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冥捕 > 第七章 宝藏幻影

    扶摇虽然坐在一边,仍将赤阳二人的对话听得真切,心中黯然——
    那天她听说天木老人一力阻止自己被提名,气呼呼地跑去外爷爷那里,却无意中发现了没来得及变身的赤阳和小捣蛋,听到了她们提到自己的名字。
    随后,爷爷居然告诉她,死去的爹爹是冥界中人,这两个冥界奸细来到家里,就是为了把自己带走,完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她顿时怒不可遏。
    “爷爷!你是不是被这几个奸细下了药?怎么好端端地说这种胡话?不行,我要马上把这件事通知大家,把这两个奸细抓住,看看她们到底想干什么坏事!”
    ——记得当天,自己站在爷爷房中,就是这样说的。
    不知道闹了多久,爷爷一口咬定他老人家神志清醒得很,所说的完全都是事实。
    “要不是担心竞选族长可能会让对手调查你的身世,我何必阻止你参加?现在已经有人盯上你啦,难道我舍得让乖孙女离开我吗?”爷爷苦口婆心劝了半天,终于跺着脚这样说,满脸的皱纹几乎全都堆到了一处。
    爷爷一口咬定自己没有老糊涂,更不许她把冥界奸细的实情告诉别人,抖着胡须说:“如果你不听话,爷爷再也不会疼你啦!”
    满怀悲愤的她终于夺门而出,一路狂奔,跑到溪边痛哭,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那时,一双白皙柔美的春葱一般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回头一看,正看到自小结拜的好姐妹春娘含泪的双眼。
    “好妹妹,你受委屈了。”
    “姐姐……”记得当时,她感觉十分突然。
    春娘解释着:“你看,我原本找到一本炼制护体替身的秘籍,想找我的好姐妹一同分享,就去你家找你,无意中听到……”
    扶摇摇摇头,愤然道:“你也知道了?你说,我爷爷是不是被那两个奸细下了药,害得神志不清?居然连这种离谱的话也说的出口?”
    “不错!”春娘斩钉截铁:“我们自小一起长大,你怎么可能是冥妖所生?要我说,一定是有人妒嫉你、陷害你,不希望你继承族长一职。”
    “那我该怎么办?我们把来了冥界奸细的事情通知大家好不好?”
    “让我想想……”春娘思忖良久,嫣然一笑:“别着急,我有办法,一定能让你爷爷恢复神志,这样他老人家可就不会继续被那两个奸细蒙骗啦!”
    当晚,春娘交给自己一个白玉瓶。
    “好妹妹,这是专门解开冥界**法术的神丹,拿去给你爷爷服下,他老人家就清醒啦,然后我就召集族人,暗中布置好,设下天罗地网,让那两个该死的奸细死无葬身之地,从此不能再继续陷害我的好妹妹……”
    “姐姐,你真好!我,我该怎么谢谢你呢?”
    春娘的笑容纯真而又迷人:“别客气了,记住,我永远都是最你的好姐妹!”
    ********
    爷爷,对不起!扶摇在心里默默地叫着,豆大的泪珠从眼中夺眶而出……
    扶摇抬手拭泪,忽然扭头对赤阳问了一句:“赤阳姐姐,如果我当真是妖冥所生,我那死去的爹爹,他叫什么名字?”
    赤阳一怔,看看同样一脸愕然的阿离,轻声回答:“他叫水漫天。”
    扶摇闻言无语,心里却像是被煮开了一锅热水似的沸腾了起来。
    正在赤阳和扶摇小声交谈之际,石军冷眼看着聚集得越来越多的妖怪,心中暗暗发愁。
    “他们干嘛都不动手?难道真是怕了那个老妖婆?”他悄悄对阿离问道。
    阿离摇摇头:“不光是这样,他们应该早已派人去请聚澜出山。”
    石军莫名其妙:“聚澜是谁?”
    “噢,聚澜是妖界的至尊,虽然妖界大都以部落或种群的形式聚居,没有形式上的君主,但事实上聚澜就是他们的领袖。而且他也是天底下唯一管得了这个璧渊之人。”阿离解释着,神情之间并没有什么恐惧和担忧,这倒让石军有点暗暗奇怪。
    “那聚澜应该是妖界之中最厉害的人啰?”
