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冥捕 > 第三章 不告而别

    什么乱七八糟的?石军心绪一乱,刚刚重新召唤的光明之盾来不及加持禁制,就被火舌舔灭,浑身上下的衣服顿时被四处乱窜的火苗烧着,连忙深吸一口气,重新默念咒语,扑灭了身上的火焰,在护体之盾上连着打下几道防御禁制,这才皱眉道:“我正准备炼丹,你别吵我好不好?”
    石不疑恨恨道:“你凶什么?我是有要紧的事情告诉你!不要不分青红皂白就乱骂人!”
    “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石军不容置疑地吩咐道。
    正准备封闭和石不疑通话的心识,就听到石不疑神秘道:“你的公司成立晚了,我刚才发现早就有人抢在你前头啦!成立了抓鬼公司,而且一开就是两家呢!”
    “什么?”石军一惊。
    “没错!我刚刚从南郊打完了架,转到北郊,就看到一伙人正洋洋得意地往回走,旁边到处都挤满了感恩戴德的农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唠叨着他们遇到活神仙了,帮助自己降妖伏魔,还分文不取,简直就是新时代的活雷锋!接着那帮家伙谦虚了几句,然后就开始大派传单,还有几个衣冠楚楚的人跳出来发表演讲,号召大伙儿假如他们创立的组织,一起驱逐外魔,造福人类云云。这么有趣的事情,那我当然就化身成一个小孩儿去看热闹罗,现在我的手里就有好几份传单呢,印得很精致,到时候你开公司的时候可不能省钱,至少要在电视台打广告!”
    石军面沉如水,听着石不疑的“汇报”,眼睛却死死盯着神农鼎。他知道下一个步骤便是要召唤空气中土系属性力量进入鼎中,缓和烈火的焦灼之气,可还没等他打出手印,就看到无数的烈焰愤怒地在四周围狂舞起来,一股爆豆般连绵不绝的声音从鼎中响起,石军心中迷惑——这和秘籍上所描述的情况可不一样啊?难道炼丹出了什么问题?就在这时,又听到石不疑洋洋得意的声音:“还有两间更大的事情,你知道了一定会吃惊得合不拢嘴!据我的观察,这两家公司不是一起的,他们可都是大有来头的噢,我已经从其中一个人的身上嗅到了和我们那个厉害大伯相同的魔界气息,另外一家嘛,嘿嘿,似乎都是神仙来的,这两家公司互相不对付呢,抢着发传单,抢粉丝,差点打起来,还有更惊人的呢,我偷听到他们的头头在交谈,好像还提到了你的名字!”
    这番话听得石军又是一窒,再也不能集中精神,就这么会儿功夫,一股焦糊的气味从鼎口散出,身周围四处飞卷的火焰攸地散去,只见神农鼎不满地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声,旋转着迅速缩小,鼎口处那旋转着的吸力蓦地散去,鼎身的五彩光华也告消失不见,重新恢复了巴掌大小、锈迹斑斑的本来面目。
    这回,不用翻书石军也知道,炼丹失败了。
    “好,我知道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说。”石军摇摇头,切断了和石不疑的心灵联系,化去护体之盾,颓然坐倒在地,一边缓缓收拾着剩下的材料,一边擦着额上的汗水。
    石不疑的消息虽然惊人,但是自己也太沉不住气了吧?如果连专注地做一件事都不能做到的话,那还有必要奢谈什么改变命运?连几粒小小的清心丹也练不成,又凭什么去对付那些满天神魔鬼怪?
