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冥捕 > 第三章 险阻重重

    烈烬抱着赤阳刚飞出谷外,就遇到了循着气味追来的银焰,接着又听到一个细嫩的声音大喊大叫,这声音虽不熟悉,但“石军”二字还是让他心里不由一动,当下毫不犹豫地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飞了过去。
    谁知道及至近前,只看到一条张牙舞爪的小金龙,头顶上坐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小人儿,尖声尖气地嚷嚷着,一看到自己,也就不叫了,只管笑嘻嘻地拿眼睛对着自己左看右看。
    烈烬虽然认不得石不疑,但却认识小天,当下沉声喝道:“是谁在这里乱叫?”眼光一扫,落在石不疑的身上。
    石不疑嘻嘻一笑,一脸得色道:“我想起来了,你是大家伙那个厉害大伯嘛!谁说我冒充石军了?我的话没说完啊,我说的是我是石军——派来的!”
    两伙人这么一说话,里外的两股蛇群早已完成了合围之势。
    暴怒的蛇群把整个渴望山脚挤得密密麻麻,更有不少长着翅膀的翼蛇加入进来,在天空中游动飞舞,虎视眈眈地盯着众人的举动,摆出了阵仗,要让这两群肆意破坏渴望山生态环境且大开杀戒的恶人受到教训。
    烈烬脸一沉,却听小天说道:“我老大是石军的那个那个……”话音未落,头上便挨了一拳,石不疑怒道:“要你多嘴?”牛哄哄地看着烈烬:“好说了,我就是石军那个大家伙的元神替身!名叫石不疑是也!”
    说完眼睛直直地落在赤阳身上:“她怎么了?”
    “受伤了。”烈烬简单地说,心想:石军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个元神替身了?不过看小天在他胯下老老实实的样子,又不像是有诈,当下说道:“有什么话以后再说也不迟,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吧,赤阳伤势严重,迟则恐防生变!”
    石不疑顿时有点着急,大叫一声:“那还等什么,走吧!”
    “去哪儿?”烈烬猛不丁地问了一句。
    石不疑想也不想地回答:“大家伙去了哭树森林,说让我们去佳木关等他!”说完才明白过来,指着烈烬道:“噢……你试探我!你不相信我!”小脸上顿时流露出气愤至极的神色。
    烈烬微微一笑:“走吧。”
    ********
    正当他们腾空而起,准备朝着山谷内进发的时候,却发现漫天飞舞的鹤群突然散开,气流翻卷,两片水纹状的力场波动一前一后,在他们眼前出现。
    石不疑惊讶地望过去,却看到空气中突然现出了夜叉和玄石两个人淡淡的身影——
    两人并肩而立,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感激,微笑着对大家拱了拱手。
    众人的心底忽然响起夜叉那沉厚的声音:“多谢各位杀了三个叛将,为我二人报此血海深仇!告诉赤阳,做哥哥的不能再照顾她了,要她好好保重,还有,无论如何暂时不要回去涉险!”
    随着话音越来越低,二人的元神残影随着水系力场的波动一同蓦然消散!
    “涉险?叛将?”石不疑眼珠子转了转,忽然大叫一声:“不好!”也不解释,当即指挥着小天在蛇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冲回黄沙等人所在的地方,却见三人的尸骨都已荡然无存——被群情汹涌的蛇群吃了个一干二净,不由得自怨自艾:“这个夜叉也真是,临终遗言也太简短了吧?早知道就留个活口了!”
    “别罗嗦了,快走吧,不然又要被这群软皮蛇缠上了!”烈烬吩咐一声,抱着赤阳率先冲上天空。
    石不疑见状,大叫:“等等我!那我们究竟是直接去佳木关还是怎么样?”