    “不错。只不过听说聚澜已经闭关很久,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他的任何消息。”阿离应道。
    看来妖怪也流行闭关修炼啊,石军沉吟道:“这么说,我们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一定要在那个什么聚澜来到之前,赶快想办法离开才是。”
    ——这些妖怪们都是皮糙肉厚,刀枪不入,如果厉害的大妖灵出现,号召群妖一拥而上的话,真正动起手来,自己这边只有四个人,根本就很难脱身,而夜叉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想必是没有听到风声,要不就是自己的处境也不容乐观,为今之计,只有想办法尽快逃脱。
    想到这里,他忽然想起冥界令牌——两次在人界启动冥界令牌都被即刻传送到冥界,说不定这是个好办法!想到这里,石军立刻从百宝袋里掏出令牌,正准备念动咒语,却被眼尖的赤阳一把按住:“没用的。妖界和人界不同,这里设有很多法术禁制,在这里打开令牌,会触动那些禁制,引起更多的麻烦。”
    “那怎么办?”石军打好的算盘落了空,不禁有些失望,“难道就这么硬碰硬和他们打吗?”
    赤阳苦笑:“你说呢?”
    石军眼睛一亮:“对了,你们快点进百宝袋,我带着你们飞走。”
    “不妥,太冒险。”赤阳皱着眉头道。
    “为什么?我来的时候很安全啊,谁都没发现我!”
    赤阳摇摇头:“你来的时候虽然隐蔽,但现在行藏已露,他们想锁定你的元神进行追踪根本就轻而易举。虽然你现在是元神出窍,但并不意味着他们的攻击对你不起作用,妖怪之中会飞行的数不胜数,如果在半空中追上你,上下前后左右夹击的话,你想脱身就难了,这样做更危险!”
    “眼下你受了伤,扶摇和阿离,再加上我,我们几个人和他们成千上万的妖怪相比,简直没可能打赢,鬼灵也不能用,令牌也不能用,现在百宝袋也不能用,那怎么办?”石军看着赤阳,温言道:“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危,只不过现在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要不就和他们开打,大不了一起死在这里,要不然就冒冒险,说不定还可以有转机。”
    赤阳咬着下唇,缓缓摇头:“不行,我不能让你冒这么大的险。”
    石军急道:“什么行不行的?说不定很安全呢?再犹豫可就晚了!”
    转头看看等待得渐渐不耐烦,开始出现骚动的妖群,石军正色道:“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扶摇和阿离想想,你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他们吗?”
    “可是……”赤阳无奈:“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我们钻进百宝袋的动作又这么明显,根本就无法掩人耳目,这么点时间,你可怎么逃?”
    正在相持不下,众人的眼睛忽然被强光刺了一下,顿时眼前一片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只有传来的阵阵巨大喧哗声不绝于耳。
    这变故实在太过突然,石军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心一下就被提到了嗓子眼儿,紧张万分,好不容易等到眼睛恢复了视力,再一眼看到四周的情形,不禁大吃了一惊。
    ********
    眨眼工夫,前方高大的雪岭不但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在原本雪岭所在的方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地窟,万道金光从地窟中喷射而出,直冲天际。
    原本围绕在他们四周的妖群“呼啦”一声,全部聚拢到地窟周围,兴奋得手舞足蹈,紧接着又像疯子一样一个接着一个跳了进去,嘴里还不断高叫着“尼苏宝藏出现了!”、“快抢啊!”
    璧渊原本身在半空,眼睛死死盯着石军,地窟出现之后,她犹豫了片刻,只见顷刻间已经有数百只妖怪跳入地窟,再也按捺不住,大叫一声:“谁敢跟老娘抢东西?”红光一闪,立刻用一团火焰将身体包裹起来,十指陡地伸长,连扯带抽,把围拢在地窟四周的众妖驱赶开来,黄澄澄的眼珠子凶光四射:“就凭你们也配抢夺尼苏宝藏?给老娘滚开!”