    不能怪石不疑,要怪就怪自己心志不坚,过于托大,事前没有做好功课,情绪一再波动,导致精神之力不稳定,原本好好的开场便成了失败收场,前功尽弃。
    不过总算不是全无收获,至少知道了几点——首先炼制丹药的护体法术最好是对抗丹药自身属性的,比如在炼制魔界的清心丹的时候护体法术就应该用水系的法术;其次在转换地火水风四种能量的时候必须提前发动,等事到临头可就晚了;再有,下次炼丹的时候一定要封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免受干扰。
    可小家伙所说的消息实在太惊人了,如果是真的,这意味着什么?难道仙魔两界的人是冲着他来的?抑或终于对冥界放出鬼魂滋扰人界感到不满,因此采取了行动?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发传单搞演说地拉人加入?总不能北郊的那些人都是适合修炼的天纵之才吧?这种行为看起来可像是有组织的有计划的。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到人界就是另有打算了,如果单纯为了找我,似乎没有必要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吧?这些人的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联想起冥界的叛乱,石军的心情忽然有些起伏不定,总觉得似乎即将由什么大事要发生。
    ——总不成连仙界、魔界也内乱了?妖界已经是这样,冥界又出了事,怎么忽然会乱成这样?不管发生了什么,我只希望他们不要来搔扰人界,只可惜,这个愿望看来注定是要落空的了。
    正想着,身边的水系力场一阵波动,水漫金山的结界忽然散开,三鬼灵现身出来,月鬼王凝视着石军,皱眉道:“我感应到你的气息纷乱,所以就没有继续催动结界,是不是炼丹出了什么问题?”
    “还是大哥的感觉灵光一些。”魍蠡凑过来,捡起神农鼎,旋即被鼎身烫得一缩手,小鼎“咣当”一声掉在地上,里面滚出几粒还没成型的黑乎乎的小圆粒儿,上面还冒出一股青烟。胖子可惜地咂咂嘴:“哎呀,真的炼砸了。可惜了两样上好的主材呢。”
    魑殇敏感地看着石军的表情:“出了什么事吗?”
    石军瞥了月鬼王一眼,打起精神哈哈一笑:“放心,两样主材我都还没开始用呢,炼丹出了点事情,因为我刚才听到了一个消息,心神不定,所以搞砸了。”
    “什么消息啊,也至于把炼丹的事情都撇在脑后?”魍蠡嘟哝着,却被月鬼王伸手示意,口气温和地说:“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石军飒然一笑,长身而起:“回去吧,肚子好饿,忽然很想吃魍蠡大哥做的好菜呢。”
    魍蠡一拍脑门:“看来你没炼成,很可能就是因为没吃我做的蜜酿鸭子,摩陀那家伙可是最喜欢我做给他吃了。”
    石军微笑不语,脑子里却忽然闪过摩陀笑嘻嘻的模样,心想如果这个小魔头在,恐怕最先叫饿的人就是他呢,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回来。
    ********
    入冬的天气暗得极早,还不到七点,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
    一进到明亮而又温暖的客厅,魍蠡“呼啦”一声便钻进了厨房,魑殇和迎出来的魅珏和陆晴小声说着炼丹的事情,月鬼王则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一脸疲惫,两眼茫然,不知在想些什么。
    石军先到扶摇房里看了看,见她依然昏睡,摇摇头走了出来,去看赤阳。
    谁知一开门,却见人去房空,佳人已渺,连忙退了出来:“陆大姐,赤阳呢?”
    正在闲谈的陆晴诧异地站起来:“她不是一直在房里运功驱毒吗?”
    “嗯,”魅珏接道:“她一早就吩咐我们不要打扰,说会妨碍到她。”
    石军心里一沉,一言不发,大步流星把屋子里所有的房间都找了个遍,不知不觉脑门子上已经沁出汗来。
    其他的人也察觉不妙,帮着找了起来,可屋子统共就这么大,找来找去,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赤阳就连一根丝线、一丝头发也没有留下,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她一定是知道了冥界叛乱的事情,急匆匆赶回去了。可是为什么都不和我说一声,就这么不告而别?至少也该留下只言片语吧?就算是对一个普通朋友也不应该这样啊?难道在她的心里我根本连朋友也算不上?还是对她来说我根本什么都不是,只是冥帝派给她的一个“任务”而已?石军心中酸楚,抱着头坐在客厅里闷不出声,大家都知道他对赤阳用情极深,见他这样,只好避开。
    就在这时,小天背着石不疑“呼”地一声瞬移回来,手里捏着几张花花绿绿的纸,大呼小叫:“你回来了?正好,看看这些传单吧!”鼻子嗅了两下又大叫:“好香好香!魍蠡大哥,是不是你在做好东西吃啊?”