    烈烬不假思索道:“先去哭树森林!你们这帮小家伙一个个都不知道天高地厚,还真当妖界是想来便来要走便走的地方吗?”带头向哭树森林的方向飞去。
    银焰当即展开宽大的双翼紧随其后,石不疑一听,吐了吐舌头,也不多说,一边暗自给石军传讯,一边催促着小天跟在身后,杀入了从天空中布阵阻挡的翼蛇群中。
    两批人终于合成一路,抵挡着蛇群鹤族狂风暴雨般的猛攻,很快便杀出了一条血路,迅速朝着哭树森林的方向掠去。
    而蛇鹤两族见到烈烬等人离开了渴望山的势力范围,当下也不再追赶,只是在自己的领地四周再次盘旋侦查了一阵,便各自散去。
    ********
    石军在哭树森林的边缘被拦住了去路,只得停了下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妖精,实在想不通自己已经化身为璧渊,究竟是哪里出了纰漏,竟会一下子就被认出来。
    这时,那金雕却冷笑着一语道破了事情的原委:“妖灵璧渊暴戾无常,滥杀妖界无辜,刚才已经被四大长老密令拘捕,怎么冥捕大人还不知道吗?”
    黄狼的头则神经质地左右摇摆,鼻子不停地嗅着:“这么浓烈的人味儿,老子自从离开人界,都好久都没吃过人肉了……”
    原来是自己身上的气息露了馅儿,石军哈哈一笑,现出身来:“殇魂左右使?”眉毛一挑,眼睛在金雕和黄狼的身上睃寻着:“就是你们这两个东西?”
    遍体金毛的黄狼被石军看得浑身都不自在,顿时感觉受到了莫大的污辱,怪叫一声:“他***,我们不是东西!我们不是东西!”话音刚落,就被后背上长着两个大翅膀的金雕轻轻一拍:“老弟别上当,这小子在耍我们呢。”
    石军哑然失笑:“虽然我早已知道你们不是东西,你也不必说得这么大声啊。”
    黄狼一愣,虽然他的脑子不好使,实在也不明白石军是怎样耍自己的,可见到这位虹霜大人口中的奸细冥捕正一脸好笑地瞧着自己,心中忽然没来由地生气,大吼道:“谁说我上当?我上了什么当?你敢耍我?为什么耍我?”几乎每句话都用了极大的音量吼出来,而且都要重复上好几遍,生怕别人听不明白一样。
    石军才懒得去理会这个弱智一样的妖怪,眼睛四下里一扫,当下把围在四周的人都看在眼里——除了金雕和黄狼,还有十来个装饰得甚为华丽的妖怪,俱都身披战甲,手持利器,杀气腾腾地对着自己虎视眈眈,从他们身上溢出的妖力来看,还都是些妖精和妖怪等级的家伙,不由得有些奇怪:怎么这些妖怪竟然会知道我这个所谓的“冥捕”?难不成现在我的名头居然这么响,连妖界都无人不知么?
    他当然不会相信这种无稽的事情,但是金雕一口道出他的来历,这却不得不让他有些吃惊。
    就在这时,一缕晨曦突然从浓密的树荫中射出,驱散了沉沉的夜幕,石军有点惊讶地抬起了头,眼睛也被这乍现的初升朝阳刺激得眯了起来。
    就在这时,金雕大手一挥,从肋下抽出两把锐利的长剪,高呼一声:“上!”剪尖发出森寒的光芒,带头冲向石军。
    又是不由分说就要打要杀!简直岂有此理!
