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冥捕 > 第八章 半推半就

    “配合?”修罗的情绪异常激动,紧握的双手也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圆睁的双眼中射出愤怒的火花,不知不觉间,他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正气凛然的角色难以自拔:“你们所谓的配合就是要陷本王于不义么?目前的形势纵然危急,但这也绝不能成为叛逆的理由,如果只有这样做才能取胜的话,那本王宁可不要这样的胜利!冥帝大人之所以委我以重任,就是因为相信本王的忠诚,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背叛他的!”
    一口气把话说完,修罗定了定神,换了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接着说道:“本王体谅大家急于光复家园的心情,而且我也相信,只要大家群策群力,一定可以想出其它更好的办法解决目前的危机。但是,关于称帝的话我不想再听,如果有谁再敢提起此事,不要别人动手,我修罗首先就会制他的谋反之罪!”
    见修罗“冥顽”至此,众人沉默了片刻,都不约而同把眼睛瞄向了崔无类——此人虽然名义上只是冥王府中的总管,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官职,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他是修罗最信任的心腹和智囊,只要他所说出来的话,修罗肯定会认真考虑,而此时此刻,正是需要他挺身而出的时候。
    见众人同时陷入了沉默,这一直低头沉思的胖子似有所觉,沉吟了一会,终于不负众望地走了出来,躬身说道:“大人,无类窃以为断岳将军的话也不无道理。以目前的形势来看,我方和三界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既然要打的话,我们就一定要赢,不但要胜,而且必须是全胜!”
    此言一出,立在崔无类身后的断岳顿时无声地出了口长气——眼前这个胖子虽然外形痴肥,但绝对不会有人认为他脑子里长的也是肥肉,这个在焚心地狱除了修罗之外最有权威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修罗意志的代表,他的言行举止那是绝对不可能无的放矢的。此刻,崔无类不但一开口就肯定了自己,还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游说的阵营,这让原本心中忐忑的断岳顿时大为安心,同时涌上感激之情,对石军的神机妙算佩服得无以复加。
    “眼下整个冥界都背负着奇耻大辱——防卫不当,堂堂冥界在毫不察觉的情况下被敌方攻击,此一耻也;人心不齐,仓促间甚至来不及组织起一场有效的反击就被堵在了结界之内,此二耻也;用人不明,奸佞小人隐藏筹划多年甚至策反大批武将却一直没有被察觉,此三耻也……”
    崔无类缓慢低沉的话语一句句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而他脸上露出的痛心之色也感染了身边的听众,虽然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把话锋引到修罗称帝的正题上,但却没有人对他的举动感到丝毫的不耐,甚至连刚刚还火冒三丈的修罗也凝视着自己这位名为总管、实为智囊的心腹,静静地等待着他继续做文章。
    果然崔无类顿了顿,继续道:“有此三耻在身,如果我们不能及时扭转颓势,打一场漂亮胜仗的话,那么到了最后,等待我们的就只有失败的苦果了!”说到这里,他忽然话锋一转道:“敢问大人,您觉得我说的话是否有理呢?”
    “这又如何?难道除了让我称帝之外,你们就没有别的办法取得胜利了?”修罗漆黑的眼里透出一点清亮,清癯的脸上不带丝毫情感,身上那股从容儒雅的书卷气不知何时被铺盖上了一层薄薄的森冷的冰层,缓缓扫视了一眼厅内神态各异的众人,这才沉声说道:“无类,莫非连你也无法明白本王的心意么?”
    “大人,请您听我把话说完,”崔无类正面直视着修罗犀利的目光,神色中没有一丝的慌乱,“敌人的兵力虽众,但他们也并非全无弱点,刚才断将军分析得很对,我们只要坚壁清野,同时使用计策对他们加以分化的话,三界联军也是可以战而胜之的。不过,我们目前最大的敌人并不是三界的军队,而是我们自身。”
    “大人您可曾想过,三界这一次敢于撕破协议入侵冥界的真正原因呢?恕我斗胆说一句,这一切问题的源头其实都出在幽冥的身上!”崔无类的一番话成功地吸引了包括修罗在内所有人的注意,一时间,整个议事大厅内鸦雀无声,“自从上一次四界大战之后,冥帝幽冥根本就无心政事,常年躲在极乐地狱隐居不出,这才导致冥界甲兵不修,政局混乱,要不是这样的话,以冥界的实力,其它三界又怎么敢轻易挑起事端?其次,这一次事件的起因是冥界内部的叛乱,但据我所知,迦叶冥王本身并不是一个很有野心和胆量的人,若不是因为幽冥昏庸无能,他又怎么敢妄动非分的念头?再次,妖界入侵之后,幽冥就一直无影无踪,身为一界之主,在危难关头却袖手旁观,这又怎能令人心服口服?”