    魑殇对石不疑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安静,石不疑眨眨眼睛,看石军一副气苦的模样,悄悄问魑殇:“大家伙怎么了?”他虽然已经尽量“悄悄”了,但嗓门还是超出体重百倍的大,石军听在耳里,心中忽然觉得烦乱不堪,抬头道:“你别烦了好不好?”
    石不疑一愣,随即小脸涨得通红,刚跳了起来,就被魑殇一把拉住:“你别惹他了,赤阳走了。”
    “赤阳走了?”石不疑重复了一遍,若有所思地看着石军,忽然哈哈大笑:“我还以为什么呢,原来是这样,走得好啊,走了就走了呗。”
    石军气急,对着石不疑怒目而视。
    “你瞪着我干什么?要打我?打我就是打你自己!那你还不如给自己一个大嘴巴!”石不疑毫不客气地回敬道。
    陆晴轻轻抱住石不疑:“不疑,石军他不开心,你就别惹他生气了。”
    “谁惹他了?赤阳走得很对啊,我若是她也会不告而别的。大家伙,你如果喜欢她就追过去啊,在这里抱着脑袋生气有屁用!”石不疑扯着嗓子叫道。
    石军刚才一时怒火上涌,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摇头苦笑一下:“不疑,说说看,为什么你若是她也会一走了之?”
    石不疑和石军心灵相通,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想法?见他情绪稳定了,也放低了音量:“如果中毒的人是你,见到赤阳要面对很多麻烦事,你既帮不了她,自己又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你会怎样?”
    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石不疑这番话听得在场的人都是一愣,谁也想不到这平素疯疯癫癫的小家伙居然也会这么入情入理地分析事情,石军眼睛一亮,心中豁然开朗,有些诧异地凝视着石不疑那张难得严肃的小脸蛋,嘴角闪过一丝淡不可察的微笑。
    石不疑瞧着他的脸色,“哼”了一声,倒也没有继续趁胜追击,飞身而起,在石军胳膊上坐了下来,两条小腿前后摇晃着,笑眯眯地问:“你是不是觉得我简直聪明极了?”
    石军伸手抓住他,望半空中使劲抛去,在石不疑无比快活的“嘎嘎”大笑声中笑道:“我只是觉得你臭屁得很呢!”
    ********
    不多时,胡海终于在外面“应酬”完毕回来了,大家传看着石不疑带回的那几张分别由“天地人清洁公司”和“火凤凰清洁公司”印发的传单,胡海懊恼地说:“这两家公司成立的事情今天我已经听说了,***,这帮家伙速度也太快了吧?昨天才注册今天就发传单?而且还牛皮哄哄——限时清除,不留隐患,如有失误,赔偿百万!这是人说的话不是?”
    小天匍匐在石军的腿上,贪婪地吸取着他身上的精神之力,石军抚摸着小天的脑袋,笑道:“那你还真说对了,很可能就不是人说的话。”
    “那我们怎么办?和他们抢生意?”胡海一瞪眼。
    石军悠然道:“我们成立公司又不是为了赚钱,有什么可抢的呢?”
    石不疑等了半天,也不见石军摩拳擦掌地准备去找赤阳的样子,顿时不耐烦了:“大家伙,你坐在这里磨蹭什么?还不赶紧去炼丹,然后追赤阳去?”
    胡海失声道:“什么?又要走?那这边怎么办?”
    石军也一愣:“我什么时候说马上要走了?”
