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冥捕 > 第十五章 妖巫尼苏(上)

    原来这梓笙是个笛妖!
    石军这才明白,为什么总觉得他看起来和其他妖怪总有些格格不入的样子,原来是个饱读诗书、“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妖怪!怪不得气质看起来就是不一样,说话也文绉绉的。
    梓笙哪里知道石军转的这些念头,继续道:“既然你知道柳永,相信对他的身世应该也略知一二了?”
    “嗯,知道一点。”石军在脑中回忆着以前从书上得到的那点线索:“据说柳永是婉约派的词宗,虽然才华横溢,意气豪放,倜傥不羁,只可惜皇帝老儿不喜欢他,结果一生历尽科场窘厄,落魄失意,最后去世的时候还是……”说到这里,看到梓笙脸上掩饰不住的伤感,也不好再继续下去。
    梓笙霍然站起身,缓缓吟道:“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去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语调凄切,包含着满腹的辛酸。
    转头向石军看来:“其实三变与我初识的时候还只是弱冠少年,却已经被誉为“金鹅峰下一枝笔”,声名远扬。三变故里靠近武夷洞天,受仙人灵气影响,他向来倜傥不羁。谁知道在真宗景德二年参加贡院考试时,就因为这一首《鹤冲天》词铸成大错,给他连续5次科场考试带来祸根,第五次虽得到贡院之榜,却被那仁宗批道:‘且去浅斟低唱,何用浮名’!”
    “自从科场失意之后,他也曾经巧遇高人,传授修炼成仙之法,只不过那时他早已心灰意冷,根本无心修炼,终日沉醉于烟花柳巷,寄情诗词、放浪形骸。年复一年,曾经风神俊朗的脸上染满尘霜,曾经激扬澎湃的青春慢慢逝去,反倒是我,无意中学会了仙界的修炼之法,机缘巧合下,终于有机会成妖。”
    “当我终于脱胎换骨,修成人形,第一个就想找到三变,和他分享这份喜悦,却不料传来了三变的死讯,一代风流才子,潦倒病死之后,还是由几个身在青楼的姐妹凑钱殓葬!”
    柳永的生平,石军大致了解一些,听着梓笙的讲述也觉得有些黯然。
    梓笙沉默了片刻,对石军淡淡一笑:“如今我变幻出来的相貌,就是当日三变的形容。”
    看来柳永生前居然是这么帅气的美男子?再加上才华横溢,怪不得那么受青楼女子喜爱啦!只不过眼前的梓笙空有当年柳永的相貌,可能是天性使然,多了一点温文尔雅的空灵气质,却少了一份狂傲不羁,要不然,一定会成为妖界里最受女妖精欢迎的男子了吧?
    明知道有些不应该,可石军还是忍不住这么想。
    也许是刚才的话题过于沉闷,两个人沉默了半晌,不约而同地把话题转向了中国近代史。原来梓笙常年来一直滞留人界,很少在妖界常住,故此对人界发生的大小事故都了如指掌,正巧石军对中国古代历史一直十分偏好,现在可找对了人,梓笙可是有着数千年历史知识的老妖怪呢,一人一妖当下兴致勃勃地聊了起来。
    聊得兴起,一向从容优雅的梓笙也意兴勃发,神采飞扬,一扫刚才的郁闷,干脆烫了一壶酒,不知从何处变出几碟素菜,和石军把酒言欢,石军也从百宝袋里把他出发前搜罗到的小吃拿出来,喝得十分尽兴。
    ********
    “……对了,我也真是失态,还没请教怎么称呼?我叫梓笙。”
    石军笑道:“梓笙大哥,你的名字我刚才就已经知道啦,我叫石军,现在是人界的一名学生。”
    “学生?不错,你看来如此年轻,正是在学堂读书的年纪。”梓笙点点头,抿了一口酒:“却不知石军小兄弟怎么会到妖界来呢?”
    梓笙一上来就把身世和盘托出,看上去还真是个单纯善良的妖怪,可石军此行的目的涉及到赤阳的安危,实在不好宣诸于口,犹豫了一下反问道:“梓笙大哥,为什么刚才那些妖怪看起来都很怕你的样子啊?”
    “怕?”梓笙苦笑着摇摇头:“怎么说呢?他们不是怕我,而是对我敬而远之。”
    “敬而远之?”石军不明白了。
    梓笙解释着:“向来能够成妖者,都是依靠吸取天地灵气,久而久之获得自主意识,最后脱胎换骨,而我……”
    石军脑中灵光一闪,恍然大悟:“而你成妖的途径却与众不同,是凭借着仙界留下的修炼之法,那么应该比其他妖怪都厉害了?但是修炼途径不一样,所以他们就妒嫉你、排斥你对不对?”
    “厉害倒也未必。殊途同归,就算修炼的法门不一样,还不一样是个妖吗?”梓笙淡淡地说:“不过他们难以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尽管如此,在妖界,还是有些朋友对我不错,比如刚才你见到的黑豹,还有扶摇。”
    扶摇?石军眼睛一亮,有些话涌到嘴边,想了想还是咽了回去。
    毕竟才刚刚认识半个钟头啊!
