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冥捕 > 第十章 哭树森林(下)

    对了,刚才在炼制司,夜叉不由分说,在自己的百宝袋里一股脑儿塞了无数的符纸、丹药和其他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东西,把那个什么辉龙使心疼得挤眉弄眼,直咽口水,说不定其中就有这种可以用来变身的呢?
    正想着,石军发觉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跟着黄沙飞过了沼泽,穿过一片清幽幽的草地,来到一条泛着银光的大河上空,忽然心中一颤,一股莫名的情绪忽然涌上心头,说不清是悲伤、欢喜、哀愁还是愤怒。
    这是一条仿佛由水银交汇而成的河流,河水奔腾翻滚,水面上丝丝缕缕,冒出蒸腾的热气,在阳光下闪闪烁烁,从南到北顺流而下,气势颇为壮观,岸边鸟语花香,说不出的好看。
    再抬头看看天上,却发现天空一片碧蓝,太阳和月亮竟同时挂在天上,石军心中啧啧称奇,不知道这妖界究竟是怎样一个奇怪的地方,忍不住对黄沙传音道:“这是什么河啊?”
    黄沙柔媚的声音在耳边悄悄回答道:“大人千万当心,这可不是河,是河妖来的!好厉害的呢!”
    “河妖?”想不到连一条河也可以成妖啊,石军大感兴趣,低头仔细看了看,听到黄沙絮絮叨叨地介绍着:“这条河叫做银钩,是由人界的女人们所留的眼泪积聚而成,而且还在不断筹集人界的眼泪壮大自身,因此生命力特别强大,脾气古怪,像个疯婆子一样难缠,我们最好不要惹她。”
    眼泪也能成妖?石军嘻嘻一笑:“那有没有男人眼泪变成的河呢?”
    “……没有吧?反正没听说,阿军啊,一会儿到了哭树森林我们可要当心一点,那里是狮篪部落族长的老窝,这个部落在妖界中几乎是势力最强大的,一定要谨慎行事啊。”
    这会儿说要谨慎行事,当初干嘛还要变成这个什么蝶翅水兽?岂不是自找麻烦吗?石军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
    ********
    飞过银钩,情绪也随之平复下来,石军暗想:可能刚才突然而来的奇怪情绪便是受这“银钩”的影响,看来妖界中还有可以影响和控制别人心神的妖怪,不知道还有什么其它古怪的东西。
    阳光和月光同时照射在身上,既炽热又带着一股悠悠的冷意,却又感觉十分舒服,空气馥郁芬芳,说不出的清新,草地、绿树、溪流,花朵……真是一块从来没有被污染过的宝地啊,石军飞了半天,对驾驭翅膀也渐渐地熟悉了,观赏着四周的风景,居然有点心旷神怡。
    “呃,这位大哥。”石军追到黄沙身边,与他并肩而飞,对着那只趾高气扬的青蛙搭讪。
    青蛙翻翻白眼,不耐烦地说:“干什么?没看见我正在养精蓄锐吗?”
    “我想问问你哭树森林今天要开什么会啊?”
    “这么重大的事情,你们这些低级妖兽怎么可能知道?”青蛙得意而又不屑地说,顿了顿又道:“今天老子心情好,跟你说说吧,公审大会就是为了对付扶摇的!”
    说完有点意兴索然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对石军说:“其实还是挺可惜的,那扶摇……唉,可惜啦!”
    石军听得莫名其妙,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却又一时想不起来,见那青蛙似乎不愿再说话,也就识趣地闭上了嘴。
    渐渐地,不知不觉,身边和脚下多了不少同伴,有的自行飞着,有的在地上急速奔跑,有的乘坐在大大小小的蝶翅水兽身上,当然,除了蝶翅水兽,石军发现还有几种其他的带翅膀的动物也在担任着“司机”的工作,其中有一种体型较小但飞行速度较快的白鸽,身上似乎坐的都是像蚂蚁、毛虫这一类小动物;一种浑身**的鸟,下颚处长着一个透明的巨大水囊,里面游着各种鱼。
    除此之外,脚下还有几个人影晃动,石军愕然:“妖界怎么还有人啊?”
    “那些都是妖精,他们的修为较高,所以都能随意变化。”黄沙悄悄地解释着。
    “哗啦!”低头望去,石军赫然发现前方不远处一只十米左右长短、体形扁平的奇怪生物正像蛇一样迅速滑动着,身上大大咧咧坐着两只老虎、一台老式电视机和几块乳白色的大石头。
    “轰隆!轰隆!”一幢约摸三层左右的木质结构的仿古小楼从右边一片树林后慢慢地“走”了出来,窗口探出无数个脑袋,叽叽喳喳地交谈着,看得石军眼花缭乱。
    楼房?电视机?石军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嘴巴张得老大:“黄将军,到底妖怪是怎么变出来的?电视机和楼房也能成妖吗?”
    “电视机?”久居冥界的黄沙显然对这个词并不熟悉,沉吟片刻才回答道:“那幢楼房一定是盖在了灵气充沛的地方,逐渐有了自己的意识,吸收天地中木灵之气,历经长久的岁月,自然也就成妖了,同样的,其他的动物、植物也是一样。”
    “是吗?”石军的兴趣上来了,“黄将军,妖界究竟是怎样的一处所在?”