    石军心里一股遏制不住的怒火迅速冒了出来,脸上笑容未褪,掌心早已分别扣住两团“奔雷破”,不假思索地弹出——急速旋转着的能量光团以无比迅捷的速度直扑金雕面门,“嘭”地一声巨响,金雕手中的长剪和这光球稍一接触,便再也拿捏不住,冲天而起。
    “叮叮叮叮!”紧接着石军猛地一个旋转,身体四周的温度突然降至冰点,随着他一声大吼,一连串细小坚硬的冰刃凭空从空气中凝结而出,化作源源不绝的暗器,向四面八方同时飞射而去。
    一个方脸大耳的石妖率先冲到,身体立刻被冰刃割得千疮百孔,但这些妖界中人躯体极为强横,竟似完全没有把这些伤痕看在眼里,霹雳般大喝一声:“小子,吃老子一棍!”手中镏金大棒疾如闪电般卷扫而来,棒头处弹出一只紧握成拳的巨灵掌,在半空中急速绕了个圈子,直攻石军的后背。
    石军这时也杀红了眼,一言不发,左右手一前一后,分划了半个圆圈,一道红光闪过,双手赫然出现了两柄长剑(那是尼苏留给他的神兵),一撒手,两柄剑怒射而出,只见这两柄长剑碧芒闪耀,龙吟不绝,一柄笔直地插入了那拳头的指缝,一柄冲着镏金大棒拦腰割去,顿时将大棒腰斩。
    石军身形迅如鬼魅,遥遥一掌拍去,那石妖狂吼一声,顿时仰天喷出一大口鲜血,翻身飞退。
    ********
    透过黎明的曙光,石军这才发现,除了把自己团团围困的十余人之外,在四周的树影里竟然还标枪一样地站立着十余个妖气冲天的大妖精,其中攻防俱佳的各色石妖竟然占了一小半,都身披天然形成的石制重甲,手持利器或法宝,正在用紧张而又愤怒的眼光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黄狼和金雕见势不妙,唿哨一声,这些原本还围站在一边的妖精当即“呼啦”一下散开,一位看起来似乎和狗熊有着直系亲属关系的莽汉看起来最为急切,铜铃一样的大眼睛几乎快瞪出来了,听到唿哨,迫不及待地踏前一步,手中长矛银光怒爆,毒龙一般朝着呼啸而来。
    “大伙儿一块儿上啊,猿昊大长老说了,一定要杀死所有扰乱妖界秩序的奸细!”金雕大声叫着。
    众妖一听,更不犹豫,呼啦一下子便围拢来,嘴里还呼呼呵呵地骂道:“小王八蛋,居然敢跑到我们这里来闹事,不知死活!”
    “没错,干掉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对啊,他还是璧渊那个贼婆娘看中的宝贝呢,老子呸!”
    “那婆娘是个疯子!居然为了他干掉自己人,哼哼,这种人可绝不能留着!”
    “杀了他!杀了他……”
    环视着这些状若疯狂的妖精们,一股森冷的杀机迅速在石军的血液里沸腾开来,虽然他一向不喜欢用暴力来解决问题,但当面对着这群是非不分,大呼小叫,一心想置自己于死地的家伙们,道理显然讲不通,而力量才是决定一切的,一念及此,他深吸了一口气,潜藏在心底的斗志顿时被无限激发,满腔热血上涌,“哈哈”一声长笑,默默念咒,一团氤氲的浓雾霎时间从他的身周围蔓延开来,迅速把所有人笼罩其间。
    趁着众妖潜入迷雾,看不清四周情景之际,石军冷笑一声,心念一动,蓝魄们当即从百宝袋中迤逦而出,这群小家伙和石军别后重逢,正在兴头上,听到石军招呼他们出来打架,自然兴奋得不行,不等吩咐,就自动化成几小群分成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牵制着众妖,而石军也挥动着手中长剑,杀入了妖群之中。
    ********
    ……石军越打越是着急。
    众妖知道他手中双剑的厉害,立刻改变了对他的攻击办法,变近身游斗为远距离攻击,一时间,各种大大小小,分不清有毒没毒的暗器一股脑儿地朝着他激射而来,间或穿插着一些远距离的兵器或法宝偷袭,饶是石军布下结界,却也被这些千奇百怪且层出不穷的怪招打得束手缩脚,施展不开,原本用魔界的法术对付他们这些木系的家伙是最有效的,可面对的又显然是挑选好的一群防御能力超强的家伙,虽然也能重创上几个,但效果毕竟不佳。
    这群妖怪,显然应该是妖界中的精英分子了,即便还不能和璧渊那疯婆子相提并论,但也决不是那些质素参差不齐的妖族族人可以相比拟的,水晶妖、石妖、树妖、蛛妖、鹫妖……无论从他们手上所持的兵器或法宝,还是身上漫溢出来的妖气,都可以让石军断定,这应该是来自不同部落不同种族的好手,却又是为什么不约而同齐集此地?为了对付我这个劳什子冥捕吗?是不是太瞧得起我了?