    崔无类思维缜密,一连串的问题让人无从反驳,所以尽管他的语气越来越无所顾忌,还是没有人能够提出任何异议,只得静静地听着他继续发言。
    “冥界之所以会遇到如此的困境,这一切并非偶然,试问在这样的人领导之下,又有谁愿意全心全意地为他卖命呢!我大胆的说一句,如果这一切得不到改变的话,就算今天没有三界的入侵,冥界的前途也是岌岌可危的!”在大量的铺垫过后,崔无类终于斩钉截铁地说出了自己的结论,“所以,无类在此恳请大人,为了冥界的前途,为了战火下的百万生灵,请您马上称帝吧!”
    “请大人马上称帝!”
    “冥帝修罗万岁!”
    崔无类话音刚落,整个议事大厅里立刻爆发出一阵阵巨大的请求和欢呼之声,甚至连那些原本摇摆不定的人也被他的话语打动,加入了声援的队伍,而此时此刻,只剩下修罗一个人还呆呆地站在原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
    在梦幻般委婉的歌声中,石军脚步有些踉跄地朝着山谷走去,原本清澈明亮的眼睛似睁非睁,表情迷乱茫然,如同在梦魇中辗转,又好像失落的孩子一样无助。
    白色山岩上,一根根宝蓝色的“水草”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把扭转了方向,看似柔嫩的“草尖”闪动着险恶的黑芒,齐刷刷指着石军所在的方向,似是在观望,又仿佛戒备着什么,而石军完全没有察觉,自顾自脚步虚浮地走了几步,忽然腿一软,“咕咚”一声摔倒在坚硬的地上,失去了知觉。
    那唱歌之人显是一直观察着石军的反应,见他做昏厥状,不禁大为惊讶,歌声嘎然停顿。
    微风熏然,寂静的山谷依旧美丽而又诡异,石军孤单无助地躺着,他的身体横亘在那里,显得那么不协调,完全破坏了原有的平衡,如同一个突如其来的音符,把好好的一整部华美的乐章搅扰得难以入耳。
    随着一阵若有若无的水流声从山谷的那边传来,五彩云团的下面出现了一条清亮的小溪,它自然轻快地流淌着,所到之处都留下亮晶晶的光点,很快流淌到石军身边,围绕着他的身体转了一圈,快乐地激荡出小小的水花,溅了昏睡的少年一头一脸。
    两个淡淡的影子从小溪中升了起来,仔细看去,这是两个透明的人影,合起来正是一个美丽窈窕的女子,只可惜单独看去,她们只有半边,一只美丽的大眼睛,半个高挺的鼻梁,半张樱桃小嘴,独手独脚,看起来非但没有丝毫美感,只会给人恐怖的要做噩梦的感觉。
    两“人”面无表情,远远地看着石军,同时抬起手臂,石军的身体随即缓缓上升,一刻不停地飞到了百米左右的高度,这才停了下来。
    “铮!”琴声响起,山岩上数百根水草仿佛待令的士兵听到号角一般,攸地旋转着飞了出来,从四面八方朝着石军的身体恶狠狠地冲刺!
    化身毒刺的“水草”带着凌厉的劲风霎那间逼近,在离石军的肌肤寸许的地方嘎然而止,然后立即折返,回到了山岩上,恢复了原本柔嫩的“本来面目”,摇摇晃晃地摆动着。
    歌声停顿。四周光影明暗不定,突如其来的一股旋风带来冰冷刺骨的寒气,一样的白色山岩,一样的宝蓝色的“水草”,可刚才还是人间仙境的小山谷忽然间变得有些森冷可怖。
    两个影子似乎有些意外,默默对视一眼,飘飞到石军身边,同时伸出素手,昏迷的石军当即像断线风筝般笔直坠落,“扑通”一声掉进了小溪,水花四溅。
    随后,清澈透明的溪水缓缓游动,一点一点以石军的身体为中心聚集起来,很快变成了一个透明的水球,两个影子一左一右毫不费力地托起了这个巨大的水球,强光一闪,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
    青石鼎上清烟缭绕,两个称兄道弟却又敌友难分的人又开始了漫长的对弈。
    “老弟处境看来不妙呢。”
    听到黄泉的话,幽冥轻轻一笑:“大哥该知道我看重的从来不是这些。”
    “修罗这一招用得不错。”黄泉笑吟吟地在棋盘上布下一颗棋子,“接下来的表演想必该更精彩了。”
    幽冥淡然自若地用目光在棋盘上梭寻着,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装满白子的瓷盒:“再绚烂终究也要归于平淡。一出戏到了**,自然离落幕不远了。”
    黄泉莞尔一笑:“修罗此举虽然高明,但也应该在你的意料之中吧。不过目前看来,他对自己的反魔禁咒信心十足啊。”
    “磨剑多年作雷霆一击,怎都要拿些真材实料来吧?我这位老朋友耐心和毅力惊人,在法术的钻研和使用上更是不世出的奇才,对此我历来都很佩服。他这反魔禁咒完全是针对我个人而设,虽然有些取巧,但却是足以传世的作品。苦心孤诣至此,我怎么也要让他开心几日。”
    恐怕你是想借此机会立威,让其余三界从此不敢轻易生出觊觎之心吧?黄泉心中了然,叹道:“修罗总算和你彻底撕破脸了,漫天一死,他更加不用顾忌当年的情谊,想必会不择手段跟你拼至鱼死网破,至死方休啊。”
    一抹黯然之色出现在幽冥眼底,旋即被浓烈的嘲讽之意取代:“漫天之死,修罗定会把这笔账算在我的头上。一直以来,他最热衷的就是一统五界的大业,当年我……当年幽暹也曾允诺一旦汇集五界之力启动‘颠倒五行大阵’,打开破界之门便传位于他,谁曾想到仙、魔、妖三界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呢?一场轰轰烈烈的四界大战落得惨淡收场,我……幽暹虽然险胜,却终因无法同时融合抱朴和残瑟二人过于强大的元神而分裂……”说到这里,幽冥的声音逐渐低沉下去,似乎沉浸在不堪回首的往事中。
