分——大伯?怎么他变得这么年轻了?思索了一下,石军忽然明白了——这是斯卡哈的记忆啊!
    石军心里一动,脑海中浮起一张陌生而熟悉的脸。
    那是个有着温和笑容和深藏在骨子里的骄傲的青年,石军的父亲,石历。
    籍着斯卡哈的记忆,他终于得到了关于父亲的一些资料,虽然说这都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但石军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
    父亲和大伯在人界是结义兄弟,拜在斯卡哈门下修魔,却同时爱上一个叫沉洛的少女。
    而沉洛喜欢的是父亲。
    为了沉洛,父亲曾决定放弃修魔,做个平凡的人与心中至爱厮守一生。大伯苦劝无效,有感于男女之爱对修炼影响太大,向师父斯卡哈讨要了失情散,从此忘情弃爱,进境神速,很快就飞升了。
    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沉洛不幸去世。父亲伤心之余,潜心修魔,继而大成。
    ……
    斯卡哈关于父亲修魔之间的记忆到此为止。石军这时已经将禁锢挣脱了大半,闭上眼睛默运灵力在体内流转,同时继续“贪婪”地寻找着关于父亲的资料。
    然后他“看到”了沉洛。
    那是一张令石军呼吸停顿的脸。
    “妈妈?!”
    ……
    也不知过了多久,石不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直到看见同样刚刚醒转的幻,和他面面相觑,忽然同时怪叫一声窜了起来——
    怎么不知不觉睡着了?
    两个人揉着眼睛,赶紧再看去查其它人,却发现他们依旧好梦正酣。
    而石军和扶摇却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