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冥捕 > 第二章 去留两难(下)

    一连叫了几声,秦小雅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嘴角勾起一丝温柔而又凄楚的笑意,有点恍惚地说:“好孩子,妈妈没事儿,你接着说吧。”
    石军这才松了口气,继续道:“不过老爸的下落不明,这么多年都没有音讯也实在是古怪,所以我一定要去查个水落石出,相信一定可以找到他的下落!到时候,我们不就可以一家团聚了吗?”
    “一家团聚?”这句话说到了秦小雅的心里,她喃喃地重复着,眼中泛起一丝奇异的光彩,转瞬间却又蒙上了一层阴影:“孩子,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
    “老爸是个魔头嘛!我知道!大伯都告诉我了,他也是个魔头啊,老妈,我还知道当年老爸就是去冥界渡劫的时候失踪的,但是有一点,不管是人是魔,都不可能会凭空消失,一定在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意外,所以老爸才不能回来和我们在一起,我要找到他,首先就要去发生问题的源头,也就是冥界去查找,难道不是这样吗?”
    “你都知道了?”秦小雅见儿子侃侃而谈,也不知道他究竟知道了多少内情,但多年来郁积在心底的秘密此刻被儿子一口道出,忽然间竟是说不出的轻松,再加上儿子忽然说要去寻找失散多年的丈夫,想说点什么,可心情激荡之下,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泪光朦胧闪烁,眼前晃来晃去的,全是当年同丈夫在一起轻颦浅笑、恩爱缱绻的画面。
    如果人死之后都要去儿子口中的冥界,说不定还真的不是坏事——就算阿历死去了,有朝一日,自己一样会同他团聚的,不是吗?秦小雅朦朦胧胧地想着,一时间真想就那么死去算了,马上就可以同丈夫在一起,也不用活得这么辛苦、这么疲惫;一时间又意识到阿历似乎并没有死,不能冒冒失失去找他,丢下儿子一个人孤苦伶仃该怎办?一时间又想到儿子小小年纪便要承担着许多不能为外人道的重负,自己却又不能为他分担,不由得心痛得无以复加……
    见秦小雅忽然间眼神迷离,一会儿嘴角带笑,一会儿又愁眉不展,石军有点害怕,扶着秦小雅轻声叫道:“老妈?老妈!”
    秦小雅定定神,眼睛直直地落在石军身上,在儿子那张略显稚气的脸上搜寻着丈夫的轮廓,良久,终于缓缓地摇摇头,失望地叹了口气,低声道:“好孩子,你……你真能找到你的爸爸吗?”眼里无限期许,语气中竟带了一丝乞求的意味。
    石军有点傻呆呆地看着老妈,心里无限酸楚,胸口仿佛被人用大石头在“咚咚”地敲打着,又酸又痛。
    “能!”石军重重地点点头,声音大得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斩钉截铁地说:“您放心,老妈,我一定把老爸找到,让我们一家团聚!”
    秦小雅缓缓地点点头,伸出手摸着儿子浓密的黑发,豆大的泪珠终于一颗颗撒落下来。
    ********
    “不行,我不同意。”烈烬忽然把手中的筷子往桌上一拍,沉声道。
    秦小雅和石军悚然而惊,见烈烬忽然勃然做色,都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小军,我不管你当冥捕的动机是什么,但是从今以后,不许你再和他们打交道!”烈烬的声音不大,但是威严低沉,充满了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权威之意。
    “为什么?”石军莫名其妙地问。
    “……你是大天魔之子,怎么能轻易为冥界所役使?”烈烬迟疑了几秒钟,接着道:“幽冥找你做事肯定有阴谋,他对你根本就是不怀好意!我已经说过,你的心眼之光无比强大,会招惹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现在你们母子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躲开各界的搜寻,在这种时候你如果大大咧咧跑去妖界,会惹祸上身的!”
    石军点点头,感激地对烈烬一笑:“我明白。不过这一次情况不同,我的朋友在妖界遇到意外,我可不能见死不救,所以一定要去找她……”
    “什么叫见死不救?”烈烬冷哼一声,神情极为不满:“那个赤阳我早就听说过,是冥界地、火、水、风四大冥帅之首嘛,修为一定不弱,如果以她的修为都能在妖界遇险,你又凭什么去救她?你以为自己比她还要厉害吗?再说,既然冥界已经有人在调动人马前去营救,相信他们一定会有自己的办法,你又何必硬要插上一脚呢?”
    “那是两回事,夜叉有没有办法我不知道,但不亲自去看一看我怎么也不放心……”
    “怎么我说了半天你就是不明白!”烈烬有点恼火地说:“我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不是说当冥捕根本就是为了救阿历吗?那和这个赤阳又能扯上什么关系?不管她是死是活,都是冥界自己的事情,与你何干?!明天那个夜叉再来找你,你就一口回绝他好了,不许答应他去妖界的事情!”
    “不行!我一定要去看看赤阳怎么样,如果我一直不知情也就罢了,现在明知道她有危险却还要袖手旁观,恕我不能从命。”
    烈烬看石军对自己的警告居然一点也不放在心上,脸色越发阴沉:“总之我说了不许去就是不许去!”
    “为什么不能去!”石军也有点恼火,抗声道:“赤阳是我的朋友,我管她是人是鬼,现在她有危险,我一定要去救她!”
    “救她?就凭你么?”烈烬冷笑道:“你以为凭你那点身手就可以救人?不添乱已经很不错了吧?”