    黄泉默然良久,缓缓道:“修罗一心想要统一五界,建立他所推崇的全新秩序,在美梦破灭之后,难免心怀激愤。他原就野心勃勃,知道幽暹分裂成你和玄暹,实力大打折扣,想必当时已经生出取而代之的念头,但又没有必胜的把握。此人向来谨慎,没把握的事情他是绝不会冒险的,于是从此韬光养晦,暗中筹谋。漫天聪明绝顶,怎么会看不出他大哥的心意?一边是刎颈之交,另一半是骨肉相连,左右为难之下,终于选择了飘然而去,从此再无半点消息,谁知……”
    幽冥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温和地笑了:“漫天和我多年至交,如今我和修罗势成水火,他若泉下有知一定会十分难过。就当回报他多年来的情谊,成全他的兄弟之情,我怎都会留下修罗的命。”
    “越是愤怒,越应微笑平静。永远不要让别人了解你真正的心意。”——这是幽暹历来的习惯。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黄泉背后升起一股凉意。
    ********
    “如果不是凭借着天生强大的精神之力,这才没有被那唱歌的人蛊惑,恐怕我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石军紧闭双眼,默默地回想着那奇异的歌声,多少有些庆幸。
    虽然这种入场的方式别开生面,但身为主角的石军却并不开心。
    置身在水晶球一般的奇异空间中,他感觉到有无数眼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就好像有千百条缓缓蠕动的蛇蝎爬上身那么别扭,他拼命忍住想要睁开眼跳起来的念头,让呼吸保持在缓慢均匀的状态,妖族人嗅觉胜过其他三界百倍,但从气息上就可断定自己身份有异,但正是这一点让石军找到了可乘之机:妖族对人界有着难以割舍的复杂的情感,再加上对一个凡人少年贸然闯入的好奇和他有意从身上逸出的精神之力,足以引起冥兽的好奇心了。
    他耐心地保持着“昏迷”,同时高兴地感应到包裹着他的水球已经缓缓落下,化开,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彻底暴露出来,立刻感觉身体下面的土地柔软温暖,好象呼吸般轻柔地起伏着,同时肌肤接触到蕴含着大量水分的湿润的空气,非但不让他感觉难受,反而生出一种清凉舒适的感觉,唯一令他不安的是自始至终,四周围都静谧的可怕,就好像孤零零地被丢弃在无人的旷野,独自面对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人,没有动物,甚至连风都没有一丝,空气懒洋洋地在他周围流动着,默默地传递着一种神秘的讯息,石军开始有些不安。
    但他知道这种寂静和压力绝对是刻意制造出来的,谁让他是“客人”呢?看来这次面对的可不是愚钝的野兽,而是一个聪明的对手。想到这一点,石军微微一笑,翻身坐了起来,盘起双腿,好整以暇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悠长的呵欠。
    举目四望,顿时愕然——四面八方人影幢幢,却都是同一个人,蓝色外套黑色长裤,略显凌乱的头发掩盖了额头,迷惑的眼神……这不是他自己吗?这些“石军”和他都隔了十余米左右的距离,表情姿势和自己一般无二,在数以千计的自己的注目下,石军瞠目结舌,好半天,才长嘘了一口气。
    “呼!”石军们有样学样,同时长嘘一口气,这嘘气声一起发出,简直成了噪音,声音大得难以想象。
    这种感觉实在太别扭、太滑稽了,石军几乎可以听到在一个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始作俑者发出的得意笑声,这使他格外感觉窝囊,同时也生出一丝紧张。他和石军们呆呆地对视着,心头渐觉郁闷。
    但自己毕竟成功进入幻海了,不是吗?想到这里,石军多少觉得有些安慰。他四处打量着——脚下是黝黑的地面,伸手触及没有丝毫尘埃,那是一种柔和温暖的感觉,光线虽然昏暗,但并不影响视力,但他却无法透过“石军大阵”看到远处的景色,就好象被生生截断了一样,明知道幻海决不会只有自己看见的这么大,可就是无法看到对方不想自己看到的事物。
    看着众多石军们跟着自己摇头晃脑地东张西望,石军轻轻一笑,沉吟半晌,忽然左手掌心翻转,使用“驭物之术”瞬间抓来一把扇子,随后,数千把同款式的扇子赫然在石军们手上出现。
    石军虽然依旧面不改色,可心中却不免有些犯嘀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哪个高人在和自己闹着玩么?眼前这一幕实在诡异,但偏偏却又不像有什么恶意。
    想到这里,石军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对着虚空大声问道:“在下冥捕石军,现有要事前往洗髓,请给个方便!”