    石军一眼瞥见金雕和黄狼正站在战团外侧养精蓄锐,心想这两个大妖精一看就知道是带头的,那金雕心思机敏,黄狼却是个空有一身蛮力的草包,说不定还可以从这家伙口中套出点话。
    想到这里打定了主意,传令蓝魄们用阻隔战术,把妖群的包围圈切断,同时一边继续用法术“热情招呼”着身边的一干“生猛怪兽”,一边不露痕迹地朝着二人所在的方向一点点挪过去。
    金雕很快便看出有些不对劲,他虽然没有了解到石军的意图,却也知道一旦包围圈被割裂,石军便大有机会逃脱,连忙大吼一声:“大家切勿急躁!速速恢复合围之势!”
    黄狼也翕动着鼻子大叫:“不错!他娘的,不能让这厮逃了,更决不能让他进入结界救人!”
    石军哈哈一笑,心想:黄狼,你还真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待呢,大吼一声腾空跃起,口中忽然高声吟唱出一串从赤阳那里学来的仙界的法术——“天落音”,同时身体在半空中全无凭籍地再次拔高一弹,便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攸地跃进了结界!
    金克木。
    石军这次总算找对了方法,“天落音”这种音攻咒语的虽然杀伤力不强,但它所包含的迷惑、扰乱神智的力量却实在惊人,再加上这帮妖怪**虽然强横,但心智却大多薄弱的很,面对这种直接针对大脑的攻击自然全无抵抗之力。
    还没等石军的身影完全消失,包括金雕黄狼在内的四十余个大小妖精全都四仰八叉、昏昏沉沉睡倒在地,手持的武器和法宝扔得到处都是,一个个有滋有味、酣畅淋漓地打起了冲天响的呼噜。
    ********
    烈烬和石军被各自的遭遇所耽搁,此刻仍在赶赴哭树森林的途中,但梓笙却已经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他倒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尽管已经挂了彩,但大都是些小伤,凭着他一己之力,要想顺利脱身并非难事,问题在于如何能够把天木他们也一起安全带走,如果再这么无休止地陷在这种近乎“车轮战”的搏杀之中,扶摇他们的危险必将会越来越大,而且高台上的无一不是妖界中顶尖的高手,此刻他们束手旁观,是因为认定了自己不可能有实力把人救走,同时担心外敌来袭,要是这群高手不顾身份一拥而上的话,那后果就真的不敢设想了……
    想到这里,即便在面对着千百名杀气腾腾的对手也毫无惧色的梓笙终于忍不住流露出一丝忧虑,百忙中朝着高台上看了一眼,不由得浑身一震!
    ——在四大长老共同打出的大禁制结界内,扶摇正目瞪口呆地蜷缩在天木老人身边,而一直陪伴左右的阿离却化成了一团气雾……只见这团黑色浓郁的气雾缓缓翻卷着,渐渐幻化出人形,并且越来越具体真实,到最后,终于变成了一个身材异常高大、背后生出两对巨大翅膀的男人。
    这个男人顶着正在不断缩小的结界,缓缓站直了身体,而那个号称“阻绝一切、斩断尘缘”的大禁制结界此刻居然完全无法限制他的任何行动,外围泛动着死鱼肚皮一般的光华,眼看就要在他的压迫之下爆裂开来!
    只见他身体四周泛起一圈圈厚重的水状的涟漪,一望可知是冥界的水属性力场,身穿着黑色的战甲,一头绿发垂到肩后,两对巨大的流动着宝石般光滑的黑色翅膀有力地撑开了结界,双手手腕上各套着一个黑沉沉的金属环,浑身的肌肉极为健壮,散发着豹子一样的杀气。
    这一变故,连扶摇也是错愕万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时间竟忘记了惊惧,看了半天,这才吃吃地叫道:“阿、阿离……”
    由于变故仓促,高台上所有人的目光也还是刚刚集中在扶摇所在的结界上,一个个面露惊诧至极的神色,而台下的众人或陷入了战团之中,或全神贯注地观看着这场异常激烈的打斗,一时间还没有发现台上的异变。
    扶摇痴痴地看着那张目光敏锐、英俊逼人的脸庞,却从他望着自己的目光中,读出了一份亲近回护之意,她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但在这样一种匪夷所思的情况之下,扶摇却没有半点惊惧,只是呆呆地望着眼前显得越来越真实的男人的影子,脑中一片空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