    “那那那,”石不疑老气横秋地把小肚皮一挺:“别说我不帮你,这边的事情有我不就好了?你自去你的冥界,我呢,就留在这边,变成你的样子帮你抓鬼,同时还会照顾老妈,这安排多完美啊,想想都忍不住要欢喜赞叹一番,觉得我简直是绝顶聪明。”
    魅珏“扑哧”一笑,石不疑风一般转过小身体,喜滋滋道:“看哪,魅珏姐姐不就是我的者吗?”
    月鬼王忽然道:“大人,你应该去冥界看看,如果不从源头把鬼魂们堵回冥界,我们这边再怎么忙也没用,治标不治本。至于另外两家抓鬼公司的事情,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把事情弄清楚的,再说还有我们呢。”
    月鬼王一边说,石不疑一边点头,眼睛闪闪发亮地对着石军甜言蜜语:“我是你的元神,不就等于是你吗?有什么事情是你知道而我不知道的呢?我全部都可以帮你扛下来!再说我们之间心灵互通,就算你去了冥界,我也可以把这边的事情跟你说阿,这样你就可以对人界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还能遥控指挥呢,对不对?”心中不断祈祷:快点答应吧!快点答应吧!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只要你一走我就可以为所欲为啦,就可以到处打架也没人管啦!我就自由啦!
    石军怀疑地盯着石不疑看了好一会儿,多少猜中了他的心意,微微一笑,没有作声。
    石不疑等得不耐烦,大吼一声:“到底怎么样?说啊!”
    石军一巴掌捂住了他的嘴,若无其事地对大家说:“听说这两家公司的人可能在找我,这些人神通广大,说不定早就知道了我在人界的身份。那么大海这段时间如此招摇地驱鬼,想必也早已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或者根本已经发现我了,又或者安排了人对这里进行监视也未可知。虽然月鬼王大哥在这幢楼外面已经设下了禁制结界,但是结界只能防得了四界的人,却防不了凡人,一旦真的被他们招收几个人界的弟子,训练成探子,我们这里的情况也很容易被人摸清,还是要提前想好对策才行。”
    胡海得意洋洋道:“大家这就应该好好佩服一下本人的未雨绸缪了。当时一来怕被那些粉丝们骚扰,二来我又不肯搬家,所以我家索性就把这栋小楼买下,你也看到了,现在楼里面住的除了我们,就是我家雇来的几个保镖,其他的房子都空着,而且月鬼王大哥他们也都设下了禁制结界,总之不让外人进来就是了,难道光天化日的还会有人强行冲进来不成?再说了,如果小不疑没说错,那些开公司的可都是神仙魔鬼来的,居心叵测,我们这几个人能拼得过吗?还不是只有智取?他们既然到现在也没有上门找碴,显然还没有发现你回来,现在就假设他们还没发现你,只是对我有所怀疑,那么下一步我们就不能够把动静闹得太大,引人注意了,而你总留在这里也不是好主意,既然别人盯上我,说不定现在就有间谍在外面守着呢,看见你怎么办?所以还不如去冥界打个转的好。”
    石军听胡海连“间谍”都说出来了,不由有些好笑,同时又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只是就这么走了,似乎又不太妥当。
    正说着,魍蠡的蜜酿鸭子烧好端上来了,胡海也不用筷子,不由分说抓起一块就往嘴里扔,嘴里含含糊糊道:“老石,你那点心思可瞒不住我,你是对那两家公司不放心,怕他们在人界搞事是不是?说不定还打算夜探那两家公司吧?我可把话说在前头,去妖界没叫上我你已经犯了死罪了,这次说什么也不许把我拉下!”
    魍蠡一拍胡海的脑袋瓜:“就凭你?知不知道那是多危险的事儿?搞不好你小子连命是怎么丢的都不知道!还是给我老老实实吃东西吧,***,吃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个好字。”
    “好!好!”胡海不服气地翻翻白眼,却还是合作地伸出了大拇指,毕竟对于魍蠡那经过苦练之后的厨艺他可确实是心服口服。
    大家相视一笑,月鬼王道:“大海说得对,有小不疑在这里帮忙已经很好了,他抓鬼的本事比摩陀高,而且也能够随意变化,不会漏你的底,是不是?”