    说着对石军扬声道:“凡人小子,你给老娘乖乖等在这里,如果偷偷跑掉,我可不会饶你!”说完纵身一跃,跳进地窟。
    那些被璧渊赶开的妖怪不甘落后,前赴后继又紧跟着璧渊跳了下去,大呼小叫,此刻居然谁都不对石军等人再看上一眼。
    除了春娘和勒突。
    勒突和春娘的一干手下开始还不敢贸然行动,眼见跳入地窟的妖怪越来越多,心痒难禁,犹豫片刻,终于发一声喊,齐齐掉头飞奔而去。
    勒突自从发现雪岭被地底下的金光冲陷,就开始心神不定,凝神望着正源源不断射出金光的地窟,衣袖却又被春娘紧紧扯住,惶然哀恳道:“你不要走啊,快帮我拿到解药……”
    勒突四下看看,脸上闪过一丝怒色,死死盯了石军等人一眼,揽住春娘的纤腰,柔声道:“放心,我不会丢下你。”
    “想不到你居然不跟着他们一起跳下去,真是难能可贵啊。”石军想不到看上去阴冷狠毒的勒突居然如此长情,居然宁愿陪着春娘也不跳下地窟抢夺尼苏宝藏,颇有几分意外。
    勒突一笑,露出细碎整齐的白牙:“现在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交易?石军一愣:“什么交易?”
    “交出解药。”勒突一字一顿:“只要你们交出解药,并且答应永远不再回到妖界,我就任由你们离开,如何?”
    石军和赤阳面面相觑,想不到勒突居然会有此建议。
    “不行啊……”春娘急忙对勒突叫道,却被勒突伸手阻止,微笑着继续道:“现在没时间考虑了,这个宝藏是真是假还很难说,如果是假的,一会儿这里一定会发生地陷,同时引发大爆炸,到时候你我都不能全身而退,还是早作决定,速速离开才是。”
    “不可能。”扶摇断然道:“慢说我没有解药,就算有,我也不会交给你们这一对卑鄙无耻的狗男女。”
    勒突眼中凶光一闪,转瞬即逝,仍然保持着笑容:“扶摇,你怎么可能没有解药?别开玩笑了。”
    “我有必要骗你们吗?”扶摇站起身,一脸的鄙夷不屑:“赤阳姐姐,我们不要理他们,还是赶快离开吧。”
    “慢着!”勒突叫道,“还是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吧,要不然,你以为你们能这么轻易地离开吗?”
    石军晃晃脑袋:“我们没那么天真。”
    “这就是了,”勒突松了口气:“还是这位凡人小哥明白事理,扶摇,还是把解药拿出来吧。”
    “我的意思是,我们没那么天真,被你几句谎话一骗就信。”石军笑道:“你的那点权宜之计还是留着在别人身上用吧,现在妖界中个个都把扶摇当成眼中钉,凭你几句话就可以不追究?那你刚才何必像哈巴狗一样对那个红衣服的老妖婆点头哈腰、诚惶诚恐?再说,就凭你那点本事,也留不住我们。”
    说毕站起身,对赤阳道:“我们走吧。”
    “不交出解药你想走?”春娘尖叫道,眼神怨毒,姣好的面庞狰狞扭曲,手腕一抖,亮出一兵明晃晃的长剑,剑尖像蛇信一样分了两个尖尖的小叉,闪动着幽蓝色的光泽,“你会用毒,难道我就不会?大不了同归于尽好了!”
    说完纵身跃起,一剑向扶摇刺了过来。
    “来得好,正好让我替爷爷报仇!”扶摇喝道,挺身迎上,两个女子当即战在一处。
    ********
    春娘心急情切,生怕扶摇趁乱逃走,长剑劈出,招招狠毒,不留半点余地。
    扶摇也恨极了这个口蜜腹剑的昔日姐妹,全力攻出,银鞭挥舞得噼啪作响,下手更是毫不容情。
    两个女子形容秀丽,姿态曼妙,虽然是在拼死一战,却仿佛舞蹈一般,看得人眼花缭乱。
    扶摇的真实本领显然比春娘高出不少,不大一会儿,长鞭就在春娘黑袍的前襟后衫上抽出几道裂痕,连她脖子上围着的那团白色围巾也打落在雪地上,春娘虽然心怯,却又担心剧毒发作,只是死命苦撑,看得勒突心中焦急,忍不住偷施毒手,左手轻弹,对扶摇连发了数十枚毒针。
    扶摇长鞭一甩,捆住春娘剑身,用力往回一带,同时身体向后仰倒,空出的那只手抛出一个红色的弹珠,“嘭”第一声爆开,变成一个细密的椭圆形网状物,把毒针尽数网罗其间,怒道:“堂堂酋长,居然下手偷袭,真是卑鄙!”