    “哦,梓笙大哥,其实我这次也只不过是机缘巧合,认识一个很有本事的朋友,听他说起妖界很好玩儿,好奇跟来看看,想不到会认识你,真是很高兴。”
    “你那个朋友,难道就是那只小水兽?”
    “是啊!”石军高兴地说:“不过我也是刚刚才认识他。”
    梓笙皱眉道:“怎么蝶翅水兽竟会到人界去?”
    “……不知道。反正我也只是来看热闹,才不理会那么多呢。”石军顺口撒谎,脸不红心不跳,心想反正我对你也没什么恶意,但实话实说又不可能的,只好骗骗你了。
    梓笙释然:“原来是这样。只不过妖界之中龙蛇混杂,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欢迎你这个不速之客,特别是那些刚刚成妖不久的小妖,它们在人界的时候大都饱受人类破坏环境的荼毒,对你们人类可都敌视得很,再说现在还出了这么大的事……依我之见,石兄弟,你还是尽早回到人界才是上策。”
    “回去?”石军假装不解:“好不容易来了,还什么都没看过呢,这么早回去可太遗憾了!要不这样,如果梓笙大哥不嫌麻烦的话,不如指点一下小弟,看看你们这里都有什么好玩儿的去处,让我见识见识?”
    梓笙温和地笑了笑:“谈什么指点?如果不是我现在有要事在身的话,自当一尽地主之谊,带着你到处看看,只可惜现在却不是时候——目前妖界所有的人都在四处找寻尼苏留下的宝藏和元神,早就乱成一片,如果贸贸然四处乱闯,很可能会有危险,听为兄的劝告,还是回去吧!”
    看到对方这样说,石军只好想办法转移话题:“对了,梓笙大哥,哭树流泪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尼苏又是什么人?很厉害的妖怪吗?”
    梓笙愣了一下,神情有些黯然地低声道:“尼苏是远古时代妖界中一个十分厉害的妖巫。而哭树森林,就是他死后肉身所化。”
    肉身化成一片森林?石军不由得想起中国古代神话故事中的一些情节,不由得大感兴趣:“那这个尼苏是个巨人罗?”
    “那倒不是,尼苏妖力无边,却并不是个巨人,而且身材还非常矮小。说起来,我和他也算是多年的好友呢!”
    梓笙虽然在人界盘恒多年,但毕竟性情和善、心思单纯,一下子就成功地被石军转移了注意力,陷入了回忆之中……
    ********
    “尼苏原本是生长在昆仑山上的一棵古树,在上古时代就得道成妖。他天分极高,修炼多年,居然突破了妖界的木属性限制,开始修炼冥界的水系法术,因此受到妖界的全体排斥,认为他离经叛道……终于,尼苏从原本倍受尊崇的妖巫变成了妖界人人厌弃的对象。”
    “其实,我们苦苦修炼,都是希望改变自己的宿命。谁不希望可以更上一层楼,不断探索未知的奥妙呢?如果可以成功修炼其他各界的法术,还真的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只可惜,五界之间嫌隙过深,而他天性又太过骄傲执著,根本不理会其他人的想法,再加上在修炼的时候遇到许多困难,得不到指点,却又不愿意说出来,只想凭着自己的智慧强行突破,最后体内两股强大的力量突然反噬,尼苏也因此受到重创。恰在这个时候,那些一直对尼苏心怀不满的妖怪觊觎他多年来搜集到的无数资源,居然纠集在一起,对他突施毒手!”
    石军听着梓笙的讲述,不知为何,心中敬意油然而生——一个妖怪,苦苦探索着生命的奥妙,未知的领域,并为此甘于承受同类的不解和厌弃,这种执著和洒脱,比起现在的很多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不是更令人尊敬吗?听到居然有人趁人之危,不由得大为担心,连忙问道:“尼苏只不过希望寻求突破,又没有伤害到别人,他这样做没有错啊!后来呢?他有没有受伤?”
    看到石军急切关心的样子,梓笙翠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感动:“想不到你居然是尼苏的知己,如果他泉下有知,相信一定会十分欣慰啊!当年,即便是身为好友的我,也不能完全理解他的行动呢!”
    “尼苏被偷袭的时候,我恰巧外出,如果他没有受伤,就算再多一倍人偷袭,也不会放在心上,只可惜那时他正在强行疗伤,根本无暇顾及,更想不到会有危险,寡不敌众,终于被打得奄奄一息,被众人带到枯梅岭,准备作为离经叛道的叛徒当众处决。”
    顿了顿又说:“当年的枯梅岭,就是今天的哭树森林。”
    “听到这个消息,我急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赶到枯梅岭,远远就看到尼苏浑身是血,被封印在岭上,周围人山人海,群情汹涌,全部叫着要立刻将他处死。”
    “一场恶斗下来,好不容易接近了被封印的尼苏,谁知当时的四大长老竟一直潜伏在旁,尼苏出声提醒的时候已然不及,四大长老突然偷袭,将我也打成重伤。到这时我才明白,原来这根本就是一个针对我们兄弟俩的圈套,一向就把我看成异类的妖界众人本意就想趁此机会,把我们一举杀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