    石军看看跃跃欲试的石不疑,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就让你小子威风两天好了。”
    大家商量了一下,敲定了几件事——
    首先,开公司的事情继续进行,但是要尽量低调,以免太过引人注目,同时积极搜集各方面的信息。
    第二,石军把清心丹炼制出来之后,就立即赶赴冥界,查清鬼魂大“出游”的始末,并设法阻止此事。
    第三,石军走后,石不疑就负责治疗青山精神病院那些人,并和大家一起一边继续“扫荡”周边的鬼魂,一边训练那些“弟子”,但是却不可以化身为石军的模样,以免引起仙、魔两界的人的注意。
    第四,胡海要给自己的那些捉鬼的“手段”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被那两家公司的人找上门,要装作毫不知情,并尽量套热乎,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偶然有些奇遇的小子,设法在麻痹对方的同时套取一些消息回来。
    第五,为了避免被仙、魔二界的人找到,秦小雅必须搬离现在的住所,同时暂时不去上班,但是原来的家里还得制作两个替身,替代母子二人进行一些日常的活动,以免引起那些和他们有交往的普通人的注意。
    ……
    “呼!”石不疑听见石军耐心细致地和大家商定下一步的打算,暗地里喜笑颜开,知道石军已经打算离开了,虽然脸上努力做出一副认真的表情,却还是忍不住乐开了花。
    石军抬起头,看看在半空中飘来荡去的石不疑一眼,眼神严肃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小脑袋瓜子里面打得什么主意,记住,只要你敢胡来,在我这里是不会有第二次机会的。”心想连当天的小捣蛋和小天都没眼前的这个家伙难对付,可这却又是我自己,想不到啊!
    正想着,胡海忽然问:“老石,那你打算自己去查那两家公司?”石不疑尖叫一声:“啊呀,我也要去!”
    ********
    “不行,你们去不合适。”月鬼王突然道。
    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这一直寡言少语的男人。
    月鬼王神情难得地温和,思索着说:“既然大家刚才说了要掩饰行踪,那么这次夜探大人可就不适合前去,一旦被他们发觉就不好了,不如我去吧。我是鬼灵,就算被他们看到,也以为是从冥界逃出来的,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的目的。”
    石军吓了一跳,连连摇手:“那怎么行,这太危险了!”
    “唉,我既然说要去,那一定是有把握的……”月鬼王不以为然道。
    “大哥,怎么是你一个人去?要去也是我们兄妹四人一起去。”平时从不轻易开腔的魅珏敏感地看了月鬼王一眼,忽然开口道。
    月鬼王笑着摇摇头:“小妹,你忘了么?大哥除了幽冥百鬼镜之外,最拿手的是什么?”
    “……大哥,我知道你的迅遁之术天下无双,但是……”魅珏垂首道,眉眼之间带着浓浓的忧虑。
    “不错,”魍蠡自豪地笑道:“我大哥的迅遁之术是他与生俱来的独门绝技,只不过他本事是我们兄弟之中最大的,与人交手从没输过,这独门绝技到现在也还没有机会用上。”
    月鬼王嘿然道:“什么没输过?我可是大人的手下败将呢。”
    魍蠡也知道说错了话,不好意思地哈哈一笑,耸了耸肩。
    石军摇摇头:“月鬼王大哥,你们以后可不要再大人大人地叫我了,我实在听得别扭,换了别人也就罢了,我们可是朋友,对不对?”
    月鬼王看了石军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以后干脆管你叫石兄弟好了,大家兄弟相称……不过我和你交过手之后,也是输得心服口服,没什么话好讲。”接着庄容道:“就这么说,我去查探,有什么事情回来告知你们。”
    “不行。”石军断然道:“这太危险了,他们打的旗号就是杀鬼,一旦遇到你们这几个有道行的鬼灵又怎么愿意放过?月鬼王大哥,此事万万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