    “我……”石军一时语塞,不明白这个之前看上去对自己还颇为关切慈祥的大伯为什么忽然变得尖酸刻薄兼不讲情理,胸口一股无名火“腾”地窜起老高,脸蛋不禁涨得通红,大声说:“我的身手如何不劳你操心!总之妖界我是去定了!”说完转身就走。
    ********
    “小军,你去哪里?”秦小雅见石军和烈烬好端端地越说越僵,自己却插不上半句嘴,听起来儿子似乎是为了一个冥界的朋友和烈烬吵架,而烈烬忽然态度坚决地阻止石军,也觉得他有点不近情理,心里暗暗着急,温言劝道:“有什么话就好好说嘛,为什么要发脾气呢?那个赤阳究竟是谁?”
    石军难得地老脸一红,抿了抿嘴,这才道:“赤阳……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她人很好的!对我也很关心……”
    “是吗?”烈烬看看石军有点不自然的神情,若有所悟,思索了一下,冷笑道:“听说那个赤阳可是冥帝的情侣,为了能长留冥界,竟不惜自毁前程,一个好端端的仙界上人心甘情愿沦为冥界的走狗,怎么这一点你却又不提了呢?”烈烬冷冷地说。
    “你胡说!”石军一愣,脸顿时涨红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说我胡说?”烈烬眼中闪过一丝怒色。
    石军第一次听到关于赤阳的这些言语,忽然间就如同打碎了五味瓶,酸甜苦辣诸般滋味一起上涌,待冲到喉头却又堵在那里,胸膛仿佛就要炸开一般,不但气也喘不过来,连口中都觉得苦涩万分:“她、她不是渡劫不成,被打碎躯体,后来遇到灵缘这才得以留在冥界的吗?你凭什么这样诋毁她?”
    “对于其余几界发生的事情,我们魔界都有可靠的消息来源。”烈烬缓缓地说,“赤阳和冥帝的事情或许知道的人并不多,但他们的关系的确非同寻常,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想想清楚,你值不值得为这样一个女子甘冒大险?”
    “我……”石军喃喃道,胸口一痛。
    烈烬深深看了石军一眼,叹了口气,换了一种温和的语气说:“现在你既然知道了,那就听大伯的话,不要去妖界找那个什么赤阳了,好不好?”
    原来……赤阳喜欢的是冥帝!石军的手不知不觉握紧成拳,心里气恼、自怜、担忧、嫉妒……诸般情感交替更迭,赤阳那清丽的脸庞在眼前晃来晃去,心里忽然隐隐作痛:原来她做了那么多事,全是为了帮那冥帝老儿,而对我……却根本没有半分好感!是啊,说到底,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小子,却又拿什么去和那位高权重的冥帝相比呢?
    如今她遇到危险,自会有冥帝前去相救,我却又去凑什么热闹呢?想到这里不禁心灰意冷,心里又酸又痛,说不出的懊恼沮丧,颓然在椅子上坐下。
    ……不对!如果真是那样,为什么夜叉急着赶来找自己借冥界令牌?为什么明知道赤阳遇险,那个冥帝却跑去闭关?难道情侣的安全还没有闭关重要么?难道这根本就是一个阴谋?赤阳根本没有危险?
    “遇到灵力高强的鬼,切忌不要轻举妄动,能拖就拖吧,一定先把自己保护好,我会争取早一点办完事,就可以去人界与你会合了……”当天在冥河中分别时赤阳脸上的神情浮现在石军眼前。
    不,那种关切和担忧绝不会是做作出来的!
    还有……还有在冥界的时候,赤阳遍寻自己不见,终于看到他和罗刹在一起的时候流露出些微的醋意和重遇后的惊喜,恍若眼前,那也不可能是装出来的啊。
    可是和她在一起时,即便是言笑晏晏,她也会忽然愁眉深锁,心事重重,但究竟是为了什么?却从来不肯对自己说。
    赤阳,你究竟怎么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现在你明白了?那个赤阳根本就是帮着冥帝在愚弄你、利用你!”烈烬察言观色,见石军怔怔地出神,以为他终于被自己打动,于是趁热打铁。
    ……
    石军坐着没有出声,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孩子,你……”母子连心,看到儿子眼里的失落和痛楚,秦小雅不由一阵心疼。她是过来人,烈烬提到那个叫做赤阳的女子时,石军眼中霎那间闪过的光彩瞒不过她的眼睛,儿子终于长大了!秦小雅忽然有点感慨,又有点辛酸,望着儿子那漆黑明亮的眼睛,眼前闪动的,却是丈夫石历那双深情的眸子。
    陷入沉思的石军终于抬起头来,烈烬赫然看到他眼中跳动着的坚决——“我想过了,妖界我一定要去!不管怎么样,我也要看到她平安无事才会放心!”
    “你!”烈烬没想到石军竟然这么顽固和不懂事,不禁拍案而起,怒不可遏——从石军的神情中知道此刻再多说些什么恐怕也没有用了,但自己心中的担忧又有谁能够明白呢?眼前的这个侄儿,因为体内蕴藏着仙、魔、冥三界最为强大的力量早就成为了各界觊觎的目标,而其中最可怕的就是冥界的那个老鬼幽冥,凭着他和源于一体的玄暹之间的联系,多半早就对石军的情况一清二楚,让这小子担任冥捕并派出自己最信任的心腹赤阳作他的助手更是别有用心。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自己的好友始历在去冥界度劫时一去不返,以他的修为除了那个老鬼幽冥之外,根本就不可能有其他的什么力量足以对他造成威胁的,那么这件事不用说也是那个人搞的鬼!
    自己对这一切心知肚明,但偏偏又无法确定是不是应该将一切和盘托出,要知道,以石军那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臭脾气,要是知道所有的事情都和冥帝有关,那还不晓得要闹出什么样的乱子来,可以他目前的力量,要和那个连自己都深为畏惧的幽冥对抗的话,那和送死基本上没什么两样!想到这里,烈烬暗中咬咬牙,下定了决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