    松开春娘的长剑,银鞭一挥,抽中了那团网状物,几十根毒针齐刷刷向着春娘兜头射了过去,春娘猝不及防,大叫一声,毒针悉数打到了她的身上。
    “春娘!”勒突悔恨交集,恶向胆边生,伸手擎出一把巨剑,蹂身扑上。
    石军没想到妖界中人打架居然和武侠片里差不多,居然是以兵器的物理攻击为主,这和冥界、仙界和魔界可实在大相径庭,大为好奇,仔细地盯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就在这时,脚下的雪地开始晃动起来,发出了巨大的咆哮声。
    “不好,是假宝藏!”阿离大叫一声:“小姐快走!”
    勒突一呆,当即停住脚步,扑到春娘身边“春娘,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我不走!”春娘眼睛都快跟她那头发一样红了,跳起来冲着扶摇又想扑过去,势如疯虎,却被勒突死死拉住。
    这时地窟洞口还没来得及跳下去的妖怪已经所剩无几,发现情况不妙,立即掉头想跑,却因为大地剧烈的晃动摔倒在地,几个长有翅膀的妖兽腾空而起,一只行动迟缓的蚌妖立足不稳,哀鸣一声摔落地窟。
    随着一连串沉闷的爆炸声,地窟洞口鱼贯飞出数十只带翅膀的妖怪和妖兽,神情惊恐,狼狈不堪。
    “放开我!”春娘声嘶力竭地叫道,云鬓蓬松,泪流满面,拼命想挣扎出勒突的怀抱:“她不交出解药我就死定了,不能放过她!”
    地窟中的金光陡然消失,一团巨大的黑气升腾而出,像龙卷风一样挟裹着不断飞出来的众妖,越升越高。
    “扶摇,阿离,快进百宝袋!”赤阳低喝一声,石军会意,立刻掏出百宝袋:“快!”
    “那你们怎么办?”扶摇打得兴起,忽然失去对手,显得有些茫然。
    赤阳急道:“放心好了,我们不会有事!”阿离也劝道:“小姐,事不宜迟,快进去吧!”
    说话间,扶摇和阿离终于进了百宝袋,赤阳和石军同时松了口气,掐诀飞身而起。
    勒突紧搂着春娘,大声说道:“你放心,我决不会让他们就这么离开的!”
    ********
    黑气中,成百上千的妖怪无法脱身,纵声哀鸣,声音极为惨烈。
    “你也进百宝袋,快!”石军的耳朵都快被巨大的爆炸声震聋了,对着身边的赤阳大声叫道,却连自己的声音也几乎听不到。
    “等一会儿,到了安全一点的地方再说。”赤阳大声回应着。
    春娘和勒突并不长于飞行,看着石军和赤阳越飞越高,心知很难追上。春娘一咬牙,口中念咒,双脚立刻变成树根,扎入雪地,双手高举,就如同一棵被撒下神奇添加剂的树苗一般迅速伸长,皮肤的颜色也由雪白变成了深蓝,满头红发化作枝叶,蜿蜒着向二人直冲过来,一触碰到石军的身体,就像蛇一样自动卷曲,把石军和赤阳捆了个结结实实。
    “想走?没那么容易!”春娘喘着粗气狞笑道。
    “你疯了吗?这个时候变身,马上就要大爆炸了!”勒突一把揪住春娘,焦急万分,完全没有了之前气定神闲的气度:“他们跑不了的,你相信我,我们快离开这里!”