    黄沙见石军感兴趣,自然言无不尽:“妖界是凝结五行中木灵之气而肉身成圣者(也就是妖族)的聚集地,是次元宇宙中五大并行空间之一,种族根源基本上是自然生物,当然也有一些比较特别的合成物,比如你刚才看见的楼房。种族属性是木,力量之源均为精神之力结合木属性的物质之力融合修炼而成的妖力,妖界中人极少使用法宝和灵器,但其躯体极为强横,大都智慧不高,以部落或种群的形式聚居,没有形式上的君主。”
    想不到这个女里女气的黄沙讲解起事情来条理还挺清楚,石军点点头,回头看一眼早被撇在身后老远的楼房:“那这里都有什么妖怪,说来听听。”
    黄沙“扑哧”一笑,血红的大眼珠子瞟了石军一眼:“妖怪只是妖界生物的一种,因为妖族力量分散,所以在仙、魔、妖、冥四界中实力较弱,且因为妖界资源独特(大部分只对妖族有用),所以极少与其他各界发生联系,妖族按照修为和智慧的高低分为妖灵、妖精、妖怪、妖兽四个等级。”
    “其中最厉害的当然是妖灵。妖灵也就是妖族之灵——妖界大型种族的王者,在本种族中具有绝对地位和震慑力,但一般不参与种族或部落的实际管理,具有极高智慧和妖力,可以随意操控绝大部分的木属性自然力量,说起来,银钩也算得上是妖灵了,只不过由于它脾气古怪,独来独往,并没有自己的势力;
    “其次便是妖精,一般都是妖族部落酋长或妖巫,妖精具有较高智慧和妖力,可以随意操控大部分的木属性自然力量,狮篪部落的酋长勒突就是一个大妖精,一会儿你说不定就会见到它。”
    “再接下来才是妖怪,妖怪一般都是妖族部落的头目,具有一定智慧和妖力,可以操控部分的木属性自然力量,刚才你撞到的那棵树,就是狮篪部落中树怪的小头目,属于中等的妖怪,还有我身上这只青蛙,好像也是个小妖怪;
    “最低级的叫做妖兽,也就是低等妖族族人或流浪兽人,妖兽的智慧和妖力都比较低,可以操控极少数的木属性自然力量,像我们现在变成的蝶翅水兽和下面的几匹坐骑大概都是属于这个等级。”
    “原来如此。”石军想不到原来妖界里名堂还很多,“看起来这里的等级也分得很清楚啊。”
    “那还用说,妖界中的精、灵、怪、兽都按照妖力和势力分为上中下三等,当然,它们的管理制度比较散乱,因为妖界最高首领聚澜自从四界大战之后,便把所有心思放在修炼上,从此……”
    说到这里,黄沙忽然顿住了,尴尬地干咳两声,没有继续下去。
    ********
    一说到关于四界大战的事情,这些冥界的人都讳莫如深。石军眼珠一转,不怀好意地问道:“那我们现在变的这个车夫水兽,看来应该算是最低级的下等妖兽了吧?”
    “嘿嘿……是啊,因为我们要尽量不引起注意,所以这才……阿军,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嘛,我也不想的!”黄沙赔笑着说。
    “算了,反正去看看热闹也好,说不定可以发现什么线索。”
    “就是就是!”黄沙连忙说,“喏,说到就到,前面就是哭树森林了。”
    石军抬头向前方看去,果然,一片巨大的黑压压的森林横亘眼前,每棵树紧紧相连,就如同组成了一道高墙,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每一棵都是几乎都是参天古树,不知历经过多少人间岁月,这才获得自主的意识,修炼成妖,树上都嵌着一张脸,表情愁苦,眼泪汪汪,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眼巴巴看着大群的来宾,头上树叶随风沙沙作响。
    集结在森林外的各色生物越来越多,到后来看起来竟有成千上万,黑压压地挤成一片,其中有竟有大部分都幻化成人形,高矮胖瘦不一,有的交头接耳,有的嘻嘻哈哈,有的东张西望,有的沉默不语,品种各异、形态万千,把石军看得眼花缭乱。
    “……不对劲啊!”黄沙的声音闷闷的。
    “怎么了?”
    “我忽然发现,怎么妖界中各个部落大小的头目全都来了?难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赤阳!石军的心猛一抽搐,难道和赤阳来到妖界有关?
    “叮!”随着一声清脆悦耳的敲击声,妖怪们纷纷安静了下来。
    “嘎吱嘎吱……”古树们似乎缓缓地开始移动,同时丑怪的脸上居然不断淌下碧绿色的眼泪。
    “哭了!哭了!”见此情景,不少妖怪不住地窃窃私语,脸上的表情却诚惶诚恐。
    不大会儿功夫,一条铺满了绿叶,极为宽阔的大路随着大树们的移动出现在众妖眼前,石军极尽目力,也看不到这道路的尽头。
    看到这么壮观的景象,石军忽然有点兴奋,对青蛙问道:“请问怎么称呼啊?”
    青蛙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有理他,半天才说:“我叫叽呱,不过你再叫我的时候,一定要在后面加上一个‘大人’!”
    石军肚子里暗暗好笑,嘴上却恭恭敬敬道:“叽呱大人,幸会啊!请问这些树为什么要哭啊?”
    “当然是因为尼苏……”叽呱冲口而出,随即又补充道:“我才不跟你这种小妖兽说呢,说了你也不明白,凭你那点德性,哼!”接着不耐烦地在黄沙脖子上使劲掐了一把:“快走,没看到大伙都走了吗?”
    果不其然,随着参天古树让出一条大道,守候在外的众妖或飞、或跑、或走,一古脑儿全部向那条道上涌了过去。
    黄沙吃痛,呻吟了一声,连忙振翅而起,石军也紧随其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