    如同回音一般,无数相同的语声从四面八方响起,而发出这些声音的却正是那些和石军一模一样的影子。
    石军接二连三地遭到戏弄,此时不免有些生气,当下朗声叫道:“到底是何方高人,如此藏头露尾,莫非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麽?”
    “我名叫影,是幻的影子,同时也是你的影子!”
    这一次,回音的效果并没有再度响起,无数微弱的波动从空气中辐射开来,及至来到石军面前时,这才重新聚集在一起,融汇成一把清脆响亮的声音。
    还真是高深莫测啊!石军本以为凭着自己敏锐的听觉,肯定能够感应到这些幻影的真身何在,但对方这种“集体发声”的特殊方式,又再一次令他的打算落了个空。
    现在该怎么办呢?明明知道这一大群影子里面只有一个才是自己真正需要面对的敌人,可偏偏就无法找出他的所在,这种如同和空气搏斗的感觉令石军感到实在有些无奈,愣了一会,他只得再次发问:“我本过客,心无恶意,却不知影子朋友打算如何对付在下这个借路之人呢?”
    “幻海圣地,岂容他人随意通行?你想要过去的话,必须先过了我这一关!”飘忽的语声再度响起,话音刚落,石军四周的影子们突然急速地奔跑起来,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将石军牢牢地困在当中。
    “也好!那就恕在下无礼了!”石军心知多说无益,此刻惟有尽快打倒对手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于是也就不再罗嗦,双手一台,在胸前迅速结出了数十个手印。
    闪动着淡蓝色光芒的灵力在手中逐渐凝结成型,但石军在施法的同时却感到情势有些怪异——因为找不到对手的真身所在,所以他一上来就用出了范围攻击的高段水系法术“沧海桑田”,准备用自身灵力聚集空气中游离的水分,在大量复制后引发滔天洪水,一举将所有的影子吞没。
    可这个法术一经施展,石军这才发现,这个平日里可以轻易使出的术法在此时此刻竟然变得无比艰难——大量的灵力从体内涌出后,就像是被吸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尽管在自己连续的施为之下,法术还是勉强成型,但无论在施法所消耗的时间和能量上都比平时多出了许多。
    更加令他觉得不解的是,以往使用这个术法,只要自己运用本身的灵力形成一个能量核心,四周水属性的物质之力便会自动地以之为源头不断地自行聚集,这就像一个连锁反应的过程,只要自己完成了第一步,剩下的步骤便会自然而然地被牵动引发。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显然并非如此,明明自己可以感应到自周的水分子无比活跃,但就是如同在有意和他捉迷藏一般难以捕捉,而失去了物质之力的补充,单凭自己用精神之力凝结的能量,这个法术的威力根本就不值一提,要想用来对付眼前这个神秘莫测的对手,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正当石军惊疑不定之际,他抬眼一看,却发现了一件更加可怕的事情——就这么一转眼的工夫,在包围着自己的每一个影子手中,居然也出现了一团能量,稍加观察便可以知道,那些能量团无论是在外形还是实质上,都和自己手中的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难道这个“影”居然能够模仿自己的法术不成?
    以石军的镇定此刻也不免有些慌乱,因为他十分清楚,表面上看来,自己所聚集的这个水球因为蕴含的能量不足,难以产生什么重大的破坏力,但实际上,由于影子的数量众多,当千百个这样的水球汇集在一起时,所产生的威力已经和自己原本想要施展的法术“沧海桑田”不相上下了,这样一来,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如果对方真的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那岂非五界之中谁也不会是他的对手,这可是比自己从书中看到过的姑苏慕容更厉害千万倍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啊!
    这个“影”到底是何方神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