    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雪谷地面深蓝色的冰层忽然四分五裂。
    石军和赤阳被树枝勒得紧紧地,赤阳还不觉得怎么样,石军的脖子都涨红了,几乎无法呼吸,可看上去细弱的树枝却仿佛钢筋铁索一般紧箍着身体,无法挣动分毫。
    “把解药交出来!”春娘变身后,已经成为一棵外形深蓝,树叶血红、枝繁叶茂的巨树,只在树身上还保留着那张美丽的脸庞,显得诡异万分。
    霹雳一声震天巨响,一团耀眼的银芒从黑色气云之中扩散开来,从天而降的血肉、碎骨、羽毛劈头盖脸地落下,就像下了一场暴雨,把站在下面、来不及仓皇逃离的勒突和春娘,还有寥寥数十只妖怪和妖兽砸了个劈头盖脸,惊得魂飞魄散。
    黑气中红光闪动,璧渊居然从中间死命挣脱出来,“嗖”地飞到半空中,脸色苍白惶恐,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胸膛起伏不定,半句话也说不出来,身上红袍上斑斑驳驳,上面全是死去妖怪、妖兽们的血迹。
    看到被用枝叶捆住的石军,璧渊先是一愣,脸上随即显出怒色,却因为剧烈的喘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连身为部落酋长、修为不俗的勒突都敬畏有加的璧渊,居然会狼狈到这副田地,石军虽然感到好笑,却也无心顾及。他知道这个疯婆子一旦出来,想必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连忙对赤阳叫道:“为什么我的元神竟然也会被抓住?现在怎么办?”
    赤阳轻轻一笑,扬声道:“银焰,出来!”
    话音刚落,银焰从百宝袋里应声而出,四蹄踩着一团小小银色火焰,身体陡然长大,白色的翅膀有力地闪动着,在半空中盘旋半周,纵身扑上,两只前腿伸出,亮出锋利的血红利爪,一下子就割裂了捆着石军二人的枝干。
    刚一脱困,石军身体立即下坠,赶紧一把拽住赤阳,掐诀上升,顷刻间便腾身到春娘的枝叶无法企及的高度,赤阳嘬唇吹哨,召唤银焰离开。
    春娘痛呼一声,脸色突变,身上千百根枝干迅速变粗变大,朝半空中的银焰不住地抽打,银焰辗转盘旋,口中扑出一团烈焰,“噗”地一声,眼看着浓密的树冠处,血红色的树叶立即熊熊燃烧。
    春娘长声惨呼,凄厉至极。
    勒突脸色惨变,恰在此时,雪谷地面的冰层再次剧烈震动,地窟在震动中渐渐合拢,雪地上纵向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春娘的树根正巧扎在缝隙边缘,她头顶着火,情急之下,唯有挥舞枝干乱扑,却使那些原本没有着火的枝干也惨遭殃及,脚下再无力气,身体失去重心,渐渐向缝隙中倾斜而去。等到发觉,已是不及。
    “救我!”春娘惶急哀恳,冲着勒突嘶声狂呼。
    勒突虽然着急,却并不慌乱,左手在胸前一按,黑色战甲当即裂开,分散成一个个黑色铁环,在天空中自行环环相扣,半分钟的功夫,就变成一条黑色的铁链。
    勒突挥动铁链,挽住春娘的腰干,双手用力,双脚顿时陷入雪地之中,拼死把春娘向后拉,口中叫道:“璧渊大姐,请助小弟一臂之力!”
    大地再次震动,裂缝的口子张得更大,石军在半空中隐隐看到这道裂缝深处黑压压的,几乎深不见底。
    璧渊在半空中调运气息,“哼”了一声道:“老娘自顾不暇,凭什么帮你救这个小妖怪?”转头却向石军看过来:“凡人小子,想溜吗?”迅即向石军所在的方向飞了过来。
    “快跑!”赤阳拉着石军叫道,“被这个老女人追上可就麻烦了!”
    此刻春娘的树冠烈火熊熊,烧得焦黑的残枝发出“哔剥”声,冒着浓烟掉落下来,春娘的惨叫声在雪谷中回荡,听得石军心中老大不忍,回头抬手对着春娘打了一个手印,狂风大作,一条青龙盘旋而现,飞至春娘头顶,化作一阵倾盆大雨兜头而下,把春娘和勒突淋成了落汤鸡,但同时把那熊熊的火势也扑灭得干干净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